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十章 暗战(下)

与太子府的情况不同,军情处对右丞相的渗透,远不及前者顺利。细作最高级别不过是一名帐房先生,接到催促后,送出来的消息非常有限,并且里边大多都是些与生意想关的琐事,如相府又收了谁家的贿赂,又购进了哪些地产,或者又将某块田产以高出市面数倍的价格转手给了谁家之类,零零碎碎,看不出任何价值。
“这……”伯颜的脸色瞬间开始变白,额头上缓缓冒起一股雾气。作为前丞相脱脱的养子,他绝对不相信大仇人哈麻是个和脱脱一样的忠臣。哪怕他现在自己为了报仇已经主动投靠了淮安军,也依旧打心里眼里瞧不起哈麻,打心眼里不相信,哈麻会像脱脱当年一样,宁死要做一个千古忠臣。
“这……”伯颜的额头上,终于渗出了一层又细又密的冷汗。紧握着拳头,嘴里发出痛苦到的呻吟。
朱总管很在行,至少在使用细作和培训细作方面,比主持军情处日常事务的陈基,要强出几十倍。而古往今来,从战国时代起就被兵家反复强调的“用间”,只有到了朱总管这儿,才真正被当成了一门儿学问。在此之前,包括最擅长“用间”之道的蒙元朝廷,都属于业余水准。所使用的人员也无非是和尚、道士、妓女以及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地痞无赖,一举一动都透着外行!
而当他彻底改变了观点并且掌握了一些只有军情和内政两处的骨干才能接触到的“师门绝学”后,再做起原和-图-书来的事情来就变得游刃有余。采取行动时也越来越慎重,绝不肯轻易将手下人暴露出来,更不肯让任何人做无谓的牺牲。
正百思不解间,耳畔又传来路汶低沉的声音。“藏在阴影里头的敌人,才最可怕。而把全部力量摆在明面上的对手,反倒容易应付。我跟你一样,也不相信哈麻会选择束手待毙。他这个人虽然又贪又坏,却绝对不蠢。万一在太子和奇氏的阴谋突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你说,妥欢帖木儿哪里还顾得上再杀他?而他和月阔察儿无论带着兵马站在哪一方,哪一方就胜券在握。过后,谁还有本事再杀他?!”
那次培训时间很短,路汶自己最初也以为只是走个过场。天子门生么,忠心最是重要。眼下整个淮安军中凡是官职升到团长以上者,有谁不需要先到讲武堂里走一遭?但是真正在教室里坐下来之后,他才发现事实与自己先前的判断完全不同。
然而,将这些琐碎事情摆在一处反复揣摩之后,大厨路汶却猛地站了起来:“来人,派信鸽,紧急情报。哈麻想弃官潜逃!”
路汶又叹了口气,站在阴影里,目送对方离开。他心中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所有叮嘱都是徒劳。伯颜心里的仇恨太浓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发酵到影响理智的地步。所以无论是爱猷识理答腊夺位成功,还是妥欢帖木儿在父子相残中最后获胜,伯颜恐怕都很难再活下来。
“大和_图_书元朝从来就不缺皇帝!眼下明知道咱们淮安军没功夫向北打,他们自己才内耗不断。如果得知咱们的人已经进入了大都,他们立刻就会再度抱成团儿。哪怕咱们成功地将妥欢帖木儿和太子,还有妥欢帖木儿的其他几个儿子全都杀掉,对于蒙元王公贵胄来说,也不过是再拥立一名皇帝的事情。万一拥立的是个明主,主公北伐路上,反而会遇到更多麻烦!”路汶想了想,继续轻轻摇头,“况且,你的这个方案,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漏洞。只是你眼下被仇恨蒙住了眼睛,自己没发现而已。”
三千兵马肯定守不住大都,哪怕是三千装备了迅雷铳和神机铳的淮安精锐,在大都这种规模的城池上,隔着三步站一个,都很难站满东南西北任何一面城墙。只是,在提出这个计划的最初,他根本就没想过让那三千弟兄活着杀出去。包括他自己,也是死得其所。
伯颜听得愣了愣,咬着牙强辩,“毕竟能杀了妥欢帖木儿父子,让大元上下群龙无首!主公渡过黄河北伐,必将势如破竹!”
“希望是妥欢帖木儿杀了儿子和老婆,然后又发现淮安军已经兵临大都城下!”伯颜丝毫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咬着牙说了一句,转身大步出门。
“属下明白,属下不会再来了!”伯颜点点头,飞身跳上马背。
他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大都城这潭子死水,恐怕不是一般的深。甭说三千淮安军毫和图书无防备的卷进来,即便人数再多两倍,恐怕结局同样是粉身碎骨。
“你回去继续盯着爱猷识理答腊,辅佐他逼宫夺位。”知道自己已经彻底令对方打消了不切实际的念头,路汶轻轻拍了下伯颜的肩膀,笑着补充,“但是千万不能再鲁莽。如果他那边真的决定向淮扬寻求火器方面的支持,只要苏先生答应,我就会尽可能快地派人调集一笔给他。让他更有底气地去父子相残。刚才有一点你说得没错,他们父子俩反目成仇了,对咱们淮安军北伐大有助益。至于哈麻那边,我立刻派人去详查。如果他不想等死的话,可能最近三五天之内,就会抢先出手!”
“眼下他还是大元朝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路汶摇了摇头,笑着点醒,“妥欢帖木儿已经对他起了杀心,他可能一点儿都没感觉到么?还是他也像脱脱丞相那样,对昏君忠心耿耿?明知掉早晚会被杀了祭旗,也低头等死,绝不挣扎还手?!”
“漏洞?漏洞在哪?!”伯颜闻听,立刻就顾不上再争辩三千人的牺牲值得不值得,瞪圆了红红的眼睛,急切地询问。
作为军情处最老练的头目之一,他当然不可能让整个大都站上下都陪着伯颜一道冒险。因此在将今晚得到的情报派人传递出去后,立刻开始着手安排整个大都站向备用“巢穴”转移。同时,派出麾下精锐去联系在右相府里的眼线,尽最大可能掌握哈麻那边的动静。
路汶轻轻叹了口气和图书,默默地将他送到了前院鸡毛小店的门口。先仔细跟周围暗哨查验了胡同左右两个出口的动静,然后才低声吩咐:“路上小心,以后非极特殊情况,不要逆向联系。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必须记得,保全自己为上!还是那句话,为了报仇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得!”
知道伯颜的心结很难打开,想了想,他又低声补充道:“即便爱猷识理答腊真的饥不择食,答应向淮安军借兵。想要不惊动蒙元官府,能从水路运到直沽,再偷偷潜往大都城的我军精锐,也不可能超过一个旅。三千兵马猛然出手,打妥欢帖木儿一个出其不意没问题,过后想长期占据大都,固守待援,则根本没任何可能。到那时,这三千弟兄,就等于间接地死于你我二人之手!”
“应该会很快!”路汶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低声分析,“虽然第一、第二、第三军团都在江浙。但至少第四、第八军团能挥师北上。但最后能打到什么地方就不好说了。毕竟事发太仓促,主公那边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而眼下,也根本不是北伐的最好时机!”
“哈麻!”路汶又看了他一眼,低声吐出了一个名字。
大厨路汶听了,立刻又笑着摇头,“他们父子已经遭到报应了,难道你没察觉到么?这世间,还有什么比同床共枕二三十年的夫妻反目,亲生儿儿变成仇人更为悲惨的事情?!死算什么,对你我这种孤魂野鬼来说,生有何欢,死亦何苦?但与其怀着http://m.hetushu.com期待死在仇人前头,哪如亲眼看到他们一个个身首异处来得痛快?!”
“遵命!”伯颜举手行礼,低声答应。心中终究还有些不甘,想了想,在告辞之前试探着询问,“大人,如果,如果妥欢帖木儿父子真的打起来。咱们,咱们淮安军,什么时候能够渡河北伐?”
伯颜身上的杀气瞬间就降低了一大半儿,迟疑半晌,才低低的说道:“哈麻?他,他能起到什么作用?只要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两个带兵入了城,第一个死掉的就是他!”
而自打妥欢帖木儿下旨调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来大都那天起,到现在已经有小半个月了。哈麻却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垂死挣扎的举动都没有做一下,他,他到底想干什么?
只是今天这番谨慎,在急于报仇的伯颜看来,就变成了过于心慈手软。故而后者的眼睛迅速就开始发红,躬身施了个礼,哽咽着说道:“大总管和站长如此看中伯颜,伯颜没齿难忘。然而伯颜这条命,早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只要能让妥欢帖木儿父子遭到报应,伯颜纵使粉身碎骨亦甘之如饴!”
所以自从那次培训之后,路大厨对自己和自己所从事的职业,就彻底改变了看法。不再是单纯为了找蒙古人报仇而当细作,也不再认为自己是因为体力太差,上不了战场才不得不从事这种下九流的勾当。而是真正把“用间”当作可以与带兵、治学相提并论的大事来做,并且打心眼儿里为自己所从事的职业而感到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