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十二章 道义(中)

“痛快!”大厨路汶闻听此言,立刻大笑着抚掌,“丞相大人尽管说。眼下跟我家主公联络,肯定来不及了。但只要路某职责范围之内,都可以替我家主公考虑!”
“不会,不会,我淮扬大总管府上下,其实都对哈麻丞相佩服得很。否则,晚生也不会甘冒奇险,主动与丞相联络了!”大厨路汶顿时松了口气,立刻选择用最温柔语气,向哈麻表达自己的善意。
一番话,居然说得义正词严,掷地有声。顿时让大厨路汶收起了笑容,瞠目结舌。
如果哈麻的话是胡搅蛮缠,他还不至于被气成这样。都快成丧家之犬了,还不能容忍此人叫唤几声?然而哈麻刚才所说,却句句都是大实话,句句都戳在了大伙的心窝子上。
若不是妥欢帖木儿急于找个替罪羊给他自己遮羞,继续放权给哈麻,说不定,此人还真能让黄河以北各行省脱胎换骨。而有这五省之地和控制在答矢八都鲁父子手中的四川、湖广,蒙元朝廷未必不能启死回生。毕竟,在宋末之时,忽必烈手中所控制的地盘,也就是这般大小。论财税收入,也同样远不及赵宋朝廷。可当时的蒙古人祖先,却能将富庶的赵宋生吞活剥。将江浙、江西和淮上膏腴之地,杀得血流漂杵。
“老夫的下场如何,用不着你等来操心!”明知道对方是一番好意,哈麻却冷脸相对,“老夫即便死在陛下手里,也不会去给你家主公当牛做马。”
“你于淮扬那边,官居何职?”哈麻非常不屑地看m•hetushu.com了路汶一眼,继续低声询问。
“哼,竖子不足为谋。老夫总有千条妙计,又能如何?!”见对方全都被自己镇住,哈麻肚子里的无名业火终于稍微小了一些,撇了撇嘴,声音渐渐放缓。“只可惜便宜了你们这群南人,坐收了渔翁之利,还要笑我大元君臣糊涂!”
“你家朱总管所持,无非是炮利甲固,遍地工坊。而如今桑干河两岸,一样是工坊鳞次节比。大元朝的军械局所造火炮虽然比不上淮安炮打得远,但是至少威力上已经不逊多让!”安静的僧舍中,大元丞相哈麻继续低声咆哮。“你家火铳犀利,我大元军械局,如今也能自己造出火绳枪。假以时日,你淮扬有的,我大元这边一样都有。双方再沙场角逐,老夫即便一时半会儿收复不了河南各地,最差也能保住黄河以北这万里疆土!”
“住口,休要辱骂圣上!否则,老夫拔腿就走!”哈麻脸色瞬间就是一变,低声抗议。“老夫可以骂他,你不可以。他再行事无状,也是我蒙古人的大汗。容不得你这个外人侮辱!”
“啊?!”没想到哈麻如此干脆地就拒绝了自己的善意,大厨路汶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正准备耐着性子再劝说几句,却听哈麻冷笑着问道:“是你家主公要你来帮助老夫的?他此刻远在八闽,如何能这么快得到大都的消息?!”
“不,不是我家主公。我家主公顶多现在才知道您老准备学范蠡泛舟江湖,根本来不及给晚http://m•hetushu.com生下令相救。是晚生自己,觉得皇上这样对您太不公平,所以,所以才想在力所能及范围之内,帮您平安离开大都!”知道哈麻没那么容易对付,大厨路汶索性实话实话。反正哈麻今天既然肯来,就肯定抱着各取所需的目的。否则,在安排家眷出逃的节骨眼上,他根本没必要到白马寺一行。
见他始终对自己尊敬有加,哈麻满意地点头。“老夫的家人,早已经都去了直沽。所以,老夫今天来,只是想跟你家总管做最后一笔交易!不知道路将军敢否替你家主公答应!”
“好,好,皇上,我叫他皇上可以了吧!”路汶不愿在细节上跟他较真儿,像哄孩子般敷衍。“晚生知道皇上想杀你,而丞相你又不忍起兵另立贤君。所以,晚生就想,也许能帮丞相一点小忙,让您平安脱离险境。不至于为了大元呕心沥血,最后却落了身死族灭的凄惨下场!”
“丞相应该知道,我家主公对您很是赞赏!”即便哈麻不主动问,路汶也要千方百计往同样的话题上绕。如今机会不请自来,当然要牢牢抓住。“而晚生既然为主公帐下的细作,自然消息相对要灵通一些,知道妥欢帖木儿那厮……”
“今天晚上,想法送老夫出大都城,然后护着老夫去直沽。只要要尔等将老夫平安送到直沽市舶司,老夫虽然不去辅佐你家主公,但先前让家人带去的中书、陕、甘三省舆图,户籍抄本,以及各级官员名册,皆可以交与hetushu.com你家总管。路将军,你意下如何?!”
的确,哈麻自打替代脱脱为相以来,军事上几乎毫无建树。就连登莱一带有限的几场小胜,都是雪雪和淮安军联合起来做给朝廷看的戏,事实上根本没有发生。而在江浙、江西等地,则是各路红巾步步紧逼,朝廷的地方兵马节节败退。
“不必,不必。只要能把丞相送出大都就可,其他事情,咱们可以在路上慢慢商量!”路汶以为哈麻只是一时半会儿抹不开面子,干脆继续迁就他,以免双方谈崩了,双双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是除了不会打仗之外,在治国与理财方面,哈麻却强出了他的前任脱脱一百倍。在河南江北行省基本丧失,江南各省的税银根本无法北运的情况下,他硬是让蒙元的国库出现了盈余。非但各级官员和小吏的俸禄,无需再拿米粮或者纸钞来折色。大都城内的御林军以及分散在各地的正规元军,粮草军械也供应无虞。
“丞相打得好算盘。可我家总管,岂会一直容你拖延下去?只要时机一到,我淮扬军就会誓师北伐,直捣黄龙!”实在受不了哈麻那嚣张模样,负责安排人手警戒四周的宣节校尉李信拍了下桌案,低声打算。
此外,通过威逼利诱和釜底抽薪等诸多手段,哈麻还成功里遏制了起义之火在北方的蔓延。将几家声势颇大的“红巾义军”,如田丰、王世诚等人先后招安,其他零星的义军或者流寇,也在朝廷地方兵马和民间“义勇”联手攻击下,要么战败投降m•hetushu•com,要么成为刀下之鬼,再也对蒙元朝廷构不成任何威胁。
“晚辈路汶路天泽,乃为淮扬大总管府军情处大都站管事,军衔致果副尉。闻听丞相有难,愿领麾下弟兄施以援手!”路汶后退半步,举手行了个标准的淮扬军礼。
“来啊,以为老夫怕你们不成!”哈麻仿佛怀着一肚子愤懑无处宣泄,毫不犹豫喷出反击之言,“你以为你家朱总管不想北伐大都么,他做梦都想!可是打下大都来,你就以为一了百了么?幼稚!打下大都来,他的麻烦才是刚刚开始。到时候,大元只要退往辽东暂避其锋樱,立刻就化为一方诸侯。而你淮扬,则成了现在的大元。所有天灾都归你负责,所有诸侯都视你为生死大仇!”
哈麻这些年,也没少收集淮扬方面的情报。知道致果副尉在淮安军中所对应的是副旅长,相当于自己这边下万户,级别已经不算太低。因此,拱手还了个半揖,笑着说道:“能让敌军大将冒死相助。老夫也算没枉活此生。但是,淮扬老夫肯定是不会去的,路将军也不要打此主意。若是以武力相迫,老夫虽然天生性子软弱,却也不惜一死!”
他这边如意算盘打得精细,哈麻却没那么容易上当。撇了撇嘴,笑着说道:“算了,这种哄小孩的话,还是少说为好。你淮扬上下佩服老?你淮扬上下,恐怕一直拿老夫当傻子还差不太多!”
对方好歹也是大元的右丞相,曾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听他几句牢骚,又不少一块肉!当年刘备请诸葛亮,还三顾和_图_书茅庐呢。如果听他几句废话,就能把他带回淮扬去。那就是足以记载入史书的奇功。即便过后哈麻在淮扬学那戏文里的徐庶,一言不发,一策不献。就凭着他以前的身份,都足以给蒙元朝廷当头一棒!
能被朱屠户佩服,即便是敌手,也觉得心里很得意。因此哈麻心中的火气欲小,摇了摇头,低声苦笑,“那有何用?老夫终究没能捱到能跟他会猎两淮的那一天。真乃时也,命也,运也!说吧,你冒险把老夫找到白马寺里头来,到底为了哪班?”
“没有的事情,保证没有的事情!”大厨路汶闻听,赶紧又低声补充。“您老也知道,我家主公最是看中民生。您老这两年在北方活人无数,我家主公虽然与大元有不共戴天之仇,每次提起您来,却觉得惺惺相惜!”
而哈麻则恰恰可以带着蒙元的剩余力量,在辽东膏腴之地养精蓄锐,然后再重演当年女真与赵宋故事,先夺走烟云,再兵发汴梁。
“你,你这是做梦,痴心妄想!”宣节校尉李信用刀是个高手,打嘴架的功夫,却实在差了些。转眼就败下阵来,梗着脖子呼呼喘粗气。
真的集结起倾国之力北伐,淮安军未必就拿不下大都。可拿下大都之后,接下来就要面对如何解决刘福通、朱重八、张士诚和彭和尚、赵普胜等人的问题。这些人可不是束手待毙的主儿,新朝对他们的处理稍有不慎,就可能惹得数路诸侯联手造反。届时,失去了驱逐鞑虏这个大义,双方不过是内战,淮安军即便最后能赢下来,也是筋疲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