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十五章 机会(中)

“杀光他们的男人,把他们的女人和孩子变成奴隶。抢走他们的一切,烧毁他们的寺庙。然后享受真神赐予的荣耀!”
“真神保佑!”
“此战,关键在一个快字!”见到三长老田定客那神不守舍模样,那兀纳忍不住又低声补充。“绝对不能给朱屠户足够的反应时间!否则,一旦他将傅友德调回来,咱们就很难顺利拿下福州。而陈友定那厮你也知道,跟咱们蒲家向来不是一路。眼下被淮安军包围了,他才不得不拼死一搏。万一发现堵在他后路的傅友德撤离,我保证,他不肯再跟胡大海硬顶,立刻就会缩回建宁!”
“天地万物的国权,只是真神的,他创造他所欲创造的。真神对于万事是全能的!”
人马调遣已必,诸军立刻出动。一时间,烟尘滚滚,杀气直冲霄汉。好在已经到了初冬时节,从早间辰时一直到上午巳时都雾气弥漫,而农夫们也很少再下地劳作。所以才不至于提前暴露了大军的www.hetushu.com行踪。
四下里,又是一片虔诚的念诵声。一双双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狂热。
七八支军队加在一起,兵马一下子就超过了十万。再加上被强迫为大军运送粮草的民壮,总人数已经二十万有余。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当然不可能同时出发。因此,那勿纳又行使主帅之权,命令大食万户赛卜丁率领亦思巴奚左军为先锋,放弃旋风炮、希腊火弹等重兵器,轻装出发,沿着官道直扑怀安城下。如果能出其不意将怀安城拿下来最好,如果对手早有防备,则于城下扎营立寨,阻断外来支援。
“所以诸位不妨将这场大雾看做是真神的眷顾!”见有人给自己捧场,那兀纳笑了笑,说得愈发自信。“没有这场大雾,沿途那些卡菲尔,难免会给朱屠户报信儿。而有这场大雾的掩护,前锋的左军即便走得再慢,也足够杀对手个猝不及防!”
至于那兀纳自己,则统领蒲家一万嫡系和*图*书子弟,以及剩下的林家、田家和颜家私兵,押送着民壮和粮草、军用物资,缓缓跟进。并随时准备给另外两路提供支援。
这已经是行军的第二天,按照计划,作为前锋的亦思巴奚左军在清晨就能对怀安城发起进攻。但被接连两天的晨雾耽搁,恐怕左军现在是否抵达了怀安城外还是未知数。即便勉强抵达了,战斗力也必将大幅下降。
当年蒲寿庚在泉州屠戮赵宋宗族和两淮伤兵时,武卫左翼军统领夏璟,知州田真子、团练使颜伯录,水师统制孙胜夫、尤永贤、王与、金泳等,都出力甚多。所以这几家的子孙们,也唯恐被宋王韩林儿翻旧账,巴不得蒲家割据江浙自建一国,故而接到将领之后,都踊跃从之。
“嗯,那无信之人,早就该被投入火狱!”四长老蒲天良凑上前,佩服地点头。
第一天还好,有杀戮和劫掠的渴望支撑,蒲家军上下还能勉励支撑。结果第二天雾气更重,就令人的和*图*书兴奋劲儿迅速降低,疲惫和寒冷随即迅速笼罩了心头。
“真神降下浓雾,迷惑那些卡菲尔。神的信徒们,则走到他们眼前,举刀割断他们的喉咙!”
……
然而起雾的天气,有利也有弊。大队人马的行踪的确不容易暴露了,但雾气中所携带的水珠儿,却迅速渗透了甲胄,令人的身体表面很快就变得又湿又黏。特别是对于穿着铁甲的将领们来说,行军的过程简直就是在受刑。凝结起来的露水顺着护颈、护胸,背靠缝隙以及一切可能的地方往里头渗。将寒气一直送到人的骨髓深处,让人的灵魂和肢体,一起感到痛苦万分。
“这,这样的天气,即便能赶到怀安城下,亦思巴奚左军估计也打不了仗了!”三长老田定客素来谨慎,找了个机会凑到那兀纳身边,忧心忡忡地提醒。
“嗯,那倒也是!”田定客想了想,忧心忡忡地点头。越是往上走,对真神的信仰,其实越不虔诚。但是,他却知道底下那些真hetushu.com神的战士,对教义的认同有多疯狂。比起人间的锦衣玉食,他们更热衷于去天国享受七十二处女。当然,人间的锦衣玉食,通常也没他们的份儿!
“无妨,朱贼身边人少,留守怀安的,不可能超过五百!”那兀纳也被过于浓重的雾气弄得心烦意乱,却硬着头皮轻轻摆手,“左军有三万真神的战士,只要其中有一成信仰坚定的,就能把怀安城内的无信者全都送进火狱!”
既然林祖德等“温和派”都主动三缄其口,“惩罚”淮安军的决策,就以最快速度在泉州蒲家内部定了下来。随即,掌门女婿那勿纳就开始调兵遣将。先把家族旗下的左右两支亦思巴奚军,全都调去了兴化县待命。然后,又派下令箭,要求依附与蒲家的夏家、孙家、金家、尤家、颜家和林家,各自领族中两千精锐去兴化集结。凡逾期不至,或滥竽充数者,以叛教罪论处!
陈友定和他身后的陈氏家族,一直是蒲家篡夺福建道控制权的和-图-书最大障碍。蒲家先前迟迟不能扯旗造反,也是因为忌惮陈氏的力量。所以借淮安军这把外来的刀,剪除陈友定和他背后的陈氏家族,才最附和泉州蒲家的利益。而救陈友定平安返回建宁,则适得其反。
待赛卜丁接令下去准备之后,那兀纳又迅速抓起第二支令箭,当众交给了亦思巴奚右军掌兵万户阿迷里丁,命其带领所部兵马,携两百具旋风炮,五百辆马车,四千枚希腊火弹,为左军的后盾。一旦赛卜丁偷袭怀安不利,亦思巴奚右军则以旋风炮发射希腊火弹,将整个怀安县城连同里边的守军、百姓统统付之一炬。以最快速度拔除淮安军在闽江南岸这个据点,为蒲家军下一步行动解除干扰。
第三支令箭,他则给了二长老夏严苟,要求此人带领夏、孙、金、尤四家的私兵,抄海边走私小路前往长乐。只待怀安这边起火,立刻全力杀向长乐城外的淮安军炮台,不惜一切代价夺取或炸毁重炮,避免其对蒲家的海上力量再造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