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二十九章 基业(三)

“就你精?他要是真是将门之后,早去读讲武堂了,怎么会去集庆做伙计?”
“我天生就是劳碌命儿,一天不干活就难受!”听二孙子提起家中最出息的长孙常富贵,常老四嘴巴虽然依旧死硬,脸上却悄悄地浮起几分自豪的笑容。“是你哥给我买的,不过没花二十贯,连车带马总共只花了两贯钱,剩下的可以跟车行赊欠,慢慢赚了慢慢还?”
“二十贯呢,你以为你哥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么?”常老四的心思,果然不出自家孙儿所料,摇摇头,笑着反驳。“是我没让他出全价。既然能赊欠,干嘛出全价啊。这年头,欠钱的才是大爷呢。况且利益只有二厘,一年也多还不了几贯钱。而眼下出租马车生意好,你爷爷我每天就能赚上百文呢。用不了一年,就能把欠账还清楚喽!”
“小二哥家里肯定不是一般人!”立刻,有少年在公共马车的车厢里,小声嘀咕了起来。
四轮马车在江南非常罕见,即便在淮扬,也算是最近几年左右才慢慢兴起的奢侈玩意儿。且不说那拉车的挽马,全都是骨架高大的辽东良驹,在黄河以南各地动辄一匹十四五贯。就是那精钢的车架和车轮,没有七八贯钱也下不来,并且还经常处于有价无市货状态,需要跟车行提前好几个月预定才能拿得到手。
少年们恍然大悟,再度七嘴八舌地回应。再看向窗外的目光,却少了几分羡慕,多出了几分从容。
“唉,我刚才还后悔,怎么没问问他家住哪呢?”
“是出租马车和_图_书吧?我听家里长辈说过,这边最近兴起了出租马车,路边招招手就能上去。不过坐车的价钱可是贵了!!”有人心思敏锐,迅速想起一个新鲜名词。
不过,很快少年们就发现自己判断好像出了问题。没等公共马车的重新启程,玻璃窗外,就至少有三、四辆跟先前常小二所乘坐的那辆规格差不多的四轮马车,疾驰而过。每一辆的车厢后,都钉着一块四四方方的铁牌子。牌子上用蓝色火漆涂着一个汉字、一个拉丁文和一串大食数字,扬B952***。
“喝就喝,总好过被你活活吓死!”常老四根本不肯松口,将驾车的缰绳抖得啪啪作响。
“你懂个屁!以前招兵把关严,那是因为没有大战。这马上就要北伐了,谁还顾得上那么仔细?只要报名,立刻就会录用,然后直接就往战场上送。”
“什么瞎话?你没见,连正在读书的学生,都被征召进大总管府当文职了么?连当官到的都这么缺,更何况当兵的?”
常小二闻听,赶紧大声求饶,“别,别啊,爷爷。您真的去告了,我爹的饭碗不就砸了么?他好不容易才熬上的三级工匠,您真砸了他的饭碗,让他和我娘今后喝西北风去?”
“才二厘啊,那淮上车行,怎么不自己雇人赶车,把便宜白白往外送呢,真是怪事儿?!”一半是为了分自家祖父的心,一半是当真好奇,常小二歪着头探询。
家里有个能支撑门户的长孙,他可没少听了些淮扬大总管府和淮扬商号的“机http://m.hetushu.com密”。所以在街坊邻居当中,也算是个消息灵通人物。平素就喜欢四下卖弄几回,今天在自家小孙儿面前,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但是,他却不甘心就这样,被祖父耽搁了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托着下巴转了几轮眼圈,顾左右而言他,“爷爷,您怎么赶起马车来了?这车,恐怕得二十贯出头吧!是我哥拿钱帮您买的么?您每天风吹日晒得,多辛苦啊!哪如坐在家里,好好享享清福?!”
“上当,你不瞅瞅,大总管脚下,谁敢随便给人下套子?那不是找死么?”常老四一撇嘴,脸上的表情愈发得意,“况且你哥已经升襄理了,就是总号的副掌柜。瀚源分号虽然不在大总管名下,可里边也有淮扬商号的股份在。同样是淮扬商号入股的淮上车行,怎么可能给自己人当上?”
“可不是么?他爷爷为了不让他去当兵,居然亲自赶着马车来截他!”其他少年,则满脸羡慕地附和。
“哎呀,耳朵,耳朵,别揪,再揪就掉了。爷爷,我可是您亲孙子!”甭看常小二在一群少年中间颐气指使,遇到自家爷爷,却如同老鼠见了猫。连用力挣扎一下都不敢,只能一边叫嚷一边跟着老汉往车厢门口走。
“哦!”听老人家如此一说,常小二心里多少踏实了些。随即,又皱着眉头,装做很市侩地询问,“那是几点利息?我哥也是,他怎么不直接买了,赊欠总是不好,赚了钱还要付利息,心里头多不安稳!”
“……”
“您听谁和图书说的啊,这不是瞎话么?”
“关上窗户,你找死啊?!”常老四头都不回,大声斥骂。随即,又迅速补充道:“甭商量,我不答应!你爹也得听我的。否则,我就去衙门告你们爷俩忤逆不孝。看哪支军队,敢收你这个不孝的孙子!”
“小王八蛋,当兵,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怂样?就你这身板儿,上了战场第一天,就得被人捅死!你爷爷我才过上几天好日子,你就忍心让我白发人送你黑发人?小王八蛋,趁早绝了你那念头,否则,你前脚出门,我后脚就抱着石头去投扬子江!”半年没见到自家孙子,常老四要说心里不想,那绝对是瞎话。但无论心里多疼爱晚辈,今天他都必须先立住威。否则,一旦自家孙儿真的如瀚源商号集庆分号的顶梁刘大伙计提前赶来汇报的那样,铁了心去投军。他老人家今后恐怕每天夜里都无法安心睡觉了。
所以单马或者双马牵引的四轮马车,通常都为淮扬大总管府高级官员,或者淮扬商号高级管事的标准座驾。普通百姓很少购置得起,即便是大富之家,通常买了马车之后,也舍不得整天在街上跑。只是金屋藏娇,仅仅在非常重要的场合才会拿出来充一下门面。
他们不再指望着常小二还能回来给大家寻门路。事实上,常小二也的确没能力给大伙帮忙。并且连他自己想当兵的美梦,都被赶车的常老四一把掐死在车厢里。
“赊欠?还有这种好事情?利息不会太高吧?您老千万别上了当?”常小二听得微微一http://m.hetushu.com愣,两眼中立刻冒出咄咄精光。二十贯和两贯,差别可就大了。要知道,眼下淮扬的足色肉好,那可是一等一的硬通货。即便扬州城近郊,五贯钱也能买到一亩上等的水田了。若是拿到江南去,在集庆、太平等地,一贯淮扬肉好就是一亩地,连田皮带田骨都包。十八贯钱就是十八亩地,傻子才不留着自己生息,而白白借给别人。(注1)
“爷爷,爷爷,您别生气!我这不是还要回家先跟您还有我爹商量之后,才会去报名的么?真的,我真的打算跟您商量来着?否则,否则我刚才下了船,就不坐公共马车,而是花钱租了车直奔兵科衙门了!”常小二在外边历练的小半年,心性也比原来多少成熟了些。知道不能一味地惹老人生气,从里边拉开车厢的前窗,探出半个脑袋来解释。
众少年被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目光顺着敞开的车厢门儿往外看,却发现一辆装饰非常质朴,但架子和车轮皆为精钢打造的四轮马车,就停在路右侧与公共马车的车门正对的位置。而先前答应带大伙去投军的常小二,则被那名忽然杀出来的老汉直接给推进了四轮马车里。随即,老汉纵身跃上车辕,猛地抖了两下缰绳,以与其年龄丝毫不相符的身手驾驶着四轮马车疾驰而去。
“嘶——!”常小二闻听,立刻嘬着牙花子倒吸冷气。大总管府最近大肆征募文官的举措,的确给人一种饥不择食的感觉。而连对后备官吏都不再要求得那么严格了,对www•hetushu.com普通士兵,照理说的确会放得更松。
注1:田皮和田骨,相当于现在的使用权和产权。
“可不是么?要真是大户人家,该派个下人来接赶车。怎么着也不会是他祖父亲自出马?”
“怎么会呢?我只是去报个名,未必选得上。即便选上了,也是先从辅兵开始做起,要再经历好几轮淘汰,才有资格分那十五亩地呢!”常小二知道自家爷爷正在气头上,将语调放得极为舒缓,慢慢解释。
“肯定是,你们刚才没注意么,每辆马车的车顶,都竖着一个黄色的三角?!”
谁料自家小孙儿,想得却跟祖父完全不一样。自动忽略了祖父给买马车的承诺,低声沉吟,“那么多钢,岂不是能打很多铠甲和兵器?怪不得人家都说,此番大总管北伐,一定能直捣黄龙。这么多钢啊,堆也把大都城给堆下来了!”
“听你哥说,是江南马鞍山那边的铁厂正式开工了。每天可以出十好几炉子铁水。还说用了什么平炉,可以直接把铁水就炼出钢材来。”常老四又笑了笑,眉飞色舞地透漏。“所以扬州这边的钢材马上就用不完了。大总管他老人家多会做生意啊,干脆就让商号拿出利息来,补贴老百姓买马车。嗯,不光是出租马车。私人马车,年后估计也能敞开了卖了,不用再花了钱还得排上好几个月的队!你小子要是争气,别再想着去当什么兵。爷爷我就豁出去给你也赊买一辆,反正慢慢也能还得上。让你每天出门都赶着车,那多威风?用不了几天,就有大姑娘派了媒人,主动登门来倒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