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三十二章 异变(中)

“不敢,不敢!”张松听了,立刻又揉着眼睛摇头,“卑职,微臣,微臣保证,今后不犯任何错误。哪怕是无心之失,也绝不敢轻易犯下,让大总管丢脸。微臣如果做不到,愿,愿天打雷劈!”
注1:周兴、来俊臣都是历史上著名的酷吏,失去宠信后都遭横死。
“启禀主公,卑职,既然主公不介意华夏复兴社的存在,卑职也想申请成为其中一员!”刚刚将自己从与华夏复兴社的关系摘出来,此刻,张松又唯恐自己被排斥在这一明显即将崛起的政治派系之外,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请求。
“最初只是想结一个文社,所以规矩定得就简陋了些!还请主公勿怪!”
另一个时空里的朱大鹏远离政治,所以对党派内部的具体运作方式仅仅了解只鳞片爪。但是就是这些只鳞片爪的记忆,已经足够让罗本、禄鲲、和高启三人悚然动容。
“你们先别忙着佩服,这里边需要你们具体完善的地方多着呢。甚至第一件事情,就不简单。首先,引荐人不应该是白当的。”朱重九笑了笑,继续轻轻m.hetushu•com摇头,“为了防止胡乱引荐,咱们得把丑话说到前头,日后被引荐者如果做出贪赃枉法,或者渎职叛社之举,引荐人必须承担连带责任!”
罗本、禄鲲、和高启三人脸色都微微一红,先后低声回答。
对于华夏复兴社最终到底会成长为一个民族的脊梁,还是会像另一个时空当中许多政党那样,品尝过权力的滋味就迅速堕落,此刻他心里其实一点儿把握都没有。但好歹他见到的东西,比罗本、高启等人多一些,知道哪些问题一定要防患于未然。所以与其强行将华夏复兴社解散,把组建政党的机会让给别人。还不如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试上一试,至少在他活着的时候,能避免华夏复兴社踏入歧途。
“你啊,这个胆小怕事的性子,这几年也的确够为难的了!”见张松激动成如此模样,朱重九忍不住又笑着摇头。“这下行了,不用再一门心思想着转任他职了?反正无论你犯了什么错,我这个大总管都有督导不利之责!”
“只要有社员介绍,并且发誓永远遵守和-图-书社规,永远忠于主公即可!”
“你看,就凭你乱行跪礼这一条,我就可以说你不合格!”朱重九伸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笑着打趣。
“主公大恩,微臣当结草衔环以报!”张松闻听,又惊又喜。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两只眼睛里头热泪滚滚。
“因为还没得到主公的首肯,所以一切规矩都很潦草。只图日后改起来相对方便!”
“主公,主公真是,真是奇思妙想!”
“行了,你不用发誓了。我信你!”朱重九用力拍了张松一下,笑着回应。“原本答应过你,有机会就让你专门去管铸钱,把内务处的差事交给别人。但眼下北伐在即,本总管实在找不出太合适的人来替代你。所以你还是继续干着吧。总之一句话,做内务处主事,就不要怕得罪人。否则,你讨好了别人,等同于得罪了朱某!”
“主公所言,令,令微臣茅塞顿开!”
他是当年走投无路之时,才临阵倒戈投降淮安军的,因此在大总管府内没有任何根基。而他所承担的内务处主事之职,又是最容易得罪人。如http://www.hetushu.com果哪天真的失去了朱重九的支持,恐怕转眼就要身败名裂。所以这几年来,张松做任何事情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自己哪天一不小心,就落到周兴、来俊臣同样的下场。(注1)
想到这儿,朱重九又笑着将面孔转向罗本。“此番北伐,贯中的任务丝毫不比徐达简单。他只负责攻城掠地,但将城池打下来之后,咱们淮扬大总管府能否站得住脚,能否让将士们的血不白流,就要看贯中的了。如果还来得及,我希望你这个副盟主,把复兴社的成员也带上一部分。大伙既然以华夏复兴为己任,该承担风险的时候,总不能落在别人后边!”
“还好不是交十两银子就发一个银桃子!”朱重九听了,心中暗自庆幸。随即,摇摇头,低声道,“既然要承担起复兴华夏的使命,招收社员时,就该宁缺毋滥。从前招收的,我就不管了。从现在起,每个申请加入者,必须找到三名引荐人。并且要手写申请书一份,表明自己加入的心愿和理由。社里收到其申请后,必须由七个人以上商和*图*书议表态,一致认定可吸纳其入内时,才能接受此人的申请。此外,复兴社内部,还该具体划分为多个层次,层层相叠。我这个盟主不可能事必躬亲,一些问题,就交给下面的各级主事去处理。而处理结果上报之后,更高一级的主事有权力做出纠正。至于日常决策,也不是各级主事一个人说的算。而是召集同一级社员商议,最后少数服从多数……”
“目前,加入复兴社有所什么规矩没有?”朱重九轻轻皱了下眉头,低声向罗本等人询问。
“忘了,忘了,微臣是高兴得狠了,一时竟然忘了!主公说不跪,微臣就不跪。以后微臣除了主公之外,天王老子都不跪!”张松讪讪地站起来,一边解释,一边用手掌抹泪。
“嗯!”朱重九满意地点头。
罗本郑重行了个礼,大声汇报:“启禀主公,卑职已经私下叮嘱过社中骨干,前往大总管府报名!但为了避免授人口实,所以在选拔之际,才没将他们是不是复兴社成员的情况考虑在内!”
扭头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张松,他又郑重补充:“就从张松开始吧!他做第http://www.hetushu.com一个申请人。而朱某做他的第一个引荐人。其余两个他自己找,申请书也必须他亲自写。将来他要是出了问题,朱某自当给所有社员一个交待!”
虽然禄鲲和罗本等人瞒着他暗中结社之举,让他心里多少有点别扭。但是这两个人倒也不是为了给其自身网络爪牙,更不是在由着性子胡闹。至少,有危险和困难让复兴社的骨干先上,非常符合支他的设想。而在朱大鹏的相关记忆里,“有危险和困难党员先上”与“有好处党员先捞”,恰恰是两个政党争夺天下时胜负的关键。
而今天,朱重九居然主动要做他加入华夏复兴社的第一引荐人,无疑,就向帐下所有文武亮明了一种态度,即,他张松是大总管的心腹,大总管就是他的根基。若是谁不开眼想找他张松的麻烦,首先得过大总管那一关。
“不必多礼!”朱重九伸手虚虚扶了一下,笑着鼓励,“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咱们每一步都必须慎重。不过你也无需太紧张,反正咱们淮扬所行之事,多是前人闻所未闻,所以也不差这一件!”
“主公大才,微臣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