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三十八章 转身(一)

“什么?”话音未落,大厨路汶已经冷汗淌了满脸。代号还珠楼主的伯颜,是前丞相脱脱的养子之一,军情处当初费九牛二虎之力,才利用他急于给其养父报仇的心思,将其拉到了淮扬这边来。而此人投奔淮扬之后,凭借着职位之便,也参与了军情处的许多秘密任务,对军情处大都站的很多关键人物都非常熟悉。万一他被抓获后熬刑不住,把大伙全都给招供出来,等待着军情处大都站的,恐怕就是一场临灭顶之灾了!
酒客们闻听,纷纷点头。然后却依旧无法放心,压低了声音,继续奉劝,“话虽然这么说,可这大元朝的官府什么时候讲过理啊?老唐,您还是赶紧找地方躲躲吧!把店铺先交给别人看着,等风头过了再回来也没啥损失!何必非要跟这种货色硬碰?俗话说,好鞋还不踩臭狗屎呢!”
“你,你……”庄一块立刻涨红了脸,额头上青筋突突乱蹦。想要强行争辩几句,却又怕被对方揭出更多的老底儿。最终咬了咬牙,色厉内荏地叫嚣,“你,你,你这是做生意么?分明是狗眼看人低。咱们,咱们走着瞧,看……”
怪不的此人胆大包天,原来是根子在这儿。河间董公爷?能在河间府被称为公爷的,只有汉军世侯,大元朝“开国名将”董文炳的后人。这一家世代为将,从董文炳、董世元一直到董守恕,都曾经为大元朝四处征战,功劳显赫。大元朝对他董家也回报甚厚,从董文炳的父亲那代起,一路下来竟封了十多个国公爵位。即便到了这一辈儿董家再无出色之人,还有董钥为监察御史,董hetushu.com锫为河间路达鲁花赤。兄弟两个一文一武,权势熏天。(注)
眼下大元朝急着保全社稷,非但对李思齐等手握重兵的“义军”万户大加提拔,对于曾经有功于大元的各路汉军世侯的后代,也重新开始拉拢重视。所以张弘范这块招牌,足够唐掌柜扯过来做虎皮。无论是为了让其他汉军世侯的儿孙尽心卖命,还是仅仅为了利用张家曾经的影响力,蒙元官府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主动上门找张家的麻烦。
“啊——?”大厨路汶被说得两眼发直,好半晌,才明白过味道来。“他,他要向大总管效忠?还珠楼主呢,他答应了么?”
想到这儿,大厨路汶不敢耽搁,摸了一下腰间的短铳,就准备安排大伙撤离事宜。谁料还没等他开口,代号八大山人的唐掌柜,却又跺了两下脚,火烧火燎地补充,“大人,您,您先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还没说完呢!月阔察儿发现还珠楼主图谋不轨之后,却没有声张,而是将他请到了自己家中,求他安排大总管那边说得上话的人,私下见上一面!”
然而当走出了众人的视线之外,确认周围没有其他眼睛之后,二人相处的方式,却与大伙想象截然不同。大厨路汶一改先前轻浮市侩模样,收起笑脸,正色问道:“八大山人,不是说,非到万不得已,不要主动跟我这边建立联系了么?你怎么又打发人四处去找我?”
“这不是河间府那边的董老公爷家办席面儿,把我给强拉去了么!”姓路的胖子拱起油汪汪的手,冲着唐掌柜还礼。“他奶奶的,真和_图_书的是大户人家,嫁个女儿也如此讲究。刚入秋那会儿就把我给用马车接了去,办完了大宴办小宴,直到年关底下,才肯放人回家!”
姓路的胖子能被董家嫁女儿时,专程派车接去操办酒席,肯定在能董家现今的家主面前递得上话儿。而唐掌柜跟路胖子又如此熟络,他背后的东主,恐怕也跟河间董家有扯不清的关系。而那庄一块只是别人麾下的走狗而已,叫唤错了地方,活该被打。怎么可能有谁冒着得罪河间董家的风险,替他出头?
正准备再劝上几句的时候,却发现唐掌柜忽然陪了满脸笑容,冲着门口跑了过去。远远地,就朝着一个正在走向这边的胖子拱手施礼,“路老哥,今天是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可是好久没见过您的大驾了,店里的大师傅、二师傅们,都一直念叨着您,想跟再您学几手呢!”
“属下也觉得是如此。但大总管那边若是能防着一手,还是多防一手为好,毕竟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属下这里,因为铺子一直挂在保定张氏的名下,所以即便暂时行事嚣张一些,别人轻易也不敢来找麻烦!”知道路汶是变相在提醒自己,唐掌柜点点头,笑着解释。
“你有分寸就好。但是能不主动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就尽量不要过分招摇!”听唐掌柜说得仔细,路汶皱了皱眉头,低声回应。
“你,你,你……”庄一块的脸色,转眼从紫红变成了青灰。再也不敢多废话,与同行的两个搭档一道,将头夹在领子里,灰溜溜地滚出店去了。
其他酒客见了,忍不住又是一阵哄堂大笑。hetushu•com笑过之后,却又为掌柜担心了起来。“我说老唐,你今天太沉不住气了吧!那姓庄的虽然可恶,但看样子,毕竟是在奉命传谣。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揭了他的老底儿……”
“还珠楼主不知道他是想向大总管效忠,还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所以趁他不注意,偷偷派人联系了属下。让属下传信给您,由您来定夺见还是不见!”唐掌柜摇摇头,非常仔细地补充。“此外,那个暗地里煽风点火的家伙,还珠楼主已经查清楚了,是脱脱的书童李汉卿。目前中书省参政韩镛,河南江北行省参知政事龚伯遂、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还有御史台的几个蒙汉清流,都在暗中有参与。倒是丞相定柱、汪家奴等人,好像不屑于此,对李汉卿的举动一直冷眼相看!”
唐掌柜也一改先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度,抬手敬了个礼,然后迅速解释,“大人,这次的确是紧急事情。还珠楼主在禁军中串连的时候,被太尉月阔察儿给发觉了。但是……”
怪不得唐掌柜今天行事如此胆大,原来是吃定了官府差役为了留后路,不敢再这个节骨眼儿上再倒行逆施。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无论何时何地都不缺混不吝。真的碰上个心里边缺根弦儿的,唐掌柜未必能逃过一场大麻烦!
“放心,能使出这种龌龊手段来的,不会是什么大人物!调不动大都城里的衙门。”唐掌柜撇撇嘴,大咧咧地摇头。“即便他真的有那份本事,衙门里头的差爷也得仔细掂量掂量,都这年头了,还不知道收敛一二。万一明年朱屠户真的打过来,人家皇上可以出和-图-书巡,王公大臣可以随行护驾,可没听说过,连衙门里头的捕快帮闲,也可以跟着搬家的!”
注1:忽必烈能横扫江南,与北方汉军世侯的支持有极大关系。张弘范、董文炳,都是这里边的“翘楚”。特别是董家,与蒙元一朝地位极其显赫,董文柄的父亲董俊被封为冀国公,董文柄自己是赵国公。此后,冀国和赵国这两个显赫爵位,就都被董家子孙陆续继承。前前后后共有十几个人被封为冀国某某公,或者赵国某某公,再加上一些郡公,郡侯,在蒙元统治中国的七十余年里,堪称显赫无比。
注2:正史上,张家是被斩尽杀绝。但到了明朝,却有人修族谱时,认定了自己为大汉奸张弘范的后代,并且编出了若干张弘范的孙子辈。酒徒无法核实真伪,所以权做张家还有后人逃出了生天。
就在酒客们恍然大悟的目光中,唐掌柜和路大厨勾肩搭背地,走向了酒馆后院。很显然,是老朋友重逢,一起把盏叙旧去了。今天不喝翻在地,绝不罢休。
“嗤!”唐掌柜冷笑着耸肩,“就这种货色,他做事不利,敢回去跟他主子实话实说么?况且就算他主子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想对付朱屠户,堂堂正正地跟人家打,输赢老子都承认他是爷们儿。靠这种下三滥手段,未战底气就先输了三分。”
当众拆穿李汉卿麾下爪牙的真实面目,算不得什么大事。比起汉军世侯们所掌握的实力来,李汉卿等人,的确也不够看。所以,路汶没必要在这种细枝末节上,打击手下人的积极性。他现在迫切需要考虑的是,该不该以身犯险,与月阔察儿去见http://www.hetushu.com面。如果此人真的倒向了淮扬,对淮安军的北伐,将大有助益。但万一月阔察儿居心叵测的话,自己一个人生死是小,整个军情处大都站的存亡,可就全押到了这一场赌博当中!
“那是,那是!”众酒客如醍醐灌顶,讪笑着点头。
“甭走着,我就在等着你。人跑不了,酒馆也跑不了。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包括你身后那个主子,他要敢来,老子一样接得下!”酒馆撇了撇嘴,冷笑着打断。“滚,赶紧滚!有娘生没爹教的王八蛋,别脏了老子的地方!”
仿佛唯恐别人不知道他刚刚被富贵人家赏识过,路胖子说话的声音极其高亢。顿时,众酒客看向唐掌柜的目光,就又明亮了几分。
“嗯,这事儿我已经知道了。但咱们军情处的主要任务不在这儿,没必要针锋相对。其实只要咱们大总管府实力足够,这种伎俩根本不必在乎!”大厨路汶笑了笑,对李汉卿等人的阴招有些不屑一顾。
保定张氏,是蒙元另外一个开国名将张弘范的后裔。与董家世代富贵不同的是,张弘范的后人下场非常凄凉。他本人在将大宋最后一点薪火扼杀于崖山后不久,就稀里糊涂地死于恶疾。其子张珪虽然官至显爵,却始终没有掌握实际兵权。而到了其孙子这辈儿,却因为偶然良心发现,出手制裁了一伙蒙古乱兵的抢劫,而遭到蒙元朝廷的灭族对待,兄弟五人连同没来得及逃走的女眷,全部被诛杀。虽然后来妥欢帖木儿亲政之后,又给张家平了反,但张氏子孙至此时已经十不存一,只能守着几处发还的祖业苟延残喘,再也无法重现昔日辉煌了。(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