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三十九章 转身(二)

包括前一段时间妥欢帖木儿和爱猷识理达腊的父子相争,原本按照大伙预先判断,既然月阔察儿与奇皇后麾下的高丽人之间有很多利益纠葛,又跟太子处得不错,作为禁军中的显赫人物,他应该毫不犹豫地倒向太子皇后一方才对。然而,事实却出乎任何人预料,此人竟然毫不犹豫地带领禁军倒向了妥欢帖木儿,给了太子奇皇后联盟当头一棒!随即,就接管了高丽人留在大都城内的所有生意和店铺,赚了个盆满钵圆。
“不是你的错,换了我,一样难以取舍!”路汶笑了笑,大度地摆手。凭心而论,他现在也是犹豫得很。既舍不得策反一国太尉的奇功,又怕因为自己贪功冒进,让军情处费尽心血建立起来的大都情报站毁于一旦。
两相比较,哪一方的底气更足,就不问而知了。看着看着,月阔察儿就觉得自己脸上发烫。然而,他却不后悔自己准备得太复杂。他大元朝的三公之一,地位无比尊贵。而对方不过是一介草民,虽然造反跟对了人,最后的官职也高不过五品。双方原本就不在一种层次上,对自身的安全,考虑得自然不会一样。
所以,由月阔察儿以往的做事风格来判断,很难说他现在向军情处示好的举动,没有包藏任何祸心。除非,淮安军在北伐的初期,就能接二连三地打无数个胜仗,否则,万一大军遇到什么挫折,或者暂时推进缓慢,此人少不得又要重施故技,将军情处大都站转手卖给蒙元和_图_书朝廷!
“月阔察儿前一段时间曾经跟奇皇后的人走动甚密!”见路大厨脸上露出了明显的犹豫之色,唐掌柜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提醒。
说罢,也不再多啰嗦。转过身,大步而去。肥肥胖胖的身体,瞬间被阳光拉得无比地挺拔!
有道是,宰相家的门房四品官。大都城这地方什么都稀缺,就是不缺官儿。能把自己吃成如此之胖,走路还如此从容的人,少不得是哪家王爷的御用掌勺。没事儿干招惹了他,等于上门打了王爷的脸。即便王爷不自己开口追究,那个冒失鬼也会迅速自人间消失。直到来年冰消雪尽之后,才会于永定河,甚至更远的地方,变成一具无人认领的尸骨。再也无法给顶头上司们找麻烦!
不让任何人做无谓的牺牲。冲锋时,是弟兄跟跟着我上,而不是弟兄们给我冲。朱重九当初在创立淮安军时,根本没想过这些原则的具体价值。只是恰好记忆里头有,就顺手借鉴了下来。然而,数年之后,这些原则却构成了整个淮安军,乃至淮扬系的灵魂。令这支力量在同一时代的任何势力面前,都显得卓然不群。
“他要见我,肯定不只是为了混个脸熟,接下来,就会有一系列相关动作。你既无法当场答应,过后也来不及向我请示!”路汶笑了笑,继续轻轻摇头。“这个人,难对付的很,眼里只有利益,做事从不讲究底限。万一发现咱们在敷衍他,还珠搂住那边www.hetushu.com,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好一条汉子,真不愧……”
这话,实在说得太简洁有力了,让唐掌柜心里的热火立刻就冷掉了一大半儿。月阔察儿这个人,按说淮安军可没少跟他打过交道。想当年在黄河边上,就几乎生擒活捉了此僚。只是逯鲁曾提议留着此人去扯脱脱的后腿,大伙才故意网开一面,放他逃出了生天。
与月阔察儿不同,他的心腹武将们,却没考虑太多“玉器与石头”之间的身份差别。见对方单枪匹马而来,忍不住就纷纷低声赞叹。
大元太尉月阔察儿,则在醉仙楼的二层窗口,将来客的举止,一分不落的看在了眼里。他今天不光邀请伯颜作陪,还带了四名禁军中的心腹武将,都是一等一的好身手,近身搏斗经验丰富。此外,在醉仙楼二层的其他雅间及一楼的散桌,他也提前安排了七十余名穿了便装的家丁。原准备万一对方在酒桌上发难,就立刻奋起反击。谁料等来等去,却只等到了大厨路汶孤身一人。
“这就是朱屠户安插在皇上眼皮底下的探子头目?果然胆子足够大!”
想到自己一方还有重要人物被抓在对方手里,他的心情又是一沉,咬了咬牙,低声道:“你先给还珠楼主那边送个信,让他跟月阔察儿相约,三天,不,五天后,在通惠河上找一家酒楼赏冰灯。地点和时间都由对方来定,路某届时自行前去赴约便是!”
随后,淮安军几度跟脱脱的对抗,雪m.hetushu.com雪与淮安军一道配合给脱脱挖坑,月阔察儿基本上都有参与。甚至连淮扬与北方各地的羊毛生意及其他几项获利丰厚的生意往来,此人都从中拿了不小的份额。但熟归熟,却谁也不敢保证此人的信誉。因为此人是个最为纯粹直接的小人,只要对他自己有好处的事情,从不在乎出卖任何朋友。
“不愧是朱屠户的爪牙,带着几把菜刀就敢前来赴约!怪不得淮贼这两年每战必胜!连一个探子都能有如此胆色,那徐达、胡大海之辈,岂不是更是牛到天上去?!”
本着这一行事规则,大厨路汶从酒馆离开后,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安排整个大都站的退路。跟月阔察儿约在五天之后,不仅仅是为了给双方正式会面留下足够的准备时间,同时还是为了让对方在五天之内,不会有太多动作,进而给整个大都站争取调整时间,不至于因为突然遭受打击,而陷入毁灭。
“没事儿,咱们必须先稳住他。给还珠楼主创造平安脱身之机。有五天时间,也足够大都站的弟兄们,做出相应准备。”猜到对方会说什么,路汶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打断。“你刚才说得对,大伙的性命都是主公从水里头捞出来的。能多活好几年,又亲耳得知仇人身败名裂,这辈子还有什么好遗憾的?!若是舍掉自己一条命,可以让北伐时少死几个弟兄,路某又何惜此身?就这样办吧,咱们淮安军,向来是弟兄们跟着长官上,没有长官躲在后边,让弟兄们http://m.hetushu.com去替他趟路的规矩!”
“这,路长官,您——?”唐掌柜没想到路汶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为了营救还珠楼主还宁愿单刀赴会,不觉微微一愣,旋即,有股温热的感觉,便从心头一直涌到了眼底。
“是!”唐掌柜举起手,冲着大厨路汶的背影郑重敬礼。原本多少有点不服气的心脏中,此刻涌满了货真价实的敬意。
而大厨路汶,却比他要谨慎得多,也更适合做一个职业细作。皱了皱眉,低声回应:“我知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轻易倒向咱们。他,哼哼,他当年还曾跟哈麻、雪雪两兄弟一道坑过脱脱呢!前几个月哈麻失势的时候,他照样没忘记反过头去踩上一脚!”
所以最后这段路,大厨路汶走得极为从容。他甚至仔细观赏了数十座冰灯,为巧夺天工的造型而赞叹不已。仿佛在即将过去的整个冬天里,从没注意到过此物的美丽一般。又好像在即将远行之前,最后一次留恋通惠河上的繁华。
北伐在即,眼看着当年一同从军的朋友们都要大把大把建功立业,职位向乘了龙卷风般扶摇而上。而自己却不得不耐着性子蹲在大都城内消磨时光,每天终日听别人编排大总管府的坏话却不能反驳,他心里甭提有多烦躁了。真恨不能立刻就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以证实自己没有浪费光阴。
“瞎嚷嚷什么?尔等嫌知道此事的人不够多么?还是嫌老夫获得太久?!”听着周围低低的议论声,月阔察儿顿时心烦气躁。http://www.hetushu.com扭头狠狠瞪了几名心腹武将一眼,恶狠狠地说道,“下去两个人,把他接到这里来!别就顾傻站着瞎啰嗦,等会儿有的是功夫,让你们当面向他表达敬意!”
大户人家借酒楼宴客赏冰,自己专程请高明厨师掌勺,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举动。因此谁也没有觉得一名胖胖的厨子和一匹老马,行走在琼楼玉宇之间有什么古怪。更没有多事儿的差役,敢上前问一问路大厨有没有携带那么多刀具的资格。
日子一忙起来,就犹如白驹过隙。五天后的傍晚,大厨路汶牵了匹老马,带着一整套做烤肉的用具,缓缓走向了通惠河上的一艘事先挂起了固定次序彩灯的醉仙楼。
“卑职,卑职鲁莽了!请,请长官责罚?”红着脸沉吟了半晌,唐掌柜最终艰难地请罪。
虽然妥欢帖木儿与爱猷识理达腊的父子相残,令今年的腊月,变得多少有些清冷。但大都城内有的是钟鸣鼎食之家。这些人家无论什么时候,也忘不了富贵排场。因此通惠河尾段靠近皇城这段,每一家酒楼都是高朋满座。而被冻得光滑如镜的河面上,也早早地竖起了上百座冰块雕琢而成的亭台楼阁,在烛光的映照下,光影摇曳,勾心斗角,浑然不似人间。
“若不然……”见自家上司如此照顾,唐掌柜咬了咬牙,低声提议,“就让属下冒充您的身份去见他,反正他也不知道大都这边究竟是谁负责。反正属下这条命也是大总管从洪水里捞出来的,即便是死在月阔察儿手里,好歹探明了他的真实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