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四十二章 转身(五)

“谈何容易?”月阔察儿没有力气反驳大厨路汶的话,只是讪笑着摇头,“你们汉人会种地,做买卖,开作坊。而我们蒙古人,除了纵马抡刀之外,却只会放牧养羊。说是平等,最后钱还不都的被你们赚了去?我的族人却只能咬着牙苦捱!”
酒徒注:关于民族独立和平等的关联,且容酒徒啰嗦几句。民族独立,是为了不受异族欺凌。而既然受异族欺凌不可容忍,同一民族的百姓之间彼此欺凌,恐怕也同样是一种罪恶。在每个人都不愿意受欺凌的情况下,平等,就是民族与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最简单同时也最好相处之道。而人为地搞什么优待,则是人为地制造不平等,只会令彼此越来越疏远!
回过头看看自己的心腹将领们,月阔察儿再度用力咬牙,“当年的手下留情之德,月阔察儿没齿难忘。今后若是有相见之时,只要大总管有用得到某的地方,某愿意赴汤蹈火!”
月阔察儿用力咬了下嘴唇,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当然知道,这点路大人毋庸置疑。可大元这边,也有韩元让,韩镛,最近还有李思齐!”
想当年,朱重九凭着一句“驱逐鞑虏”,就能唤起全天下的汉家豪杰同仇敌忾。同样作为天底下曾经辉煌过的大族,蒙古人怎么可能就愿意自相残杀,出卖族人而换取自家的平安?!有些东西,乃是人类的共性。根本不只属于某个特定的族群。也就是其中的某些绝对渣滓,才会认为出卖自己的民族是一件荣耀。而这些渣滓无论地位爬得多高,也不会被他所投靠的那一方真正瞧得起!
换句话说,最近五年来,死在大元朝廷自己手里的蒙古人,恐怕是死在朱重九手里的十倍乃至二十倍都不止。哪怕是将战场上被杀的将士都算在内,大元朝廷都遥遥领先。这是血写的事实,月阔察儿根本无法否认,也没有勇气去否认!
“我家主公之所以对治下蒙古百姓不会另眼相看,是因为他坚持认为,人人生而平等。蒙古人,汉人,乃至色目人,可以作为兄弟、朋友,而不是某一方高高在上。我淮扬用人,看重的是他的才能,忠心,以及是否努力。而不是他是谁的种,身上流着哪一族的血,更不会看他信什和-图-书么神!这,与大元,是天壤之别,根本无法混同于一谈!”
“嗯!”月阔察儿的身体晃了晃,差点儿没当场吐血。蒙古军的战斗力如何还如当初的话,朝廷怎么又会指望那些“义兵”?这些年,可不只是在东方,蒙古军屡战屡败。在西域,甚至更远的大漠之西,蒙古军也被曾经的手下败将打得满地找牙。
对面的月阔察儿,却仿佛瞬间被抽走了最后的力气。整个人靠在椅子上,既不反驳,也不附和,两只眼睛直直的,仿佛灵魂也早已脱离了躯壳。
“终究还是有差距!”月阔察儿难得心情振奋了些,笑着谦虚。
月阔察儿的脸色,立刻又开始红得发紫。向前追了两步,以极低的声音说道:“伯颜心中恨意太重,实在不适合做卧底。明天一早,老夫给他指派个南下巡视地方防务的差事,打发他远离大都。而路大人,还请给朱总管捎个口信儿。就说,就说……”
“只要肯努力,差距就只会越来越小。而一味地给予照顾,或者高高在上吃人供奉,才会遗祸千年!”大厨路汶心态非常平静,只是简单的就事论事。“想当年,两万蒙古军,可以横扫天下。而如今,蒙古军的战斗力到底如何,太尉大人比路某清楚!”
朱重九虽然被蔑称为屠户,却总被笑话妇人之仁。凡是战场上被他抓到的俘虏,即便出不起任何赎金,替淮安军干一两个月活后,都会被陆续释放。而目前被淮安军攻陷的地区,也未曾发生过对蒙古百姓的任何屠杀。相反,只要那些蒙古百姓愿意主动出来做事,淮扬的各级官府基本上都能做到与治下的汉家子弟一视同仁。
“伊万诺夫、阿斯兰、俞通海他们,在我淮扬官居何职?想必大元朝廷这边,也早就探听得清清楚楚!”大厨路汶的再度传来,听上去充满了诱惑。
脱脱第二,月阔察儿等人是绝对不会做的,那个结局过于凄惨,光是想想就已经令人不寒而栗。而做哈麻第二,却需要一种看穿红尘的洒脱。月阔察儿和他身边这些心腹将领,同样不具备。
千古忠臣?千古忠臣是他月阔察儿能做的么?且不说妥欢帖木儿如今对他处处提防打压,随时准备让他去做第二hetushu.com个脱脱。就凭他这两年来从南北交易中捞取的好处数额,就足够天下巨贪之前五,有谁肯相信他对大元朝其实忠心耿耿?
不光月阔察儿一个人失魂落魄,其他几位禁军的高级将领,也同样是满脸灰败。事实上,在妥欢帖木儿父子反目之前,他们从没想过背叛大元。虽然他们平素捞起钱财来,个个争先恐后。
他们就像一群被关在猪圈里的猪崽儿,一旦发现外边可能有动物过来争食,就本能地会群起而攻之。而食槽里头的泔水和米糠是否还充足?猪圈的四壁和棚顶是否还结实?他们却根本没在乎过!直到有一天,他们看见自家主人在猪圈门口磨刀霍霍,而猪圈本身也随时有可能垮塌。这时候,他们才惶恐地发现,自己只剩下了逃出去面对虎豹豺狼,和留下等死两个选择!
“伯颜做事不密被太尉抓了现行,太尉却没有借机发难全城大索淮扬细作,这个人情,路某已经记下了!”大厨路汶的话忽然又在众人耳畔想起,就像黑夜里的第一点烛光。“路某今天之所以啰嗦这么多,也正是因为感念太尉大人的抬手之情。我家主公,从自立之日起,就恩怨分明。张松帮我家主公抓了张明鉴,所以张松到现在,都被视作绝对心腹。毛贵将军有赠甲杖之恩,所以毛贵将军的粮草武器全部为我淮扬所供,平素在滁州再自行其是,我家主公也听之任之……”
这句话,几乎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令几个武将无不两眼发红。不与淮安军勾结,他们恐怕即便不死于战场,早晚也得死于妥欢帖木儿之手。但投靠的淮安军,他们就相当于背叛了自己的民族!
这还只是对官员的处置,念在他们曾经给朝廷效力的份上,妥欢帖木儿多少还会手下留情,尽量不将对方的妻子儿女斩草除根。而对于底层不幸跟错了东家,或者卷进了政治漩涡的家丁、奴仆、小吏以及普通兵卒,就没有这么“优待”了。通常大笔一挥,就是千百颗人头落地,连被处死者的名字和“罪行”都懒得记录清楚。
作为朱重九的铁杆追随者,大厨路汶实在是太理解月阔察儿等人此刻心里的感受了。但是,他同样早已在心中找到了相关答案。因和_图_书此只是稍做斟酌,就笑着摇头:“有句大实话,太尉大人还请勿怪!除了战场上交手之外,太尉大人和诸位将军算过没有,这五年来,是死在我淮扬大宗府中的蒙古人多些,还是死在贵方皇帝陛下手中的蒙古人更多一些?!”
“路某以伊万诺夫,阿斯兰、俞通海三位将军为例,不止是说明我家主公有广纳天下豪杰的胸怀。而是想告诉太尉大人,他们三个之所以能够被委以重任,是因为我淮扬有一条谁也不准碰的铁律,人人生而平等。不管你是汉人,蒙古人,还是其他什么民族!”刹那间,大厨路汶的声音高亢了起来,每一句的背后,都写满了自豪。
“且慢!”见对方说走就走,月阔察儿本能地伸出一只手去拦阻。但手指眼看着就要碰到路汶的衣袖,却又忽然僵在了半空当中。
“太尉大人还有话要叮嘱路某么?”感觉到了月阔察儿等人内心的挣扎,已经一步迈出了门坎儿的路汶笑着转身。“真的不用着急,路某说住在伯颜家,就住在伯颜家。太尉想要抓路某立功,随时都可以派人过来!”
“这几句话,路某会尽快带给我家主公!”大厨路汶心中狂喜,表面上却依旧古井无波,“但我家主公不会让任何人为了他去死,他希望大伙都好好活着,你,我,还有全天下所有人,都好好活着!”
“我,我等毕竟都是蒙古人!”月阔察儿闻听,再度仰天长叹。张松的事情他知道,并且还曾经跟许多同僚一道讥笑过朱屠户假仁假义。毛贵所部滁州军与淮安军之间的关系,作为旁观者,他更是看得清清楚楚,以己推人,便深知朱屠户能做到这一步有多不容易。但无论张松,还是毛贵,却都是彻头彻尾的汉家豪杰,所以朱屠户能跟他们两个推心置腹。而自己呢,却如假包换的蒙古贵胄,来自大元朝的最顶尖家族,祖上乃是四杰之首博尔忽!
“这——?”月阔察儿等人俱是一愣,旋即羞愧得面红耳赤。
其他几位武将,此刻亦心乱如麻。如果大元朝注定要灭亡的话,无疑,亡于淮安军之手是最好的结局。至少,淮安军不会向任何人展开血腥报复。至少,在朱屠户的治下,任何民族都不会被另眼相待。
说罢,http://www.hetushu.com大厨路汶笑着向众人拱手,“不多啰嗦了,反正今晚该说的,不该说的,路某都交代清楚了。谢谢太尉大人赐宴,路某先行告退。这两天,路某就住在伯颜兄弟家里头。到底何去何从,太尉大人可以慢慢地想!”
这话,也是句句都能找到事实为例子,让月阔察儿根本反驳不得。想当年,张弘范屠杀了大宋最后几万官兵,勒石为铭,是何等的威风,何等地惊天之功?而张家子孙却因为制止了一伙蒙古乱兵洗劫百姓,就差一点儿被朝廷屠戮殆尽,根本没有任何蒙古高官,想起他祖辈的功劳,更没有任何蒙古武将,拿他们当作自己人!
“养羊养好了,可比种地赚钱多!”大厨路汶缓缓站起身,笑着反驳。“而不会的东西,只要用心学,就一定能学会。路某记得前年偷偷刺探朝廷的军情,朝廷这边所造火炮,又重又笨,还容易炸膛。而现在,朝廷所造之炮,却不比我淮安军几年前所造差多少。火枪也造了一批又一批,源源不断。”
非常令人惭愧的是,最近这些年,妥欢帖木儿却屡屡对当朝文武官员举起屠刀。不算他与爱猷识理达腊父子相残这次,当年为了拿下脱脱,多少有名有姓的文武官吏死得稀里糊涂?而几个月前清洗哈麻,又有多少曾经跟哈麻走得比较近者,遭受了池鱼之殃?!
不待月阔察儿表示理解,或者出言反驳,他又迅速补充,“哈麻大人在逃离大都之前,也曾经对路某说过,全天下的蒙古人加起来,也不过五百万。以区区五百万,奴役五千万乃至更众,被推翻乃是早晚的事情!而即便大元朝廷能跟我淮扬拼得两败俱伤,将来也注定会亡于其他豪杰之手。到那时,恐怕就没人再会跟我家主公一样,愿意拿贵方百姓平等相待了!太尉大人既然念念不忘自己是蒙古人,就应该知道什么对天下蒙古人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
将月阔察儿的郁闷看在眼里,路汶忽然提高了声音,大声总结道:“我家主公曾经说过,不劳而获,乃取死之道也,非智者所为。而只有各族人都平等相待,才可能和睦相处,彼此之间互相认同。相反,越是人为地制造差异,差异也会越来越大。”
“只要大总管北伐时不和图书忘了他的平等之诺,我等愿意任其驱策,百死而不旋踵!”几个禁军高级将领紧随月阔察儿之后,齐齐拱手。
然而,他们也从来没想过,要做一个比干、岳飞那样的忠臣。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配,也知道大元朝廷根本不会给自己做忠臣的机会。躲在深宫中修炼演蝶儿秘法的大元天子妥欢帖木儿,对别的事情也许不上心,对臣子们的家底儿却能做到了如指掌。到现在之所以没出手收拾大伙,是因为国库里头的钱财如今还勉强够花。一旦国库再度入不敷出,按照妥欢帖木儿的一贯行径,等待着大伙们的下场,要么是脱脱,要么是哈麻。
不是因为畏惧对方怀里还藏着掌心雷,这一次,令他失去留客勇气的,是一种看不到,摸不着,威力却丝毫不亚于掌心雷的东西。平等?当年朱屠户刚提出来,被全天下都视作梦呓的治政理念,居然还包含着如此深邃的内核?汉人、蒙古人、色目人以及这片土地上的所有百姓,都平等相待,一视同仁。这样的梦想,看起来竟然如此充满了诱惑力。即便感觉到其不可能实现,也让人忍不住想全力去试一试。
大元这边,在武器制造方面,的确追赶得很快。甚至在水力工坊方面,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虽然,这里边大部分东西,都是从淮扬偷师。但至少它们说明了,蒙古人在学习能力方面,并不比汉人差得太多。
“太尉大人又在强词夺理了!”大厨路汶笑着摆手,“您老明名知道,在下说得不是一个意思!诚然,大元朝自开国之初,就不乏汉人担任高官。但大元朝的祖宗规矩,却是蒙古人最为尊贵,色目人第二。至于汉人和南方汉人,除非对朝廷有大用者,会被高看一眼。其他,地位不过是一群可以交粮纳税的奴才而已,连主人家养的牛马都不如!甚至那些被高看一眼的,万一逾越了跟蒙古人之间的等级,哪怕在职责范围内惩处了一群乱兵,也会被抄家灭族,朝廷根本不念其旧日功劳!”
而这距离当年横扫天下,不过才区区七十几年。七十几年时间里,蒙古人享受到了全天下的供奉,却为此付出了整个民族无论武力还是心智,都大幅退化的代价。这到受人供奉到底是祸是福,有谁能说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