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四十六章 渡河(上)

“其实将女人关在家里,本来就不是一件好事。孩子都随娘,一个没见识,没骨气,一天到晚就想着跟小妾争宠女人,怎么可能教出一个心胸宽广的孩子?!”坐在东侧靠墙位置的朱重九,笑着接过了话头。“这点儿,他们蒙古人的先辈,做得比咱们汉人的某些先贤强。把本事和心思全放在外边,而不是围着女人的小脚和裙子做文章!”
“饮胜!”
而经历了脱脱罢相,朝廷牵连无辜,昔日的上司同僚争相打压,昔日的至交好友纷纷割席绝交之后,他才明白,以往那些尊敬,不是给他的,而是给脱脱的。离开了养父脱脱的权势,他在别人眼里连屁都算不上。而今天,那种久违的尊敬,却又回到了他眼前。那份久违的热情,也再度将他给团团包围。不是凭着别人的权势和余荫,而是凭着他自己,凭着他自己为淮扬立下的那些功劳:凭着他自己在暴露之后,依旧宁死没有出卖同伴的担当!
“大总管,大总管,各位,各位大,大人……”仿佛煎熬了整整一个世纪,又仿佛只是匆匆瞬间。伯颜最终下定了决心,颤抖站了起来,颤抖着手,举起酒盏,仿佛举着的是一个千斤巨鼎。“多谢!伯颜不会说话。伯颜,伯颜从今日起,愿意。愿意供大总管驱策!若,若不尽心,愿,愿天打雷劈!”
众淮扬豪杰纷纷举盏相随,看向伯颜的目光中充满了友善。
“伯颜将军不必多礼,这是私宴,你尽管放松一些!”朱重九如今,倒是早已习和-图-书惯了各种突如其来的尴尬。笑了笑,拱手还了个传统的平辈之揖。“原本该等你跟张主事见了面之后,朱某再找你叙话。可眼瞅着天气就开始变暖,黄河解冻在即。所以朱某就干脆直接过来了!打扰之处,还请伯颜将军勿怪才好!”
无论是蹭别人的酒宴,还是有正事需要借机询问。他伯颜踏上淮扬的第一场酒,也为朱重九亲自把盏。什么为国士之礼?这如果不是国士之礼,国士之礼还能隆重到何等地步?古代信陵君待侯嬴、朱亥,也不过如此罢了!而伯颜乃区区降将,寸功未曾立过,还一心想着解甲归田……
……
“欢迎伯颜将军载誉归来!”
“伯颜将军勿怪!”紧跟着,站在圆桌附近靠窗位置,也有一个五十岁上下,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官员笑着向他拱手,“是张某的错,没有跟去请你的弟兄交代清楚。在下便是张松,今天特地于此摆了酒宴,给将军接风洗尘!这位,是咱们的主公。他老人家……”
正激动得几乎无法自已之时,耳畔却又传来了朱重九那敦厚的声音,“坐吧,大伙都坐吧。不认识的,酒桌上慢慢认识也就是了。伯颜将军,你也赶紧请坐。你是客人,你不落座的话,他们就只好都陪着一起罚站了!”
朱重九说得虽然是句大实话,但无意间,却把读书人曾经的半个祖师爷朱熹给绕了进去。而南宋一朝,虽然在对外战争中屡战屡败,对女人道德的要求,却是越来越苛刻,越来越变态。所m.hetushu.com以说当时的汉人先辈,在某些方面远不如当时的蒙古人祖先成铁木真,也是秉公之言,丝毫没有偏颇。
“这,这……”伯颜低着头,嘴唇不停地颤抖。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对方的话,是不是刻意针对于他。但“让各族的英雄豪杰皆有机会一展所长!皆可以坐在一起喝一杯酒,互相拍拍肩膀称一声兄弟。而不是总惦记着彼此的家产,总把刀柄握在手里,始终不敢松开!”这句话,却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脏,让他根本无法冷静下来,更无法像自己先前准备的那样,主动提出解甲归田,从此彻底置身事外。
“呵呵呵……”众人闻听,立刻摇头大笑。嘴角唇边,依稀还带着几分尴尬。
而朱重九当着这么多淮扬高官的面儿,推崇蒙古人的祖先。将来他得了天下,就不会对蒙古人太差,更不会赶尽杀绝。否则,从现在起他就直接将全天下的蒙古人直接骂做茹毛饮血的蛮族罢了,何必还提醒别人记得对方祖辈曾经的辉煌?
“女人居然也可以做跑堂?这临风楼难道是烟花场所?这,朱总管,朱总管不会如此胡闹吧!”此时此刻,伯颜却顾不上欣赏酒菜香味。望着少女们鱼贯而出的背影,眉头瞬间锁的紧紧。
“是,是吴将军么?伯颜对她的大名,也早有耳闻!”伯颜瞬间回过神,讪笑着拱手。
“不说这些!”正心神激荡间,耳畔再度传来朱重九特有的浑厚声音。“祖先们筚路蓝缕,开辟基业都不容和-图-书易。争不争气,还是要看我们这些后世子孙。而蒙古人也好,汉人也好,其实现在彼此之间还有多大差别?就像两家中各自养了都养了七八个孩子,都有混蛋的,也有争气的。而咱们将来要干的事情,就是让混蛋的该坐牢地去坐牢,该回家地回家,再也没有机会横行霸道!让各族的英雄豪杰皆有机会一展所长!皆可以坐在一起喝一杯酒,互相拍拍肩膀称一声兄弟。而不是总惦记着彼此的家产,总把刀柄握在手里,始终不敢松开!”
两行忍了好久的热泪,终于夺眶而出。一滴滴掉进酒盏里,引起串串涟漪!
“伯颜何德何能,敢,敢劳大总管如此,如此,厚,厚待!伯颜,伯颜纵使,纵使粉身……”伯颜先前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自己认错了人,听到此刻,不觉额头冒汗,两眼发红,叉手弓腰,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是好!
“正是此理!”阿斯兰、俞廷玉两人用力点头。他们虽然投效大总管府较早,但内心深处,却依旧偶尔会想起自己的血统,然后暗自神伤。好在值得庆幸的是,自家主公真的像他平素声言的一样,眼里根本没多少族群的差异。说是平等相待就是平等相待,对所有文武都能做到一视同仁。
朱重九是谁?虽然在大都那边,文武百官提起此人来,平素都是一口一个朱屠户,满脸鄙夷。唯恐说出来的话不够尖刻,进而被怀疑跟淮扬有所勾搭。但私下里,谁人提起淮扬大总管,不偷偷挑一下大拇指!那是凭着一把杀猪刀和*图*书,愣生生砍出一个半行省的英雄豪杰。那是令无数诸侯俯首,丞相脱脱无奈而还的了得人物。你可以骂他胆大包天,也可以骂他欺师灭祖。但无论如何,你都否定不了,他所创立的庞大基业。否定不了,他带领淮扬众文武,走上了一条前人想都没想过的道路。更否定不了,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他就令淮扬从官府到民间,一道富甲天下!
“不说这些!”朱重九是个爽利汉子,两句话交代过后,立刻举起酒盏,大声相邀,“来,大伙先以此盏,给伯颜将军一洗旅尘!饮胜!”
“饮胜,愿与伯颜将军痛饮!”
“这,这,伯颜恭敬不如从命!”伯颜四下拱了拱手,迅速落座。趁着没人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将已经淌到了眼角的泪水,悄悄吸回了鼻子里。
“伯颜将军在北方,恐怕没见过女人做跑堂吧?!”身为军情处主事,张松不忍看自家下属过多露怯。清了清嗓子,笑着解释道:“咱们这边事情多,男人总不够用。所以女人如果愿意,也可以出来找事情做。非但酒楼里边有,各行各业,只要不是需要出大体力的,都准许录用女人。眼下也就是运河上结了冰,不利于行船。否则,在徐州城停留几天,你连指挥一支舰队女提督都能看到!”
在场之中,无论张松、陈基还是刘基,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一看伯颜发红的眼睛,便知道此人肯定处于心神激荡状态,神不守舍。所以也不过多客套,纷纷找距离自己最近的位置坐下。然后拉动桌子角上的铃和*图*书铛,提醒小二和店家上酒上菜。
同样的话听在伯颜耳朵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滋味。虽然已经投奔了淮扬,但是作为一个如假包换的蒙古人,他却依旧以自家祖先而骄傲。虽然眼下大元朝行将就木,从皇帝到地方官员一个比一个昏庸糊涂,可那是他们这些子孙后代不争气,与祖先们无关。
只有经历过人生起伏的人,才知道这份相待之情的可贵。如果换做三年多以前,伯颜还是脱脱的养子,而他的养父脱脱还没罢相的时候,他怎么可能在乎这点而礼遇?平素想请他赴宴,借以搭上脱脱关系的,估计从紫荆关一直能排到皇城根儿!多大的场面他没见过,多丰盛的酒席他没吃过,又岂会轻易被人的几句尊敬的话语给打动?
那临风楼能做到淮扬数一数二的排场,自然有一套过人的本事。须臾间,有十几位二八年华的少女鱼贯而入。每个人手中都拖着一个精致的朱漆托盘,托盘之上,则是大厨刚刚烹制好的菜肴和刚下了蒸锅的热酒,团团冒着白汽,将浓香瞬间送进了在座每个人的鼻孔。
“不敢,不敢!折杀了,真的是折杀了!”伯颜闻听,一直紧绷着的心脏多少放松了些,但眼睛和鼻子中的暖流,却始终缠绕不去。
说罢,又迅速将头转向伯颜,非常谦和地说道:“伯颜将军勿怪。原本是张主事要设宴给你接风,但朱某听说你是刚刚从大都城内载誉而归的,所以就想顺便跟你打听一下大都城内的情况。却没想到,他们根本没告诉你,我也会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