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四十八章 渡河(下)

“白地倒不至于,只要不是天灾,越是在村子里头,老百姓寻找吃食的办法越多。并且种田人自己也知道春天米贵,通常会预先存一些口粮。”苏明哲笑着接过他的话头,低声开解,“这段时间,最难过的,其实是城里人。平素就很少积攒,万一米价飞涨,粮铺争相囤积居奇。很多人即便有钱,都买不到粮食吃!”
“他们需要的数额太大,即便警觉,现在开始收购也来不及了。除非他们下定决心去抢!”朱重九又敲了几下桌案,冷笑着道。
唯一始终保持淡定的,只有老长史苏明哲。作为亲眼看着朱重九从一个杀猪汉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人,他已经见证了太多的奇迹,所以根本不在乎多一桩或者少一桩。哪怕朱重九明天早晨起来,跟他说可以带着大伙飞上天,他也只会兴高采烈地去收拾行李,而不是觉得白日飞升有什么令人震惊!
用手轻轻拍了下桌案,他又快速补充,“不必等大军渡河,从现在起,淮扬商号自己,先逐步减少对北方的粮食输送。让粮价先慢慢涨起来,给老百姓们提个醒。免得到时候他们措手不及!”
虽然了解的也是至鳞片抓,但论起打经济战,在座众人,肯定没一个比他更在行。说着,说着,他就欣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刚刚打下淮安那一段日子。什么事情都可以一言而断,什么事情都可以放手施为。而众人,却只有听从的份儿,即便再努力,也很难理解得了其中所包含的奥秘。
“的确如此!”黄老歪难得有一次表现机会,迫不及待地接过话头。“和图书过去像我们这些打铁的呃,做木匠、瓦匠的,还有卖苦大力的,最怕的就是春天!粮价一涨,忙活一整天,有时都赚不回一顿饱饭来!”
“遵命!”果然,刘基和罗本见朱重九态度坚决,相继拱手领命。
“这个?”刘伯温为难地咧了下嘴,然后低声回应,“最好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每克一城,立刻开仓放粮,同时让船队跟上,向当地平价供应粮食!其次……”
“那就让军情处配合一下,先做个完整的方案出来!”朱重九皱着眉头想了想,将目光转向陈基。“三日之内,我要看到具体措施。还有……”
怪不得主公最近一段总是念叨准备不够充分,怪不得主公一直说妥欢帖木儿父子下相残来得太不是时候。原来,他的“奇兵”,早就已经渡过了黄河,深入蒙元腹心。这才多长时间,就已经令蒙元那边的粮食供应,完全卡在了淮安军之手。若是再多给他老人家三到五年,届时淮安军何须带甲十万,只要黄河南岸的卡子一收,粒米不准北运,蒙元朝野恐怕就连出征的军粮都凑不齐,哪可能做出任何像样的抵抗?
“让朱强带着舰队去跟他们交涉!这个时候,没什么私交可讲。凡破坏我军北伐大业者,便是生死寇仇!!”朱重九眉头微微一簇,两眼中精光四射!仿佛一头蛰伏已久的猛兽,终于开始展露牙齿。
“此计可行?”朱重九眉头跳了跳,诧异地询问。“蒙元那边不会派兵阻拦么?”
“恐怕蒙元朝廷那边,也会立刻警觉!”刘伯温不太赞同朱和_图_书重九的办法,摇着头低声提醒。
“一个月内粮价上翻,恐怕不止一倍!”用包了金的拐杖敲了敲地面,老长史低声补充,“每年开春到麦子灌浆这段日子,都是青黄不接之时。除非人为控制,粮价都会上浮五成乃至一倍。过去粮商秋天低价买,春天高价卖,赚的就是这种黑心钱。而一旦我军切断运河,那些大都城内被王公贵族们掌控的粮铺,首先想到的绝对不会是与蒙元朝廷共渡难关。而是趁机狠狠捞上一大笔,管他天会不会塌下来!”
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心肠变得比原来狠辣了许多,甚至有些不择手段。但哪怕是给他充足的时间,再跟罗本等他探讨上三天三夜,他相信自己依旧会做出同样的决定。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消灭敌人,不去考虑为此会不会伤及很多无辜。毕竟,淮扬大总管府和淮安军,才是他所有理想的支柱,没有了这两根支柱,他心里哪怕有再多的慈悲,到头来结局也是一场空。
犹豫了片刻,他又低声补充,“大军过河之后,主公可以让军情、内务两处的细作散布消息,说咱们这次只针对蒙元朝廷,不想伤及无辜。凡是自行逃到我军新收复之地者,皆可以领到活命的口粮。”
“那群大人物啊,可真是一群裤裆里的虱子!”罗本用阮籍的一句千古名言,替苏明哲的话做了最生动注解。天天只顾着埋头吸血,根本不管外边风云变幻。万一烈火烧到裤裆,这群虱子定然死无葬身之地。
“蒙元那边,有足够多的牲畜。短期缺粮,对官府和军队hetushu.com来说,打击都非常有限。倒是普通百姓,平素春天时就免不了要野菜榆钱拌着果腹。万一断了粮食供应,一个月内就会成群的饿死!”罗本想了想,继续低声说道。
不光是张松一个人如闻霹雳,在场许多核心武将,如徐达、刘子云、吴良谋等,一瞬间也是目瞪口呆。特别是刘子云,看向朱重九的目光,简直如二八年华的少女看英雄,除了崇拜之外,剩下的还是崇拜。
“就这么定吧!”看看刘基和罗本依旧有劝谏的意思,抢在二人开口之前,他迅速做出最后决断。“户局那边,负责组织民船,跟在军队身后放粮。还是像当初在扬州和淮安时那样,尽量以工代赈。对实在干不了活的老幼妇孺,再定量免费供应粮食。”
此番北伐,最大的困难未必在军事层面,而是如很能尽快地争取民心。让陷入饥荒的百姓再度获得活下去的希望,无疑,是最好的争取民心办法。虽然,当初将百姓推入生死边缘的,同样是他朱重九的大手。
“一旦运河上的航运断绝,大都城内的粮价,在一个月之内,必然翻倍!而根据军情处从各地送回来的信息,涿州、河间、易州等地,去年秋天收成只能算是平平。供应当地勉强可以,没有任何能力,向大都城输送粮食!”
“此举终究有伤天和,并且事后传扬开去,或对主公的名声有损!”罗本看了他一眼,继续轻轻摇头。
“需要提防有人故意搅局!粮价一高,海运就成了划算买卖。张士诚、方国珍和沈家,恐怕都是认钱不认人的主!”内务处主hetushu.com事张松则稍稍犹豫了一下,主动站出来提醒。他最近态度非常积极,无论是不是自己的管辖范围,只要看到机会,就努力插上一脚。唯恐朱重九和大伙看不到,他这个曾经的降臣,对大总管府已经彻底归心了一般。
“如果旷日持久地打个没完,我淮安军的损失必然不小。无辜惨死的百姓,也会更多!”张松也摇了摇头,低声批驳。“自古以来,打仗就免不了死人。而越是速战速决,无辜枉死的,肯定也就越少!”
“此外,牛羊、牲畜,鸡鸭,咱们可以垫付本金,委托船帮去大量囤积。常帮主他们没少帮在咱们的忙,有了发财机会,咱们得先照顾自己人。”稍微顿了顿,朱重九继续运筹帷幄。
与在座其他人不同,他从参谋职位上“出徒”之后,就任的就是地方官职。平素做得最多的事情,也是安置流民,拯救百姓。做得久了,心肠难免就变得偏软。一提起粮价飞涨,立刻想起来的场景则是,普通百姓如何活生生变成一具具饿殍。
“对我淮扬来说,眼下大都城里边,却是虱子越多越好!”张松摇了摇头,笑着凑趣。对于蒙元官场的了解,恐怕连逯鲁曾都未必比他更深。所以,他根本不怀疑苏明哲的推断,甚至在内心里头,还认为苏明哲已经对那些王公贵胄们高看了无数眼。
“一旦发生粮荒,蒙元官府若是没本事限制粮铺涨价,城里的百姓就成了他们的负累。所以逃走的百姓越多,地方官员所面临的赈灾缺口就越小!而城里不像乡村,大伙除了一处宅子,没有田地拖累。想走,收http://www•hetushu.com拾一下随时可以外出逃难,也不会留恋太多!”
他心里非常清楚,既然自家主公早就做出了预谋,战时切断运河之举,就势在必行。所以,他也不愿直接劝阻朱重九,那无用之举。而是变着法地提醒大伙,切断运河会造成的后果,以期朱重九在做最后决断时,能考虑得更周全一些,避免太多的百姓无辜枉死。
“有没有办法,既能打击蒙元那边的有生力量,又能避免大量饿死人?!”朱重九将头转向刘基,带着几分期盼询问。
这些努力,果然没有白费。朱重九听了,立刻轻轻敲了下桌案,低声表态:“贯中说得极是。单论对饥荒的承受能力,蒙元的官吏和军队,都比普通百姓强得多。所以在切断运河的同时,还得做些其他安排才好。免得我淮安军即便打赢了,接手的也是一片片白地!”
“在减少粮食供应的同时,户局负责与淮扬商号联手,加大玻璃、冰翠、珠宝、首饰、成衣、各类面料以及黄金制品的北运,价格在商号认可的情况下,逐步压低两到三成。记住,要一步步降,不能瞬间到位。对羊毛和北边所能提供杂货的收购价格,也略微向上涨一些。让那些蒙元的官吏、官商和色目包税官,在发现粮价开始上涨的同时,发现他们手中的钱更值钱了,并且赚钱也更容易了。这样,才不会让他们一下子就跳起来做出激烈反应。而是会更主动配合咱们,把北方搅个天翻地覆!”看着眉头紧皱的罗本和心有不甘的刘基,朱重九清了清嗓子,继续补充。声音不疾不徐,仿佛在很早以前,就做出了相关预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