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五十二章 春归(上)

立春后,有两条流言在运河两岸不胫而走。
“来人,给张老爷,王老爷,李老爷、孙老爷,还有包老爷、色目马老爷发请帖。就说本官最近见园子里的梅花欲开,想请他们到衙门来一道喝酒赏梅!”第三记狠招,看起来就文雅了许多,针对性也更为清楚。
根子硬到连官府也轻易不敢下手的人家,在每路每州都不算多,两、三户而已。可这两三户人家所制造的口子,却足以令地方官员最后的努力,付之东流。在他们疯狂的逐利行为下,非但粮价在飙升,布匹、绸缎、瓷器、牲口、木器,也都开始跟风而起。甚至连乡下随便就可以挖到的荠菜,只要进了城,身价也扶摇直上。对此,卖菜的商贩也自有一番说辞。忙碌上一整天,好歹也得自己换回两个干馒头来果腹。否则,明天早晨饿得头晕眼花,哪还有力气再挑着担子出城?
“这,这粮价不才涨了,涨了两倍多一点儿么?”本以为可以休完整个正月的地方官员们气急败坏,大骂治下的刁民无赖。除了去年之外,平素哪年春天粮价不翻倍?如果春天时粮价总是跟秋收时一样,那些粮铺东家赚谁的钱去?
“来人,给我下发告示。从即日起,各家粮铺的米面价格不准再往上涨。有顶风涨价,或者囤积居奇者,皆以通淮罪论处!”官老爷们儿发现自己的脑袋收到威胁的时候,做事的顾忌就立刻少了许多。第一记狠招,就用在了平素来往颇为hetushu•com频繁的豪商身上。
“粮价高起来不用慌,先把老婆孩子送乡下去。一则能躲躲兵灾,二来乡下吃食多,随便捋把榆树钱也能对付饱肚子!”
一番鸡飞狗跳的折腾,到了正月底,这股突如其来的“逃荒”潮,总算得到了遏制。但是粮价,却没如地方官员所愿,被牢牢地冻结在一个不至于饿死人的平衡点上。在开集后短短二十余日内,竟然每天都在冲击新的高度。转眼就从平素的两到三倍,跳到了十倍以上。并且还翻着筋斗,继续朝更高的云端攀升。
第二条,则有以往的事实为证。朱屠户的口碑虽然在读书人和士大夫嘴里不怎么样,可他当年义救扬州百万黎庶,又收留了睢徐近两百万灾民的壮举,天底下却有目共睹。蒙元官府和忠于大元的读书人们即便换着法子想掩盖,也掩盖不了。
“来人,明日起,各班衙役、差员带着门下弟子巡视地方,凡家里没人,而坊长里正不能替其担保者,宅院与家产一律查封。除非户主在十日内,自己主动上衙门来解释清楚。否则,最多半个月后,就抄没充公!”
可听之任之,继续任由治下百姓南逃,也肯定不是办法。那些靠近黄河的城市还好办,反正淮安军马上就要打过来的,地方官员们到时候将府库一封,捧着金印和户口册子投降便是。大都城的那个皇上,肯定也没精力追究他们最后一刻是否怠工。而陵州、南皮、沧和-图-书州、清州这些地方就不成了。这些地方距离大都城比距离黄河还近,朝廷的兵马到时候肯定要沿着运河往前顶。万一到了地头上,需要就地征集百姓服役,结果领兵的主帅一看城里的百姓已经逃散殆尽。挥出的第一刀,恐怕就砍在地方官员的脑袋上了。
“火生土,土生金,金光散尽火重来,寒意退去春始归!”
……
但官方归官方,民间却一直流传有,五德不但会相生,而且会相克的公论。朱屠户以杀戮为修行,杀了一万口猪,才重开了灵智。随后又更改火药配方,制造火炮火铳,因此,他江山必然为火德。按照五行相克的论断,金德的大元,注定要被火德的大吴所融炼。携北方寒气而来的蒙古骑兵,也注定要败在戴着南方春暖而归的淮安军之手。
能跟地方大员平辈论交的,不是一等一的大户,就是家里有人正在,或者曾经为官。这些人不好得罪得太狠了,所以,将他们请到衙门里头仔细沟通一下,是必须的过程。无论平抑粮价,还是将那些躲到乡下的胆小鬼逼回城,也都离不开他们的点头与支持。而淮安军万一兵临城下,地方上是守还是降,更需要跟他们提前打个商量。
与对待老百姓的抱怨不同,无论官员还是地方士绅,听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民谣后,都开始惶惶不可终日。
第二记狠招,则砍向了当地那些正在摇摆不定的普通人。你不是想跑路吗,没关www•hetushu•com系,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官府正愁没钱应付朝廷的大军呢,刚好卖了你的家产去顶账。你要是没穷到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就冷静下来自己思量思量,自己听了几句流言就把家产尽数丢光,到底值不值得!
尽管朱重九自己,对鬼神命理嗤之以鼻。尽管从刚刚建立那一刻开始,淮扬大总管府就公然否定了五德轮回之说。但黄河以北,却不归他的管辖。黄河以北的绝大多数读书人,却依旧对五德之说深信不疑。
这东西太邪门儿了。从商周交替,一直到隋唐易鼎,周宋相继,华夏历史上,几乎每一次朝代更迭,都有相应的民谣抢先给出暗示。昔日一句“桃李子,皇后下扬州……”,导致隋炀帝杨广用疯狂的手段诛杀一切可疑的李姓将军。最终,却仍然免不了杨家江山被太原李氏所取代。如今,民谣里头都指明的朱屠户这个火德,要取代金德的大元了。作为凡夫俗子,还敢逆天而行么?
“打开大门迎吴王,吴王来了就放粮!”
然而常识是这个常识,当官的却没法解释给治下百姓听。在那些“刁顽之徒”眼睛里头,大元朝的官府信誉是反的。官府不解释,他们乱上一阵子也许还会自己恢复安定。官府一出面解释,往往就是越描越黑,原本没有打算逃难的百姓,都会立刻卷铺盖走人了!
第一条,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常识。只要不是天灾,开春后乡野间找一口吃食肯定比城里头容易。和-图-书篓蒿,芦芽,荠菜,竹笋都是不错的时鲜,能顶一半儿饭吃。而着急的时候,榆钱、树皮、松针、柳叶,都可以用来果腹。反正只要熬到地里的夏粮成熟就能有喘息之机,不至于活活饿死!
按照王莽篡汉后的官方修订的说法,五德相生。是以虞为土德,生金德夏。金德夏,又生水德商。以此类推,火德宋之后,自然该是土德金,然后便轮到了金德的大元。
“实在没办法了,就赶紧往南跑。朱佛子是菩萨心肠,当年救过扬州百姓,后来又救了睢阳和徐州的灾民,只要大伙到了淮安军的地头上,他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大伙饿死!”
那些地方上的豪商和士绅们当面答应的都不错,过后,却非但没有拿出和官府一道对付老百姓的力气来对付粮价,反而想尽一切办法抢购或者惜售,人为地制造恐慌。哪怕有官员狠下心来,在自己治下抓了几个不开眼且根子不够硬的家伙砍脑袋。过后,粮价依旧是涨起来没商量。
当一座城市里大部分人都吃不饱饭时,整座城市就变成了一个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火山。无论当地驻扎着多少官兵,无论城墙上挂着多少颗血淋淋的脑袋。
如果说老百姓的抱怨,只是停留于发泄层面,对大元朝的地方官府构不成实际威胁。暗中传播的民谣,则径直开始对士大夫们诛心了。
“淮安军早点儿打过来就好了。只要淮安军一到,那些囤积粮食不让大伙吃饱饭的狗大户,谁都跑不了!”因为舍和-图-书不得家产,被官府硬生生绑在了城里的百姓,很快就找到了罪魁祸首。私底下,悄悄地抱怨。
能开得起粮铺的,肯定不是普通人。平素他们怎么大斗入,小斗出,怎么短斤少两,以次充好,只要没祸害到官老爷头上,地方官员们念着他们四季孝敬不断的情分,就会对他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要紧时刻,你还光顾着自己发财,却不管官老爷的死活,那就别怪官老爷们手段狠了。大不了,大伙互相拉着一起去死。谁也别指望自己站在别人尸体旁数金子!
“北风尽,南风归。看朱成碧非心乱,五德相生复相克!”
于是乎,黄河以北,临近运河的一些城市,开春后就出现了一股极其怪异的景象。大批大批的市井小民,带着老婆孩子,偷偷地沿着尚未解冻的河道向南移动。开始还是零星几波,手里好歹还拿着官方开具,或者自己伪造的路引,以应付沿途哨卡的检查。转眼间就彻底失了控,很多胆大包天的家伙,非但不肯拿出路引或者铜钱打点官差,稍有不如意,就暴起冲关,将试图在鹭鸶腿上劈精肉的差役和帮闲们打得头破血流。
“官老爷是存心想把大伙给饿死在城里。大伙偏不如他的愿。先挖野菜吃糠对付今天,等淮安军一到,大伙立刻想办法献城!”有一些胆子大的,则想出了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打仗时没饭吃,让仗早点儿结束便是。只要有一方能赢,不管是哪一方,大伙自然就得到了解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