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五十八章 奇谋(中)

姜,终究还是老的辣。韩林儿闻听此言,顿时心绪大定。抬起手,讪笑着搔自家头皮,“那是,那是,娘亲教训的是,今后孩儿肯定会对他们好一些。这延福宫里头什么都缺,就是不怎么缺钱!”
“不用找了,都被为娘打发掉了。他们这些人,没你想得那般难对付!”见到自家儿子这幅草木皆兵的模样,杨氏忍不住又低声叹气。“要么是活不下去才净身入宫的苦命男人,要么是无家可归的孤女,对谁都不可能太忠心。你平素多给他们一些赏赐,他们自然就会给你行个方便。而别人,怎么也不能天天都睁着眼睛盯着延福宫这边!”
“孩儿明白!”韩林儿非常认真地回应。刚才,他也想清楚了这一点。只要自己活着,凡是红巾出身的诸侯,就谁也不好意思率先称帝。刘福通就可以继续挟天子以令诸侯。而如果哪天自己死了,诸侯们就会纷纷面南背北,光凭着汴梁红军的实力,刘福通根本无法压制住任何人。
可惜杜遵道却功亏一篑。可恨和-图-书那刘福通老奸巨猾,居然假装被洪水挡住去路,将兵营扎在了百里之外,暗地里却偷偷率领大军杀回了汴梁!
“是他们不想做得太绝!毕竟,有你在,他们才好应付别人。”又轻轻叹了一口气,杨氏缓缓补充,“而万一咱们娘俩不在了,对他们来说未必是好事儿!”
“你这孩子,心眼子居然用到我身上了!”杨氏伸出一根手指,爱怜地点了一下韩林儿的额头。“不用担心为娘,当年躲在黄河边上的时候,冬天连件皮袍子都不敢穿,你娘我也没冻出病来。如今又是水炉子,又是锦衣貂裘,怎么可能就病了?”
“娘,您怎么来了?”对着自己的亲生母亲,韩林当然发作不得。咬了咬牙,带着几分嗔怪询问。“这天气忽冷忽热的,您看您,非要跑这么老远。万一被风吹到,让孩儿该如何才能心安!”
为了不激起兵变,韩林儿只好捏着鼻子承认了刘福通等人是奉旨锄奸,将杜遵道及其若干死党杀了个血流成河。从hetushu.com那之后,他发现自己这个宋王也成了延福宫中的囚徒,政令再也难出宫墙半步。除了吃穿用度比杀人重犯稍好一点之外,活动范围稍大一些之外,其他没什么两样!
“不,孤绝不让你们如意。你们让孤不开心,孤就让你们所有人都不开心!大不了,大伙一起完蛋!”想到刘福通那句“外边的事情你不要管,只管好好读书!”,韩林儿忍不住再度诅咒出声。
“孤一定会看到那一天。孤一定!”颤抖着身躯,脸孔对着巨大的舆图,韩林儿悄悄地握紧拳头,热泪盈眶。
带着几分羞怒回头,入眼的,却是自家娘亲杨氏那慈爱的笑脸。已经不再像几年前那样瘦削,眉梢鬓角间,也多了许多雍容华贵之气。只是那略显凌厉的眼神,却时刻提醒着别人,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女子。
当然,那杜遵道也未必是社么好鸟,当初打的也跟刘福通一样的主意,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杜遵道毕竟是个文官,想要让武夫们都听从命令,就和*图*书离不开自己这个宋主的支持。而只要双方能讨价还价,韩林儿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按照娘亲当初所教的,在朝堂上慢慢扶植起一批真正忠义之士,一步步将权柄收回自己手中。
龙有逆鳞,触之则流血千里。他自己如今的模样岂止是被揭了逆鳞,说是被剥皮抽筋都不为过!
“活该!”想到盛文郁那满头白发,韩林儿心中就涌起一股难以掩饰的快意。当年若不是此人与刘福通威逼利诱,勾结赵君用、罗文素等人害死了左相杜遵道。自己这个宋王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孤家寡人的地步。
“我儿又在跟谁生气呢?!”忽然,一声温柔的询问从背后传来,吓得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差点儿没当场晕倒。
汴梁红巾军中,几乎都是刘福通一手提拔起来的部将。皇宫内外,也到处都是刘某人的心腹和眼线。有时候韩林儿甚至绝望地发现,刘福通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毒死自己,恐怕就是因为顾忌到朱屠户的反应。否则,自己和娘亲恐怕早已化作了两hetushu.com堆黄土。
“所以,我儿要把握尺度,有些事情其实不是不能做,只是不要做在明处。”杨氏欣慰地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补充。“你别以为刘福通看不出来你恨他。那是明摆着的事情,他不用看也知道咱们娘俩早已恨之入骨。你表面上再示弱,再装不通事务,他也不会放弃对你的提防。而只要你不明着对付他,不让任何把柄落在他手里,无论你做错了什么,他也都不能对你太差。否则,等于授人以柄。我儿,这里边的道理和分寸,你可能弄得明白?”
“孩儿,孩儿这,这不是关心娘么?”韩林儿一边躲闪,一边用目光朝自家娘亲身后扫视。
全天下的凡是长者眼睛的人都知道,除了资历不如刘福通之外,朱屠户在其他各方面都比刘某人强出太多。眼下淮安军和汴梁军各自在战场上的建树,便是明证!双方如果真的兵戎相见,恐怕不出三个月,刘某人的脑袋就得挂在城门口儿。那将是何等令人快意的场景~不用亲眼去看,在心里想一想,都会令人兴奋和图书得浑身颤抖。
在杜遵道被诛杀的那几天,他听从娘亲韩氏的建议,趁着汴梁城内一片混乱的当口,果断派人去加封了朱屠户为吴王,并且逼着刘福通捏着鼻子将此事给认了下来。虽然有消息说,朱屠户根本就对吴王这个封号不感兴趣,三次全都将诏书封还。但有他在旁边虎视眈眈,刘福通就很难大逆不道地做出杀君之举。否则,那朱屠户打着给宋王报仇的旗号振臂一呼,刘某人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之地。
他的身体还没发育完全,因此花费了许多力气,才勉强令自己的目光不被母亲的肩膀挡死。透过碎花玻璃窗,他看见殿门口堵着一群粗手大脚的女人。而刘福通给自己四处搜罗来的太监和宫女,此刻却不知道跑去了何处,连一头小鱼小虾都看不见。
帝王是龙。把一条真龙囚禁在雕梁画栋构筑的牢狱里,还不如直接杀了他。至少,后者不会让他感到耻辱。为了洗刷这种耻辱,韩林儿几乎每天都在绞尽脑汁。但是,他却每每悲哀的发现,自己破笼而出的希望非常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