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六十五章 通淮(上)

第二个被影响的是白不信、李武、崔德三个。受赵君用的“战绩”鼓舞,原本被刘福通派去牵制北岸元军的三人,也忽然大发神威,相继攻破解县,闻喜,兵锋直指晋宁。把一直疑兵,硬生生给打成了主力,令伪太子爱猷识理达腊不得不从冀州调遣了大批兵马南下,才勉强顶住了汴梁红巾军的攻势,将战线稳固在了曲沃一线。
他懒得过去,伯颜忽都也倔强地不愿意摇尾乞怜。以至于几十年下来,他都忘记了伯颜忽都到底长什么模样,脑海里拼命回忆,也仅仅看到刚刚成亲那晚上,被自己亲手撕裂的吉服。
“皇后?”妥欢帖木儿愣了愣,眼睛里露出了几分茫然。他心中的皇后只有一位,就是已经弃他而去的二皇后奇氏。想当初被贬谪到高丽,被监视居住的时候,如果没有奇氏和朴不花两个人在旁边日夜陪伴,妥欢帖木儿也许早就死在了异国他乡。而如今,这两个幼年时的同伴和成年后的至亲,却同时背叛了他,将他彻底推进了万丈深渊。
不像以前贴身服侍妥欢帖木儿的朴不花和崔承绶,新任太监总管高文过年纪不大,政治嗅觉也明显不如前两者。听妥欢帖木儿说得凄凉,忍不住心生几分同情。想了想,又压低了声音提醒道:“那,那陛下可需要跟皇后商量?她,她最近多次派贴身宫女过来探听您的身体情况!”
越是挑不出骨头来,妥欢帖木儿越是憎恨对方,狠不得对方哪天喝水一口呛死。却万万没http://www•hetushu•com想到,当奇氏弃自己而去,文武大臣都将自己当傀儡傻子的时候。伯颜乎都的目光,却又悄悄地,落在了自己身上。
换句话说,他现在已经成了定柱、贺唯一、李思齐等人手里的皮偶,只能按照对方的意思而动。虽然太子和察罕贴木儿的奏折还能顺利送到他这个皇帝面前,可是如果他再敢流露出丝毫退位的心思,恐怕接下来要死的,就不是区区几个太监了。
这两份奏折星夜沿着年久失修的官道,星夜送进了皇宫。大元朝天子妥欢帖木儿重瞳亲阅过后,跌坐于龙椅内,久久不发一语。
也许,她从没将目光移开过。从新婚之夜,直到现在!只是,他从没在乎过而已!
聊城既破,蒙元新晋枢密院同知,东平路达鲁花赤合答后路告断。不得已,据荆门而守。荆门两侧皆临河,徐达以巨舟载火炮,自水中轰城一日夜。及天明,东西两侧城墙俱垮。合答知无力回天,向北三拜后,自刎于敌楼。麾下众将士救之不及,哭嚎而散。
“罢了,能送到朕手上。丞相和李枢密他们,恐怕早就看过了!”妥欢帖木儿很勉强地笑了笑,叹息着摇头。
济南知府黄德鑫,济南路知事刘焕吾、县丞张文正等大小官员二十一人,于府衙举火自焚。太不花救火不及,乃至火势蔓延。及天明,府衙两侧房屋馆舍二百余间,尽毁于烈焰之海。无辜受牵连而死者三千六百余众和_图_书
另外一本奏折,则据理力陈。直言大都路向南向东都是一马平川,没有五十万以上兵力,根本不可能挡得住淮安军的锋樱。而冀宁、大同、辽州等地,却夹在太行山与黄河之间,关河险固,沃野千里。昔日唐高祖就是凭借这片风水宝地,龙飞九霄。大元皇帝陛下如果实在没有把握战胜朱重九,不妨暂且前往冀宁避暑。父子两个合兵一处,凭借着冀宁、大同两路的险要地形,以及来自陕西、甘肃两大行省的支持,将朱屠户顶在太行山以东。留下足够的实力以图将来!
副万户刘蛤蝲不花、济南路达鲁花赤迷只儿骇、般阳路达鲁花赤耶律虎、益都路达鲁花赤宝童等武将四十余人,皆欣然从之。
他心里其实非常明白,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和察罕贴木儿的办法,是最为稳妥的选择。虽然去了冀宁之后,自己这个皇帝肯定立刻会被架空为太上皇,从此政令不能出宫墙半步。但是,至少大元朝一小半儿能战之兵可以不被白白浪费掉,凭借陕西、甘肃、岭北再加上小半个中书省,大元朝还有希望卷土重来。
第一皇后弘吉剌·伯颜忽都,是他的第二任正妻。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个皇后叫钦察答纳失里,也是个地道的蒙古美女。无论性子和容貌,都很和他的意。然而帝王家的夫妻之情,终究比不上社稷安危。所以在钦察答纳失里的哥哥唐其势造反失败后,妥欢帖木儿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大臣的建议,废掉了她的皇后之位,和*图*书并且赐给了她一杯毒酒。
随即他就想立奇氏为后,然而奇氏却是高丽人,血脉不够纯正。所以他才又为了江山社稷考虑,立了伯颜忽都。只是打成亲那天起,他就没怎么“临幸”过对方。而伯颜忽都为他生的儿子真金夭折后,夫妻两个的关系更是名存实亡。虽然同住在皇宫中,彼此之间距离也就是百十步的模样,却很少互相往来。
那件吉服下面没有胴体,只有浓墨重彩书写的两个大字,皇后。按照汉人的传统,只有第一皇后才是皇后,其他皇后只能算做妃子。妥欢帖木儿很不甘心,一直努力想寻找伯颜忽都的错失,好找借口将她也废掉,将奇氏升格扶正。然而,伯颜乎都在儿子亡故后,却连她自己的寝宫都很少出,他又怎么可能从鸡蛋里挑出足够的骨头来?!
这可是真正的忤逆犯上了,若是在一个月前,妥欢帖木儿即便不立刻叫怯薛进来,将此人拖出去活活打死。也会拂袖而起,将此人打入薪碳房去,一辈子再也不会启用。而如今,他听了对方的话语,却丝毫没有动怒。只是又缩卷在龙椅内默默地发了几分钟呆,而后长长地吐气,“呼——!你说得对,伯颜忽都才是朕的皇后,才是真正的蒙古人。而奇氏,他不过是一个下贱奴婢而已!”
淮安第六军团长史冯国用恐夜长梦多,一边分派人手安抚地方,一边指派雪雪出马,率领刚刚归降的三千蒙古轻骑直扑长清。长清地方兵马应变不及,被雪雪一鼓而克。http://m.hetushu.com旋即,雪雪为吴良谋带路,领淮安军第五军团攻聊城,拔之。
第一个被吓住的就是大**章赵君用,其借助韩林儿的暗中支持,力压盛文郁,于二月二十一日强行率部自浦口渡过黄河,直扑濮阳。沿途几乎未受丝毫拦阻,兵马才至东明,濮阳文武官员已尽逃散。然而,就在他与彭大二人兴高采烈地坐在濮阳城的知府衙门内,探讨是否继续北进,趁机拿下整个大名路的时候。却听到了东昌被徐达攻克,合答战死,以及大不花率众投降的捷报。
所有被从民间打着选妃为名征集来供他修炼演蝶儿秘法的宫女,都被李思齐带出了皇宫,分给了保义军的各级将领。所有喇嘛,都被贺唯一父子带领怯薛们抓走,悄悄处死焚化后,将骨灰洒进了城外的高粱河。连同宫里的一众太监们也没有能置身事外,凡是来自高句丽,或者具有大食血统者,全都被遣散回家。剩下的也根据年龄和体力淘汰掉了大半儿,只留下区区不到两百名出身可靠,年少力强者,负责伺候他和几个皇后、皇子们的日常起居。
二月二十二日,蒙元枢密院副知院,中书行省平章太不花,领禁军五万,地方兵马两万七千余众,放下武器,向兵力只有自己一半儿的淮安第六军团投降。
赵君用手中折扇坠落于地,半晌后,阴沉着脸收拾兵马,掉头向西南而去。三日后克滑州,又五日后克更靠西南的汲县,从此再未向北移动半步。
“是,是第一皇后!她,她其实心里边http://m.hetushu.com一直关心着皇上您。请恕奴婢多嘴,在奴婢心中,她才是真正的皇后!”太监高文过猜到妥欢帖木儿为何而失神,带着几分义愤追加了一句!
第三个被影响的,当然就是爱猷识理达腊。既然有一支红巾军已经打到了家门口处,爱猷识理达腊和察罕铁木儿两人,更有足够的理由不去救援大都了。但是二人倒也没有完全忘记了儿子和臣子之义,商量过后,分头给妥欢帖木儿上了两份奏折。一本字字血泪,表示愿意接受父皇的委托,以太子身份重新监国。仿效大唐天宝年间旧例,于冀宁整军备战,以图日后光复大元河山。
已经杀红了眼的李思齐,根本不在乎通过让皇子相继夭折的办法,逼他“痛改前非”。而定柱和贺唯一为了不被太子即位后满门钞斩,也只能继续与李思齐沉瀣一气。
“皇上,要不要召见丞相和文武重臣入宫议事?”新提拔起来没几天的太监总管高文过心肠软,怕妥欢帖木儿一直闷下去闷坏了身体。凑上前,小心翼翼地试探。
至此,聊城以南,冠州往东,再无寸土归蒙元所有。消息传开,天下震动。
然而,他却无法答应太子和察罕帖木儿两个的要求。哪怕是表面上虚与委蛇,都没有任何可能。自打那天太监总管崔承绶被李思齐在金銮殿上用活活打死之后,他这个皇帝,已经完全被朝臣们架空。非但对外做任何决策,都得通过定柱、贺唯一、汪家奴、月阔察儿和李思齐五个人的同意,即便在后宫之内,也无法自己完全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