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章

夏维叶的生日宴就安排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天府居,虽然是川菜馆,但里头格调挺好,算是整个高校区最好的一家餐馆子。沈熹和豆豆一块儿去的,到的时候人差不多到齐了。夏维叶弄了个一次性卷发,坐在陈寒的左边,她的右边是一位嬉皮笑脸的小白脸,小白脸右边就是何之洲了。
沈熹把护发素从下面递了进去,然后自己先回到了宿舍。天气有凉意,她换上一件嫩绿色的套头衫,下面是一条极简单的牛仔裤。回宿舍的路上,夏维叶正娉娉婷婷地从宿舍大门走出来。沈熹与她打了招呼,夏维叶扯了下嘴角与她擦肩而过。
初夏的午后打了一个闷雷,然后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沈熹从练舞房出来已经是一身汗了,练舞房没有沐浴室,她穿了一套简便的运动服就从楼梯走了下来。雨后的天空蓝得透亮,室外楼梯挨着一个小花园,里头的三色堇正开得小巧又清新,雨后的花瓣湿哒哒地挂着水珠儿,新抽出来的嫩芽仿佛一折就断,空气潮湿而鲜妍。
夏维叶生日?可她还没有收到夏维叶的邀请呢。沈熹靠在光洁的墙面上,嘴角弯了弯,就是不说话。
沈熹收拾了下东西,笑着回答:“还好。”
沈熹一个下午都在舞蹈训练,到晚上的确有点饿了,所以从头到尾她光顾着吃着,直到小白脸笑眯眯说了一句:“你们舞蹈系的女生不用注意体重么?胖了可不好跳舞啊……”
何之洲略勉强地点点头:“请问,有事?”
何之洲差点从车上摔下来,哪个女人把自己叫得那么亲切?他猛地抬起头,便看见今晚与自己一块吃饭的www.hetushu.com女生立在自己跟前。
豆豆又聊起了何之洲这个人,说的过程中发出一些细细碎碎的笑声,沈熹漫不经心地听着。另外等了半天,终于有了两个位。沈熹进去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出来,她洗好时豆豆还没有出来,一道声音从最左边的单间传来:“阿熹,你好了吧,把你的护发素借我用一下。”
沈熹是唱着生日歌来到宿舍外面的阳台,阳台直对着一个偌大的篮球场,上面只有三三两两的男生,这个阴盛阳衰的学院,男生不仅少,而且质量严重不合格,用豆豆的话来说,一群弱不禁风的白斩鸡在风中摇摇欲坠。不过这家名不经传的学院有个特别好,就是与鼎鼎有名的S大挨得特别近,俩大学正好阴阳互补。
扑哧一声,豆豆笑了,大大咧咧道:“对啊,我们家的阿熹真的吃不胖的,你们可能不知道她能吃掉整个全家桶呢。”
豆豆突然凑过头来:“夏维叶喜欢他很久了,这次貌似请了很久呢。”
夏维叶这人是有点傲。
沈熹提着茶走在何之洲后面,从S大的北校门进去到S大工程院男生宿舍区,大概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沈熹有点犯懒,看到何之洲从校门口的停车区推着一辆自行车过来,她迎着笑脸走过去:“嗨,……之洲……”沈熹有点忘记他的姓什么了。
豆豆靠着沈熹身边坐下来,然后直接大胆地看着何之洲,脸上的笑容有点灿烂过头,陈寒大约觉得豆豆丢人,受不了地将头撇过去。
沈熹回到宿舍,室友夏维叶正在一边哼歌一边化妆。沈熹的书桌在宿舍靠阳台的位置,m.hetushu.com另一边就是夏维叶的。她回到位子坐下时,夏维叶随意地开口:“今天在温老师那儿又遭了不少罪吧。”
不过貌似这话有点好笑。
沈熹转过头,正想答应下来,陈寒已经先说了:“如果忙就算了。”沈熹神色微愣,如果陈寒没有下一句话,她还真不想参加这个生日宴呢。她是没吃过生日蛋糕还是缺朋友啊,不过就冲着陈寒、夏维叶不欢迎她的劲儿,她也要去。沈熹神色恢复自然,披散着一头半干半湿的黑发走到陈寒床铺说:“晚上本来是有事的,不过维叶生日呢,那么重要的日子,我肯定要去啊。”
浴室里热气腾腾,师范学院男女生比例2比8,男女浴室,男生那边冷冷清清,女生这里却需要排队。沈熹正靠墙等位时,遇上了同宿舍的豆豆。豆豆拿着一个大水桶,一张圆脸满是笑脸,她拨开盘靓条顺的女生们朝她走过来:“阿熹,今天夏维叶生日,请大伙一块儿铺张浪费呢。”
沈熹和豆豆坐下来,夏维叶瞅了她一眼说:“阿熹,我以为你不来呢。”
沈熹一下低了两个分贝的声音让陈寒有点惊讶,也难怪,沈熹一直都是有点小嚣张的。陈寒倒是有点不自然起来,语气有点尴尬:“去嘛,把你的林哥哥也叫上。”
宿舍里只有寝室长陈寒,正戴着耳塞躺在床上看视频,笑得合不拢嘴。沈熹拿出吹风机吹湿发,呼啦啦的热风钻进长发里,她对着镜子看里面的脸,蹙着鼻子看额头新长出来的痘痘,肯定是上次吃麻辣汤锅的结果。
陈寒突然扫了她一眼。沈熹手覆在额头上,将一头卷发往后撩了www•hetushu.com撩,露出了漂亮的美人尖,她扯出一个娇俏的笑容:“我最喜欢唱生日歌了。”说完,她转过身,已经背对着陈寒唱起了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豆豆笑容晏晏,又与沈熹说了不少话,她很兴奋,因为到时候S大的何之洲也会来参加夏维叶的生日会。
今晚,这还是沈熹听到何之洲说的第一句话。不过之前他貌似也开口了,她因为光顾着吃没仔细听来着。仔细一听,何之洲的声音一点也不逊色他的长相,低沉里透着一份如沐春风的清透。因为何之洲的声音,沈熹多看了眼他,男人眉眼出奇的清秀,眉形平而阔,秀而长,眼神澄清贵气,不过里头透着丝丝冷淡。
沈熹吹了一会风,然后给S大的林煜堂拨了一个电话,可惜没有人接听。
沈熹将手中的一杯青柠红茶递向何之洲。何之洲有点小头疼,从小到大就有不少女生给自己送吃的,他是缺吃的了还是看起来像一个吃货了?!何之洲深深地看了沈熹,希望用严肃冰冷的眼神让沈熹知难而退,同时他开口说:“对不起,我不渴。”
沈熹答应下来,然后直接离开了这一拨人,也不管他们到底要去那儿唱歌,而这里面,只有豆豆遗憾地拉了一下她的手。
人到齐了,大家就点菜吃饭了。
夏维叶是今晚的寿星,她有点商量地跟何之洲说:“何学长,一块去吧,时间还早呢。”
沈熹抬眸,心都有点凉下来:“我不去了……”
仿佛今晚一顿饭,已经花费了他所有的耐性。
最难消受美人恩,夏美人开口了,何之洲倒是不说hetushu•com话了。就在这时,陈寒来到沈熹跟前,问了一句:“沈熹,你一定去的吧?”
今天是夏维叶生日,这个饭局却是何之洲旁的小白脸安排的,他是夏维叶认来的哥哥,也是何之洲的朋友,这也是何之洲会出现夏维叶生日饭上的原因。
陈寒摘下耳塞,突然对沈熹说:“阿熹,今天维叶生日,她让我问下,你要过来吗?”
沈熹有时候硬气归硬气,但是也不想跟她们闹僵,她对夏维叶和陈寒说:“你们先去吧,我先回宿舍了。”
沈熹有时候有点后知后觉,好几个月后才知道新制度是冲着她立的。
沈熹心里有点挫败,她看手机,发现林煜堂真给她回了一个电话,她去S大找林煜堂之前,买了两杯青柠红茶。付了钱,她折回身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是何之洲。
她这是在自讨没趣么?沈熹重新拿起筷子夹起一小块过了油的红辣椒放进嘴里。她才不是在自讨没趣,她其实是想跟夏维叶她们好好做——室——友。
沈熹跑到了何之洲跟前,对他笑。
沈熹猛地抬起头,发现大家都看向她,才明白小白脸的话是针对她说的,有些人怎么那么烦!他们借以“好奇的”“善意的”口吻表达奚落的嘲讽,然后高贵大方地揭你的短、挖你的苦。沈熹视线直对着小白脸:“没关系,我吃不胖的。”
沈熹笑着说:“有吃的,我怎么会不来。”
晚饭结束,人来人往的学院路都是年轻的男女面孔,夏维叶要去唱歌。何之洲委婉地表示自己还有教授安排的课题没有完成,恐怕不能参加了。
夏维叶对沈熹说:“如果我们回来晚了,帮忙签到一下。”
http://m.hetushu.com沈熹有点惊讶,抬了下眉。
夏维叶面上的表情瞧着有点不相信,不过也没有继续问下去。沈熹把手机丢在书桌上,收拾了一下衣物,就奔向公共浴室。其实宿舍卫生间的淋浴是有热水的,上个学期学校刚统一装上。刚装上那阵子,大家都蛮开心的,结果用了几个月因为水费问题意见就出来了。最后寝室长陈寒开了一个小会,然后立了新制度:宿舍谁也不能使用热水洗澡,要洗热水澡,就要去学校的公共浴室。
何之洲突然朝她看过来,沈熹移开视线,不在意地看着另一边。
可惜沈美人脸上这个灿烂的笑容并没有感染某人,何之洲面无声色地打量着她手中提着的两杯果饮,心里头就跟明镜一样明白了:这个世界怎么了,怎么越漂亮的女生越大胆了?
何之洲?沈熹抬起眼睛,她是知道这个人的,不过具体没有接触过。林煜堂与他同宿舍,交换生刚回来,一枚名副其实的“三高”帅哥。
“嗨,你还记得我么,我晚上跟你一块吃过饭的。”沈熹见何之洲不说话,提醒了他一遍。
夏维叶和陈寒她们也笑了起来,沈熹吃得差不多了,无聊地将筷子放陶瓷的筷枕上。脑子里突然冒出林煜堂的一句话:“熹熹,有时候你没必要自讨没趣。”
二十刚出头的男人有一头墨黑的短发,帅得只瞥到一处后脑勺的风景,便知道是一个如何有分量的大帅哥。
“帮我带给林煜堂,麻烦了。”沈熹说。
沈熹下午原本没有课,不过临时又被温老师叫过去练舞,这次排舞的目的是迎接校庆晚会。校庆是大事,舞蹈系又是挑大梁的,所以整个院系提前三个月准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