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章

过了一会,又有两个人进来,站直对准,慢悠悠地解决之后,临走前也双双看了眼沈熹。沈熹压力越来越大了。
尼玛!沈熹看着自己空出来的手,又看看行李箱,她又拎错了行李箱。
过了一会,一条短信进来:“接电话!”
傍晚,沈熹拿着何之洲的饭卡跟猴子他们一块儿吃晚饭,结果刷卡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千多块钱,她在心里觉得何之洲真傻,怎么会傻到在饭卡里冲那么多钱。
沈熹这一路心情轻快,脚步走得非常轻巧,她常年学舞蹈,步速得当的,而且几乎能走在一条直线上,另外还略带点猫步范儿。
沈熹又把皮带扣了回去。
从青岛到机场,再回到学校门口。这一路,沈熹想了很多,有想好的,也有坏的,最后她尽量让自己少想坏处,多想想好处:比如她可以跟林煜堂一个宿舍啦;比如她可以用何之洲的身体胡吃海喝啦;比如她可以知道林煜堂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啦……
过了会,电话又响起来了,依旧是那个电话,沈熹觉得号码有点熟悉。不过还是非常有节操地没有接听。
何之洲:“……”
沈熹找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连忙站了起来:“我也去一趟卫生间。”
飞机上,沈熹跟猴子坐在一起,猴子在玩掌上游戏,沈熹无聊地凑过头看,看得格外投入。这款游戏是高难度的,她以前也玩过,因为第一关都过不了就放弃了。
两人双双离去,众人又是一番复杂情绪,他们看着面无表情的林煜堂,都不知道说和-图-书点什么安慰这个被抛下的男人了。
沈熹想了下:“我室友挺好相处的。”
林煜堂主动开口:“晚上一块儿吃饭吧。”
何之洲深吸一口气:“沈熹,这件事我也很想帮你,但我无能为力,男厕所在左边,你进去吧。”
何之洲站了起来:“我去一趟卫生间。”
沈熹心情复杂地走在了校园的槐树路,头顶有鸟儿扑翅的声音。她其实特别喜欢S大,高考的时候做梦也想考上S大,然后跟林煜堂双宿双飞。可惜未能如愿,最后她靠着艺考分进了跟S大隔壁的师范学院。
他的噩梦,正式开始了!
沈熹出来的时候见何之洲帅气地靠着外面的墙上,心里就知道他在等自己。她就像一个圆满完成任务的小孩,有点兴奋地对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何之洲暂时不想跟沈熹说话,连她的声音都不想听到。
沈熹不敢不进去,然后她将心比心地给何之洲想了下,她问他:“你呢?”
她手心冒汗,双腿抖索,她侧头看了看外面,趁着没有人赶紧解开皮带。结果皮带解开的时候,她又回过神来,她解啥子皮带呢,根本不需要啊。
傍晚,何之洲在师范学院食堂独自去吃饭,他随随便便点了几个菜,刷卡的时候发现饭卡里余额只剩下三毛钱……
沈熹又想起一件事:“还有……夏维叶喜欢你……”
她真是万万没想到,今天她居然如愿了,她真的要跟林煜堂在S大双宿双飞,而且还能亲密到同一个http://www•hetushu•com宿舍。
何之洲真的太过分了!哪有那么光明正大挖兄弟墙角呢,而且之前还各种表示看不上沈姑娘,结果人家要上厕所,就“屁颠屁颠”跟过去了……
林煜堂还淡漠地对她说了一句:“多谢。”
突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拿出何之洲的手机看了看。在青岛,他和她就将手机换了过来。然后相互约定:不能乱接电话、不能乱打电话、不能乱看信息。
沈熹看着屏幕里的未知号码,没有接听。
沈熹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终于,坐在她身旁的猴子询问了一句:“老大,你怎么了?”
想到这,沈熹“满怀把握”地推开了单间的门……
沈熹认真听着,何之洲说完了,也问了句:“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林煜堂一颗心一点点沉了下去。他扯了下嘴,没说话。这一路他示软又讨好,结果一点效果也没有。除了挫败之外,他脾气也有点上来,最后说了一个“行”字,转身就潇洒离去了。
何之洲看了眼南门,又看了眼左边小一号的师范学院北门,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些,只是他看着校门口进进出出的女孩子,心情真没办法淡定。
这是沈熹人生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地参观男厕,跟女厕不一样的,里面还有一排小便池。沈熹挑了一个最顺眼的,深吸一口,走了上前。
什么嘛!沈熹摸了摸鼻子,背对着猴子闭眼假寐了。
过了一会,一位年轻男人过来,他干净利索地解决了。临走前看了还http://www.hetushu.com立着不动的沈熹,眼里有好奇。
何之洲冷笑:“随你,你憋得住就憋!”
被夸奖了的猴子没有高兴,反而没有了玩的兴趣了,麻痹!这款游戏他何之洲都玩通关了,结果他现在说他厉害,不是故意找存在感吗?
何之洲心里叹气,心里明白林煜堂的挫败感,不过他又不是真的沈熹,爱莫能助。他伸手拍了下林煜堂的肩膀:“不用了,等会我还有事,你也忙你的。另外我最近事挺多的,你不用来找我了,就这样吧,你回吧。”
另一边何之洲被林煜堂送回了宿舍楼下,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对比以前沈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林煜堂很不适应现在的“沈熹”。
人在着急时脑袋就特别不能转弯,沈熹立在小便池一番思考,为什么男人一定要站着撒尿呢?为什么没有人是坐着尿呢?肯定是因为没有人带头,而她可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啊。
何之洲看着林煜堂的背影,只有无奈。他低头看着脚下粉色行李箱,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住几号宿舍?
对比师范北门出入都是女孩子,沈熹跟着猴子回宿舍的一路上,看到的同学八成都是雄性的。何之洲的行李包有点重,沈熹瞅着壮汉人高马大的身材,对他笑了下:“嗨,周辰,帮个忙可以吗?”
沈熹参观起了林煜堂的宿舍,以前她每次跟林煜堂提出要参观他的宿舍,他总说是男人的地方,不让她上去,结果他肯定没有想到,她现在光明正大地在他宿舍里晃来晃去。
所以有时候http://www.hetushu•com说人生啊,真的很奇妙!
何之洲:“这点,你已经提醒我很多遍了。”
沈熹:“……”
沈熹瞅着猴子:她想尿尿啊!
沈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装作在打电话。
沈熹看到猴子在游戏里如此虎虎生威,由衷地赞叹了一句:“猴子,你好厉害!”
沈熹也不是作,她真的有心理障碍啊。她从小还算有点女流氓属性,但是她看到几位男士从男厕走出来,其中一位大叔走出来的时候还提了提裤子。总之画面太美,她不太敢看……
猴子和壮汉跟在沈熹后面,看着走在前面老大,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正疑惑不已的时候,沈熹回眸催促他们说:“你们快点!”
周辰默默地接过老大递过来的背包,嘴上没说什么,不过心里真觉得老大这一路有点过分了,这一路欺负了林煜堂,欺负了猴子,现在又来欺负他。
猴子和壮汉纷纷加快脚步,跟上老大的“曼妙”的脚步,心情都妖娆起来。
猴子虽然是中国好室友,也耍了下脾气,淡淡回击了一句:“哪有,没你厉害呢!”
哇!沈熹眨眨眼,这个号码不就是自己的么?反应过来后,她忙不迭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何之洲气急败坏的声音:“你的宿舍号是多少?”
何之洲见她顺利出来,也就放心了。但他心情糟糕,就没回应沈熹胜利的报喜,直接走在了她的前面。沈熹想到何之洲大概在别扭什么,她走在他身边,解释说:“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林煜堂对猴子他们说:“我送熹熹回宿舍,你们先进www.hetushu.com去吧。”说完,他走到了何之洲的身边。
一个多小时,终于从青岛回到了S市,然后一行人又从S市机场打车回到了S大的南门,也就是师范学院的北门。S大和沈熹读的师范学院就是两两相对,中间隔着一条商业街。
沈熹走到卫生间,连忙将宿舍具体几楼,多少号报给了何之洲。何之洲也没有立马挂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又跟她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比如室友们的一些习惯问题。
目前还好……沈熹都要哭了,最后咬咬牙,还是冲进了男厕所。
“马马虎虎啦。”沈熹已经能适应猴子壮汉叫她老大了,她愉悦地跳下车,跑到后备箱拿行李。当她从后备箱把自己行李箱拎出来时,一双修长的手把她手中粉色行李箱拎了过去。手的主人是林煜堂。
他不想管她,但是……如果她不小心尿在裤子里……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猴子不知所以,不远处的何之洲也抬头看向正在憋尿的沈熹,他觉得自己前半辈子的好脾气都在这24小时消失殆尽了。
沈熹嘟着嘴,犯倔了:“不去!”
虚伪!无良!
沈熹真的憋得不行,来到公共卫生间门口就弯下了腰,她求救地看着何之洲,狭长的眸光格外水漉漉,说:“呜呜……要尿出来了……怎么办?”
何之洲:“……”
何之洲知道沈熹问自己什么,虽然有些事他早已经想到,但脸还是微微泛红了,他将脸撇到另一边,静如止水地说:“我目前还好。”
沈熹想了很多,结果想到好处有太多,嘴角上翘了。壮汉瞧见了,“老大心情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