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章

林煜堂受不了,他起来到卫生间洗澡了。
何之洲转过头,只见一个清秀女孩立在自己跟前。何之洲说了一句多谢,端着餐盘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来。
陈寒也在何之洲面前坐下来,随意问了一句:“阿熹,你在青岛玩得如何?”
林煜堂的书桌上也养着一条鱼。所以毫无疑问。4号是沈熹的。何之洲走向4号书桌,坐下。她们毫不在意,看起来是选择对了。
何之洲一阵麻。正要回去,压腿的夏维叶插进话来,用嫌弃地口吻对豆豆说:“窦一,你有点脸还么,那都是人家不要的还捡过来吃,你妈妈从小没有教你么?”
沈熹摘下耳塞,关掉了偶像剧的视频,貌似很十万火急啊,但她能救个屁的场啊。她站起来对猴子和壮汉说:“我去买两杯冰饮,给你们提提神,你们加油哦!”沈熹说完,拿着饭卡就溜出门了。
3号桌椅,干净整齐,但是东西多,各种化妆品罐子一排排整齐阵列着,而且牌子的logo全朝外面显摆着……这应该是夏维叶的。
猴子夜间起床上了一次厕所,中国好室友的他,好心地给老大把踢掉的被子盖了回去——热死他!
何之洲抬了下眸,眼前女孩他是认识的,叫陈寒。在夏维叶的生日会上见过面,所以她也是沈熹的室友。当时他对那个生日会提不起劲儿,隐约也察觉到陈寒和夏维叶跟沈熹有点问题。
何之洲胃口不好,随便吃了点就从食堂出来了。他不想回所谓的女宿舍,他现在大脑烦乱地快要爆炸。他找了一间计算机房,心情糟糕到第一次想要报复社会。
深夜和*图*书,S大的男宿舍楼安静下来了,师范学院女生宿舍里基本都进入睡眠,而何之洲依旧双手抱着后脑闭不上眼睛。
沈熹泪眼朦胧地看了眼林煜堂,然后将被子一卷,背对着林煜堂安静了。
何之洲最后看向4号桌椅,真是够乱!不过虽然乱不至于脏,桌面东西乱七八糟地摆放成一堆,除此之外,最上面还养着一条鱼。
壮汉说:“老大,你忘了我们都是两点才睡的。”
哎,她的堂堂这是在耍脾气了吗?
何之洲无聊,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打开了沈熹的电脑,却发现她还有脑子设了个密码。他百无聊赖地破解了密码,然后他对着破解出来的密码一阵冷笑,密码是四个数字——1234。
沈熹睡得早,起得也早。现在新室友们还在睡觉,她已经无聊地躺在床上伸伸腿了,她正要做一个高难度的“空中劈叉”时,她猛地捂着嘴,天哪,她看到了什么——她的睡裤被高高撑了起来,撑出了一个“小帐篷”。
沈熹:“都10点你们还不睡吗?”
1号脏乱,椅子挂了一袋零食,桌面还有饼干末,他看向坐在床边吃苹果的女孩,豆豆。
豆豆咧嘴笑,心满意足:“谢谢阿熹。”
啧啧,原来何之洲身材那么有料!沈熹压抑着快要跳出来的心脏,看着镜子里的上半身,视线从肩膀到腰线最后来到小胯骨……
沈熹回到宿舍,像分糖果一样把冰饮分到每一位男室友手中,猴子和壮汉跟她道谢,然后捧场地喝了起来。只有林煜堂,虽然跟她说了谢谢,却不领情地将饮料放和*图*书在一边。
林煜堂就睡在下铺,上铺不停地踢着床,终于让他沉着脸起床了。他站起来敲了敲上铺的床沿,克制着脾气提醒道:“何之洲,我还在睡。”
林煜堂不知道去了哪儿,晚上9点多还没有回来。沈熹呆在宿舍也有点无聊了,而猴子和壮汉一直在玩游戏。
想了想,他还是给沈熹发了一条信息——“你那边怎么样?”
沈熹回答说:“既然擦了,就要让它们吸收进去,不然只停留在皮肤表面没效果,而且脸部多按摩,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还可以瘦脸。”
男生洗澡比女生就是快,沈熹靠在枕头上胡思乱想一番,林煜堂已经出来了。
何之洲说了一句不用了,转身要离开时,一只素净的手已经将一张饭卡递上:“刷我的吧。”
猴子和壮汉纷纷笑起来,都认为老大学沈美人说话。大概觉得“堂堂”这称呼太逗了。也开始叫林煜堂“堂堂”了。
女人,就是屁事也能作大!
沈熹打开电脑看流行的偶像剧,为了防止吵到猴子他们,还特意戴了耳塞。她看得正起劲的时候,猴子一边操作键盘,一边朝她喊道:“老大,你快进来救场啊,我跟壮汉都要死了!!快!!!”
何之洲缄默。
沈熹观望了一番林煜堂削瘦的后背,又爬下了床,来到上林煜堂的后面,笑眯眯地说:“老三,我给你捏捏后背吧。”
沈熹洗了澡出来,遗憾地在何之洲桌上找不到一瓶护肤品,连个爽肤水都没有。凑巧壮汉在涂抹自己的脸。沈熹对壮汉说:“来,给我也来点。”
沈熹坐在床上笑得欢乐。
因为和图书饭卡上只有三毛钱,何之洲肝火一下子就冒上来,一动不动地立在打菜的窗口,食堂阿姨瞧着姑娘长得好,好心建议说:“要不让同学给你刷下?”
林煜堂正对着电脑打字,听到“堂堂”两个字,一口血快吐到了键盘上。他说:“我还要等会。”
林煜堂是从图书馆回来的,他心情不好,泡了一个晚上的图书馆,回来又开始上网找起了资料。
沈熹被迫地走进了卫生间,关掉门,深呼吸,整个人比做贼还心虚。
猴子回她:“不会吧,老大,现在才10点呢。”
沈熹趴在床上瞅着林煜堂,干净清俊的男人下身是一条花短裤,上身白色背心。她看着亲切,因为这条花短裤是她买给林煜堂的。
这是他破解密码最没有成就感的一次。
怎么会这样子?
他座位哪儿?何之洲扫了眼四副桌椅。
壮汉呆愣了一会,然后也开始拍了起来……
床头放着一本书,全英文版本的。她将它丢到了一边。
沈熹又对林煜堂说:“堂堂,你呢?”
她也不想以这样子面对堂堂……
何之洲昨晚一宿未眠,早上就面无表情地靠着米色蕾丝枕头,神色格外淡漠。七点一刻,他收到一条信息。
是沈熹给他发来了一张照片,角度看着是躺着拍的,她拍了一张每天早上会出现的“小帐篷”照片发给他,照片下面一行明显体现着崩溃情绪的字:“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按不下去……”
第二天,沈熹本能地要早起练功,睁开眼思考了一番,又放心地睡了一会。再次醒来,她往下看看睡在下铺的林煜堂,堂堂还睡着呢。hetushu.com
猴子和壮汉对视一眼,双双愤怒地骂了一句“卧槽”,何之洲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混蛋!不仁不义!!!!
压力好大,要不要穿着衣服冲一冲凉就算了?沈熹还是没节操地脱掉了上衣。
信息没有回应,因为沈熹早抱着被子睡着了,中间还踢了两次被子。
何之洲受不了,把牛肉干塞到了豆豆手里。
沈熹到男宿舍楼下面的小卖铺买来了四杯冰饮,她提上楼时正巧遇上了回来了的林煜堂,她兴奋地跟他打招呼,而林煜堂只是不咸不淡地回应了她一声,然后自顾走在前面。
真是……太让人喷血了!沈熹捂上了眼睛,最后狠狠心关了上了卫生间的灯,只是那微耸的锁骨、细而有力的腰、线条分明的腹肌……全部落进了她眼睛里、大脑里。沈熹想:她一定不能让林煜堂知道的事,她看了别人男人的身体,而且不止看了,还摸了,揉了,捏了……
壮汉:“……”
何之洲,疯了!
他打开计算机房的一台电脑,十分钟之后,他走了出来。
呜呜……好不堪的自己!沈熹受不了,双脚胡乱踢着床,释放着内心复杂的情绪……
沈熹伸过手,指了指壮汉颊骨下方:“这里有淋巴,你记得多按摩这里。”
男生宿舍盥洗台跟浴室连在一起,盥洗台有一大面镜子。沈熹脱掉上衣的某刻,心跳都漏了两拍,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哇哦——”
豆豆被夏维叶说得脸一阵红:“又没事,我跟阿熹关系好。”
2号桌椅,干净整洁,上面东西少,不过书架上贴着好几张便利贴。这应该是正在洗衣服的陈寒座位。
将床铺www•hetushu•com检查完毕,沈熹坐在床边,晃荡着一双长腿对还在下面的室友们说:“你们要睡了吗?”
何之洲开始整理东西,然后整理出一包没有吃完的牛肉干,他拿着去丢掉,刚要丢,一双手阻止了他:“阿熹你不吃了么?给我吧……”
林煜堂连忙套了一件衬衫:“不……不用了。”
壮汉看得那个目瞪口呆:“老大,看不出你挺讲究啊。”
五分钟之后,师范学院计算机电脑全部瘫痪了。
猴子没脸没皮插—进话来:“老大,你给我揉揉。”沈熹不理会猴子,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认真地想一个大问题——她要不要洗澡呢。
她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感觉是不用洗。结果猴子倒是催她了:“老大,你先洗吧,洗好了我跟壮汉再洗。”
壮汉在沈熹手里挤了些百雀羚甘油,沈熹虽然嫌弃,也在脸上抹了起来。对着镜子先抹匀,然后拍了拍使吸收,最后习惯性按摩起来。
沈熹开始打量起床铺,何之洲告诉她,他睡在林煜堂的上铺。沈熹咕噜咕噜地爬了上去。很好,床铺整齐又干净。她又凑上去嗅了嗅,被子味道清爽,凑合着能睡。
沈熹不开心地跟在林煜堂后面走着。
陈寒扯了两下嘴巴,然后又说起了夏维叶,何之洲听了几句,觉得耳边聒噪。不过这陈寒说话挺有水平,每句话都能说得富有含义、煽风点火。
何之洲是踩着点回到636宿舍,他在门外矜贵地敲了两下门,敲完之后又骂自己简直有病。他直接推门进去,里面三人都到齐了,不过都不在座位上,洗衣服的洗衣服,劈叉的劈叉,还有一个坐在床上啃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