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轮到他了!不少人转过头看他。
沈熹连忙蹲下,将卷着的裤脚放下来。
“还行吧。”沈熹对着镜子照了照,仔细研究了一番:同样的长相啊,她之前看何之洲只有一般水平的帅,怎么到她这里,就变成了高水准的帅呢。
时间一下子跳到了十点多,何之洲把沈熹送到S大上第三节课——《半导体物理》,沈熹看着何之洲,好心建议说:“你真不进去上么?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啊,你可以坐我身边啊。”
来到舞蹈房,何之洲就被四周都是玻璃的练舞室晃得头晕,里面的女生下腰的下腰,劈叉的劈叉,拉腿的拉腿。
夏维叶抿唇笑了下,然后冲陈寒扬了扬手中的手机,甜蜜地说:“我跟你们说,昨晚何之洲给我回复短信了!”
沈熹找到教室,她在外面探头探脑,看到林煜堂之后,立马幸福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她跟林煜堂打招呼,然后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橘子递给他:“要吃么?”
何之洲不想在女生宿舍多做停留,他往口袋里放了手机和钱就要出门,走到门口,豆豆朝他喊道:“阿熹,你忘记带包了!”
“之洲啊,你把这道题说一说吧。”
何之洲心中如同万马奔腾,呼啸着践踏而过,但他面上依旧沉着而平静,只是长睫毛下方的一双眼眸早积满了郁色。
可是还是有点土。她弯腰将牛仔裤卷到脚踝,长裤立马变成了帅气逼人的九分裤。
何之洲换了舞蹈鞋走出练舞房,沈熹跟在后面,她心中有愧,一直在后面安抚。何之洲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两人从楼梯走下来,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能把裤子放下来么?”
“知道了。”
沈熹无聊地翻开书,书的第一页写着“何之洲”的大名,字迹瘦劲清峻,沈熹想到了一句话“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何之洲觉得自己跟沈熹换了身体,连运气都变差了。
和图书不下去就不要按啊!
不用管它……沈熹躺在床上,幽黑细致的眼睑轻轻眨了下,她输入:“不用管?那我怎么穿裤子?”
女宿舍里的陈寒、夏维叶和豆豆陆陆续续都起床了。
沈熹把头转向另一边:“我……只是觉得太无聊了。”
班里的同学见学霸“何之洲”开口了,立马拿出笔,打算听着他的思路做个笔记。
两人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这个时候大家基本上课,所以最安静的地方倒是学校的情人坡了。沈熹和何之洲在上面将一些事明确地进行商量和决策。
王教授:“好,林煜堂你来!”
沈熹张了张嘴。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堂堂认为我红杏出墙。”沈熹拿着专业书就奔向了教学楼。
另外他想:他要尽快弄一张病历单出来,如果沈熹的专业是理商类,他应付一下还没有问题。
沈熹穿戴完毕,立马成为了整个宿舍最亮眼的一道风景线。惹得几位男室友频频打量,壮汉忍不住惊叹说:“老大,你这是要逼死S大全体男性的节奏啊。”
昨天,沈熹抄猴子课程表被猴子瞧见了,猴子也纳闷了好久,老大抄自己挂科的课程表做什么……
何之洲忽然冷笑,扯了下嘴巴,开口道:“如果万不得已,我不想被人觉得我在挖室友墙角。”
何之洲没有说话,直接到卫生间洗漱。洗漱结束后是换衣,何之洲揉了揉太阳穴,倚靠墙面站了好一会,然后打开沈熹的衣柜,衣柜早挂上了夏装,里头有各种款式,各种质地,有蕾丝、雪纺、真丝、莫代尔……
何之洲按了按额头。他整理好自己的,又给沈熹整理了一份自己的行程表,包括一些注意事项,事无巨细。
但是她抄的是猴子的呀,为什么会错呢?
沈熹自报家门:“S大,何之洲。”
只是舞蹈……
陈寒怂恿夏维叶:“男生对女生说晚安,就是和图书变相的我爱你呢。”
很抱歉,他实在没办法把胸挺起来。
“得意什么啊?不就是有个男朋友么?”夏维叶在“沈熹”离去后,嘟着嘴抱怨说,“还不是整天追在林煜堂后面跑。”
怎么穿裤子?看着手机屏幕的问号,何之洲终于破功了,他手握拳头,用力捶了一下床板,然后掀开被子就起床了。
如此劲爆的消息,陈寒和豆豆都凑了过去,夏维叶把昨晚的短信特意保存了下,她找出来给陈寒看,手机里的确有一条何之洲号码发来的信息——“晚安。”
按你妹啊!
何之洲被点名了,沈熹站起来,原本昏昏欲睡的大脑立马清醒了。她看向PPT上的题目,她连个符号都看不懂。
他已经是二十出头的男人,女性的身体早已经在壮汉的硬盘里看过,除了燕肥环瘦之外,各种肤色都有,只是他没想到,他还会以这种方式看一个女人的身体,感受了这副身体的柔软和细腻。
S大921宿舍有两学霸,也有俩学渣。大清早猴子和壮汉双双去上课了,林煜堂也要出门,沈熹坐在床边喝着牛奶问他:“老三,你不是也没课么?”
林煜堂拒绝了。
然后她大致看了看,发现自己连专业课程名称都看不懂,只能放弃了。
温老师听过何之洲的大名,面上笑容很亲切:“何同学过来是因为?”
舞蹈室的女生不知觉心里荡漾了一下,尤其是夏维叶,已经走到了“何之洲”的身边,自来熟打起了招呼。
何之洲瞧了眼整个宿舍,对豆豆说:“今天我有事不能去上课,你帮我请假下。”
颜色大多是粉的、黄的、烟灰色的、嫩绿的……
真的沈熹来了。
何之洲下不了手,整个过程他的太阳穴一直“突突突”地往外跳着。衣柜最下方是一个独立的小盒子,他打开一开,修长的指尖微微轻颤,掌心燥热。
俊男美女,总是扎眼的,有m.hetushu.com人路过,总要回头瞧个不停。
他在换衣间换上舞蹈鞋走出去,外面的女孩已经站成了一排,每个都是抬头挺胸。他面无表情地走到最角落。
“不用了。”何之洲拒绝了。
何之洲!!!!!
按不下去……
第十五个顺利结束了。
然后是大腿踢,何之洲从小学习能力强,这个动作也马马虎虎应付过去了,不过被温老师点名批评了,说不用心,天知道他做这个动作已用尽了全部的尊严和骄傲。
翻遍了整个衣柜,何之洲终于在里面找出一套运动服,然后他在卫生间呆了“半个多小时”,才顺利换好衣服。他走出来的时候,脸颊有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何之洲捶床板的动作依然有着男人的血气,导致声音偏重,一下子就吵醒了夏维叶,夏维叶用力地踢了下床,嘟囔了一句:“大早上还要不要睡了。”然后翻了个身。
夏维叶话音未落,何之洲一个眼神便扫了过去,夏维叶一时被这冷冽的神色吓住,没继续发作。
何之洲深吸一口,死猪不怕开水烫吧,他直接走人算了。就在他要迈步离开,舞蹈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一共十六个女生,何之洲最后一个,在温老师的号令下,依次做小腿踢。这个动作不难,他应付过去了。
大家为什么看“沈熹”呢,因为沈熹的空中转体360°是班里做得最好的,大家想学习她的动作要领。
林煜堂神色恹恹:“我去图书馆。”林煜堂心情不好是有理由的。早上起来,他给沈熹发了一个短信,可惜还没有得到回复,跟着手机屏幕一块儿暗下去的还有他的心情。
想必,应该是气质这东西导致的吧……
沈熹看着自己自制的九分裤,问:“不好吗?”
沈熹是气喘吁吁赶过来救场的,她瞧了眼里面熟悉的同学们,还有何之洲,咧着嘴就来到了温老师跟前:“温老师,你好你好…和_图_书…”
他手握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说:“你不用管它。”
昨晚沈熹是回复夏维叶短信了,她可不是故意回复的。从她拿到何之洲手机之后,她前前后后收到了十多条夏维叶发来的短信,直到要睡觉了还不得安宁,所以她给夏维叶回了一个晚安。
何之洲第一次感到了想“退缩”是一种什么感觉。他去卫生间,给沈熹拨了一个电话,刚结束电话,又被沈熹的同学叫回去了。
另外,早起的沈熹也翻起了何之洲的衣柜,可惜里面几乎只有黑白灰三个色,她嫌弃地从里面找出了一套稍微洋气点的POLO衫,配上了一条简单牛仔裤凑合着。
“哇,真的么,快点瞧瞧!”
林煜堂也走了,全宿舍就剩沈熹一个人了。她早上一两节没有课,只有第三节有课。她翻了翻何之洲专业课的书,打算恶补一下。
沈熹从卫生间出来,她收到了何之洲发来的短信,内容是提醒她今天要上的课程,写得清楚明白。沈熹对照着内容,发现自己昨天整理的课程表全弄错了。
沈熹把手指向何之洲:“那个……沈熹,你妈妈过来了……”
结果下一秒,不无聊的事情出现了。
作为男人,像他这样耍流氓耍得如此天经地义,大概也只有他了。何之洲深吸一口气,把心底的杂念收了起来。
夏维叶大早晨被吵醒,起床后一直摆着个脸。结果她看肇事者脸上一点歉意也没有,更是满肚子火:“沈熹,你起床的时候能不能顾忌点别人啊,你妈妈没有教你吗?”
“什么啊,怎么可能……”夏维叶假装不明白,心里却跟吃了蜜一样甜。
意思是洗洗睡吧。
“温老师让你过去,要统一训练了,快点啊。”
哼哼……
这两天,他彻底明白了一件事,一切只能靠自己。
温老师提醒道:“沈熹,开始了。”
温老师尴尬地伸出手:“同学你好,你是?”
m•hetushu•com煜堂耐着性子回答:“你真会开玩笑,难道你听不懂?”
沈熹转了转眼,都打算说自己不会,可是她看到王教授期待又慈祥的目光,竟然有点不忍心了。她清了清口气,对王教授说:“这道题我跟林煜堂讨论过了,我们想法达成了一致,刚刚林煜堂告诉我,他很想站起来回答,所以老师让林煜堂回答吧……”
之后是空中转体360°,何之洲真觉得自己必须要走了。他沉着脸看前面女生轮流做完了空中转体360°,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然后是第十五个了。
小盒子里头的东西颜色更齐全,红橙黄绿青蓝紫,这些都是沈熹最私密的东西……何之洲闭上眼睛,他肯定是上辈子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所以现在才会如此作孽。
何之洲换好衣服在书桌旁整理课程表,然后上网找沈熹各门课的任课老师资料,他要做一个详细的计划表。
何之洲蹙着眉头,就是立着不动。
台上的王教授出了一道难题,他连续抽了三位同学,没有一个人说对,失望的教授不想再尝试了,直接叫何之洲回答题目,也就是变相的公布出正确答案。
豆豆面有难色:“可是阿熹,温老师的课很难请呢,而且她又最喜欢你,上课肯定要找你啊。”
陈寒笑望着夏维叶:“所以你抓紧时间把何之洲追上啊,倒时候咱们宿舍可是把S大最好的两个工科男都拿下了。”
上课了,她趴在课桌上瞅着林煜堂,询问他:“煜堂,你都听得懂么?”
何之洲闭上眼睛,紧抿着双唇,绝望在心底逆流成河。
“很不好。”何之洲看向前方,连看一眼都难受。
哪有男人会把那什么的强制性按下去么?不,她不是男人……
舞蹈系早上都有基础功训练课,他原本要翘课的,结果倒霉得被温老师当场抓住,然后强制性被抓回了练舞房。
真是的。那么鼓,她怎么把裤子套进去?难道要把它掰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