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
林煜堂已经回来,正洗好澡走出来,双手拿着毛巾擦拭头发。沈熹心中有气,看准林煜堂的后背,一拳“如来神掌”就打了过去。林煜堂没有防备,整个人往前踉跄了好几步,然后愤怒地转过头:“何之洲,你有病啊!”
沈熹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心情有点回温了,捧着梨慢悠悠地回到了男宿舍。
猴子继续想着:“凌啥来着呢……”
他在规划一个有她的未来,她又怎会不欢喜。
沈熹重新坐在猴子面前,拿着水杯小口小口地喝着水,神情淡定得好像只是听一个八卦。
猴子:“……”
“那个女的到底叫什么名字呢?”壮汉有点不相信,“那么多钱,不会是给亲人什么的吧?”
沈熹交叠着长腿放在椅子上,回答猴子的疑问:“返璞归真,追求简单。”
她是知道林煜堂有从小存钱的习惯,零花钱、压岁钱和各类奖学金,大大小小加起来的数目是高于猴子刚刚比划的数额。有一次她和林煜堂给一位朋友庆生,当时聊到S市房价高,年轻人能否靠自己买婚房这个问题时,林煜堂的意见是:“婚房肯定自己奋斗出来意义更大。”
何之洲对着短信,唇角轻轻扯了下。
沈熹眼泪又下来了,破罐子破摔,打算哭个彻底。
两人隔着细微的电波,何之洲严肃低沉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来:“刚刚你爸爸打电话来,我挂断了,需要回个短信过去吗?”
“什么没什么啊?”壮汉不明白。
壮汉的东西特别大,沈熹花了功夫才搬回宿舍,因为手痒了一下,又把箱子也拆了……
壮汉疯了!和_图_书
“原来是误会啊。”猴子连忙拍拍林煜堂的肩膀,“天干易燥,我们吃西瓜啊,老大傍晚刚买回来的。”
何之洲接通电话不说话,过了很一会,才说:“是我……你例假来了。”
“不可能,老三哪来那么多钱。”壮汉不相信。
林煜堂洗衣服回来,猴子邀请林煜堂也一块儿来看,林煜堂礼貌性走过去看了几眼,然后折了回来。
猴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壮汉是抱着沈熹的腰,语重心长道:“老大,有话好好说啊,你有什么不痛快冲着我来!”
猴子手里转这笔,“啪嗒”一声,笔直接掉了下来,他惊讶到差点站起来:“对对,就是凌潮汐!但是老大,你怎么知道?”
沈熹把咬了几口的梨递给林煜堂,主动下台阶:“要吃梨吗?”
“玲玲?”壮汉胡乱猜到。
宿舍突如其来的战火,让正愉悦看片的壮汉和猴子里面飞奔过来了,一人拦住一个。猴子抱着林煜堂:“老三,动什么怒呢?”
快递是沈熹帮忙签收的,她在淘宝买来的男装到了,签收快递的时候看到有壮汉的东西,就帮忙一块儿拿过来了。
壮汉:“……”
从头到尾,沈熹都是低着头,沉默不语,唯有秀气的长睫毛轻轻颤动,遮掩住了泛红的眼眶。过了会,她将那个女孩名字念了出来:“凌潮汐,对吗?”
何之洲只能示软:“沈熹,我不是在骂你……”
沈熹蹲在地上看壮汉:“你为什么要退货啊,我买东西从来不退货的,除非店家给我寄一块砖头过来,人家做点生意多不容易呀。”
林煜堂hetushu.com转过头。
沈熹道歉:“对不起啊,我不常看,所以有点大惊小怪了……”
何之洲爆了一句粗口。
林煜堂没有吃西瓜,不过也不再说什么,甩开猴子的手,自己去洗衣房洗衣服了。
何之洲按照沈熹说的,给沈父回了一个“正在学习中”的短信。很快,沈父回复了短信:“熹熹加油!熹熹最棒!”
沈熹抬起头:“难道……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猴子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有这个数。”
猴子还没说出什么事,沈熹发现自己手心已经冒汗了,她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另一边猴子还有点顾忌,生怕“有人”听了立马会去挖墙脚。
那天的生日会,林煜堂喝了不少,回来的时候都有点醉了,他在静寂的公车终点告诉她:“熹熹,我现在就存好了买房的首付,毕业后签个好公司,还贷没问题。”
壮汉又疯了。
“就是没什么啊。”猴子又说了一遍,“老三就是这样回应我啊。”
沈熹斜着眼看林煜堂,咬了一口梨说:“对啊,狂犬病,你过来咬我啊!”
俩女孩兴奋地跑了。
沈熹还在倒抽冷气,她对何之洲说:“你直接跟他说,我正在学习……”
壮汉悲愤地娃娃塞回箱子里,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质量不好。”
对比林煜堂,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规划,所有的一切都是爸爸妈妈规划好;而她和林煜堂的家境也不用担心婚房这个问题,只是那天她听林煜堂说已经存好了首付的钱,整个人都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充实着。
沈熹在S大校园晃荡了一圈才回到921宿舍,www.hetushu•com她凭着“何之洲”的高人气,一路过去都有人与她打招呼。其中有俩女生提着水果与她路过,还停下来问她要不要吃一个。
沈熹撇了下嘴巴,相当无辜道:“我跟老三打招呼呢,不小心用力过猛,他以为我打他……”
猴子同意地点点头:“要不你先孤立?”
俩女孩似乎鼓足勇气才敢过来搭讪,沈熹不忍心拒绝了,伸手从水果袋里挑了一个最大的,然后“甜甜”地对她们说了一句:“谢谢。”
两人长吁短叹地往从食堂回宿舍,走到一半,壮汉想到今天快递到了,便要猴子陪他一块儿去。壮汉买的是一件“好东西”,他只偷偷告诉猴子。结果来到收发室,发现快递已经被人签收。
壮汉摇摇头:“我一介草民,哪敢啊!”
沈熹双手相握,她真是想不到林煜堂还藏着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但又怎么会没有呢,只是她一直不知道罢了。
画面太有刺激性,壮汉的心头血都差点吐出来,他吱吱咕咕开口:“这是谁的东西啊……”
沈熹通红着眼眶离开男宿舍,在宿舍的时候,她还有所顾忌,直至来到宿舍楼下的一个小树林,眼泪就噼里啪啦地掉个不停,她“呜呜”地哭了起来。
“从小到大存的吧。”沈熹平静地开口,回答壮汉的疑惑。
沈熹更不支持壮汉退货了:“你都没用过,怎么知道质量不好。”
只是现在……沈熹真的很想哭,即使林煜堂从来没说过要跟她结婚,但她就觉得林煜堂为了另一个女人用了她买婚房的钱。
第二天晚上,壮汉把沈熹好不容易吹好的娃娃给放气了,一边折和图书回去一边说:“其实我就是……买来看看,男人嘛,都有点好奇心。”
距离睡觉还有一段时间,沈熹拿着手机玩游戏,猴子奔着求教的心态看老大玩游戏,结果看到的是俄罗斯方块时,不由有点奇怪:“老大,你怎么玩这个啊?”
猴子吊足了胃口,按不住壮汉不停地催促,把他知道的“那件事”说了出来:那已经是好几个月的事情了。他跟林煜堂一块儿到银行办理业务,他看到林煜堂在转账,转账数额对一个大学生来说绝对是巨款,加上他不小心看见了汇款人名字,是一个特别女性的名字,便笑着林煜堂:“老三,你不会在外面养了一个吧?”
猴子叹叹气:“那我就敢啊,我家做生意的,做事都讲关系呢……”
何之洲来了?沈熹立马飞奔出宿舍楼,但是她左看右望找不到何之洲。她给何之洲打电话:“你来了,你到底在哪儿呢?”
猴子回忆了当时的场景,摊摊手说:“没什么。”
何之洲答应下来,然后就挂了电话。其实他本想问问沈熹因为什么而哭,不过稍微想想也能整理出个头绪,她会有什么烦恼,唯一的烦恼大概就是“堂堂爱不爱自己啊”“堂堂为什么不爱自己啊”……
“老三怎么说?”壮汉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下巴都要“咣当”一声砸到地上了。
她声音哽咽,一下子就让何之洲听出了问题。他紧张发问:“你在哪里哭?”
“多少钱啊”壮汉继续问,又把重点拨了过来。
一场寝室风波就这样平息了。猴子和壮汉继续兴致勃勃地观看“爱情动作片”,沈熹走过去瞅了几眼,然后再也没有离开,www.hetushu.com一边看一边还发出“哎呀”“哇塞”“我靠”等声音,严重影响了猴子和壮汉的观看质量。
小树林时不时有人走过,沈熹左顾右盼,见有人路过,立马有手捂着嘴停一会,等走了,又放开手继续哭,释放着糟糕情绪。
“都说了是朋友了。”猴子抓抓头,真有点记不得名字了,他又想了想,“我就记得是凌什么来着……”
直至她接到了何之洲的电话。
“小树林……呜呜……你放心……没有人看到的……”沈熹拿着手机对何之洲说,只是她刚说完,不远处就走过一对男女,声音大得传进了何之洲的耳里。
沈熹这才停下来,想到自己也蛮小心眼的,拿出纸巾擦了擦眼泪和鼻涕,断断续续地问何之洲:“你打电话来是……什么事啊?”
沈熹笑得合不拢嘴。突然,她收到何之洲发来的短信,只有一句话——“我来了。”
林煜堂:“……”有人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壮汉转过头:“老大,你是故意的吧?”
说起来她还不算是他正式承认的女朋友呢。
“因为……我在朋友网看到过她。”沈熹随便扯了一个理由,然后站起来走出了宿舍。
沈熹连忙忍住,倒抽了两口冷气。
这几天,921宿舍里的人对“何之洲”都有点意见了,第二天中午下课结束,壮汉就对猴子说:“我想孤立何老大,最近他太过分了!”
十几分钟之后,壮汉和猴子回来了,沈熹正坐在地上吹气,娃娃有点大,一张清俊的脸颊吹得红彤彤的。
壮汉理解性地点点头。的确,何老大不常看这些片子。
猴子想了想,最近老大整个人也有点返璞归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