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章

沈熹得寸进尺,突然从包里拿出一瓶万能美容液递给何之洲,讨好道:“何大哥……以后能不能擦点啊?你不知道,女孩子皮肤最重要了……”
沈熹拉过何之洲的手,让他摸自己的下巴:“你摸一摸。”
其实也不能说是约会。就是两人逛了两圈校园,然后在情人坡坐了一会,最后林煜堂还买了一个甜筒给他。
从女性的角度分析,张然那句“挺忙的”绝对是借口。沈熹又送了壮汉一剂同情的眼神,并对他说:“周辰,其实你长得特别有男人味,但是你吧,你穿衣风格有问题,不仅没把你的优点衬托出来,反而将缺点扩大了。”
“哎呀。”她试着询问何之洲,“你最近都没有护肤么?”
这一次,沈熹没有挂断他电话。
何之洲换了新衣服走出来,拉了拉自己的肩头,问沈熹:“这衣服是不是有问题?”
沈熹足足跑了两个小时,终于在操场跑完了一万米,最后累得由两位S大的女孩将她扶回了9号宿舍楼。
沈熹擦了擦眼睛,她发现自己手背已经全湿了,她哭了。
所以晚饭结束,沈熹做了一些消化运动后,就在S大的运动场跑起了步。晚上7点多,深蓝色的夜空挂上了半明半昧的星星,沈熹一口气跑了三圈,慢慢的,她身边多了几位陪跑的女孩儿。
从小到大,都是沈熹跟着他身后跑,两人在一起,永远也是沈熹话比较多。突然之间,角色全反了,他都不知道如何去处理他和沈熹的关系了。
林煜堂走了,何之洲赶紧把手中这个快化掉的甜筒扔进垃圾桶,然后才回女宿舍。夏天了,女生宿舍一点也不比男宿舍含蓄:小吊带、超短裤、以及用料极少的抹胸……何之洲在一路春色中,目不斜视地回到了636女生宿舍。
壮汉虽然人又高又壮,胆子却格外小,他一时以为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连忙咕噜咕噜地爬上了床,然后拍了拍狂跳不止的心脏http://m.hetushu.com,小声地问猴子:“猴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啊?”
何之洲又多煮了一杯。
猴子和壮汉很自然理解成老大累了,就安安静静地让老大先睡了。
何之洲瞧着沈熹,要抽回手。
何之洲嗤笑一声。
何之洲眨眼,难以置信。
还钢管,疯了吗?
她听到林煜堂愉快地答应了下来,听到他对凌潮汐笑得多好听,听到他们聊天的对话有多有趣……中间他们聊到了共同的高中同学,说说笑笑,直到壮汉熄灯了才停下来。
另一边,林煜堂憋了几天的脾气,还是去找沈熹了。结果沈熹的室友豆豆告诉他,沈熹去了图书馆。
猴子又问林煜堂:“老三,你呢,有没有听到?”
过了会,凌潮汐开始说正事了:什么这个周末她要来S大参加大学生辩论赛,她是学校队的三辩,所以这个周末要来S大……陈述完事情,她这样问林煜堂:“那个……你这个周末有时间吗?能过来看我比赛吗?”
林煜堂说:“……有时间。”
沈熹一直是守信用的人,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就像小时候她在大人面前说要嫁给堂堂,她就没怎么看其他男人了。
林煜堂和凌潮汐,他们是高中同学,两人同桌一年半时间,结对互助时,是林煜堂给凌潮汐补的物理……
沈熹:“晚安。”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他就当做积德行善。如果真的有神灵,那也显显灵吧,快点让他与沈熹早点各归各位。
沈熹十分委屈,然后气呼呼地出门了。再次回来,她手里已经多了一套女款运动服,为了报复何之洲,她故意选了一款露肩头的,性感又可爱。
“我们没事,挺好的。”林煜堂回答猴子。
沈熹把何之洲吃剩下的早饭全部解决,擦了擦嘴巴说:“没问题啊,我怎么说也算是学院一枝花,我的穿衣风格是全校女生竞相模仿的,所以就http://m.hetushu.com算穿运动服,也要有点个人风格对吧?”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米色的窗帘偷溜进室内,一点点爬上卧室中央的两张床。何之洲很早就醒来了,今天身体已经没有昨天那么不舒服了。他在卫生间洗漱好出来,沈熹还在抱着枕头和被子在熟睡,睡相惨不忍睹。
“何大哥……”沈熹叫何之洲。
壮汉崇拜了,沸腾了!过了会,沈熹的听众又多了猴子。
921熄灯了,却猛地响起了一阵阵哭声,还是男人压抑的哭声,无比突兀地传到了每位室友耳朵里。
呜呜呜,沈熹咬破了手背也没办法让自己停下来,眼泪不停泛滥,胸膛委屈地一抽一抽……
靠,还真的是老大?!!
“谢谢你们,你们真是人美心灵更美的好女孩。”沈熹有气无力地道谢。
沈熹趿拉着拖鞋,起来洗脸洗漱。她叫了客房服务,让她们送丰富的早餐上来。吃了早餐,何之洲打开电脑,继续在电脑模拟着青岛出事的整个过程。
何之洲整个人都僵住了,额头上的青筋都要跳了起来,他嘴唇紧抿,眼里满满都是阴翳,过了会,一字一句道:“窦一,你给我放开!”
十分之后,“沈熹”从图书馆出来了。
沈熹揉揉鼻子,叫了一声;“何之洲!”她还没发泄完愤怒的情绪,床的另一边就传来了何之洲严肃低沉的声线:“如果你真敢让林煜堂亲你,我宁愿壮士割腕,保全名声。”
“真的么?”壮汉问,他想到老大最近这一身优雅贵气的英伦风装扮,估计真有两把刷子……想到这,他一脸狗腿地开口说:“老大,求指导!”
只是他认识沈熹那么久,不会感觉不到她只是在应付他。
在他印象中,沈熹是万年不会踏进图书馆的人。林煜堂来到师范学院的图书馆,犹豫了一会,在大樟树下给沈熹拨了一个电话。
921男宿舍,即将走进男色时代。
沈熹心情复杂地盖着被子,http://m.hetushu•com然后又默默地转过身看林煜堂,看他洗了澡洗了衣服,看他对着电脑认真写作业……
壮士割腕,保全名声……好吧,就冲着他这股子节操,她沈熹也要保全“何之洲”的名节。沈熹转过脸瞅着平躺在床上的何之洲:好奇怪!她明明看着“自己”,心里却升起一股沉静的感觉。
尼玛,到底谁在哭啊!是鬼还是人?
何之洲从图书馆下来,就跟林煜堂约起了会。
沈熹讲得正起劲时,林煜堂回来了。沈熹对林煜堂有气,直接钻进被子里,她不想说话了。
“老三,你跟沈美人怎么了?”猴子上床之前,关心地问。
女孩红着脸说:“我们是雷锋嘛!”
沈熹是闻着姜茶的味道醒来的,她揉了揉眼睛,对何之洲说:“给我也来一杯吧。”
“好说好说。”沈熹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来,清清嗓子,有条有理地给壮汉指点起穿衣技巧,顺便讲了一些如何吸引女孩子注意的方法,简称《男大学生装逼守则》。
“啪”的一声,猴子从床上滚了下来,壮汉再次咕噜咕噜地爬下床,穿着裤衩跑过去打开了灯。
好一副“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模样……
沈熹攥着深蓝色的床单,只觉得有一团气在心口横冲直撞,嚣张得不得了。林煜堂就睡在她的下铺,整个宿舍又安静,睡在上铺的她就听到林煜堂和凌潮汐所有的对话。
猴子和壮汉默不作声,犹豫了很久,看向睡在林煜堂上铺的何老大。
一万米算短跑么?沈熹一下子退却了,过了好久,她问:“能不能把俯卧撑改成仰卧起坐?”
当然除了何之洲这个例外。
过了一会,猴子“勇敢”地发问:“老大,是你在哭吗?”
不到十秒,宿舍三人,一块儿立在了何之洲的床铺前。你看我我看你,你推我我推你,最后猴子颤抖着手掀开了被子,然后六只眼睛齐齐看向被窝里嚎啕大哭的男人。
其实她知道的,还远远不止那么hetushu.com一点……沈熹越想越难过,她就要哭出来了,最后咬着被子,轻柔地哽咽起来。
“每天一万米短跑,外加100个俯卧撑。”何之洲提出要求。
何之洲居然用卫生巾砸她!
何之洲转过头,只见豆豆一边喊着“好热好热”,一边将手伸进了上衣里。一瞥的功夫,她已经将胸衣从衣服里取出来了。
“没事不能给你打电话呀。”听筒里女孩子的声音,爽朗里透着一丝俏皮。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是林煜堂的电话。林煜堂躺到床上接通了电话:“有事么?潮汐……”
何之洲:“……”
沈熹抓着不放,虽然心中有气,语气还算循循善诱:“你以为我天生就会刮胡子么?万事不都是要学么?我都可以学会刮胡子,你往脸上拍点护肤水怎么了?”
林煜堂点点头,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然后转身离去。
林煜堂笑了两声。
护肤?她想的真美!何之洲想起女生宿舍里那些瓶瓶罐罐,漫不经心地回答:“不会用……”
“哇——”
沈熹同情地看了眼壮汉,然后问他:“周辰,你跟张然怎么样了?”
有模型有数据,看着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何之洲看了眼沈熹,烦躁地接过这瓶美容液。他打了个商量:“要我擦可以,不过呢,我以前每天都有运动,现在没运动就算了,你又吃的这么多,我也担心我的身材会走样……”
何之洲:“……晚安。”
林煜堂睁开眼望着上铺,他怎么没听到,他听得最清楚。
其实,林煜堂今天心情真不是一般糟糕,虽然今晚沈熹接了他电话,然后也陪着他到处走走,最后还一块儿吃了宵夜。
壮汉突然沉默了下来,过了会才说:“她要考六级了,挺忙的。”
果然,何之洲是臭美的!沈熹耸耸肩:“没问题啊,我本来也很喜欢运动,瑜伽啊、跳绳、钢管……你喜欢哪种?”
沈熹又想到了林煜堂,林煜堂也是一个典型话少的男人。如果说何之洲是沉静http://www•hetushu•com,林煜堂是安静了。沈熹在心里想一个问题,她觉得林煜堂肯定是喜欢自己的,这种喜欢比岁月还长,就是因为太长了,也被岁月扯淡了。两个人太熟悉了,所以才忘了心跳是什么感觉。
经历了昨天的事,何之洲算彻底明白一个道理,人的承受能力是一个无底洞,他在一次次突破底线的事情发生之后,现在居然还有心情给自己煮一杯姜茶——养养身子。
“行,我上楼了。”何之洲对林煜堂说。
沈熹真的累趴了,回到宿舍洗了个澡,就直接爬上床休息了。
有人心一抽,莫名得心疼了!
猴子也紧张起来:“听到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又是一阵哭声。
沈熹难堪地钻进被子里。
宿舍里,夏维叶穿着小吊带裙走来走去,何之洲已经能熟视无睹了,只不过刚要坐下来。豆豆就从门外闯了进来。
被窝里的沈熹再也忍不住了,猴子不问还好,他一句关心的问候,彻底让她放声大哭了。
这事沈熹帮不了什么忙,不过她可以去给何之洲买一套换洗的衣服以及一些生活用品。总之这个早晨,十分和谐,只是临走前,她在何之洲的脸上看到了两颗“痘痘”。
何之洲倒是笑了:“行。”
沈熹对她们送了俩秋波,女雷锋更娇羞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何之洲之所以会接听林煜堂电话,然后还走出图书馆——原因是他再冷处理林煜堂,林煜堂和沈熹这对八成要出问题了。他不是什么好人,只是想到沈熹身上那股喜欢一个人的劲儿,他有点不忍心。
宿舍里的壮汉还在纠结要不要退货,除了害羞之外,他发现他买回来的“林姐姐”有点漏气。
卧槽!这是什么事!
他都要给自己鼓掌了!
何之洲:“什么事?”
豆豆“解放”了之后,整个人也舒服了。她转了转眼睛,又搞了一个突然袭击。她快速将手伸到“沈熹”的胸前捏了捏,伴随着两道“嘿嘿”声:“阿熹,让窦大爷摸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