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章

壮汉突然凑过头说:“老大刚刚那招真是太绝了有木有,如果我是老三,也下不了手啊。”壮汉说完,学着京剧里武生的样子,在洗衣房中间走了一个圈子,还自带敲锣打鼓的背景音乐“咚咚锵咚咚锵”。
老大这是给沈美人出气么?!
凌潮汐脸一红:“何神,我只是开玩笑……”
何之洲喝了一口水,先给自己压压惊,然后他换了一只手撑脑袋,斜着眼看向沈熹方向。
猴子没搭理壮汉。
沈熹优雅抱胸,整个比赛只看凌潮汐。她身边坐着S大的一位英语老师,也是评委之一,她挤兑说:“何之洲,你对W科技队的三辩有意思?”
沈熹话音落下,猴子赶紧附和:“对啊,以和为贵啊!”
周六有什么事?沈熹想到了凌潮汐的辩论赛。
沈熹知道何之洲犹豫什么,她有点耍宝,也有点可爱地对何之洲说:“你希望我保持什么男友形象啊,是冷酷多才型男友,温柔多金男友,还是花心坏坏型呢?”
沈熹根本不听解释,拂袖而去。突然被坑了的凌潮汐只能跺脚了。
林煜堂、猴子和壮汉全部过来,自然在“沈美人”身边坐下来。以前沈美人都是跟林煜堂坐在一起。现在坐在中间、把两人隔开的猴子和壮汉,心情都有点微妙。
“好的好的。”沈熹应付着说,然后她手机响了,不,是何之洲的手机响了。她按了接听键,一道着急的声音便进来了:“何学长,辩论赛就要快开始了,你怎么还不来当评委啊!”
林煜堂已经不关心这事了,整个比赛他只是忍不住看了“沈熹”好几眼,虽然隔着两个座位。
沈熹冷眼看着凌潮汐脸上俏皮的笑容,呵呵,美人计对她没效果!沈熹将脸一摆,十分严厉地开口道:“凌潮汐,既然你认识林煜堂,他应该也告诉过你我的为人,我这人非常讨厌歪风邪气,比赛是各拼实力的事情m.hetushu•com,你怎么能抱着讨好评委的想法呢!”
最近到底怎么了?难道是他的精神出问题了?
凌潮汐又是正辩——男女之间存在真正的友谊。
W科技队VS国际外国语队,凌潮汐是W科技队的。沈熹在辩论单看了眼凌潮汐这组的辩论题目——《男女之间是否存在真正的友谊》,啧啧,这是什么缘分啊!
场下一片哗然,场下的何之洲按住头疼欲裂的额头。
“以后不要送了。”
凌潮汐:“……”
沈熹又看了一眼林煜堂,再看自己,确定林煜堂不会再打自己了,连忙站了起来,大方地摆摆手说:“本打算跟你切磋切磋的,既然你不打了,那就算了。”
猴子蹲在前面摄影,回头看到老大打的分数,靠了一声:“够狠!”
这个世界怎么了?
何之洲没别的想法,以上几种都太需要智商了。他把自己唯一的要求说出来:“别太傻就行了。”
林煜堂最后一口心血都要吐出来了。
636宿舍里的夏维叶也醒来了,她看“沈熹”走出去,本打算问她去哪儿,不过最近她有点忌惮她,忍忍就不问了。陈寒起床了,走到露台压压腿,结果她看到了什么?S大的何之洲给沈熹送早饭来了!
“总之,我认为纯洁之于男女,按照三辩的说法根本就是一种臆想。你所谓的纯洁友情,仅仅只是一个打死不说,一个装傻到底!”
所以她请林煜堂吃苹果了,还好心地把苹果皮一块儿削了。
有一位女评委提出意见了:“何评委为什么如此确定呢?”
全场鼓掌,经久不息。
现在作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已经不是血气,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幽默有木有,以及一颗以和为贵的心有木有!!!
沈熹停顿了几秒钟,犹如领导发言,过了会她才继续点评道:“而且三辩把男女生之所以没有纯洁友谊怪罪给情hetushu.com侣缺少安全感,我觉得安全感真是太委屈了。好比插足的小三,却把要原因怪在原配夫妻之间没有信任,这不是无稽之谈么?”
晚上入睡前,林煜堂躺在床上看沈熹的微博、朋友网和个人空间,上面全部她的分手宣言。底下一票人评论,内容都是差不多,祝福她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
场下连续有掌声。
过了会,林煜堂还是转过头看了眼递上来的这只苹果。他心里又想到了沈熹:这个世上能把大苹果削得那么小,也只有沈熹了……但事实是,这个苹果又是何之洲递给他的。
林煜堂看着不停出招的“何之洲”,已经从目瞪口呆的状态里回来了。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何之洲已经疯了,他不能跟着疯。
沈熹声音不轻不重,来自其他校区的辩手纷纷看向凌潮汐。
辩论结束,评委开始打分,沈熹毫不留情地打了一个最低分。
林煜堂抬起头,瞅了眼放在他眼前的苹果,这个苹果不能吃不能丢,心里更是烦躁。如果何之洲能跟他打一架就好了,偏偏还送他苹果。
何之洲被沈熹的“积极性”震慑得说不出话,但他又有点担心她会出岔子,还是站起来跟了过去。
沈熹凭着工作人给她的评委牌进场,她没有立马到评委席,而是精神气十足地走到辩手团那里,在里头转了几个圈子。
猴子看不惯壮汉每次都用洗脸盆洗内裤,不忍直视地转过头。
她还说他傻愣着……何之洲吸上一口清晨最新鲜的空气,平息情绪。
林煜堂巴不得,赶紧挥手让壮汉拿走。
终于轮到凌潮汐了。
猴子就像个小小通讯员,偷偷回到了原来的座位,对林煜堂说:“老三,老大给你的女同学打了最低分。”
现在,她又抢过了麦克风,又要借机报仇了么?
沈熹转过头回视女评委,说:“因为我就和-图-书是男人,我了解男人!”
壮汉连连点头:“是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是不是?”
凌潮汐继续笑,眉眼弯弯的:“等会就拜托何神照顾照顾啦。”
何之洲抚额,他都忘了这事了。
凌潮汐是正三辩,口才了得,而且每次开口之前都把反方捧一遍,然后再重重地反击,蔫坏蔫坏的。反方的二辩三辩都是两男生,看凌潮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故意的吧!
“什么……”
辩论开始了,大学生代表慷慨激昂。沈熹托着下巴津津有味,评分全靠感觉。另外评委除了打分还要当场评价。
陈寒是软着腿回到宿舍的,然后用十分不可思议的声音跟夏维叶说:“何之洲给沈熹送早饭,就在刚刚……”
沈熹摇摇头,叹气一声:“不,我觉得这三辩思想有问题。”然后她对英语老师说,“等会让我来评价她吧。”
顶着“沈熹”身份的何之洲左手撑着脑袋,看着十分慵懒,心里却十分烦躁:沈熹还能表现得更明显点么?还有她之前评价辩手的话,她每说一句,他太阳穴就跳一下。
636宿舍沸腾了。
最后这个爱心苹果,是被壮汉吃掉了。回来的壮汉看到林煜堂桌前有个削好却不吃的苹果,立马问林煜堂要了。
沈熹还在移动着脚步,顺便察言观色,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她太了解林煜堂了,他越是不出手,就越是耍花腔,好来一个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毫无疑问,凌潮汐看到她了,扬着好看的笑容走了过来:“嗨,何神,真想不到你是评委呢。”
沈熹清清嗓子,点评说:“我之所以会给那么低的分数呢,是因为无法苟同W科技队三辩的一句话,她说‘只要把握住尺度,就会有纯洁友谊’,我这里不明白尺度是什么概念?我问你,是不是只要不上床,就算是把握住尺度呢?”
第二天,沈熹早起跑完了五千米,www.hetushu•com就到食堂买了早餐,然后愉快地给何之洲送过去了。她疑惑这一路人怎么那么少,想到今天原来又周六了。
沈熹摆摆手:“算了,不用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沈熹保证道:“必须的!”
他真要疯掉了!
“什么!”
沈熹提醒何之洲:“不能浪费粮食哦。”
然后沈熹在下面回复说——“谢谢你的祝福,我很快就会有新恋情的。”
壮汉说错话了,林煜堂捶了下桌板,震得上面的笔记本电脑跳了一下,发出一声厚重的“啪”声。不过林煜堂也不再说什么,开机做自己的作业了。
何之洲没想到沈熹真送早饭过来,他本打算训斥她一顿,只是看她笑得那么开心,还是忍住了。
沈熹皱了皱鼻子,继续回到座位啃剩下的半个苹果,又化身小仓鼠了。
刚起床的何之洲冷眼看着楼下的沈熹的欢乐逗比样,没有起床气都要生出起床气了。过了一会,他握着的手机响了,是沈熹发来的“傻愣着干什么,快下来拿早餐啊。”
猴子和壮汉都感受不到么?!林煜堂痛苦地趴在了桌面上。
英语老师又岂会拒绝大帅哥学生的要求:“没问题。”
林煜堂不说话,其实他特别想问问何之洲:作为情敌,他还能不能有点节操了!
沈熹以为林煜堂不好意思,她就把苹果放在了他的书桌上,然后到露台把晒干的衣服收下来,洗澡睡觉了。
沈熹买了好多苹果,现在只有她和林煜堂两个人呆在宿舍里,她有点尴尬。她想,她虽然跟林煜堂分手了,但是宿舍关系可不弄僵了。
沈熹眼睛都亮了,评委?真的么?!如果她是评委的话,她就可以给凌潮汐打负分了……沈熹兴奋了,蹭蹭蹭地从石阶跳了下去,一边跑一边回头说:“你先吃早饭,我去当评委啦!”
猴子和壮汉来到洗衣房洗自己的四角内裤。壮汉从猴子那里拿洗衣粉用,不小心放和图书多了,脸盆里都是白色泡沫,怎么都冲不干净。
“咚咚锵咚咚锵……”猴子看了一会,心里只觉得老大化解危机能力太不错了。不然老三和老大真打架了,宿舍就永无宁日了。老大又不是真打不过老三,他可是学过跆拳道和剑术的。
何之洲冷不丁地提醒她说话语气:“请别‘哦’好吗?”
“请你吃苹果……”沈熹把削好苹果递给林煜堂,态度真诚。
沈熹看着何之洲。
凌潮汐:“……”
凌潮汐拿过话筒,正要解释。
凌潮汐居然还知道何之洲的名号……沈熹抬了抬下巴,十分有格调的样子。她视线无意瞥到了凌潮汐今天穿的鞋子,这双鞋子她之前在商场看到过,不打折两千多,林煜堂以前告诉她,凌潮汐家境不是很好,她还真一点也看不出呢。
壮汉又“喂”了猴子一声:“你说,我们这样走出来,老大和老三会不会打起来啊?”
沈熹不按常理评价,坐在最后一排的何之洲听得太阳穴突突突往外跳。
“不会吧,都和解了啊。”猴子说。
何之洲坐在篮球场的石阶上吃早饭,打开一看,全麦馒头、黑米粥、玉米棒……全部都是美容养颜和减肥瘦身的食物,他没有食欲地把食物盖了回去。
他以为这是斗鸡斗牛,还是打拳击啊!林煜堂转过身,在自己的位子坐了下来,彻底离开了战场。
全国大学生辩论赛在S大最大图书馆的六楼报告厅举行。
“我发现老大最近内裤都穿三角的啊,我还问他怎么不穿四角的,他居然说不习惯了,以前他可是都穿四角的。”壮汉对猴子说,他糙汉子外表一直有一颗观察细微的心。
沈熹在宿舍六号楼的篮球场给何之洲打电话,过了一会,何之洲走出了露台。沈熹扬了扬手中的早餐,示意他下来拿。
何之洲看着四周都在热烈鼓掌的同学,心里如同被万马践踏,他们都疯了吗!沈熹到底哪里说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