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章

这护短护的……
夏维叶站起来生气地踢掉了“沈熹”的椅子。陈寒试着开口说:“我觉得最近的沈熹太过分了,哪有她这样子的。”
最近陈寒心情其实不错,温老师昨天找她了,说要把属于沈熹校庆的节目安排给她。这是校庆最重要的节目,当时夏维叶就是因为这事跟沈熹关系不好了,沈熹还傻乎乎以为是热水问题。
“你妹妹才不达标呢!”猴子踢了下壮汉的床板,壮汉差点被震下来,但他还不忘犯贱,“我妹妹当然不达标了,她拿什么达标啊,对吧,老三?”
三个办法?一眨眼时间就有三个办法?何之洲有点不信,不过也愿意听听。他对沈熹说:“你说吧。”
猴子惭愧啊,干巴巴地解释起来:“我也这样问辅导员啊,但辅导员说了,前段时间已经有学校男生进行了这样子的抽查,结果是质量普遍不高啊!现在轮到我们学校了,院方直接择优选择抽查对象了。我们这40人被选中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实力的代表啊。另外院方希望我们这两天注意作息,争取个个都是优良水准,一方面可以给院里争争光,另一方面,可以给全国男大学生树立起标杆啊!”
晚上,四人陆续爬上床睡觉。猴子最后一个熄灯,灯关了,伸手看不见五指的男宿舍,卧谈会也就开始了。壮汉第一个发言,内容紧紧围绕今晚的大事。
壮汉翻了个身:“没关系啊,卖子求荣怎么了,反正我儿子多。”
夏维叶气呼呼,正要开口说话,又被何之洲抢先了,他看着她说:“我想何之洲除了只知道你名字以外,跟你是没任何关系的,他喜欢谁,跟你有直接关系么?”
何之洲听完,第一次有骂爹骂娘的冲动。
夏维叶还在发脾气,陈寒瞧了她一眼,心里也有点烦了,收拾一下自己跳舞了。
卖子求荣……随便……
“靠!”壮汉又不爽了,“凭什么我们被抽到啊!”
m•hetushu.com凭沈熹长得比你好……
国家级别的大事,她能有什么国家级别的大事?何之洲暂时当做没看到。
但是怎么练习呢?
猴子有点心虚:“就10个男宿舍,40号人,我们有幸被选中了……”
平躺在床上的沈熹也插话了:“我也不清楚呢,猴子你再说点,还有你们打算怎么办?都觉得很OK吗?”
何之洲面上还是比沈熹淡定很多,这时候了还不忘挖苦一句:“怎么,你已经试过了?”
沈熹越说越崩溃。
夏维叶更气恼了,又是一番连续的吼叫。
全宿舍慢慢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爆发出来一阵阵的笑声,连下铺的林煜堂也忍不住轻笑出声,然后坚决憋住。
何之洲并不想跟女人吵架,话题还是如此幼稚。但夏维叶前面那个“贱”字让他心情十分不畅快,他一步步走到夏维叶跟前,认真地看了她一眼:“不,他喜欢我。”
“办法二,我让猴子分点我。”
“啪!”夏维叶推倒了镜子,再次趴着桌上哭起来了。
夏维叶捂着脸,更加悲伤得不能自抑。
第二天清早,何之洲从卫生间洗漱出来。夏维叶已经起床了,正趴在书桌一抽一抽地哭着,她身边站着安慰她的陈寒。
“哇——”豆豆突然一道嗷嗷大叫,她从露台跑出来喊道,“阿熹,何之洲又过来给你送早饭啦!”
陈寒无视豆豆的反问。她心里想如果何之洲真来追自己,她也不会像沈熹这样有恃无恐,不然像何之洲那样的男人能喜欢自己多久?
“这是卖子求荣啊!”沈熹严肃道,她要阻止这群疯掉的人。
分点她?何之洲太阳穴一跳,等待办法二。
所以有些事不是最后公布出来,她陈寒是不会说出来的。
“其实吧……”壮汉倒有另一个担心,他直接说了出来:“就算其他学校男生检测结果不如意了点,院系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把我们推到风口浪http://m.hetushu.com尖去啊!虽说我们四个是优秀了那么一丁点,但怎么能让我们轻易地代表全国男人的水准呢,这根本就是弄虚作假啊!”
“滚犊子!”林煜堂骂了一句壮汉。
“无耻!”猴子骂他。
另一边夏维叶哭着哭着,突然抬起头吼道:“沈熹,你怎么那么贱啊,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何之洲,就故意去抢对不对啊!”
何之洲还没有下来的时候,她百感交集地坐在篮球场的石阶上,初晨的太阳还十分温和,她手脚同时出了汗,最后她痛苦地将头埋到掌心里。
林煜堂刚从露台走进来,壮汉又文艺兮兮地感慨了一番:“这个世间大概只有老大的洗脚水是香的吧。”
事情具体是这样的,健康抽查这个活动是S大附属医科大学组织起来的,但数据却要上交到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下面的科学技术研究所,质量标准直接参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
何之洲在沈熹身边坐下来,看她一张脸格外红,询问她:“到底怎么了?”
猴子几乎把辅导员说服他的话,一字不差地转达出来。
豆豆看不顺眼了,她也对夏维叶说:“又不是阿熹主动喜欢何之洲,何之洲自己要喜欢阿熹,我们阿熹有什么办法呀……”
“你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啊?”她把早餐递给何之洲。
何之洲冷着脸开口:“夏维叶,你发脾气之前先搞清楚对象,你现在站在什么立场生气,你跟何之洲有什么关系?”
猴子也觉得有点道理。
豆豆泡了一杯米糊吃,边吃边护短:“明明是何之洲缠着咱们阿熹嘛,这有什么不对呢,如果何之洲来追你,你还不答应嘛?”
沈熹一时站不住,整个人往前倾了倾。
“当然了,你们怎么能那么随便呢!”沈熹继续说,她声音铿锵有力,希望能带动整个宿舍反抗情绪,“对于这种没节操的事,我们要坚决抵抗呀,同志们!”
择优选m.hetushu.com择……树立起标杆……
对,沈熹买的是玫瑰精油,女老板看她长得帅,又送给她一包玫瑰干花瓣。
夏维叶吼完,又是一阵哭,陈寒又是一阵安慰。
除了最后手指不小心碰到嘴唇,柔软细腻的触感让他心头一动。
突如其来的小情况,让宿舍陷入了片刻的混乱中,随后在沈熹一道道“对不起”中,猴子主动去拿扫把和簸箕,壮汉也利索地拿起了拖把。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们特别喜欢帮老大做点小事,可能是可以收到老大感激又可爱的眼神吧,不知不觉,已经被驯服成了小绵羊。
何之洲微微弯下腰,夏维叶桌前的欧式大镜子里就多了两张女孩的脸。一张夏维叶的,一张“沈熹”的。何之洲眼里有藏着的戾色和脾气,跟他说话一样丝毫不留情:“凭什么?凭沈熹比你长得好。”
“当然啊,不然我能答应下来么?我保证书都签了,辅导员说这事代表咱们院方的最高荣誉啊,而且我跟你们说啊,廖辅导员会在院里给我们争取一些好处,给我们每人加素拓2分!”
壮汉又是一番深思熟虑,他“嘿嘿”笑了两声继续说:“而且我说如果——如果我们中间有人检测出来不达标了,咱们怎么办,比如猴子你不达标了,你会不会痛不欲生呢,从而影响了你做男人的骄傲呢?”
沈熹没有节操地想着,导致何之洲走到她跟前,她都看不到,抬起头时还被狠狠吓了一跳。
何之洲根本不搭理她,他坐下来在纸上写计划。
“去!我怎么可能啊!”沈熹连忙否认,“我的质量别说有多好了,每一只小蝌蚪都是活泼又聪明,调皮又灵敏……”她说完还不忘扯扯嘴,遮掩自己的内心的捉急和忐忑。
太丧心病狂了!谁会用这事加素拓分啊,还2分呢!沈熹听不下去了,她以前捐一次血才0.3分呢。
凭什么?
“暂时还OK的。”壮汉说,“就当身体检查嘛,http://m•hetushu.com还免费的。”
“那个健康检测到底闹哪样啊,猴子你再仔细说说,我还不是特别清楚。”
“有吗?”猴子弱弱问。
“不出来的……”
“事情是这样子的……”沈熹脸一红,然后开始说了,她基本是转述猴子的话,比如这事关系到什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啊,比如院方高度重视代表学校的荣誉啊,比如还可以加素质拓展分——2分哦。
呜呜……
“凭什么!”夏维叶站起来,气得要抓脸了。
豆豆朝他挤挤眼睛,用唇语告诉他,夏维叶哭的原因是有人抢了她的“何之洲”。
“怎么可能……”沈熹脸红了,然后双手托着下巴,像一朵小太阳花一样地转着脑袋。突然,她转过头,脸色兴奋地告诉何之洲,“我想到三个办法了,你要不要听?”
“啪啦”一声,有人洗脚盆打翻了,哗啦啦的洗脚水顷刻间从921宿舍的最左边流到了最右边。不知不觉,林煜堂、猴子和壮汉的脚下都多了一摊水,林煜堂的脚旁还有两片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
这事讨论到这里,大家虽然不满,但也不打算反抗了。过了一会,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来:“其实……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啊……”
何之洲转身下楼。
猴子清清口气,开始说了。沈熹赶紧竖起耳朵认真听,她要全部记下来,明天可以告诉何之洲。
夏维叶堵得说不出话来:“……你别以为他是真喜欢你!”
“对象呢?”林煜堂开口问了,“抽查对象是全校还是我们院系?”
明天的何之洲,他会懂吗?
林煜堂不小心被恶心得隔夜饭都要出来了。
沈熹真感到很抱歉,趿拉着拖鞋跟猴子和壮汉一块儿扫地、拖地。不到五分钟,地面变得光洁如镜,因为洗脚水里的那些玫瑰精油,现在整个地面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芬芳。
沈熹支持壮汉说:“对啊,我们坚决不能去。”
其实……她是不是可以先练m.hetushu.com习一下?
林煜堂看着如此积极的猴子和壮汉,他不好意思站着不做事,就走到了露台上。要他给“情敌”拖洗脚水,他做不到!
何之洲听不下去了,摆手让沈熹停下来,他已经知道方法三是什么了。沈熹还是弱弱地把办法三说出来了:“办法三,只能让……林煜堂分我点了……”
“没良心!”沈熹也骂道。
沈熹现在心里哪还有什么舞蹈什么重点节目,只剩下三个字——撸啊撸。
好吧,老大赢了。壮汉打算让贤了。
何之洲会允许她随便玩么……
沈熹:“……”
何之洲平静地回到自己座位,然后他每天“遵某人的医嘱”往脸上涂了点美容液,神色淡漠、动作生硬,就像在给机器擦防生锈的保护油一样。
何之洲昨晚基本一宿没睡,上半夜是夏维叶在打电话,下半夜是豆豆磨牙。直到熬到了凌晨四五点,打算合上眼休息一会,手机里就进来一条短信,是沈熹发来的,又是一条情绪崩溃了的短信——“呜呜呜呜呜呜呜……明天我有一件国家级别的大事告诉你,早上就来找你……”
三言两语,健康抽查这事立马就变得高大上,普通屌丝们连觊觎的机会都没有了。这顶高帽一戴,壮汉轻轻吐出一口气:“真是这样子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怎么办啊?”
怎么办呢?
卧谈会结束,沈熹把空调被一卷,将自己整个人包起来。呜呜,根本没有人懂得她的悲伤……
何之洲步风沉稳地走到露台,果然看到了立在操场上的沈熹,她手里还拿着酸奶和面包。但如果他没有看错,今天的沈熹有点不对劲。
宿舍三人纷纷望向扯后腿的老大,询问:“……老大,难道你会觉得自己不达标?”
沈熹停顿了一下,然后伸出三根修长的指头,开始说了:“办法一,检测的时候,我让壮汉分点给我。”
“真香呀!”壮汉深深吸了一口,握着拖把感慨出声。
“呜呜呜,我肯定出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