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章

“看得出来。”
她朝何之洲伸出手:“拉我。”
哈哈,谁叫他老来得女呢!沈熹捂着嘴巴笑啊笑,欢腾起来了。
越数越低落,她想何之洲可能不会来了。她要站起来打算自己走下去时,楼道的安全通道门被推开了,她仰头,就看到了何之洲——被盛装打扮的何之洲。
沈熹有点无奈;“我没卡上不来啊,二十八楼呢,爬个半死。”
沈熹看看自己的样子,觉得阿姨是误会了什么,她赶紧在楼梯上爬了几步:“阿姨,你听我解释……”
沈建国沉默了下来,几秒后开口:“……那的确是叫伯伯。”
“什么?”沈熹彻底愣住了,然后一屁股在阶梯上坐下来,长腿一蹬:“不——”
何之洲深吸一口气:“沈熹,你真够了!”
何之洲刮了她一眼,迈着腿下车,结果一不留神,被自己脚下的高跟鞋绊了一下。
沈熹郁闷了,继续数着数:“1,2,3,4,5,6……100。”她将1到100轮完了一遍,然后怕麻烦又从头开始数起:“1,2,3……”
何之洲面色沉静,轻“嗯”了一声。
“不要——”沈熹狼嚎了两声,赶紧交代说,“我就在二十八楼的楼梯间,我偷偷溜上来的,你现在从餐厅出来就能看到我了。”
沈熹知道何之洲一定是被迫穿上高跟鞋,她拉了下他的手:“对不起,您受委屈了。”
沈熹笑笑,她低下头,不小心就看了她和何之洲拉在一起的手,小心翼翼地抽开了手。
何之洲被震得身心都是煎熬,他对沈熹说:“你慢点!”
“你在哪?”何之洲把手机放在耳边,直接开门见山地问沈熹。
“怎么见?我在一楼大厅了。”何之洲淡淡道,“你——慢慢走下来吧。”
“其实我爸爸很容易相处的。”
沈熹听完舒服多了,电梯缓缓降落中,她又问了何之洲一些问题:比如她爸爸在哪里了。
沈熹欲哭无泪,幸好她反应能力还算快,立马改变了称呼:“沈爸爸……沈伯伯好。”
她推开卫生间的http://www.hetushu.com门,发现壮汉又不关门地在使用卫生间了。而且还背对着她蹲在里面,不知道在做什么事……
电梯到达酒店一楼了,沈熹跟着何之洲走出来,她远远就看到了父亲,心里有点惶惶然。她有点怕沈建国会打她。
一道清脆有力的“不”,用的是男人清冽的声线,却带着少女娇憨语气,何之洲听了耳朵直疼,但他脑里却浮现了一张红润白皙的脸蛋……他清清口气:“走下来比爬上去会省力。”
沈父摆了摆脸:“少溜须拍马,为什么跟踪我女儿?”
沈熹想不到何之洲如此残忍,但是按照他的尿性,如果真放她不管,他根本不会再跟她扯这些有的没的。沈熹开始示软了,差点要满地打滚:“何大哥,你就上来接我一下嘛,求求你了,我的腿已经快废掉了……它不只是我的腿,它也是你的腿啊,以后咱们换回来用,你落个残疾怎么办……”
何之洲真是又气又好笑,结果一不留神的功夫,沈熹已经强制性将他背了起来。他直接趴上了“自己”的后背。
出租车停在师范学院的西侧门,她兴奋跳下车,然后给何之洲打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何之洲:“……你爬上去的?”
沈熹突然哼起了小曲,曲调活泼轻快,十分可爱。何之洲认真听了一会,感觉不错,不过这调子怎么这么熟悉?突然,他太阳穴一跳——这不是西游记里猪八戒背媳妇的背景音乐么?
但西侧门距离女生宿舍近,沈熹才让司机开这条路。不过就算最近,也有五六分钟的路程。沈熹看着何之洲的脚,虽然他走得很稳,将高跟鞋走出了“男人的味道”,她还是看到红肿的脚背……
这是谁的声音?沈熹懵住了,过了会,她本能开口:“……爸。”
校园路,一路繁星相伴。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响,沈熹转回头:只见一位酒店保洁阿姨正瞪着眼睛看她,一脸仓惶,她的拖把不小心掉了下来,嘴巴“啊”了两声http://www.hetushu•com,就转身往回跑。
沈建国很犹豫,过了一会开口:“……风中的雄狮,你搜索风中的雄狮就行了。”
沈熹现在是男人身体,有着使不完的力气,她掂了掂后背上的“自己”,对何之洲说:“没想到我那么轻。”说完,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很轻,她疾走了好几步,那个健步如飞。
“伯伯……请问你父亲今年贵庚啊?”听筒里男人的声音不愉快了。
前头的司机蹙起了眉,摇摇头想:现在的女人一点也不温柔,还大学生呢。
沈熹今天心情真挺不错,不知道是夜色太美,星星又多又亮;还是她终于当了一回英雄。这段时间里,她跟何之洲一起走过来,她和他藏着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共同秘密,由陌生变熟悉,一起面对了一个个问题,仿佛一起走上了一条探险的道路,一块儿劈荆斩棘,解决困境。
“好嘞!”沈熹爽快地答应下来,她慢慢悠悠地停下来,然后走三步,往后退一步,走三步,再往后退一步……就像她小时候看奶奶走秧歌一样。
何之洲立马拉下了脸。
“操!”他骂人了。
沈熹弯了弯腰,她一定要背得何之洲舒舒服服的。
师范学院的西侧门是师范学院最冷清的一个门,外面的这条公路可以说是S市的城郊分界线,公路过去就是一大片果园,所以现在空气里才会有果香。
沈熹顺利带走了何之洲。她这辈子难得体验了一把英雄救美,虽然最后累成了狗熊,心里满满都是化不开的激动。
“你叫谁爸呢,你打我女儿电话做什么?!骚扰她吗?你是哪个年纪哪个班的……”
沈建国果然在意这个,她一定要编个小的……沈熹清清口气说:“我父亲今年四十出头。”
何之洲:“沈熹!”
何之洲一一回答她,还算有耐性。
沈建国被“臭小子”的解释噎住了。原来是自己的女儿无理取闹,但……
何之洲由沈熹背着,他的视野变得高了,就很容易看到一些不该看的画面。不由的,他心底和图书窜起一股燥热。此时此刻,他和沈熹又是如此紧密地贴在一起,沈熹每走一步,他就能感受到“胸前的柔软”往“自己”削瘦的后背贴一下。
沈熹哼着歌儿回到了921宿舍。她出了一身汗,打算先洗个凉水澡。现在当男人就是好呀,冲个凉水澡多舒服啊!
沈家人,都有强迫症么?!
沈熹笑嘻嘻:“谁让您长得年轻呢。”
沈熹想笑。何之洲一步步朝她走过来,高高在上地看着她:“起来。”
说起来,沈熹还是第一次背人,小时候她特别想要个妹妹,因为可以背着妹妹玩,后来沈建国给她弄了一条狗让她背着玩……
“……”何之洲突然有点不忍心了,不忍心告诉沈熹,他现在在一楼的休息厅了。
保洁阿姨被吓跑了,沈熹引以为戒。为了不吓着第二个人,她找了楼梯的最角落坐下来,安静地低着头,顺便心里数着数。不知道数到多少,何之洲就会上来。
何之洲缓了缓脸,当沈熹拉上他手时,他很自然地牵上了她,直接带着她来到了电梯间,由电梯里的侍者安排下楼。
同时逃到楼上的保洁阿姨要拿回落下的清洁工具,她小心翼翼走下来,发觉根本没有自己看到的“东西”,不由呼了一口气。她正打算弯腰捡起清洁工具时,一道声音在她后背响起:“阿姨,你是下来听我解释的么?”
沈熹见爸爸还不放过她,用最后一招了:“叔叔,我听沈熹说你有微博,在网上还挺红的,我可以跟你粉一个么?”
“好吧,停!”沈熹自己喊了一声,然后停了下来,恢复正常继续往前走。何之洲揉了揉额头,想发脾气又发不出,他真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还会让一个女人背着自己走路。
“老猪俺今天喜洋洋,背着俺的新媳妇,一边走一边唱,一呀一边唱……一路好风光呀……”
壮汉说,为了迎接明天最严峻的测验,他要先做好个人卫生工作!
沈熹转过头,挑着黑亮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何之洲:“就让我背你嘛,不然我会良心不安的。”和图书
“啪——”
“误会啊。”沈熹心里有点急,然后指向何之洲,“是您女儿让我过来的,当时我还在图书馆看书,她说如果我要追她,就从一楼爬上二十八楼……”
何之洲面无表情地拿过手机,走到远处接听了电话。
沈建国看着自己女儿和一位高高瘦瘦的男孩一块儿下来,真有冲动揍一顿后面的臭小子。结果他想不到这臭小子的嘴巴那么甜啊。
从师范学院的西北门到女生6号宿舍楼,需要绕过一个体育馆,沈熹走了林荫小路,两边灌木丛丛,有几对情侣躲在里面拥抱接吻。
何之洲走得笔挺又坚定,沈熹追上去,与他并排。夜晚的凉风徐徐吹来,带来了一阵若隐若现的果香。
保洁阿姨根本不想听什么解释啊,一直噔噔噔就往上跑着,边跑边说:“你别追我呀,别追我呀……”
何之洲深吸一口气,心底燥热和缠绵立即散尽了。
“何之洲,我背你吧。”沈熹突然在何之洲前面蹲下了身子,回过头说道。
沈熹打算走过去瞧一瞧,萌萌哒地问:“周辰,你在做什么啊?”
“啊——”保洁阿姨再次跑上了楼,噔噔噔……
另一边的何之洲揉着额头,冰冷冷地坐在一楼休息厅的皮质沙发上,目光凉凉地扫向沈父手中的那只手机。沈父看了眼“女儿”一脸“不怒自威”的模样,心都抖了下,深怕自己做得太过分,赶紧把手机递了过去:“爸爸也是关心你嘛,貌似是男同学打来的,听口吻不像是好男孩……”
何之洲拉沈熹上来,沈熹拍拍屁股站起来,她低头就看到了何之洲脚下的高跟鞋,视线立即就被吸引了:“好漂亮!”
“嗨,猜猜我现在在哪里?”“你在……猜你个大头鬼啊!”一道极为不爽的中年男子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
沈父:“……这个不太好吧。”
“没卡不能上来嘛!”沈熹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花儿,她做了一个手势,口吻有着孩子似的炫耀,“所以我就爬上来了,一口气爬上来的……”
沈熹连忙扶着何之洲下来,无奈何和_图_书大神的自尊和骄傲不容许他被人扶着,他推开了沈熹的手,一步步地朝前走着。
何之洲闭上眼睛,如果现在他是一个男人,这样的夜色里,他也不介意犯一次错。在夏夜的万花灌木丛里,营造一份属于他和她的“怦然心动”。
何之洲看着朝自己比划的沈熹,一个瞬间,心情复杂到了极点。过了会,他嘴角轻扯:“你不会早点给我打电话么?”
何之洲不打算理她,半秒后还是伸出了手,开口道:“怎么折腾成这样子?”
“……”沈父看着女儿接电话还故意避开自己,一颗老玻璃心立马碎成了渣渣。
但在路人眼里呢,就是大帅哥背着女朋友溜达校园了,属于秀恩爱分得快的恶劣行为了。
何之洲没理沈熹,迈着腿往左走,沈熹又像青蛙一样跳到了左边,他往右边,沈熹又跳到了右边。
何之洲解释了一句:“上来时人多。”
“别过来!”壮汉阻止沈熹的参观,转过头,神秘兮兮地说:“老大,我在刷机呢。”
掌心突然空落了,何之洲不当一回事地要把手放进口袋里,结果插了半天,衣服根本没有口袋。他骂了一句操蛋,抬起下巴看电梯跳动的字数。
沈熹着急地伸出手挽留:“阿姨,你听我解释好吗?!”
月色明而暗,风吹叶子沙沙作响。
“您就是沈伯伯吧,好年轻啊,我应该叫你沈叔叔的……”
何之洲双手按在沈熹的肩膀上,保持两人的距离,他真的一点也不舒服。
“为什么你那么慢?”电梯里,沈熹问何之洲。为什么那么慢才上来。
何之洲转过身,深吸一口气,随便她怎么扯吧。
何之洲冷哼一声:“那我先挂电话了。”
沈熹催促他:“总之你快出来见我。”
沈熹有点委屈:“我不是怕你出不来,所以才赶着过来救你……”
沈熹还沉浸在自己一口子爬完28层楼梯的光辉成绩里,声音有点飘起来,带着一丝女孩子得意洋洋的口吻:“你猜猜看?”
刷机……
“何大哥,你回去后,记得用热水泡泡脚。”沈熹背着何之洲嘱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