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章

沈熹听到这,就觉得何之洲在吹嘘了,班主任怎么可能帮他写嘛。
林煜堂回到自己位子,一点也不想参加这种讨论。
沈熹察觉到了怪异,连忙站起来坐好,过了会,百无聊赖地问何之洲:“何大哥,你来过网吧么?”
疯了!疯了!
沈熹笑得肚子疼,何之洲眉眼也带上了细碎的笑意。他已经走过那段年少轻狂的时光,但第一次与人说起这些往事,他仿佛重新看到了那年那个孤高自傲、傲世轻物的自己。
“什么梦?”何之洲眼尾轻抬。
何之洲点了下头:“来过,高中时候尤其是家常便饭。”
情侣包间,里面有两台电脑和舒服的双人沙发。何之洲开机,然后在电脑里插入了U盘,不多久,屏幕里面就出来了画面。
沈熹乐呵起来了,脑里浮现何之洲读完1000字检讨下去,又走上来分享学习感想的拽样,怎么想教导主任的脸都要绿了。
林煜堂心中警铃响起来,面上依旧淡定:“你别乱说。”
沈熹讨厌被打扰,不爽地抓着何之洲的手,示意他严肃一点。
貌似还挺般配的……
他喜欢的是我……
“那天你掉下海里,感觉有什么不对吗?”何之洲转过头问沈熹。
依旧是海平面、星空、游艇,不过比上次的还要复杂和详细,何之洲找出了那天的所有星空异象新闻,制作了一份Stella rium模拟。
沈熹看何之洲故作轻松的模样,心里也难受起来,可是她又是猪一样的队友。她突然眨了眨眼睛:“我想起来了……其实我还做了一个梦呢,梦里就有你。”
“下那么大的雨,老大跑哪儿去了。”壮汉有点担心地说。
“是么,可是目前我依旧没什么进展。”何之洲从小到大就没有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但这一次他没有沮丧是假的,他甚至记不起那天他下海救上沈熹后的记忆。
“谷远福利园,给这里孩子排舞。”何之洲说。
沈熹说:“你骑着白马拿着金色的长弓,对着天空嗖嗖地放箭,特别威风凛凛。”
林煜堂心情焦躁,也有点恶心,但从头到尾又不敢回忆何之洲那段湿漉漉的眼睛。
何之洲靠在沙发上,打算听沈熹讲下去。
“怎么是乱说呢。”壮汉继续开玩笑道,“我现在严重怀疑老http://m•hetushu•com大突然挖老三墙角,不是喜欢沈美人,而是喜欢老三。”
何之洲开了一间干净的包间,她走进去先系上厚实的窗帘,然后打开百叶窗,等清新的空气溢满整个包厢后,她才坐了下来。
林煜堂恨不得从床上弹起来:他不要他剩啊!
何之洲站着不动,蹙着眉头。
“有事吗?”何之洲开口问她。
林煜堂情绪真的很激动,他对沈熹怒其不争,对何之洲恶心,但这一次,他终于可以让熹熹远离何之洲了。他清清口气,严肃道:“熹熹,你不能跟何之洲在一起,他根本不是真心喜欢你。”
这样的话题,壮汉有点喜欢。他接话说:“我觉得老大是弯了,前天老大拍了拍我的屁股,建议我多做一些塑形运动。”
何之洲走在前面,过了会转过头:“哦,原来没有被劈过,那脑子怎么像被劈坏一样。”
何之洲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对,我们在一起。”
何之洲轻扯嘴角:“看样子你已经被劈过了。”
沈熹点点头,她左手温热,原来已经是被何之洲牵着。
猴子:“……”
何之洲转身下楼,豆豆回到寝室兴奋呼叫:“何之洲又来给阿熹送宵夜了。”
只有豆豆敢上前,小声的发问:“阿熹,你是在吸收天地之精华吗?”
何之洲有点听不下去,开口说:“既然没事,我挂了。”
“不好——”孩子们几乎是异口同声说。
夜深人静,林煜堂安静地躺在床上,宿舍静寂无声,估计只有他一个人清醒着。
壮汉猥琐一笑:“如果对象是老大,我可以考虑一下。”
陈寒摇摇头。
林煜堂望了眼露台外的大雨:“他一个大男人,你担心什么?”
夏维叶又是一阵暴躁。
“何之洲!”
沈熹靠近何之洲,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
这一次,他已经没有什么侥幸了。他即将面对的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他必须认真地找沈熹谈一谈。
“没有,我就感觉像是睡了一觉啊,醒来觉得全身都是力气,特别精神。”沈熹小心翼翼地说,生怕何之洲不平衡。
“然后呢?”沈熹嘴巴张得大大的。她虽然成绩差,一直是不惹事的乖学生。
何之洲继续说:“因为检讨结束就是校表彰大会和-图-书,我作为年级段第一,还要上台说学习感想。”
沈熹从来是个捧场王,虽然她一点也看不懂,还是高度赞扬说:“何大哥,你真厉害。”
“公务员?”何之洲双手抱胸,说话毫不留情:“你以后在家肯定是一条蛀虫了,怎么,还想当国家的蛀虫?”
沈熹赶紧上前,歪着脑袋,十分可爱地说:“今天由何哥哥教你们跳舞,好不好?”
昨天她跟何之洲说了这事,何之洲虽然没有好脸色,但也没有拒绝。
何之洲靠着墙,吸着烟,没说话。
“所以我猜测吧,你肯定是上辈子杀生太多了,这辈子老天爷就让你做一回女人呢。”沈熹托着半张脸说。
何之洲对视了沈熹一眼,沈熹的眼神让他很有倾诉欲。他不习惯说自己的事,也不喜欢在女孩面前故作幽默。不过此时,他就是一个在中意女孩面前吹嘘的幼稚男人。
沈熹崇拜地看着何之洲:“那你怎么还能考上S大呢,林煜堂整个高中都可认真了,基本都是在做题。”
猴子沉默了下:“你什么感觉?”
沈熹听得入神,想不到何之洲会有这样的经历。她还以为他跟林煜堂一样,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的模范,不是班长就是学习委员。
猴子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说:“老三,你有没有觉得老大有点弯呢?”
沈熹不开心地撅起了嘴巴。
“我高三那阵子爱上游戏,基本天天呆在网吧,然后有一次我被教导主任当场抓回了学校。”何之洲说,他再次回忆起那段日子,心里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何之洲的烟瘾有点上来,他在后花园找了一面墙,靠在那里点了一支烟。他想沈熹倒挺适合当一个舞蹈老师的,所以是工程师跟舞蹈老师?
他哪里混蛋了?何之洲挖了他墙角,他反过来说他混蛋?!
熹熹送何之洲回来?
“沈熹,你敢挂电话试试看。”林煜堂深吸一口气,心急之下终于吼了出来,“何之洲他根本不喜欢你,他喜欢的……是我!”
林煜堂请凌潮汐吃了晚饭,凌潮汐只吃了小碗。他直接反胃得一口也吃不下,满脑子都是何之洲那句愤怒又无奈的“林煜堂,你混蛋”。
沈熹带了四斤小龙虾回来当猴子壮汉他们当宵夜。林煜堂不想面对何之洲,早早躺在床上,闭着www•hetushu•com眼假装睡觉。
何之洲转过身,不忍直视“自己”逗比样。不过围在他四周的孩子倒是被沈熹吸引去了。很快,沈熹愉快地将他们带到了排舞的教室。
一下车,她带着何之洲走进福利院。然后何之洲很快被孩子们围住了,男孩女孩都热情地叫他“沈熹姐姐”。
沈熹走到自己原来宿舍楼下,打算给何之洲打电话。她刚拿起手机就看到了何之洲从宿舍楼的左边走过来,他完全改变了她身上的气场,清冷的气质与四周水墨画一样的背景十分搭调。
壮汉叹气说:“老大爱得好辛苦。”
何之洲听到开头就听不下去:“所以西天取经么?”
壮汉:“好美味,我们都吃光吧。”
何之洲伸出一根指头,面无表情地将沈熹撅起的嘴巴按下去。
沈熹跟何之洲比起来,完全是一个乐天派,她蹲在地上期盼地看着何之洲:“何大哥,如果我们没有很快换回来,你能不能帮我考个公务员扬眉吐气啊?”
战友……好吧。
不知不觉,虽然他明明看着自己的模样,大脑自然呈现的是她原本的样子。他这两天搜索过她在网上的跳舞视频,他对舞蹈没有兴趣,因为她,觉得女人跳舞的样子很美……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雷声吼鸣,闪电一道道划破天边。921宿舍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壮汉陪着猴子见网友去了,林煜堂此时应该和凌潮汐在一起。
“没有啊。”沈熹听不出何之洲话里的奚落,还一脸庄重说,“我一个人哪敢劈,肯定要找你一起劈啊,一个人劈不出效果的。”
林煜堂声音听着有点不冷静:“你在哪儿?”
林煜堂跟猴子要了一支烟,心情败坏。
“堂堂,讨厌……”
何之洲抽了抽嘴角,懒懒地靠在沙发上。
“好了,我道歉。”何之洲看着沈熹生气的模样,突然觉得自己不会哄女孩子,就像个没脑的男孩。他之前看不惯周围那群人谈恋爱,感觉他们谈得跟小学生过家家一样。结果他连小学生的水准都没有,根本就是幼儿园里水平。
突然,一道模糊不清的嘟囔从上铺传下来,林煜堂整个人都僵住了。
同时,何之洲立在女生宿舍的露台上,他在想那天自己在海里忘掉的记忆。可惜人的大脑不是电脑,靠着芯片储存数和-图-书据。
林煜堂回到宿舍,意外看不到何之洲。猴子和壮汉正趴在书桌抄作业,抄的就是何之洲的作业本。林煜堂走上前翻了翻何之洲的作业,没错,依旧是他原来的字迹。
沈熹讨厌夜晚的雷雨,不过这样的天气让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她撑着一把伞去找何之洲了。S大百年名校,学校的地下排水工程却做的很不好。明明只下了两个多小时的大雨,S大的道路已经有半尺水深了,沈熹只能弯腰将裤腿卷起来走路。
何之洲吸了一口烟,干脆明了地发问:“有事?”
他混蛋?
沈熹气呼呼走上前,扯着他的手臂:“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战友。”
何之洲又按,最后按得指尖湿润,心猿意马。
卧槽!何之洲猛地呛了一口烟,剧烈咳嗽起来。
“西天取经又变成了后羿射日?”何之洲笑了。
沈熹郁闷了,不过她有自己的办法。她伸出手臂柔软摇曳了几下,最后抵在脑袋扮演兔子:“可是你们不想看大哥哥跳舞吗?”
沈熹赶紧说出自己辛苦过来的缘由。她指了指天上的雷电,一脸认真地商量说:“你说我们被雷劈一劈,会不会就换回来?”
“对啊。”沈熹因为撒谎,又眨了下眼睛。但为了能给何之洲一点希望,她继续编着梦境:“我梦到何大哥你骑着一匹白马……”
沈熹有点没底气:“貌似很多电影里都是这样子的。”
林煜堂痛苦地揉着额头,不知道要不要把事实说出来:“你相信我,何之洲他不喜欢你……他只是在利用你……他……”
突然,他袋中的手机响了。何之洲掏出手机,低头看了眼屏幕显示的名字,犹豫了两秒,还是按了接听键。
沈熹也笑。她骗何之洲,是希望他能从专研的牛角尖出来。面对难题,她和何之洲是典型的两个人。何之洲是必须要解决问题,而她是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就不去管它们。
第二天,沈熹很早就起来了。因为她要陪何之洲坐车到S市郊区的福利院,给那里的孩子排舞。这是她这个学期答应青志中心的事情,《刷牙舞》已经排了一半,今天又是排练的日子。
三人吃得很愉快,边吃边交谈。
何之洲望着沈熹:“那你呢?”
何之洲笑了笑:“写1000字检讨,然后周一国旗下检http://www.hetushu.com讨。”
“何之洲跟你在一起?”林煜堂声音十分激动,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
何之洲不想搭理豆豆,转过头见豆豆一脸认真的模样,只能暂时把心里的问题放下。他转身要回到宿舍时,不经意就看到了——操场不远处撑着一把小伞走来的沈熹。
何之洲扯了下嘴,他已经习惯了。
何之洲走在沈熹左边:“原理呢?”
何之洲立了很久,背影孤寂笔挺。在这样狂风雷雨夜里,636宿舍几人都看得寒毛而立,陈寒和夏维叶相互对望了一眼,夏维叶不自然地说:“她到底怎么了,已经站了快半个小时了。”
沈熹是真的有点不开心,从小到大她最讨厌吸被说脑子不好了。不过既然何之洲道歉了,她还是说了一句:“没关系。”
自视甚高到,甚至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不需要亲人、朋友,甚至是爱人。爱人?何之洲转头看了眼旁边的沈熹:爱人,是不是就是——他想爱的人。
何之洲轻笑一声,放在裤腿上的手很自然地牵上了沈熹的手,然后开口道:“沈熹,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那你检讨了吗?”沈熹问。
沈熹转转眼睛:“会不会是上辈子是个大好人,所以老天特意安排你帮我过四级呢?”
“熹熹……”林煜堂的声音从听筒里出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林煜堂真恼羞成怒了,心中猛地窜起一团火,他几乎是拍着桌子站起来:“你们都有病了吧!”他走到了露台,结果又看到了一起走回来的沈熹和何之洲。
她用着他的身体,走路时,小心翼翼地避开每一个坑坑洼洼的水坑。脚步轻快犹如蜻蜓点水,有着她与生俱来的灵动。
沈熹:“不行,还是剩点给林煜堂吧,他喜欢吃小龙虾的……”
“滚蛋!”猴子放下笔看向林煜堂:“老三,你的感觉呢?”
沈熹想不到何之洲会带她来到学校对面的网吧。网吧里头乌烟瘴气,她走进去就咳嗽起来。这是她第一次来网吧,想不到环境那么差。虽然是开在S大对面的网吧,里面更多是一些社会小青年,还有穿着各种校服的初高中生们。
猴子:“没问题,反正老三也睡了。”
“检讨了,不过那份检讨真挺为难我的,后来我们班主任帮我代写的。”何之洲嘴角上翘,望着沈熹。
沈熹再次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