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章

“打了。”何之洲说,然后把白煮蛋剥好,放在沈熹的盘子里。
何之洲话音落下,沈熹心中也有一只小虫在啾啾地叫着,她的脑袋像杨柳一样垂下来,随后偷偷瞅了眼何之洲说:“我们……不是假的吗?”
第三个问题:“壮汉曾经的外号?”
没人抗议,游戏开始。正式游戏开始之前,四人特意宣誓了“忠于人格,不准造假”的誓言。
今晚,沈熹注定是大赢家,睡觉之前还把赢来的钞票数了好几遍,最后放在枕头下方,甜蜜入睡。
“我们再劝劝老三吧。”猴子想办法了。
猴子笑得得意洋洋。
月色迷人,远处的杨柳在月色和灯光交辉相应中显得清晰又朦胧,近处的灌木丛有不知名的小虫正啾啾地叫着。
“小便啊。”沈熹脑子没转弯,直接回答了,心里还骂林煜堂无聊,居然会问这种问题。她打开洗手盆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洗着手。
林煜堂握着酒瓶,开口说:“谁是好室友。”
“韭菜,壮阳。”猴子不仅回答对了,还说出了原因。
沈熹原本就半蹲着,知道事情的她更不敢站起来,整个人都蹲在地上,脑袋耷拉着。
猴子更是痛心疾首的模样。
单纯喝酒和吃宵夜是无聊的,壮汉想出了几个喝酒游戏,结果都被林煜堂否决了。壮汉有点不开心:“老三你想一个吧。”
“很简单。”林煜堂不经意间又看了眼乖乖坐着的“何之洲”,他把“谁是好室友”的游戏解释了一遍:“谁是好室友”跟“谁是好朋友”类似,一人问一人猜,猜测室友之间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林煜堂面色还算平静,点了下头。
“三毛啊。”猴子仰天长啸,“毛片、毛书、毛照的经典代表人物。”
林煜堂点了下头,余光扫了眼沈熹,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不是么?”
“G大附小?”猴子也问林煜堂,“对吗?”
所以她只能尽全力去想,她记得初中时候,爸爸给她买了MP3,她还不会上网下载音乐,后来林煜堂给她下载音乐,下载的第一首歌是什么来着的……沈熹又看了眼桌上放着的赌注刺激自己,最后她拍了下脑袋站起来,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把答案念了出来:“我猜是卡朋特的《Yesterday Once More》……”
疯了疯了!
林煜堂不留痕迹地http://www.hetushu.com观察着,这些零食全是沈熹之前喜欢吃的。包括虾条的牌子,都是她之前最爱的。
第一组是猴子和壮汉,沈熹发问。
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熹就喜欢这样的热闹,她也把藏在宿舍里零食拿了出来,有杏仁片、花生米、牛肉干、还有两包虾条。
“后来发改委和市政府的警卫都出来制止,校长亲自过来逮我们回学校。”何之洲像说笑话一样说给沈熹听。
壮汉沉重地把身子扭到另一边,不知道怎么开口。
“老三,你别走,老大已经知道错了。”壮汉差点要上前抱住林煜堂的大腿。
算了,那时候的他哪有什么心情早恋……
“好吧。”沈熹低下头。
“真的吗?”沈熹眉眼有喜色跳过,她愉快地拉过林煜堂的手,直接将他拉到了猴子和壮汉跟前,兴奋说:“老三刚刚跟我说,他不换宿舍了。”
猴子赶紧翻开林煜堂写好的答案,卧槽!居然真是《昨日再现》,他呜呼了一声,倒地不起了。
沈熹翘起二郎腿,直接吐出答案:“小强。”
壮汉捂脸:“壮阳咋了!”
这些题目对她来说太简单了!沈熹面露喜色,初战告捷让她有点不好意思,谦虚地摆了摆手:“我就估算了一下,没想到真猜对了。”
市政府?!
所以当时何之洲带着全班和高中部两军交战的地方,就是在市政府和发改委的中间的广场吗?!卧槽,真是叼炸天了!
“真的吗?”猴子站起来问。
沈熹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过了会她有所怀疑地问:“如果我都回答对了,你会撒谎吗?”
“不是。”壮汉说。
游戏果然到了白热化阶段,壮汉也拿出小钱加注,为了保证游戏没有作假,沈熹回答之前,林煜堂先把歌名写在了纸上,反着放在桌上。
猴子真当老大是运气好,他开始说下一题:“老三最怕什么动物?”
另一边猴子叹叹气开口说:“刚刚我们接到消息,老三提交了换宿舍的申请。”
“太玄乎了。”猴子输得一塌糊涂,但还是不死心,他要卷土重来!他深吸一口气问:“林煜堂最喜欢的一首歌叫什么名字?”
沈熹整个人犹如拿到了作弊的小抄,她扯了扯嘴角,胸有成竹。林煜堂瞥了她一眼,问沈熹:“加大难度,赌注翻倍,要玩吗?”和_图_书
他立在床铺跟前,面色平静地看着上铺的“何之洲”,只觉得最近的他,就像是大海里的一叶扁舟,一波波的巨浪不停地朝他拍打过来。
猴子看向林煜堂。
林煜堂喝了口啤酒:“对,是蟑螂。”
沈熹问第二个问题:“壮汉高考分数。”
不醉不睡。
沈熹真想给何之洲点个赞,可是看到何之洲投来的警告眼神,悻悻地收回了手。她又问:“这事后来怎么解决呢?”
猴子指了指卫生间:“到厕所反省去了。”
林煜堂微微扭头看向沈熹拍在自己肩膀的手,一脸沉静,只有秀气的睫毛轻轻颤动。
都自责成这个样子了,壮汉哪说得出什么责怪的话,他昧着良心说:“老大,这不关你的事。”
话音落下,她就察觉了一丝不对劲,因为没有人配合她。她转头看向唉声叹气的猴子和壮汉,小声开口:“嗨,你们都怎么了?还有老三呢?”
沈熹越听越崇拜:“何大哥,如果我早点认识你就好了,我肯定会给你加油助威的。”
沈熹的确在卫生间反省,反省到一半有了尿意,她瞅了一眼小便池,还是有节操地走进了单间。林煜堂来到卫生间,她已经提着裤子从单间出来,她看向林煜堂,假装没事地打招呼:“嗨。”
沈熹吃了宵夜回宿舍,临走前朝何之洲挥挥手,很快消失在了宿舍楼拐角。这一路,她还在想何之洲打群架的事。S市的发改委在哪里,如果她没有记错,就在市政府附近。
沈熹挑了下眉,直接说:“182.9公分。”
林煜堂想到自己昨天还纠结在另一个可能性,越发痛苦不堪。
沈熹捧着脑袋,她知道林煜堂喜欢哪种类型的歌,但哪知道他最喜欢哪首啊。她打算放弃了,可是林煜堂加注800块呢,如果她输了……
沈熹突然站起来,她绕着宿舍走了两圈,深深思考了一番说:“不过我能推算出来,林煜堂是G市人,G市最好的小学是古林一小,但是老三家在城南,城南距离古林一小太远了,城南最好的小学是G大附小,所以我胆大猜测是G大附小。”最后说出答案时,沈熹还帅气做了一个回眸的动作,问林煜堂:“对吗?”
沈熹洗好手,认真又忐忑地问林煜堂:“你换宿舍,是因为我吗?”
沈熹捧着一大堆书回到921宿舍,她把书放在自己书桌上时,装和图书模作样地感慨了一句:“终于把作业做好了。”
尼玛,难道还可能是真的?那她和何之洲不就是跟自己谈恋爱么!
沈熹同意了:“没事,加大难度,游戏嘛,有挑战才有乐趣。”
猴子说完,壮汉又给了沈熹一个眼神,一副“你闯祸了”的表情。
沈熹非常有兴头地张罗着,宿舍四把椅子围成一个圈,中间是一张折叠桌子,宿舍平时用来玩牌的。沈熹把零食搁在上面,又把宵夜带过来的毛豆搁在最中间,最后加上壮汉的啤酒和猴子的红酒,立马变成有模有样的聚会时光了。
林煜堂开口问:“……何之洲人呢?”
林煜堂侧过脸:“我不换了。”
靠,居然是小强。猴子问林煜堂:“老三,对吗?”
爱情万岁……这里哪来的爱情……猴子和壮汉对望了一眼,这不是搞笑嘛!
何之洲抬了下眼,背靠椅背说:“不一定。”
也因为这样,他心情浮躁,所以根本没有用心观察过何之洲,结果一观察,根本就是沈熹的样子。比如现在的睡姿吧,以前沈熹在幼儿园有个小外号叫“四脚朝天的小乌龟”。
林煜堂抽了下嘴角,默默地望了眼左边的小便池,把“小便”两字记在了心里。随后他又一阵蛋疼,如果猜测是真的,沈熹与他分手就有原因了。但如果是真的,貌似也好不到哪儿去……
沈熹眨了下眼睛,男人身体里的一颗少女心刚嘭嘭地乱跳两下,立马恢复正常了。她咧嘴了一下,重重地拍了下何之洲的肩膀:“搞笑啊你。”
壮汉拿着酒也碰了碰:“友谊万岁。”
沈熹紧接而上:“友谊万岁。”
“不是都宣誓了吗?”林煜堂回答道,声音比前阵子要顺耳很多。
沈熹望了眼壮汉。壮汉哎呀了两声,其实他原本是有气的,老大哪能挖老三的墙角呢。可是他看老大一脸自责和难过,又心软了。尼玛,他最近老是对一个大男人心软是闹哪样!他还要不要做宇宙最直男了!
下一轮,猴子发问沈熹,对象是林煜堂。
林煜堂推开卫生间的门,里面没有人。壮汉在他后头“诶”了一声:“估计是外面的公共卫生间吧,地儿大,可以让老大反省得更深刻!”
林煜堂要换宿舍?沈熹看向壮汉和猴子的脸,不会不明白林煜堂换宿舍的理由——肯定是因为她。
“谁是好室友?”猴子听说过有个游戏叫“http://m.hetushu.com谁是好朋友”,但是没有听说过“谁是好室友”,他有点兴趣地看向林煜堂:“怎么玩?”
林煜堂又加了一句:“猜对一个奖励20块,连续猜对五个,200块。”
这次总不可能猜对了吧!
然后只剩下林煜堂了,三人立马看向林煜堂。林煜堂停顿了两秒,拿起听装啤酒也碰了碰说:“友谊万岁,爱情万岁。”
宾果!简单的游戏加上了赌注,立马刺激了在场男人隐藏的血性了。连沈熹这个伪男人都激动了一把,将两只手都举起来:“同意,就这样玩。”
猴子打开啤酒,站起来说:“我作为921寝室长,对今晚老大和老三能化干戈为玉帛感到非常非常的欣慰,我在这里祝咱们921宿舍青春常在,友谊万岁!”
搞笑?何之洲抿了抿唇,不再说什么,继续不动声色地走着。
何之洲看向某人低下的脑袋,他和沈熹早点认识是一个什么概念?他想了想沈熹初高中的样子,如果早点认识,他是不是就早恋了?
沈熹往更严重的方向继续猜:“难道上次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你们都不合格?”
“今天起,请叫我猜神。”沈熹神气极了,她不客气地拿过了所有的赌注,包括林煜堂的800块,随后怜悯地拍拍猴子壮汉包括林煜堂的肩膀说,“你们别难过,周末我请你们吃大餐,就用这个钱哈……哇哈哈哈哈……”
居然三个全过,沈熹加深了难度:“壮汉高二第二个学期第二个月的同桌叫什么名字。”
林煜堂嘴角翘了下,点点头:“是G大附小。”不过他上附小的原因很简单,沈熹就在附小旁边的幼儿园上学。
最喜欢的歌?那么多歌,哪有最喜欢的……这个问题,沈熹真猜不到了。她抬了两下眼皮,想不出来。
“你才不合格。”壮汉恨不得掐死卖萌的老大,可是又不忍心是闹哪样!
沈熹伸手朝猴子拿钱,猴子不情愿地钱递上,继续问:“老三小学毕业学校名称?”
猴子正打算报复老大呢,既然老大自己都没有意见,他就不客气了。第一个问题,他开口问:“林煜堂的三围,精确到小数点一位数。”
小秘密呢……壮汉最喜欢了。
衣服……沈熹有点不开心,不过既然解决了宿舍矛盾,她暂时不计较。猴子和壮汉也很激动,纷纷把藏在宿舍里的酒拿了出来,“今晚大家不醉不睡。”
林煜堂看着hetushu•com难住的沈熹,他从袋中拿出皮夹,把里面的现钞全部拿出来:“我也加注。”
她凝重地走过去,弯下腰问:“难道今天地没有扫干净,宿舍检查被扣分了?”
“为什么啊?”
林煜堂一动不动地看着何之洲版本“四脚朝天的小乌龟”,内心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蛋疼中,过了会,他心情复杂地别过脸。但重新上床前,他还是给沈熹拉了下被子,遮住她露在外面的肚子。
林煜堂轻咳一声,猴子把三围换成了身高。
“我那时一定没有像你那么挫的朋友。”
另一边,林煜堂是在沈熹上厕所时回来的,他一回到宿舍,猴子和壮汉就开始劝说了,为了挽留林煜堂,你一言我一句,把能说的好话都说了。
这题目应该有难度了,谁会知道室友小学学校毕业名称呢,又不是同城市的人。旁听的壮汉都认为老大这次回答不上来了。果然沈熹蹙起了眉头,她拍了下猴子的肩膀:“这题真的难住我了。”
林煜堂听得心里只有操蛋,他现在也不想换了啊!如果那个荒唐的猜测是对的,他换宿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把沈熹一个人留在921这个狼窝!
大一新生晚自习结束,铃声一响,校园突然喧闹起来。沈熹拉上何之洲加快脚步:“何大哥,我们快点,他们要过来跟我们抢食堂的夜宵了。”
何之洲不习惯被女人拉着,加快了脚步,一下子走在了沈熹前头,由他拉着沈熹。今天算他人生第一次表白,但收效甚微。
921宿舍慢慢寂静下来,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一道道传来。林煜堂从下铺起来,今晚他能睡着才是奇怪了。
“……对不起。”她说。
食堂吃宵夜时,沈熹注意点又回到了何之洲打群架的事,她再次开口问:“后来那个讨厌的高中男生真被打了吗?”
“假的?”何之洲蹙眉反问沈熹,口吻淡淡里透着一股认真,“我什么时候说假的了?”
林煜堂看着她:“你在里面做什么?”
猴子勉强回答出了:“593,吊车尾上的咱们学校咱们系。”
她问猴子:“壮汉最爱的蔬菜?”
林煜堂又疾步来到了二楼的公共卫生间。S大的男宿舍楼除了每个宿舍里有独立卫生间,每层楼还有公共卫生间,就在洗衣房的隔壁。
“卧槽,那么坑!”猴子吐血了,不过这一轮游戏结束了。
沈熹瞅了眼猴子,心情复杂:“我先去上个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