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一章

何之洲换了身体怕痒很多,沈熹的手落在他身上就像挠痒痒似的难受。他深深看了眼沈熹,只能强制性将她两只手抓住,开口说:“好了,到此为止。”
可是她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了,何之洲拿过她的手机,顺手就牵过她的手说:“别找了,我信。”
“好吧。”沈熹连续喂了壮汉两块曲奇饼,最后还细心地递上一张纸巾。壮汉擦擦嘴巴,又心满意足地睡了回去。
“废话,当然有啊。”沈熹对壮汉这个问题嗤之以鼻,居然蔑视她身为男人的骄傲,所以她又加了一句,“很多。”
壮汉伸出手指,不死心地数起来:“One,two,three,four,five,six……”
所以今天的沈熹有点不开心,上课的时候不开心,走路的时候不开心,连最开心吃饭的时候也不开心。
跟猴子不一样,壮汉的重点在曲奇饼上,他探着脑袋说:“我也要。”
因为何之洲这声“欢迎”,沈熹心情一下子好起来,她瞅了何之洲好几眼,然后欢乐地啃起了猪排,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很想笑。
原来是沈建国那个老吃货的东西啊,难怪味道会不错。沈熹故意问:“沈叔叔是谁?”
考试你不用担心……还没有比这更窝心的话了。沈熹鸡啄米地点点头,S大何神代考,她杞什么人忧什么天啊。沈熹赶紧狗腿了一把:“我就怕考得太好,系主任找我谈话呢。”
清早的师范校园比S大要安静一点,因为学渣们的起床时间平均比学霸们晚那么一丢丢。不过师范里也有早起的鸟儿,因为四六级快要来了。比如篮球场过去的香樟树下,就有人早起记背英语考试范文了。
沈熹以为何之洲不信,她立马上网登录学校的BBS,上面有个帖子就是关于校庆节目单最让人期待节目名单,她的《红绸舞》一直排名第一。
沈熹下午回921宿舍午睡,宿舍空调坏了,猴子和壮汉纷纷脱了上衣和-图-书,沈熹看着有点心动,但她真不敢脱,最大程度就把衣服掀起来,不停扇风。
林煜堂沉着脸转过头。
如果是这样,她是一个多么随遇而安的人啊!
林煜堂又拍了拍。
壮汉张着嘴点点头,整个人就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大白猪:“要要要!”
腹肌这种纯爷们的话题,猴子也来凑热闹,可惜他瘦的只有八块排骨,最后伤不起地回位子继续打游戏。
金黄色的晨光透过云层照射大地,何之洲从上往下地看了眼沈熹,感觉她的笑容也像这清朗日光一样,拨开了他心上的乌云。他看了她最后一眼,转身走出了宿舍。
林煜堂也不主动邀请她,最后沈熹看了好几眼,只能到卫生间洗漱。再次出来,她在自己桌上看到了一杯煮好的咖啡。
不要——
林煜堂没搭理他,只有沈熹好心地拿起一块曲奇问:“不刷牙可以吃吗?”
为什么每次都是拧老地方,不能换个地方么!?沈熹转身捣了何之洲一拳,忿忿道:“昨天洗澡我看到后背都一片乌青了,您不能悠着点吗?”
下午两点,921宿舍几乎都在午睡,只有林煜堂依旧睁着眼睛看上铺。他在想着挑明和不挑明的后果。如果挑明了,他和沈熹之间永远会存在一个何之洲,如果不挑明,任由沈熹这样闹下去!?
她望了眼何之洲,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的瞬间,有个声音她心里闹翻了天。她浑身不自在,看向远处背范文的陈寒说:“何大哥,你要不要也背两篇?”
“谢谢啊。”沈熹幸福地坐下来,端着咖啡嗅了嗅,然后浅浅地抿了一口。喝那么香的咖啡怎么没有点心呢,她又将桌上曲奇饼的盒子打开,取了一片蘸着咖啡吃。同时大方地分了一些给林煜堂:“这个味道不错的,你也试试。”
何之洲之所以不让沈熹再找,因为消息下来后,帖子上沈熹的《红绸舞》也变成了陈寒的《踏谣娘》,大家的关注度也跟着hetushu.com转移了。《红绸舞》又哪还有第一的关注度。
很多……
何之洲真的六点半就立在露台等早饭了,结果等了半个小时。不过他还真没有见过像沈熹这样守信的女人,说每天7点给他送早饭,没有一次是不来的。
这种离奇的事谁会有把握,何之洲只是说:“试试运气吧。”
何之洲跟沈熹说了一件事:“温老师通知下来,说你校庆的主舞换给陈寒跳了。”
“谢谢。”林煜堂接过曲奇饼,转头问沈熹,“何之洲,你以前不是都不吃甜食吗?”
然后,她变成了淑女坐在何之洲身边,不,应该说是淑男。
壮汉不相信,走过来强调说:“很少男人有八块腹肌。”
林煜堂整理桌面上的书籍,随口说:“请你喝。”
无奈又妥协的语气,一下子让沈熹收敛起刚冒出来的小嚣张,她的手被何之洲抓得牢牢的,他掌心的温度和力道更让她不自在起来。
好了,到此为止。
何之洲放下筷子:“换回来后不是还可以跳么?”
林煜堂坐下来:“我未来岳父。”
何之洲丢给沈熹一个不能的眼神,沈熹也不好勉强,她又问:“何大哥,你有把握吗?”
“我要检验一下!”壮汉说。
林煜堂纠结地爬起来,他立在沈熹的床铺前,伸手推了推她。
何之洲轻咳一声,然后摊手,简单表示:“欢迎。”
何之洲点点头,陈寒的确是这样的人。
沈熹眨了下眼睛,很快就解释说:“那是我以前没有尝过啊,现在吃了甜食,才发现甜食如此美味。”
沈熹跑了步,然后神清气爽地从食堂买了早饭,7点钟准时出现在了636女宿舍楼下,仰着头就看到像天人一样站在露台上的何之洲。
林煜堂不爽地走到露台。他走出来时,沈熹已经出门了。
沈熹不再找了。
沈熹不以为然地拍拍壮汉的肩膀:“这说明我是男人中的男人。”
沈熹看向壮汉,帅气地吐出一个数字:“和_图_书Eight.”
而这个世界没有比白努力更沮丧的事了。
沈熹对着短信笑起来,磨牙的想必是豆豆,说梦话肯定是陈寒,至于打电话到三更半夜的就是夏维叶了。她在楼下对何之洲做了一个“一定要挺住”的手势,嘴角却一直往上翘啊翘。
小样!等个早饭也等得如此装逼……她朝何之洲招手。
何之洲看着短信,还是回复了短信:“如果晚上没有磨牙、说梦话以及打电话到三更半夜,应该会不错。”
运气真是一件很玄的东西。
梦中他还朝她伸出了手,轻轻一拉,她就落进了他宽厚的怀抱里。流水桃花,莺歌燕舞,景不醉人人自醉……沈熹再次醒过来,不知道是梦里的景色太美,她都有点回不了神。直至她手机进来一条短信,何之洲发来的:“明天就要出发青岛,晚上一块看电影吧。”
说起来,沈熹从小就是一个不怕打的孩子,幼儿园“光荣”选入体校,虽然最后因为太会吃和太会哭被送回来,但是体校的严格训练养成了她不怕打的好习惯。不然上了小学,放学后也不会主动等打了。
沈熹这种半脱不脱的样子,更吸引了壮汉的注意。沈熹见壮汉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她,立马把衣服放下来。
陈寒似乎也看到了她,毕竟是好久不见的室友,她冲陈笑了笑,正要挥手打招呼,后背又是一疼。
女王大人……呵呵……
沈熹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上次她随口编了一个梦境给何之洲,说看到他骑在高高的骏马上。这一次她真梦到描述中的那个场景,踏马飞燕的何之洲,雄姿英发,比坐在法拉第跑车上还要帅上两分。
沈熹翻了个身,没醒来。
沈熹注意力来到何之洲餐盘里还没有动过的猪大排,对他说:“你不吃了吗?”
貌似是一种甜蜜蜜的感觉……
壮汉和猴子也起床了。眯着眼睛的猴子坐起来,就看到了一块儿品咖啡吃曲奇的老大和老三,感觉自己花了http://www•hetushu.com眼,他再次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沈熹也不跟林煜堂争下去,穿好裤子小心翼翼地从上铺爬下来。她有点想喝咖啡,就走到林煜堂旁打量了一番,但就是不开口说她也想喝。
林煜堂大清早煮咖啡,浓郁的咖啡香像清晨音乐一样飘荡开来。沈熹闻了好几下,对林煜堂说:“老三,你这咖啡什么牌子,闻着挺香的。”
沈熹“呜呜”两声,拉上何之洲的手:“不能四级过后么?”
何之洲矜贵地点了下头:“饱了。”
壮汉正在研究自己的腹肌,他感慨出声:“我要加紧锻炼,早日练出八块腹肌。”然后他咧嘴一笑:“老大,你有腹肌吗?”
面对沈熹的质问,何之洲微微转过脸,“洗澡”这件事被她轻飘飘说出来,他还是感到了一丝不自在,顿了顿他说:“我拧我自己,有问题么?”
“可以是可以。”沈熹趴在桌上,“但如果我这样做,陈寒不是空欢喜一场么,她那人自尊心比皇后还高。”
不过她不开心也不会怎么表现出来,最多话比原来少一点。
不管如何,壮汉还是不相信何之洲有八块腹肌,他都只有四块,清俊型号的老大怎么能有八块呢,如果这样,他的世界不是要颠覆了吗?
沈熹叹了口气:“那我帮你吃了吧。”
呵呵。何之洲站起来走了两步,转过头说:“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我买了这个星期飞青岛的机票。”
关于校庆跳不了舞这件事,沈熹心里不难过是假的,今年的《红绸舞》有她自己的改编和创新,为了这支舞她准备了将近三个月……
她看向林煜堂,有点小感动。没想到林煜堂对待情敌都那么好,不会是下毒了吧。
昨天老三输了800块人民币给老大,难道还输出了感情!?
沈熹最讨厌壮汉哪一点,就是自己没有的东西就说全世界男人都没有。她不耐烦地掀开上衣对壮汉说:“你来数吧,数吧。没有八块我立马跳下去。”和图书早在上个星期洗澡,她就无聊地数过何之洲的腹肌数……八块少不了!
但太没追求了吧,她居然落魄到啃一块何之洲吃剩下的猪排,也啃出甜蜜蜜的滋味……呜呜!
林煜堂知道沈熹想喝,他搅拌着咖啡,云淡风轻回答:“一个外国牌子,上次沈叔叔送给我爸,我又从爸那里拿了一盒。”
何之洲轻哂一声。
何之洲不想理会沈熹如此无聊的问题,不过他对她已经有问必答了。良久还是开口说:“如果四级之前没换回来,考试你不用担心。”
只有四块腹肌的壮汉顿时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他不死心地问:“很多是多少?”
同时,在图书馆查找各种奇异事件的林煜堂回到宿舍,刚进门就看到壮汉正在数沈熹的腹肌,差点晕倒在宿舍的厕所门口……
好贱!好吧。沈熹伸出了两只魔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对着何之洲左揪一下,右揪一下,张牙舞爪道:“那我也要揪揪我自己。”
居然还有电影可以看……那么好,难道是最后的狂欢?沈熹“噔噔噔”就爬下床,看电影喽!
壮汉:“……”
沈熹哼了一声,反应很快:“错,是我岳父。”
沈熹定眼一看,发现这只早起的鸟儿就是陈寒。
沈熹睁开惺忪的眼睛,看见是林煜堂,莫名被吵醒的她脾气有点大,尤其是在熟人面前,嘟囔了一声,左腿子傲娇地蹬了一下床板,直接把屁股朝向林煜堂。
沈熹拿出手机,发了一个亲切的问候短信:“昨晚睡得好吗,女王大人?”
林煜堂在自己床铺坐下来,拼命地喝水消气。
刚换身体时,沈熹真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才会穿到一个男人的身体里,现在她对何之洲的身体倒是用出感情来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随遇而安”吗?
“哦。”沈熹倒是不奇怪温老师会有这样的安排,不过爱面子的她还是挥了挥手说:“换了就换了吧,只可惜没有我的校庆,一下子就让人失去了期待。”
“好吧。”林煜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