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二章

“不帮。”
林煜堂看得红了眼,猴子心疼地拍拍他肩膀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呢,老大和沈美人说不定只是演戏,咱们放宽心啊!”
然后她就不好再问他了,如果她不想被林煜堂讨厌的话。她了解他,知道他做事并不喜欢被人干扰,她也清楚他底线到哪里。有些时候,家里人都说林煜堂在照顾她,但他们不知道,她也在照顾林煜堂的情绪。有时候她累了,发发脾气,林煜堂又当做她只是小女孩心情不好。
要去看电影了,总要先收拾收拾自己再出门。不能因为变成男人,就自暴自弃了,有时候爱美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沈熹立在五光十色的广告灯下,何之洲一眼就看出她红过的眼圈。沈熹把最后一口橙汁喝光丢进分类垃圾桶里,何之洲就开口问她:“刚刚的电影,你觉得悲伤?”
这人……沈熹看了何之洲一眼,她怎么觉得何之洲心态好多了。沈熹笑起来,脚步也轻快起来,她思绪一向转换很快,看着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年轻人,问何之洲:“何大哥,你毕业工作后的理想月薪是多少啊?”
沈熹伸出手戳了下鼻子,好高。
林煜堂瞥了眼沈熹,立在宿舍中间严肃开口:“我有个建议,从今天开始,我们宿舍禁止袒——胸——露——乳等不文明行为。”
壮汉;“……”
林煜堂看着猴子,他也不想再在宿舍呆下去,心如死灰地拿了两本书,离开了宿舍。
“男的女的?”
“不请。”
沈熹立马举双手同意,原来不止她一个人如此有节操,连堂堂也是。她配合着说:“大家一起讲文明,树新风嘛。和图书
林煜堂低吼:“你们不懂!”
大学毕业后,她就会和林煜堂结婚、组建家庭,然后生儿育女……她是他从小照顾大的妹妹,也是他的妻子。她相信,林煜堂一定会比任何男人都能照顾好她。
何之洲转头看向沈熹像小狗一样的眼神,摸了下她的脑袋:“难说。”
猴子:“我懂。”
沈熹哼哼唧唧,她缠着何之洲说个停:“何之洲,你不能这样做人好吗?你这样是不对的……我们两个人怎么说也是共患难过的,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有缘分的两个人了。”
沈熹从何之洲身后走过来,看到何之洲被搭讪的场景,心里有得意又奇怪。得意的是“自己”天生丽质难自弃;奇怪的是,没想到发型那么像高晓松“自己”还如此畅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与众不同的美?
这个要求还真不高,何之洲问她:“你够花吗?”
何之洲真有点跟不上沈熹跳跃的思维,他反问她:“你呢?”
其实S大的学生活动中心有电影院,票价只要五块,但何之洲嫌弃太吵。
“何大哥,我们一定要做好朋友呀。”她拉上何之洲的手,狗腿十足地发问:“以后咱们换回来,你还会理我吗?”
沈熹平静地靠在舒适的靠背上,如果她不曾变成何之洲,不曾一次次听到林煜堂接听凌潮汐电话,她是不是就可以不那么计较一点?
电影是何之洲挑选的,是最近很红的科幻片。
什么叫不文明的身材?壮汉深沉地皱起眉头,随后喜上眉梢,不确定地问:“文明的反义词是不是狂野?”
壮汉躲躲藏藏,心里顿时有一种回到和_图_书了青葱时代与班里女生玩闹的荡漾感,他跑到了林煜堂的身后:“老三,帮我!”
“不必担心。”何之洲将手放在沈熹的后背,用一种沉稳的语气说。
这个世界最有缘分的两个人……这话还算好听。何之洲看向川流不息的车海,这个世界最有缘的两个人,是不是天赐的良缘,天生一对?
电影散场,夜幕降临,城市被灯火点亮,开始进入灯红酒绿的旋律。
猴子依旧十分坚持自己:“我真懂!”
她眨了下眼睛,歪着头看何之洲幽黑密致的长睫毛,貌似也不比她之前的短。
“你这个小气鬼!那以后我求你办芝麻大的小事,你也不会帮我?”
中间林煜堂离开了一会,打了十几分钟的电话再回来。她借由玩林煜堂手机的时候,悄悄翻了他的通话记录,结果又是凌潮汐。
林煜堂回答她:“一个高中同学。”
壮汉接过衣服,实在不解:“……讲文明跟我不穿衣服有关系吗?”
爱情,不应该是舒适、愉悦和独一无二的喜欢吗?
921宿舍,原本有何之洲和林煜堂镇压着,基本还算一个男神集中营宿舍,现在越来越往逗比集中营发展。
她拍何之洲的肩膀,也假装男生调戏女生一样开口:“美女,哥哥请你吃饭吧。”
市中心影院票价是学校影院十倍,沈熹坐在电影院的正中间,也不觉得这里就比学校的电影院要安静些。她都听到前面男女打啵发出的吞口水声。
林煜堂只是冷眼看着壮汉,然后蹙着眉头说:“你能把衣服穿上吗?”
沈熹要出门了,她拿着一只购物袋往里面丢钱包、钥匙和图书、纸巾其他一些零碎的东西。林煜堂知道她要出门,沉着脸问:“你要去哪?”
“当然有关系啦。”沈熹不留情地批斗说,“难道你不知道你的身材很不文明吗?”
沈熹点了点头,捧场地说:“我知道何大哥你一定有办法。”
“可是……”沈熹说不出话,继续看电影。
她开玩笑问林煜堂:“堂堂,你刚刚跟谁打电话。”
何之洲用简单的方式把这事跟沈熹说了下。他真不觉得五十万年薪如何,如果他自己创业,远远高于这个数。
“那你会给我介绍优秀的男朋友吗?”
沈熹从衣橱里拿出了一件最粉的男款衬衫和一条米色裤子。她在卫生间换上出来,又在书桌上坐下来梳了梳头,然后把壮汉的镜子拿过来照了半天。
她侧过头,就连后脑勺也长得贵气逼人。
沈熹想不到何之洲是观察情绪的高手,她转过身说:“我只是担心明天……”
壮汉无辜极了,他只想拿回自己的镜子挤痘痘啊,还有老大干嘛说那么黄的话,什么叫他插进来啊。壮汉挑了挑两道黑眉,贱兮兮地说:“老大,我哪有插你啊!”
猴子靠在床头,为了宿舍形象好,他作为寝室长也同意林煜堂和老大的决定,他随手丢了一件衣服给周辰:“壮汉,穿上!”
何之洲看向沈熹所指的方向,只能对她说:“你别看就好。”
只是林煜堂会不会遗憾呢,遗憾因为她的存在,他这辈子都没享受过爱情的滋味……所以有时候他也会把视线落在其他女孩子身上,即使不选择在一起,也想体会一下心动的感觉?
“看电影啊。”沈熹回答说,漫不http://m.hetushu.com经心。
找虐!他是找哪门虐,他都疯掉了好么!他挣扎着要推开猴子。
何之洲玉立在S大的南门,他等了十五分钟,中间有三个人朝他吹口哨,最后都乖乖闭上了嘴巴。
突然镜子里强行插入一张“厚实”的脸,一下子影响了整体画风,沈熹愤怒地转过头:“周辰,你插进来干嘛!”
最后她捧着两边的脸颊,深深地凝望着镜子的俊脸出神:“帅啊……”
镜子里的男人眼瞳湛黑如墨,眉目却清隽似水,鼻梁英挺,薄唇棱角分明,五官生得纯粹又清雅,下巴线条犹如流水般流畅。
“啊啊啊啊,你不能这样子做人啊……哎……你等等我先……”
何之洲还真没有想过理想月薪这个问题,不过他已经接到几个offer,其中一家公司是他之前给他们提供技术咨询的信息科技公司,他们邀请他毕业后就加入他们,并开出了年薪五十万,外加年底分成的条件。
狂野你个大头鬼!
“女的。”林煜堂把橙汁递给她喝,然后用一种再正常不过的语气说,“凌潮汐,你也认识的,她问我一个专业的问题。”
“想得美。”
何之洲回头瞪了她一眼,她立马收敛了,终于明白前面两男生悻悻离开的原因了。她不厚道地笑了起来,然后就被何之洲牵上了出租车。
沈熹认真地想了下,伸出五个指头,豪气冲天地说:“月薪五千。”
宿舍三人都不再理会壮汉,壮汉跑到卫生间,对着盥洗台前的镜子露齿狂笑,守着“狂野”两字继续得意洋洋。
又要闹哪出?沈熹转过头,看猴子拉架的模样,以为林煜堂又要冲上来打她,和图书立马提着购物袋风一样就跑出了门了。
他加快脚步,沈熹也跟着他加快脚步,她一点点放低要求,继续叽叽喳喳问着关于以后的问题:“何之洲,难道以后咱们碰到,你连饭也不请我吃一顿吗?”
“你刚刚明明……”沈熹说到一半,感觉这话是有点不对劲。啊啊啊啊啊啊,她明白过来,追着壮汉打。
何之洲给她买了一杯三十块的鲜榨橙汁,沈熹捧着手中的橙汁,突然想到她上一次看电影,也是这家电影院,林煜堂也给她买了一杯橙汁。
林煜堂现在只要想到何之洲在沈熹身体里,每天洗澡的场景都能把自己逼疯,他红着脸,逼出了一句脏话:“你懂个屁!”
沈熹皱起鼻子,眼圈就红了。何之洲望了她一眼,她往嘴里塞了一把爆米花,然后递到何之洲跟前,他拣了一颗吃起来。
好黄的声音,她摇摇头,悄悄对何之洲说:“何大哥,他们真不文明。”
“不太想照顾,你太麻烦。”何之洲故意说。他觉得沈熹吵,但又觉得她吵得自己心情有点愉快。
看电影?跟谁看电影!林煜堂用膝盖想想也知道她跟谁一块儿看。他开口说也去,话音刚落,猴子就把他拉开了,说:“老三,你何必找虐呢。”
“不是。”何之洲否定说,“因为担心也没用。”
但是沈熹听了,就激动了。
不要问那么伤感的问题好么,她还不一定能找到五千的工作呢。沈熹从何之洲左边走到他右边:“何大哥,你快说你的,我好有个更高的目标。”
“何之洲,你以后发达了,真不会照顾一下我吗?”沈熹不死心,何之洲不给她确定答复,她就继续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