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五章

何之洲受不了沈熹这副样子,他放下筷子,淡淡来了一句:“其实避开所有正确答案,对我来说也不是很难。”
何之洲无奈,伸手拍了下她脑袋,喉咙里发出两道短促又轻快的笑声。在这趟没结果的青岛之旅,他还是一次畅快地笑出声。
唯有两个可能性,何之洲真变成了沈熹,或者是何之洲疯掉了……所以他应该是拿着录像去质问沈熹?
她给猴子回复短信:“我要一个大山东粗粮煎饼,加脆皮加鸡蛋加生菜,还要两串里脊肉和香肠,至尊黄金版的。”
沈熹回到921宿舍,发觉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林煜堂不在就算了,猴子和壮汉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她在宿舍溜达了一圈,然后踮起脚尖化成小天鹅,连续转了六个圈儿。她想起青岛的吻,她在不面对何之洲的时候,心情还是有点美妙的。
林煜堂摇摇头:“你们参加吧。”
天哪!她的脑子彻底坏掉了么?!
沈熹继续拱着:“嗷嗷。”
第二天,沈熹昨晚的尴尬情绪已经烟消云散了,她一向是一个来得快去得快的人。今天就要回S市了,她蹲在地上收拾行李,一边收拾一边跟沙发上的何之洲说:“何大哥,你放心吧,以后我随时陪你来青岛。”
“嗨,老三。”她打招呼。
沈熹跑完步回到921宿舍,猴子和壮汉正热闹地讨论一个话题,是否要报名参加学院举办“青年杯”文艺汇演。
“这两天,你去哪儿了?”林煜堂可没有她的好笑脸,黑着一张脸,见她就问,“还有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听?”
“好吃好吃好吃!”她捧着手机,把她最爱的黄金搭配与何之洲说了一遍。
一个瞬间,酒店房间只剩下月光静悄悄地偷溜进来。
从头到尾,林煜堂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从沈熹进来到广场舞,一直是开着录像。
沈熹吃上了猴子买回来的至尊黄金版大山东粗粮煎饼,好美味,好享受!
事实是何宅那位无辜躺枪的何老爷,正坐在轮椅写书法。写着写着,他无缘无故地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生气地问家里的保姆说:“你是不是偷偷又养花了!和*图*书
结果飞机上,她将这件事与何之洲申诉,何之洲居然还倒打一耙,说她弄虚作假。
老大就要至尊黄金版的……沈熹甜滋滋地发完短信,转过头就看到了从外面进来的林煜堂。
沈熹蹲在卫生间里画圈圈,听到何之洲在外面问候她,更不自在了,过了会才开口:“你先睡吧,我还要再洗洗。”
何之洲还是忍不住开口:“沈熹……”
心情美妙了,身姿就曼妙起来。
猴子是见过何之洲爷爷的,他听完老大说的“每天都是江南style”,不敢确定地问:“老大,你爷爷的腿好了?”
“……”
卫生间里的沈熹哪是在洗澡,根本就是在花洒下面来回踱步叹气。她双手插着精瘦的腰上,任由冷水打在后背的肌肤上,刺激得毛孔全起了鸡皮疙瘩。她想到今晚在沙滩发生的一切,一颗心也可怜地颤抖起来……
她居然吻了自己……
壮汉很自信:“就凭我周辰的名字,院学生会也要给我一分面子吧。”
林煜堂望着沈熹离去的背影,心里又气又恼。他走向自己的书桌,拿起手机,打开里面特意录下来的东西,结果真没让他失望:里面的“何之洲”又是跳天鹅舞,又是天空漫步,最后还扭起了秧歌……
晚上,沈熹一如既往到操场跑步。外面刚下了一场急雨,整个校园被刷洗得焕然一新,尤其到了夜间,不仅没有夏日的闷热,反而多了一份清凉和湿润。
C罩杯?他低头瞥了眼胸前,估计要打个七折……
沈熹真想一口咬死何之洲,她化身小狼狗扑向何之洲。可惜还没有扑到,她就被何之洲按住脑袋。
壮汉都差点跪下来膜拜:“老大,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回家?!”林煜堂气急了,一步步靠近,正打算继续逼问,沈熹弯了一个腰,就绕过了林煜堂,她端起卫生间的脸盆跑出去:“我洗衣服去!”
她扬着笑脸走进去:“要参加要参加啊!我们921宿舍作为全校最优秀的男宿舍,没条件不参加啊。”
壮汉直接是激动:“老大,你有什么建议?”
两人回到酒店,何之和_图_书洲洗了一个热水澡出来,沈熹进去冲凉水澡,原因不言而喻。
淘气……
沈熹抬了下眼,不情愿地撕了一小块给壮汉,顺道加一句:“这可是我的晚饭。”意思就是,你也真好意思要!
沈熹也只有在921宿舍才能享受这种老大待遇,对比之前她在636宿舍,简直是质的跨越。
沈熹认真地想了想:“我们排个舞如何?”
更要命的是,她吻着吻着,想到自己是个男人,居然还反客为主了!!!
聊到最后,何之洲又习惯打击她:“这些小吃都不怎么干净,没有卫生许可证,如果用了地沟油,就是垃圾食品。”
林煜堂按掉手机,心里面的各种想法横冲直撞,都快要把他逼疯了。
还要再洗洗……但她已经洗了一个多小时了!外头的何之洲一口老血直接呕了出来,随后他还是淡定地上床睡觉,稍稍想了下,将电视和灯都关了。
卧槽!还有比这坑爹的事情么!
师范学院有校庆,S大有他们的“青年杯”。大家逐渐进入了忙碌状态。不知不觉,四六级就到了。
“别闹。”
猴子:“……”
沈熹立马拉上了何之洲的手,巍颤颤地说,“何大哥,你千万别淘气啊……”
这是沈熹自个亲爷爷的状态。
她一会儿小天鹅,一会儿是杰克逊的太空漫步,最后还跳起了大妈最爱——广场舞。
沈熹依旧是用“回家”的借口,她说:“我回了一趟家,享受家庭的温暖去了。”
两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对在校街吃盖浇饭的壮汉来说,最能形容他最近的心情了。两天没有见老大,他对老大的思念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这种滋味,就连对张然都不曾有过。
“好日子……今天是个好日子……嘻唰唰,嘻唰唰呀!”
何之洲点了下头,继续看手中的书。
沈熹感到外面静下来,灯也关了。她立马推开卫生间的门,披着白色的浴巾蹑手蹑脚地爬上床,然后用被子将自己像蚕宝宝一样包裹起来,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
“爵士很简单的。”沈熹拍了拍猴子的肩膀,然后站直身体,即兴就跳www•hetushu.com了一段杰克逊的《All nite》,她跳得快速又富有节奏感,面上还带着一种舞者的活泼和生动。
“哈哈哈哈……搞笑啊老三!”壮汉站起来,把自己的T恤拉开,“我觉得咱们应该跳《鸵鸟舞》比较好。”
沈熹嘴巴张成了“O”型,良久,羞愧地说:“我跟他们说,说爷爷最近在跳广场舞……”
沈熹继续收拾行李,她收拾自己的,也收拾何之洲的,当收拾到私密物件时,她突然大叫一声,拿起手中的胸衣晃给何之洲看:“何大哥,里面的海绵呢!”
保姆更是无辜躺枪:“何老,我真没有啊……”
真是让人精神分裂的问题!何之洲的太阳穴跟着电视里鼓噪的女主持人声音一跳一跳。过了片刻,他转头看向卫生间蹙起眉头:沈熹怎么洗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出来?
忙着练舞的猴子呜呼一声,差点忘了自己还要考六级,考试前一个星期,连忙跑去图书馆临时抱佛脚了。
什么?避开所有正确答案!
沈熹在宿舍喝着酸奶,心中暗喜。而且这种喜悦情绪,随着考试的临近,直接喜上眉梢。尤其是考试前几天,她连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都会笑起来:爸爸妈妈再也不用担心她四级过不了啦。
这不,这扇窗打开了!
沈熹笑呵呵,想到爷爷的事,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露馅,问何之洲:“那个,我今天告诉猴子他们,你爷爷的腿已经好了,没问题吗?”
沈熹被猴子问糊涂了,难道何之洲爷爷的腿有问题吗?她心虚地低头继续吃煎饼,过了会才说:“最近才好的,所以特别嗨。”
何之洲站起来,他觉得自己需要去露台吹一会风。
他想起自己在沙滩上的冲动,现在不是不懊恼。不过既然吻了就吻了,他吻的时候是把沈熹当做沈熹……只是不知道沈熹她,有没有把他当做他……
何之洲:“……好吧。”
“原来这样子。”猴子理解地点点头。
何之洲一开口,沈熹脸颊就开始发烫,她背对着何之洲:“何大哥,我已经睡了。”
壮汉接过老大给的煎饼,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
最后结果……如m.hetushu.com果不是何之洲疯了,就是他疯了!
何之洲手撑着额头:“就算我爷爷腿是好的,他也不会去跳广场舞。”
壮汉是爱舞蹈的热血孩子:“老大,正有此意啊!”
混?这话不是一点的难听。何之洲挂上手机,背靠椅背淡淡回应:“何之洲,约会。”
坐在床上的林煜堂想到了手机视频里的《天鹅舞》,凉凉地反问一句:“跳什么舞?《天鹅舞》吗?”
以前她跟何之洲打电话都是汇报突发情况。哪像现在,她晚上吃了个粗粮煎饼,都会跟他说一说。
636宿舍来人了,何之洲手机未挂断,走进来的夏维看到他,就冷讽一句:“沈熹,这个周末跟谁出去混啊?”
沈熹冲凉的时候,何之洲靠在床头看起了电视。他将所有的电视台都换了一个遍,耳边依旧是卫生间传来的哗啦啦的洗澡声音。
啧啧,敢情他拆了她的海绵,还是一项光荣的“打假”行为啊!
何之洲决定了,他要避开所有的正确答案。
呵呵。猴子问林煜堂:“老三,你有兴趣么,要不我们921宿舍一起出个节目也挺好的。”
沈熹一个人玩累了,她给猴子、壮汉,包括林煜堂都发了一条短信:“亲,你们家的老大回来啦!”
已经睡了……何之洲叹了一口气,配合着沈熹不再说话。
外面的何之洲还是怕沈熹在卫生间里头出个什么状况,他立在卫生间的玻璃门外,轻咳一声问:“你,好了吗?”
呜呜!如果这样的湿吻才算初吻的话,她的初吻居然是给了自己!
沈熹回来了,她站在门口听完猴子和壮汉的对话,真心觉得有句话特有道理——上帝在你面前关上了一道门的同时,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沈熹有点怔了,弱弱开口:“我只是回了一趟家。”
好吧。他们突然理解老大能追上沈美人的原因了,原来是暗地里下来苦功夫。猴子给了林煜堂一剂同情的眼神,林煜堂只有冷冷一笑。
沈熹连忙跟着点头:“就是这样子。”
她跑了两圈,就接到了何之洲打来的电话。
只是这一幕,在过来送热饮和甜点的空姐眼里,就变成了赤—露—露的饿狼食花的hetushu.com场景——沈熹是饿狼,何之洲是娇花。
所以他收到老大发来的短信,快速扒了两口饭,对猴子说:“老大回来了,我们回去吧。”
何之洲正在喝水,又咳嗽起来,他憋着一口气说:“我爷爷的腿十年前就在手术台锯掉了。”
壮汉两天没见着老大,就特别想与老大近乎近乎,他凑过脸说:“老大,可以分我一点吗?”
921的小伙伴们除了林煜堂,全都惊呆了!
猴子没什么提议,他也收到了老大的短信,心情莫名好起来,他给老大回复:“我和壮汉在外面吃饭,需要给你带点吃的吗?”
夏维叶再一次找虐成功。
猴子没跳过舞,有点担心:“我不会跳,老大。”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男人老说女人虚荣,沈熹的虚荣体现什么地方呢——故意买大一个罩杯,然后再在里面充斥厚厚的海绵!
他居然说她最爱的煎饼是垃圾食品!沈熹气呼呼说:“就算是垃圾食品,难道我连垃圾都吃不上了吗?”
最私密的事情居然被发现了!沈熹蹲在地上,不开心地哼哼唧唧,她就没有见过像何之洲这种男人,现在哪个女人不做假啊!她们眼线都可以算眼睛,硅胶都也算真胸,她垫个海绵怎么了,怎么了呀……
壮汉想参加,但是猴子说没有好节目,就不要上台丢脸。
猴子有点纳闷,老大的爸爸妈妈不都在国外吗?难道他回老爷子的家。他露齿笑啊笑,巴结起来:“老爷子最近怎么样啊?”
然后何之洲居然会问她:“好吃吗?”
沈熹托着下巴,脑子转啊转:“男生跳爵士比较帅,要不我们排一段爵士舞?”
沈熹在林煜堂身边坐下来,有模有样地解释起来:“我不是跟熹熹在一起么,她是舞蹈专业,为了跟她更有共同语言,我专门去学的。”
沈熹一口一口地咬着煎饼,瞎编道:“好着呢,最近跟着一群老太太跳广场舞,每天都是江南style,别提有多嗨了。”
猴子看壮汉不顺眼,开口问老大:“老大,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猴子有点心动。
结束的时候,她销魂地转过头,用英语说:“You see see,so e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