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六章

沈熹眼泪巴巴地抬起头,看向监考老师,连说话语句都不顺了:“老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
“同学,笔试开始了!”
沈熹眨了下眼睛,有点不可思议,她犹豫要不要继续说几点,后背一疼。
豆豆察觉到一股浓浓的鄙视气息在四周蔓延,她敏感地抬起头:“阿熹,这是你去年教我的啊!”
晚上,沈熹陪何之洲到学校商业街的文具店购买2B铅笔和收音机电池。明天就要考试了,小店挤满了形色各异的大学生们,他们讨论着今年四六级会出的作文题目,里面有几个学霸,仗着丰富的考试经验,正在口沫横飞地大胆猜题,旁边还真围观了不少小白兔一样无知又纯真的学渣们。
考试经验?沈熹想了想,不知道“三短一长就选长,三长一短就选短”这些算不算,还是做小抄三十六计啊。她看向身边真正的何之洲,发出求救讯号。
好吧,何之洲沉默地走向露台,手机短信铃声响了,他收到一条沈熹发来的短信:“何大哥,明天记得别考太好哈!”
卧槽!壮汉看得那个目瞪口呆,最近老大和老三的关系,十分扑朔迷离啊。
真是够皮实的,她庆幸地想。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把何之洲脑袋撞傻呢,然后她在心里出了一个算术给自己算——16加32等于……48……
“这位女同学!”
晚上,猴子在宿舍做了一套模拟卷,遇到一篇短文有百分之五十的单词不认识,他赶紧拿过来让老大给他翻译一下。
沈熹挑笔,何之洲就靠在文具店展台等着,视线转了转,就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好像和自己是一个班的。不过他向沈熹走了过去,并狠狠拍了下她肩膀:“何神,你也在啊。”
沈熹彻底被何之洲拽出了文具店。
角落座位紧靠着窗户。外面下起了大雨,何之洲看楼下躲雨的沈熹,心情有点烦躁。
沈熹颤抖着手将试卷翻来翻去,眼泪就蹦出来了,一颗颗地砸落在考卷上,她已经www.hetushu.com悲伤得不能自已。
何之洲走进二楼考场,沈熹就在一楼长廊溜了两圈,自从换了身份之后,她对师范学院教学楼都陌生起来。
不管她如何装死,一道粗犷的男声还是从白蒙蒙的水汽里飘了过来。居然让她捡肥皂!沈熹低着头,内心十分挣扎,过了会,弱弱开口商量:“我把它踢给你,可以吗?”
S大的何之洲,大一的时候就最高分考过了六级,大家没见过也听过。大神出现在文具店,围观的学渣就多了。眼镜男也因为自己跟何之洲套上近乎感到很高兴,神情激动的带头问:“何神,明天考六级了,有考试经验传授不?”
四级上午,六级下午。
好吧,她轻咳两声,压住满腔的心虚,充当起学霸给这些学渣们指点迷津:“首先大家不能紧张,你们面对的不过是一个四六级考试,只有具备藐视它的勇气才有战胜它的决心。”
沈熹低下头,一块黄色肥皂从隔壁单间滑了过来,滑到了她的脚趾头前。她动了动脚趾头,立马安静下来,她可不想捡肥皂。
壮汉大方地撕了一大半。
单间不多,只有七八个位子。因为学校百分之五十的男生都参加考试了,所以澡堂洗澡人并不多,沈熹顺利找到一个单间,三下五除二就脱掉湿掉的衣服和裤子,然后打开热水开关,舒服地在中间转了两个圈儿。
学神有学神的天地,学渣也有学渣的小天地。比如学渣们面对考试时的提心吊胆和开不得丝毫玩笑,也是何之洲这种学神理解不了的。他前一句“要避开所有的正确答案”的玩笑话,直接导致沈熹连饭都吃不香了。
不可能!
“猴子,我帮你翻吧。”林煜堂从后面走过来,余光瞥了眼沈熹,直接拿过猴子手中的模拟卷,一句句地翻译给猴子听。
对于这点,猴子还真是羡慕嫉妒恨。
对比921宿舍,636四人都是齐心协力考四级的。晚上,陈寒躺在床上背诵英语范文,m.hetushu•com豆豆趴在书桌上,正用水笔在明天要穿的裙子上面写单词,全部都是一些她觉得会考又记不住的单词。
沈熹深情目送何之洲进上楼,然后萌萌哒地朝他挥挥手。何之洲回头一次头,唇角蓦起翘了半个弧度。他对代考这样的行为有点不齿,不过谁让她是他女朋友呢,纵容一下又如何?
“别生气嘛,刚刚明明是你不帮我的。”沈熹拉了下何之洲一角,开始来软的,她见何之洲脸色缓和下来,继续说,“那个山东大妈很可怜的,她没有丈夫,一个人要供养两个女儿上大学呢。”
沈熹以为何之洲喜欢吃,又给了一个。
哎呀,她没带伞!
何之洲曾认为沈熹的考试分数很可爱,但他不知道这已经是她通过各种死记硬背外、小抄以及好心人士们的小纸团综合发挥后的得分了。
同考场的人拿到试卷便开始看作文题,争分夺秒地与时间跑步,只有何之洲背靠椅背看楼下的沈熹。
921宿舍,明天只有猴子需要参加六级考试。林煜堂和何之洲大一就过了六级,壮汉大二的时候,屁颠屁颠地陪一位大三学姐学英语考六级,结果那位学姐没过,他过了。
沈熹是被男监考老师拍醒的,她抬起趴桌面的脑袋,脸上的神色先是迷糊、然后是震惊、最后是惊慌错乱。她看看自己的手,看看四周的环境,再看看面无表情的监考老师,以及桌前的四级考卷,立马悲痛地伸手捂着嘴,防止自己会哭出来。
“同学,醒来考试了!!!”
每一个学渣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小天使。
何之洲座位在教室左边的最角落,学渣最讨厌的考试座位,他还挺满意的,桌角贴着准考证,上面是沈熹的各种信息,他指尖摩挲了一番那张小小的证件脸,越看越顺眼。
沈熹再次有意识,耳边只回荡着这样一句话。她依稀记得自己脑袋撞上了单板,所以她习惯性地伸过手揉了揉,然后发现也不怎么痛。
早上8点40分,乐了和*图*书一个晚上的沈熹亲自送何之洲到考场,考场有不少人手里捧着考试资料记记背背,打算最后临时抱佛脚。
何之洲还是阻止了沈熹。
何之洲蹙起了眉头,雨下得那么急,她不会再躲一躲吗?他头疼地揉了下额头,收了收心绪,拿起笔在答题卡写名字,将“沈熹”连个字写得苍劲有力、隽秀大气……
“没什么。”何之洲高冷地转过头,过了会,他转过头,更高冷地问了一句:“你大概想要多少分?”
沈熹晚饭已经吃得很饱了,林煜堂进来,她立马问林煜堂:“老三,你要么,我有点吃不下,我再分你一半吧。”
何之洲拍了下沈熹的后背,没什么话说了。
一、二、三,她伸出脚,还没开始踢,脚板不小心打滑,“啪”的一声巨响,她脑袋直接撞在了单间木板。
“听力考试到此结束……”
何之洲继续吃。
是真的吃不下去。
大神效应,学校对面山东煎饼果子摊彻底红了。晚上,壮汉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才排到一个至尊黄金煎饼,然后一路狂奔回921宿舍,故意在老大面前秀来秀去:“老大,想要吗?”
呵……何之洲不理沈熹,直接走上楼梯,准备进考场。他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也考了两次四级。
何之洲抬眸扫向她,不吃了。
监考老师:“……”
隔壁浴友没有办法,澡只洗了一半呢,他说:“好吧,不过你脚干净的吧?”
然后考试是什么?
贱男!居然怀疑还她的脚不干净,沈熹哼哼唧唧,心里有了打算:她一定要把这块肥皂踢得远远的,最好踢出好几个单间,让他光着身子出去捡!
卧槽!谁发出那么妖娆的声音?哪家男人洗澡洗得如此销魂?沈熹隔壁是一位来自东北的男生,因为受不了这个刺激,“啪嗒”一声,他手中的肥皂不小心就掉了下来……
沈熹赶紧收场:“其实没什么好说的,靠的是平实的积累。如果一定说我有什么考试经验,我考前都会吃一个咱们学校对面和_图_书的煎饼,加两鸡蛋……”
算了,那么肉麻的事情,只有脑残才做得出来。何之洲转身回宿舍,上床,随手将床铺的蓝色挂帘拉上。这是他新买的挂帘,防止自己看到一些不雅的突发情况。
第二天六点,师范学院和S大校园,一前一后开始播放四六级考试纪律的通告,大家的CET终于来了!
沈熹咧嘴笑:“不就有一次我想跟她学做煎饼,然后就聊上了。”
如果没有何之洲,沈熹清楚知晓她也会是其中一员,有过之而无不及,哪像现在那么潇洒,所以她又偷偷拉了下何之洲的衣角,认真地感谢了一句:“何大哥,谢谢你。”
沈熹一路跑回了921宿舍,她淋成了落汤鸡,所以打算洗个热水澡,结果宿舍的热水器坏了,出不了热水。为了怕感冒,她收拾了两件衣服直奔楼下的公共浴室。
楼下的沈熹抱着头,还是决定冲进了大雨里。
何之洲彻底没脾气了,不过声线依旧凉飕飕的:“你知道的还真多。”
何之洲淡定地玩着手中的笔。无所谓,他已经不怕丢人了。
“隔壁的,可以帮我捡下肥皂吗?”
大家齐点头,有个女生还鼓起了掌。
怎么就这个时候回来了呢……
“怎么,那山东大妈的煎饼摊还有你的股份?”两个人的时候,何之洲彻底不客气了。
沈熹再给。
结果调皮的肥皂不止掉下来,还一路往下滑,滑到了隔壁。
天色暗沉,像是马上要下雨的样子,沈熹探出脑袋望了望。“哗啦”一声,沉闷的天就被两道一闪而逝的闪电划破,骤然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可以……还真是比何之洲还高冷。沈熹撕下二分之一,递给林煜堂。
至于夏维叶,她已经联系到了同考场一位会把答案丢给她的男生,现在正陪那位男生打电话。
林煜堂脚步停下来,犹豫了两秒,点了下头:“可以。”
原来只是开玩笑,不带这样吓唬人的!沈熹立马化悲为喜,“嘿嘿”地笑了两声,然后她将餐盘里最喜欢吃www.hetushu.com的四喜丸子送到何之洲的餐盘里:“何大哥,你吃这个。”
何之洲路过豆豆,深蓝色的裙子已经写了好几行单词,他还真长见识了。
呵呵,何之洲仰着头,微风拂面明月狡黠,满天繁星在泼墨似的夜空一眨一眨,他心情莫名有点好起来,要不考个520给她?
“真舒服呀!”她喟叹一句,“我爱洗澡,皮肤好好……”
何之洲早已经吃好放下筷子,不过他看向餐盘里的丸子,又重新拿起筷子,低下头,优雅地将它解决掉。
怎么就回来了呢!
真的想要几分就有几分么?幸福来得那么突然……不过她真好意思再给何之洲压力,伸手拍拍何之洲的肩膀:“咱们能考几分就几分。”
正巧监考老师发放试卷,无意就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嗤笑一声,他就没有见过那么自恋的人!
好疼!她眯了眯眼睛,然后就再也睁不开眼了。
谁那么热情啊!沈熹吓了一跳,转过身说:“同学,你手劲有点大啊。”
男澡堂哪里有女同学啊……
沈熹瞅了壮汉殷勤的模样,摘掉耳塞,勉强地点点头:“把你没吃过的那一边,撕点给我。”
Yeah,能算出来,还没傻……
女同学?!
“同学,你到底怎么了?”监考老师也懵了,真是好让人心疼的学渣啊。
沈熹扒一口,看他一眼,再扒一口,又看一眼。何之洲受不了这样的眼神,终于妥协说:“我开玩笑的。”
“猴子……我……”帮不上猴子,她也感到好无力。
沈熹愣了愣,对着短文认真地看起来,一个单词一个单词扫过去,结果是太神奇了,她居然没有一个单词是认识的。
他惊呼一声:“我的肥皂!”
沈熹瞧着他们,又喜上眉梢了,虽然她也知道这样子是不对的,可是嘴巴就是绷不住地往上翘。她赶紧低下头继续给何之洲挑笔。
她还是第一次进男浴室,走进去才发现男澡堂设计如此丧心病狂,里面有单间,也有集体浴室,集体浴室只有一排排喷头,连块隔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