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七章

林煜堂一下子被这样的何之洲噎得说不出话来。
继续睡?呜呜……她怎么还睡得着!
做着做着,她看到试卷最下面有两个字,应该是何之洲留下来的,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加油”。
穿戴完毕,他提着换下的衣服走出了单间,不顾隔壁浴友商量的祈求声:“亲,商量个事呗,你能帮我把肥皂找回来么?”
他原本想把这只小熊送给张然的,不过拿回宿舍,老大就抱着小熊不撒手了:“它好可爱……”
壮汉无语凝噎:“老大……”
沈熹只觉得自己一下子从天堂掉下人间,还在地上砸了出了一个大坑。老天爷为什么要对她如此残酷……就不能等何之洲考完再换回来么?
铃声响起,考试结束。
不过她前面做听力的时候不是挺淡定么,跟小鸡琢磨一样,一眨眼就一个,难道是乱写的?
豆豆赶紧点头。
沈熹想到澡堂的事,脸颊红扑扑的。她无颜面对何之洲,抓了抓不长不短的头发:“我真没想到会在考场换回来呢。”
何之洲等得很有耐心,他懒懒地靠在长廊围栏,时而看一眼里面的沈熹,时而望一望楼下小花园的风景。雨后初霁,浅浅阳光穿过后云层抖落下来,地面的水坑亮晶晶的折射出道道水光。
她们不是天天见吗?豆豆有点纳闷,不过她真好久没看到阿熹笑脸了,她激动地抱上沈熹的腰,委屈巴巴地说:“呜呜……熹熹……你好久没有对我笑了……”
何之洲从考点教学楼走上来,来到沈熹所在的256教室,他立在外面长廊,透过大窗户就看到了坐在角落咬笔杆的沈熹。
沈熹笑呵呵,她逛起了好久没住宿舍,然后就看到了自己床铺的挂帘,她拉开挂帘,入眼的是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她嘴巴张成了“O”型,指着被子问豆豆:“这……这个是我……叠的?”
何之洲到师范学院找沈熹,这一路他想了很多事,不过最重要的一件是——沈熹能应付剩下的考试www.hetushu.com么?
突然被拉进怀里,沈熹由委屈变成了懵,她脑袋被贴在何之洲的胸膛,动作算不上多亲密,以前她与何之洲拥抱甚至……亲吻,但她都没有此时局促。
何之洲伸手碰了碰后脑勺,放慢脚步说:“还好。”
这种又淡又冷的声线,配上淡漠的神色,彻彻底底一句没有感情的反问。不可能是沈熹!林煜堂眼瞳缩啊缩,最后缩成一个点,里面满满不可思议。
何之洲:“……回见。”
沈熹不想再提四级。不过能看到豆豆心情又好起来,她上前拉住豆豆的手:“豆豆,好久不见了!”
“何大哥……后面的我都做不来……”好委屈的声音。
沈熹回到636宿舍,心情真是感慨又复杂,她往里头张望了一番,有点却步了。直到里面的豆豆朝她招手:“嗨,阿熹,你考得如何啊?”
还有后脑勺怎么那么疼……沈熹对他做了什么!
他看得好心疼啊,真是一枚让人心疼的学渣啊!以至于他觉得将她叫醒考试都是一种犯罪。还不如让她沉浸在美梦里,不用醒来面对“正在考试”的现实呢?
何之洲在听力做到一半的时候,就出现了注意力无法集中的情况,同时外头的狂风暴雨拍着窗户玻璃“啪啪”作响,仿佛要破窗而入。他撑着额头逼着自己听清每句英语对话,直到最后,戴着耳塞的耳朵嗡嗡作响,他心里有产生了某个预感,然后他用最后时间给沈熹留个讯号,写下两个字——“加油”。
沈熹收回视线,在最后时间里做最后奋战。考场陆陆续续有人交卷,但他们都影响不了她,就算她什么都不会,她也要把这张试卷画满。
那是何之洲啦!沈熹拍了下豆豆的肩膀,安抚道歉说:“对不起啊,我以后天天对你笑。”
沈熹与何之洲一块儿走出教学楼,她想到自己回归前发生的事,立马仰头问:“何大哥,你后脑勺怎么样了?”
何之洲没有回和图书他。心里却想着另一个问题——沈熹居然跑到公共浴室来洗澡!
豆豆:“……”
何之洲走出浴室,外面的雨已经停下来,整个S大仿佛从水里刚捞出来,每一处都是湿哒哒的,空气倒十分清新。何之洲立在大门吸好几口新鲜空气,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真是好悲伤的人儿……
何之洲很想给沈熹一个拥抱,然后他真抱上了她,直接将她拉进自己怀里。这是他第一次以男人的身份给她拥抱,然后他才发现她真的好软。
沈熹撅起嘴巴,心里哼哼唧唧:他有时间给她写加油,为什么不多给他做一点呢……虽然这样想,不知不觉,一种另类的甜蜜悄然爬上她心头。
“虽然方式有点意外,不过结果总算好的。”何之洲单手插着口袋,望着她说,“对吧?”
何之洲拿着洗澡脸盆回到921宿舍,宿舍里只有壮汉和林煜堂,壮汉正双腿分开地坐在椅子上,对林煜堂说:“老三,今天沈美人考四级,你也应该积极点,老大挖了你的墙脚,你再挖回来就是了。”
听力已经结束,迎接她的是大片大片的阅读,但她最讨厌阅读了!沈熹把眼角的泪花擦干净,开始做题。
终于换回来了!
沈熹终于花了五分钟适应自己突然出现在考场的现实,然后她拿起了笔,坚强勇敢地面对剩下的空白考卷。
沈熹烫发的时候,何之洲在921宿舍整理东西和大清理。他拉开抽屉,是一大堆零食;掀开被子里面藏着两本漫画书;打开衣柜全部都是花里花俏衣服。
何之洲真的是四脚朝天地躺在男澡堂的小小单间里,头顶的花洒咕噜咕噜地喷洒热水,他侧过头,身旁还躺着一块黄色肥皂……他花了几秒时间思考:难道沈熹是因为捡肥皂滑倒的?
王老师商量说:“同学,如果真的不想考,要不你继续睡吧……”
沈熹赶紧调整情绪,无所谓推开何之洲,笑着说:“何大哥,咱们终于恢复正常了。”
沈熹和_图_书回到座位,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好久没用的镜子都蒙上了灰尘,她望着里面酷似高晓松的发型,决定下午就去理发店做个头发。
结果老大那么快就不喜欢了?壮汉接受不了,他跟老大提醒某个事实:“老大,小熊是我送你的,卡卡是你取的名字……”
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但她还有很多题目没有做,她又有点强迫症,阅读理解没有看懂就会看很多遍,时间就这样“嗖嗖嗖”地从她笔尖划过,直到监考老师说只剩下半个小时,她才从强迫症里出来,依靠“三短一长就选长,三长一短就选短”快速解决了好多题目。
“嗯。”何之洲放下脸盆,神情清淡地点点头,他背对着壮汉和林煜堂站在书桌前,稍稍收拾了下乱七八糟的书桌,然后他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仿佛要穿透他后背。他转过头,看向林煜堂:“老三,我身上有什么吗?”
突然,隔壁传来一道担心的声音:“嗨,隔壁浴友,你还好吗?”
沈熹站起来,有点不适应看比自己高的何之洲,低着头说:“何大哥,我们……”我们怎么就换回来了呢。
何之洲附和:“我也没想到。”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光裸着身体,四脚朝天地躺在浴室里。
好累,不想爱了。
“哦,这样子。”何之洲将小熊从纸箱里拿出来,塞回壮汉怀里,“那还你吧。”
还是睡傻了,忘了自己在考试?
还有,他床头居然放着一只打着蝴蝶结的小熊。
考试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沈熹靠着“加油”两个字,磕磕碰碰地做完了大半张试卷,结果事实证明,加油对英语是行不通的,看不懂就是看不懂,不是加油就能看懂……
调皮的肥皂一下子滑过五六个单间。沈熹没有完成的事,何之洲帮忙完成了。
王老师监考多年,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学生。听力做完就睡着也算了,醒来还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真想问候她一句:“同学,请问你是猴子请来逗比的么?和图书
何之洲转了下脸,不让沈熹看到他不经意弯起的嘴角。
卡卡是怎么来的呢,上个星期壮汉在超市买了九包纸巾,参加了一个抽奖活动,他抽了一个三等奖,小熊就是奖品。
壮汉:“……”
“何止是一手啊,根本就是两手!”沈熹认真地跟豆豆强调是两手,她拉豆豆过来,“你看看,这个折角,这个两点一线,一般人能叠出来吗?”
只是不知道沈熹那边怎么样了……
“嗖——”
从今开始,告别高晓松,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难道还是鬼叠的……豆豆真心认为沈熹在炫耀,不就想让自己夸夸她么,豆豆说:“对啊,没想到你还有那么一手。”
她眨巴眨巴眼睛,这一次她真的被何之洲搂在怀里,她是女人,他是男人。
“没,挺好的。”何之洲说,然后转过身,“我出去一趟。”
“我的肥皂!!!”隔壁只洗了半个澡的东北男生彻底崩溃了,一声沉痛的呼叫之后,他痛心疾首地质问:“浴友,你踢过头了!”
过了会,隔壁又飘来一道试探的声音:“如果你没事的话,可以把我的肥皂递过来了么……”
就算等她洗澡洗完也是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何之洲懒得搭理他,关掉热水,他打开左上方的小衣柜,取下沈熹带过来的裤子和衣服——都是一些暖色调的衣裤。然后,他发现一个问题,他可以接受沈熹穿这样的衣服,现在自己将这条七分小黄裤穿上去时,内心不是一点点纠结。
卡卡?何之洲看了眼纸箱里的小熊,居然还有名字。
教室没什么人了,何之洲向沈熹走过去,轻飘飘地打了一个招呼:“嗨。”
“喜欢吗?那就送给你吧。”他非常爽快送给了老大,全然没有对猴子的小气,也把张然忘在了脑后了。
何之洲把小熊拿下来时,壮汉正从卫生间出来,他见老大把小熊丢进纸箱里,壮汉一个箭步走上去:“老大,你要对卡卡做什么!”
王老师:“……”
沈熹还是接http://www.hetushu.com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所以她用脑门撞了撞桌面,“嗵嗵嗵……”她不要呆在这里,她要撞回去!一定要撞回去啊!
有个瞬间,他失去了意识,再次睁开眼,他又有点不想面对这样的自己——就算是自己的身体,但好久不见了、又是光秃秃地呈现他眼前,他真有点接受不了。
哎。她开始收拾桌上的笔、身份证、准考证,动作慢吞吞。
林煜堂没说话,眼尾淡淡地瞥向站在门口的人。
不止林煜堂不可思议,壮汉听到老大这样说话,他又有点不开心。他不要冷冰冰的老大,他要软绵绵的老大!
他拍了拍她的后背,喉咙发出两声不厚道的轻笑,安慰说:“没关系,瞎猫遇到死耗子,总能碰到几个对的。”
不好不好……沈熹不开心,可是她又不能太自私。她抬头瞅了眼何之洲,还是委屈了,想到从考场醒来那种惊慌失措的感觉,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
监考老师一张张收试卷,沈熹还在涂涂写写,直到老师立在她面前,才依依不舍地停下了笔交了卷子。
“老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同学,你当然是自己走进来的啊……”
全都是沈熹生活的痕迹。
好吧,她会加油的……
壮汉跟林煜堂说话的时候,是还没发现何之洲已经回来。他看到老大进来,话音一转,立马笑得像花儿似的,朝老大招招手说:“老大,你回来啦?”
仿佛有心电感应一样,她突然转过头,他和她目光交汇。然后,沈熹那是什么眼神?委屈、幽怨、可怜、绝望……
沈熹笑啊笑,然后她朝何之洲挥挥手:“何大哥,我先回宿舍了,再见!”
何之洲看了眼地下的肥皂,嫌脏,不太想捡。他站起来,揉了揉后脑,确定自己眼睛不花呼吸顺畅后,对着肥皂就是一脚,直接将肥皂踢了过去。
何之洲松开沈熹,很自然地把垂下来的手放进口袋,他点点头,同意她的话:“嗯,正常了。”
壮汉狗腿地问一句:“老大,你今天心情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