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八章

何之洲骑着车从师范学院回到921宿舍,壮汉、猴子和林煜堂他们都已经吃好了,差不多消化后,开始换篮球服。
结果,一个与眼前理发师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走出来,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嗨,你不是上次那高圆圆吗?”
何之洲阻止壮汉的靠近:“周辰,我们得谈谈。”
“好吧。”沈熹接过何之洲手中的袋子,往低头看了看,“那个……卡卡呢?”
何之洲回到921宿舍,他们的外卖还没有到。壮汉“不怕死”地对何之洲卖萌:“老大,壮壮肚子饿。”
沈熹懵了,她重新把分数打了一个七折,然后不死心地问:“为什么不能全对?”
想得美,何之洲将话里意思重新表达一次:“不,监督你学英语而已。”
过了会,林煜堂转过身,他眼神带着挑衅,语速平缓又坚定地开口:“我找沈熹去。”
如果之前,沈熹肯定会喂两片曲奇到壮汉嘴里,喂好之后说一句:“滚吧。”然后壮汉就格外心满意足地滚了。
何之洲扫了眼沈熹表情,轻飘飘地将重点扔出来:“放心,我会帮你的。”
“好球!”猴子欢呼,拍掌。
这话对谁说的,922宿舍不知道,921宿舍都是明白的。
沈熹回到636宿舍,因为没有人陪她玩,一个人无聊地斗地主,她将欢乐币输得差不多时,露台晒衣服的豆豆对她说:“阿熹,在河之洲又过来了。”
林煜堂中途离队,就是不回头向前走着。
林煜堂、猴子、壮汉外卖终于送来的时候,何之洲提着沈熹留下的零食和小玩意,包括什么玫瑰精油、男士爽肤水、蜜蜡纸、眉毛夹等等,去隔壁的师范学院物归原主。
猴子看老大回来,心情也微妙地好起来,他关心地问了一句:“老大,你吃了么,我们都叫了外卖,需要给你一份么?”
真是坦荡荡的自恋。何之洲伸过手,捡起一根还留在她www.hetushu.com肩头的头发,直接说:“走吧。”
真是好俗好实在的祝福,沈熹却被何之洲认真的样子弄得不好意思起来,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在食物上……
沈熹终于放下杂志,转过头对何之洲笑了笑:“嗨,好巧,你也过来剪发?”
理发师拿起她一绺头发,酷酷地解释给她听:“村儿就是土炮、土鳖、山炮儿、村炮……”
何之洲深吸一口气,突然连谈话的心情都没有了,为什么他有一种921宿舍集体犯病的感觉。
新发型对沈熹来说,因为前面对比物是高晓松,导致她现在怎么看都是好漂亮。依旧是半短不长的头发,发尾烫了个内卷,她立在镜子对何之洲说:“一般人撑不起这个发型,要脖子跟我一样长的才行。”
情绪是会传染的,林煜堂传染给壮汉,壮汉又传染给猴子。最后这三人分别叫了一份外卖吃起来。
沈熹对着镜子眨眨眼睛,长那么大第一次有一种被当女朋友的感觉,心里百感交集。她从落地镜看身后的何之洲,他背靠沙发,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也没有任何不耐。
突然,自行车车轮滚上路面的一块碎石,她整个人一弹,同时前面的人也发话了:“抓紧了。”
她头发一共做了三小时,最后完工的时候,理发师哥哥对着她新发型又是一番赞叹:“美呀美呀。”然后他还让不远处的何之洲发表意见:“男朋友,你觉得呢?”
他和她都有老地方了。沈熹没怎么思考就回了一个“好”字,然后她抬头,看向眼前落地镜里的自己,感觉习惯真是强大的东西。
最后她钦点原来的理发师给她做头发,技术不重要,关键要嘴甜。
壮汉又高又壮,是921宿舍的内线;猴子靠速度传球和移动,争取突破和跳投;林煜堂和何之洲都是关键主力,一会冲刷篮板、一会快速回防。两人一个长m.hetushu.com相干净,一个清俊得不像凡人,玩起球都带上了一丝狠味。
留着用?怎么用!
十几分钟之后,猴子和壮汉终于察觉到了一点问题。壮汉对林煜堂喊道:“老三,传给我,传给我!”
服务员端着大餐、水果和红酒上来,何之洲拿起刀叉,边割边说:“大不了下次再考一次,自己考出来才有意义,不是么?”
壮汉看向何之洲,伐开心伐开心!为什么老大又变成这样了,虽然这样也不是不好,高贵冷艳国际范,只是相比老大投球,他更想看老大拍皮球……
不是高圆圆,是剪了高圆圆发型,最后变成高晓松!沈熹看向这两人,卧槽,居然是双胞胎!
壮汉眨眨眼:“好呀好呀!”
大家都奇怪了。因为这个球本应该传给壮汉的。
说起来,921宿舍真好久没有打球了。壮汉和猴子听完林煜堂的建议,纷纷点赞。有时候,人的记忆真是微妙的东西,沈熹跟921宿舍的人相处不到一个月,导致壮汉他们都差点忘了老大是会打篮球,而且打得很好。
何之洲点点头,加了一句:“祝你永远开心。”
沈熹点头,的确有庆祝的必要。大餐还没有上来,她心绪又飘到了四级身上。她从服务员那里要来纸和笔,开始算分。
全场,只有何之洲不意外林煜堂将球砸向自己,他面无波澜地接过球,一个帅气的跳投,篮球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正中篮筐。
所以面对沈熹的客气话,他“呵呵”两声,倒也幽默了一把:“留着做什么,继续脱毛?”
何之洲站起来,走过来看了看说:“凑合吧。”其实他有点心疼被自己冲动剪掉的长发,沈熹黑发如绸的模样,他都没有仔细看过。
沈熹对何之洲解释说:“就是一只很可爱的小熊,我放在床头的……”
沈熹收到何之洲发来的短信,只有一句话——“晚上到老地方吃饭。”http://www•hetushu.com
何之洲骑着车过来,沈熹很自然地跳上后座。坐上去之后,她又有了重做女孩的矜持,双手不再环上何之洲的腰,只是抓着他衣角。
沈熹趿着拖鞋飞奔下楼,身上是一件烟灰色长裙。一分钟之后,她出现在何之洲眼前,扬着灿烂的笑容,客气了一把:“何大哥,你真老客气老客气的,这些东西你就留着用嘛,不用还给我了。”
宿舍里,从头到尾没有表露过度热情的只是林煜堂,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切,过了会,直接开口说:“何之洲,晚上打球吧。”
正巧隔壁寝室也在打球,所以8人很快进入半场4V4的模式。
学校外卖一向都是姗姗来迟。
晚饭时间到点了,老大不在宿舍,壮汉和猴子决定下馆子吃小炒,他们邀请林煜堂遭受拒绝。原因是林煜堂根本没心情到外面吃饭,只想叫个外卖了事。
她都有点不习惯看这样的自己了。
然后,她没想到头发做到一半,何之洲出现了。她正在烫传说中的空气卷中,脑袋全是烫发用的彩色圈圈,她不想让何之洲看到自己包租婆的样子,拿着一本《瑞丽》杂志挡脸。何之洲瞧见了也不说什么,直接走到店里的沙发坐下来,一副是谁谁谁的男朋友的姿态。
何之洲拒绝:“不用,我在外面吃过了。”
是么?沈熹一下子精神了,她拉上何之洲的手:“你的意思是,我们还会换回来吗?”
林煜堂站在内线被突围,球玩得越来越狠,心却越来越明白。最后,他不顾呼叫的壮汉,将球狠狠地砸向三分线外的何之洲。
何之洲对袋子里面的东西不是一般的有意见,他找到玫瑰精油和玫瑰干花瓣就算了,居然还找到了好几包蜜蜡纸!
“那就不叫了吧。”猴子很自然地接话,“到时候你想吃的话,我再分你点。”
921宿舍正幸福吃着黄金套饭的壮汉,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何hetushu.com之洲出卖。今天套饭里多了一个卤蛋,还特意将它留给心中那只软绵绵的老大呢。
何之洲沉默了两秒,开口:“那是壮汉的吧,他从我这拿回去了。”
壮汉没听清何之洲的反问的语气,以为老大真叫他壮壮,一颗心萌成了一摊水,他蹭过身:“叫辰辰也行啊。”
“难道不是你的意思么?”何之洲反问,“如果全对,你会被请去喝茶。”
结果这一次,这招不好用了。何之洲不可思议地抬了下眼:“壮壮?”
真是不能更赞的场景了!
何之洲只是沉默。
何之洲翻了好久的衣柜,才找到自己的篮球服,它们已经被沈熹塞到了最里面。
何之洲点头,加了一句:“他老样子了。”
不料真正的老大已经无情地捅了他一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点也不顾及室友之情。
“村儿?”沈熹狐疑地念了念这个词,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何之洲咋那么客气捏,这些零食和生活物品,他能吃就吃,能用就用呗,居然还给她送回来。
不过她现在也漂亮。
沈熹乖乖地贴上了何之洲的腰身。前头的何之洲目视前方,眼尾扬起一抹愉悦。他穿过一条小路。这一路有绿茵茵的草坪、郁郁苍苍的灌木丛,还有极具建筑风格的白色教堂,全是让人心情明亮且愉快的风景。
921队友突然离队,隔壁922宿舍的男同胞都好迷茫呀,其中一个比黑炭还黑的男生问何之洲:“林煜堂怎么了?”
突然,猴子对直接从内线走出来的林煜堂喊道:“老三,你去哪儿?”
我来等你……
西餐厅里,何之洲点完正餐后,还让服务员开一瓶红酒。他对她解释说:“我们庆祝一下。”
学霸跟学渣讲意义都是空扯淡!不过沈熹还是点点头,没有情绪地开口:“是。”
沈熹要捶桌了,不过这事也不能怪何之洲,只能说天意弄人。只是想到明年还要面对四级,她心都揪成一团。
hetushu.com“拿回去了?”沈熹有点惊讶,然后哼哼了一声,“真小气,送出去的东西居然还讨回去。”
“堂,别闹!”壮汉回过神,也着急地喊起来。然后他发现自己喊出来的味道,怎么如此基情四射。
分你点……何之洲默默转过身,左手撑着额头按了按,他从小到大就没有从别人那里分东西吃的习惯!
何之洲不说话。
沈熹主动端起一杯酒,四级估分结果让她暂时不愉快,不过,成绩不好真会影响她心情,她从小到大都要得抑郁症了。她举杯与何之洲碰了碰:“何大哥,祝我们终于各回各位,各找各妈。”
壮汉望着冰冷冷的老大,脑里想象的却是软绵绵的老大在篮球场拍着皮球的模样:“One,two,three……”
沈熹低头吃牛排,他在两只杯子里各倒一些红酒。
何之洲?她和他不是刚见过吗?沈熹从电脑前站起来,走到露台看到提着大袋东西的何之洲,一下子明白过来。
何之洲望着沈熹,说出一个残酷的事实:“不会,只有七成的正确率。”
老大不拍皮球了,不幸福。
何之洲翻了翻手中的时尚女刊,然后没有任何兴趣地将它放置一旁,抬起头言简意赅地回答:“不,我来等你。”
卡卡……
豆豆为什么称呼“在河之洲”,因为她也是“在河之洲”的小粉丝呀!
921宿舍好久没一块儿出门,更别说一块儿打球了。所以当四人穿上篮球服,红蓝黑白地出现在篮球场,十分扎眼。
“啊啊啊啊啊啊……”沈熹疯了!还能不能好好理发了!她愤怒地转过头:“老板,我要换理发师!”
“何大哥,你前面能全对吗?”算到最后,她紧张发问。
林煜堂平静地看着。
她来的理发店是上次何之洲剪短的那家,理发师也是上次的理发师。她坐下来时,理发小哥盯了她许久,她以为他会说认识她,结果吐出来的却是:“美女,你的发型咋那么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