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九章

这样一想,何之洲也加快了脚步。
壮汉不放手,试图用卖萌的方式阻止老大,他凑到何之洲耳边说着诱饵:“老大,你别去,我把我家娃娃借你玩好不好?”
“熹熹,我的噩梦终于结束了……”林煜堂在沈熹耳边说,语气是难以形容的沉重。
如果林煜堂再问她一句话,她估计就要彻底爆发了。有时候面对太过熟悉的人,会不自觉将他当做吐槽的垃圾桶和发泄委屈的毛绒玩具。
对啊,客气什么,她以前花林煜堂的钱从来不手软。六岁的时候,她喜欢套圈圈,零花钱全套没了,林煜堂把家里的小猪储蓄罐捧给她,毫不心疼就砸在地上。
沈熹抬头对上林煜堂眼睛,叫了一声:“堂堂……”
“堂堂,我自己来吧。”沈熹感到了一丝不自在。
沈熹心中百感交集,她伸手拍了拍林煜堂的后背,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堂堂,我不敢抬头了,你把人都招过来了。”
林煜堂看着沈熹,傻笑两声,仿佛什么东西失而复得,一种圆满的情绪在他胸膛一圈圈地激荡,数日的抑郁和纠结顷刻间烟消云散。他伸出手,没有任何语言,直接将沈熹揽入了怀里,紧紧抱住他。
那年她在电视看到一句话——“无以为报hetushu.com,以身相许”,觉得形容她对堂堂的感情,再合适不过了。
“你前阵子不是装得挺好的么,继续装下去啊!”
“当初不是嫌弃我们才挂上去么,怎么又拆下来了?沈熹,我发现你做事还真没有一点原则。”
听错的人来自922宿舍,调皮又胆小。“我告老师去”这句话从他一年级上学到现在,一直是他的紧箍咒。尽管上了大学后他已经好久没听到了,当他误以为林煜堂说出这样的话,还是急了。
林煜堂站起来,把花露水递给沈熹,然后就看着她。沈熹抓抓头发,转移尴尬:“我新发型好看么?”
这句挑衅十足,带着宣战和独特男人味的话,居然还有人耳背,听成了“我告老师去!”
“周辰,你放手。”他对壮汉说。
她在说一个严肃的问题。
他不就是在抢篮板时打手了么,林煜堂有必要告老师吗?他立在猴子和壮汉的中间,颤巍巍对前头的林煜堂喊道:“林煜堂,大家玩得好好的,你告什么老师啊,你给我回来……”
林煜堂故意的玩笑话,沈熹也配合地捣了他一拳,林煜堂不仅没有还手,还面带笑容地领着她,到收银处把花露水和水果的钱结了。
烦不烦和*图*书啊!沈熹转过身,焦躁地把挂帘扔到地上。她当了一段时间的男人,好久没有体会如此磨磨唧唧的宿舍纠纷,肝火一下子冒出来,她狠狠地拍了下桌面:“说够了没,小心我揍你啊!”
谁他妈是要去告老师啊!已经走出一段路的林煜堂,原本走得沉稳又坚实,面色也十分淡漠,结果听到这句话,左脚不小心崴了崴,最后还是收回来,继续走着,不回头地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
堂堂……
哗啦啦的钢镚铺满了一地,然后以一种小土豪的气势对他说:“熹熹,全给你。”
“我找沈熹去。”
何之洲越想越发现自己走进了死胡同里,随后他又换了一个方向思考:好像林煜堂和沈熹也没有确定关系,真正确定关系的明明是他和沈熹。现在林煜堂要做什么,他去找他女朋友做什么……
“……”
走进超市,她到水果区挑选水果,林煜堂到日化区拿了一瓶驱蚊水回来,是她从小用到大的牌子。然后林煜堂还没有结账就先拆了花露水,蹲下身直接给她小腿擦起来。
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要先尝试失去她的滋味么?
林煜堂去师范学院找沈熹,沈熹还在宿舍里面拆何之洲弄起来的挂帘。整个过程,夏维叶一直http://m.hetushu.com说着风凉话,凉得她差点骂人。
晚上七八点的女生宿舍楼下,正是人流量最多的时候,林煜堂在大庭广众下拥抱了沈熹,围观人群立马像蜜蜂一样涌了过来,大家自觉地绕成一个圈圈,像小白兔一样纯情又好奇的眼神看圆圈中心里拥抱的人。
还有,林煜堂是他室友、同学,甚至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有句话是朋友妻不可欺……
“熹熹?”林煜堂声音也颤抖,他弯下腰看着她的眼睛,小心翼翼开口,“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何之洲只瞥了眼壮汉不说话,然后重重地拍了拍壮汉后背,向前面走去。结果刚走了两步,他又被壮汉拉住了——“老大,不要去!”
话音刚落,壮汉和猴子一起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位隔壁室友,然后双双按住他脑袋,鄙视道:“告你妹的老师啊!”
她抬头瞅了眼立在自己跟前的林煜堂,注意到了他的黑眼圈。她有片刻的荒神,都不知道叫他林煜堂、堂堂还是老三了。现在她以真正的自己面对林煜堂,心情也是复杂又委屈,外加夏维叶这个导火线……她抿着唇,拼命地压抑着快崩溃的情绪。
林煜堂就这样走了,留下类似宣战的语言。猴子和壮汉回过神后,双双来到和_图_书老大的身边,猴子纠结着说不出话;壮汉支支吾吾地劝导说:“老大,要不收手吧,毕竟老三和沈美人好多年了……”
何之洲这一路想了很多,他从来不是一个对感情狂热的人,只是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想好好爱的人,却发现这条路不好走。壮汉告诉他“沈熹与林煜堂认识很多年了”,他又何尝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青梅竹马,沈熹和林煜堂之间有着他插不进的岁月和牵缠。林煜堂曾陪沈熹走过的日子,它们都与他无关,甚至他和沈熹慢慢失去某种联系。
何之洲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甚至更夸张一点,他还看到不少人鼓掌称赞。他人高,立在远处也能看到里面的沈熹,她贴在林煜堂的怀里,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抖,眼角眉梢,有着一丝脆弱的委屈。
沈熹前一秒发完脾气,后一秒林煜堂来找她。她走下楼时,嘴巴还是撅着,一副心情不好的模样。不愉快的寝室氛围,她以前都不当做一回事,认为女孩子之间总存在吵吵闹闹,大概有了对比才会知晓,宿舍氛围真是影响心情的头号杀手。
林煜堂第一次觉得堂堂两字是那么好听。从小到大他最讨厌别人叫他堂堂,因为像叫女孩子名字“糖糖”一样。偏偏沈熹特别喜欢叫,从“堂堂hetushu.com哥哥”叫到了“堂堂”,直到现在。
卧槽!何之洲猛地甩开壮汉。
林煜堂却笑了,他直接拉上她的手,将她快速拉出了人群,直接从宿舍楼的后面绕出去。然后拉着她走过了一盏又一盏的路灯,夜雾来袭,幽幽蓝光变成朦胧的轻纱挂在她眼前……沈熹感觉自己有点看不清了。
夏维叶:“……”
真好啊!
沈熹没带钱包,只能用林煜堂的钱。从超市走出来,她走在林煜堂的左边,开口说:“堂堂,我明天再把超市的钱给你吧。”
“很丑。”林煜堂说,低头给沈熹继续挑水果,一边挑一边说,“忍好久了。”
大晚上出去溜一圈,她小腿已经被蚊子咬了两口,她弯下腰抓了抓,苦不堪言。正巧她和林煜堂经过学校超市,林煜堂开口:“进去买点水果吧。”
“安静点,知道么?不然真打你!”沈熹瞪着夏维叶说完了恐吓话,继续气呼呼地从地上捡起挂帘,将它装到袋子里,她动作都带着风,看得夏维叶目瞪口呆,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煜堂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他用一种震惊又难以接受的眼神看她:“你跟我客气什么?”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沈熹,应该这样的沈熹也只会在林煜堂这里出现。何之洲把手插进裤袋里,突然没有了上前的勇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