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一章

她惊慌失措地抓住面前的人,“啪啦”一声,何之洲胸前两颗衬衫扣子被她扯下来,掉落到地上,就在她几乎跟着纽扣一块儿落地时,何之洲快速稳住她,然后将她整个人抱进怀里。
夏维叶却撇过头去。
突然,壮壮觉得自己又活了回来。
沈熹递还何之洲:“只找到这一颗。”她之所以如此积极主动地找纽扣,很大原因是衬衫纽扣是被她扯落下来,她怕何之洲让她赔。
沈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人像小鸡一样拎起来,何之洲在空中一举,她立即失重三秒,最后被降落到了白色把杆上——不准她动!
何之洲一边同沈熹发短信,一边对着电脑工作,桌前放着一杯咖啡,有些事原本上个月就应该做完的。
总之催的一手好床!
啊啊啊啊啊啊!
921宿舍,自从沈熹和何之洲换回来之后,熄灯时间又从晚上10点变成凌晨2点。以前每到10点,坐在床上的沈熹就不停问猴子和壮汉:“壮壮,你可以睡了吗?别忘了早睡对皮肤好啊。”或者对猴子说:“小猴猴,玩游戏伤眼睛,早睡早起身体棒。”
最后还是沈熹败下阵来,撇过头去。
“什么5和3?”沈熹抬起头,有点想不起来刚刚自己说话的顺序,她弱弱开口问:“那个……刚刚我说的3和5是什么?”
何之洲寡淡地瞥了沈熹一眼,他看她就不像知道的样子。宿舍楼到了,沈熹挥手与他告别,他双手插在裤袋里,点点头,然后目送她。
舞蹈房四周都是压腿用的把杆,距离地面一米二高。把杆只有一根钢管,与落地镜距离40厘米。屁股落在这样的圆杆上,沈熹即使从小练舞也坐不住,双手本能地抓住何之洲的肩膀。
和-图-书林煜堂路过何之洲,冷淡开口:“给我一根吧。”
沈熹立在她们俩跟前,真心不明白陈寒跟自己说那么多的原因,以前豆豆回家,她们偷偷落下她都没解释那么多。
结果,有意见的壮汉像大熊一样蹿过来,他嗷嗷了两声:“没良心,你们不抽就丢掉,作死啊,当我跟猴子死了,死了啊!”说完,伸手从垃圾桶里捡回了整包烟,然后愤愤不平地离去。
“没问题啊。”陈寒说,笑容亲切。
何之洲换上一件白色背心,回答:“被一只猫抓的。”
夏维叶脸上有明显的失落,她不想听陈寒继续聊下去,不过还是忍下来,不好发作。
陈寒说完,把视线落在何之洲身上,开玩笑地问:“你们是?刚秀玩恩爱回来?”
何之洲抬头望着前方:“5和3。”
何之洲回到宿舍,立马脱掉了身上这件少两个纽扣的衬衫。猴子好奇问:“怎么掉纽扣了?”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何之洲把一切看进眼底,心里埋怨自己错失刚刚的良机,然后他遗憾地松开沈熹,松开了沈熹,松开了沈熹……
“嗯。”何之洲摸了下衬衫,从上往下数第二颗和三颗纽扣全没了。
沈熹打开手机电筒:“我们找找。”
她和他对望了两秒,之后的一个瞬间里,空气都仿佛安静下来。
“好。”人被他吻到了,何之洲很听沈熹的话,沈熹要找他就找。
“没仔细看,不过挺可爱的。”何之洲敷衍壮汉,他走到书桌,拉开放烟的抽屉,打算抽一根,只是想到某个问题,闭上眼睛,狠狠心推回了抽屉。
“何之洲,我要下去……”沈熹坐在把杆上摇了摇何之洲,耳边的红晕已经完全褪去。
和图书煜堂呵呵笑了两声,没什么意见。
深夜,毫无睡意的沈熹给何之洲发短信聊天,她想到回宿舍楼四人碰面的场景,卖萌发问:“在河之洲,你到底有什么要仔细提醒我啊?”
“嗨,阿熹,你也那么晚回来啊,我跟维叶到外面逛街,今天泰中商场周年庆,买五千送五千呢……”陈寒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然后她就被何之洲拉到他身边,理由是:“贴着门做什么,你让别人怎么走路!”
这一回,也才是他和她真正的初吻……
这次不比上一次,没有大海遮掩他的臆想,潮声掩盖他的心跳……
同时,何之洲的手也放在沈熹腰上,稳住她,也是控制她。
前一秒还在接吻,后一秒要面对被熄灯的突发情况,沈熹开口第一句话是:“你刚刚是不是掉了两颗纽扣?”
“没关系。”何之洲说,然后握上沈熹的手,两人掌心放着一颗纽扣,如果两只手不紧紧握在一起,纽扣就会掉落下来。
何之洲被问得皱起了眉头,这一路他猜到沈熹会有话问她,不过真没想到是这个问题,他猝不及防地转了下头,开口:“男人吻女人,原因有很多么?”
壮汉上微博逛“在河之洲”的微博,微博依旧有前老大的影子,他像是找到了慰藉,把每一条微博都看了一遍。他看完了微博看个人资料,然后在性取向说明这里,看到了“双性恋”三个字。
舞蹈房十六排格栅灯散发出的耀目光线将他心里灼热的念头,照得“噼里啪啦”作响。他也是第一次谈恋爱,有些事并没有那么信手拈来,想来就来。
“别闹……”何之洲开口说,看她的眼神有无奈,明显也有故意欺负的成分。
黑灯瞎火的舞蹈楼和_图_书,从三楼到大门出来,纽扣完好躲在里面,不仅没有掉下来,连挪动的机会都没有。
沈熹找了好久,只找到了一颗,淡黄色的纽扣乖乖躺在她手心里,在手机电筒的光照下,反射着淡淡的光。
他的意思是,这个只有一个答案的问题,还需要说出来吗?何必分分秒秒秀恩爱,烦不烦!
谈恋爱这事讲究时机,同样的事情,如果气氛好会事半功倍。现在,如果他再不吻下去,好气氛就错过了……何之洲有点急了,心里不停地催促自己,但还是没表示,依旧纹丝不动站立着。
沈熹最新的短信进来,他回复:“没什么,早点睡觉,晚安。”
何之洲从头到尾听完了猴子和壮汉的对话,揉了揉额头,他觉得他要跟沈熹好好谈谈。他深吸一口气,哪有女孩子知道那么多的!
有风从舞蹈房的大窗户灌入,吹起大片大片的黄色窗帘,窗帘卷着风,像一只摇摇欲飞的金色蝴蝶。外面星光虽少,月明如水。
沈熹真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她太相信何之洲,觉得他再过分也不会这样耍她,导致何之洲松开她时,她没有任何准备,整个身子往前一倾,就要往下摔去——“呜呜!”
真没诚意,沈熹正要转过身,又被叫住了。她扭过头,就看到夏维叶和陈寒提着好几个购物袋,从路中心走过来。
沈熹心里纠结,放在胸前的一双手纠结地交缠在一起,直到走到宿舍大门,她停下脚步,破罐子破摔地开口:“何之洲,你刚刚为什么吻我!”
沈熹瞅瞅何之洲,把自己的猜测大胆说出来:“比如礼貌性接吻啊,比如你被刺激到了啊,比如你觉得我很漂亮,比如你饿了,比如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比如你脑子和-图-书坏了……”
“在河之洲!”她这样叫他,用四个字表达生气之情,气呼呼地娇嗔着。
“啪嗒”一声,10点一刻,舞蹈房统一关闸,室内的十六排灯骤然熄灭,沈熹再次推了推何之洲,这一次何之洲稳稳地将她抱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莫非老大有双重人格么?
四人打了照面。沈熹整个人贴在宿舍楼大门,陈寒脸上笑容太热情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这样的921,就是最原始的921风貌。壮汉望了眼何之洲,在老大身上他已经完全找不到那么软绵绵的灵魂了。
“哦。”何之洲再次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包烟,他正要递给林煜堂,左手换成右手拍了下林煜堂的肩膀,将整包烟丢进垃圾桶,开口说:“算了,它不是好东西,我们都不抽吧。”
暧昧的气氛即将转瞬即逝,何之洲默默地转了下头。他面容看起来沉静而从容,一副清风雅月、人品高洁的模样,心里却有个声音不停叫嚣着:“吻下去,吻下去,吻下去……”
现在没有那个关心他们睡眠问题的老大,猴子和壮汉又自暴自弃起来,上网的上网,林煜堂也靠在床上看书,床头挂着一盏轻巧的小台灯,是沈熹以前送他的。
一直没说话的何之洲,将夏维叶和陈寒都扫了一遍,开口说:“刚刚沈熹跟我闹脾气呢,你们帮我开导开导她。”
何之洲望了眼沈熹,又扯嘴笑了笑,再次开口的声音比刚刚多了一种漫不经心的提醒意味:“你们都是一个年龄的女孩,虽然沈熹是我女朋友,我也不好意思拜托你们多照顾她,这个也不合适。不过,如果她不小心给你们添麻烦,你们就直接跟我说,我会仔细提醒她。”
沈熹鼓起勇气发www.hetushu.com问,所以问得气势汹汹,听着就像是干架一般。
陈寒一张脸都僵住了,悻悻地说了两个字:“……好的。”
何之洲送沈熹回6号宿舍楼下,沈熹因为心里有问题要问何之洲,走得很慢,何之洲配合沈熹,闲暇从容地迈着脚步。
暧昧气氛也彻底烟消云散了。
真的松开了!
结果沈熹还真点头:“很多啊。”
这是什么意思?陈寒不再说话,刚上扬的嘴角止住了。
沈熹:“……”
沈熹怕问太多暴露自己智商不好的缺点,不再问下去,她拍拍何之洲的手臂:“我知道了,刚刚开玩笑的。”
他真的好想好想那个陪他生活了二十多天的可爱灵魂啊……壮汉心如刀绞趴在桌面抽了一大把纸巾,打算到露台伤感一番。
“比如呢?”
“我在。”何之洲这样回应,然后狠狠地看了沈熹一眼,低下头,直接封住了她的嘴。这一回,他没有一秒的思考。
沈熹眨了眨眼睛:“……逛逛而已。”
何之洲也笑,继续说:“沈熹她没什么心眼,脑筋不带转弯,你们对她说话尽量直接点,不然我怕她理解不了。”
呵呵,他以为逮小猫小狗啊!沈熹抬起头,继续义愤填膺地看着何之洲;然而,何之洲看她的眼神却格外清隽如水,她在他黑幽沉静的眼瞳,看到一个炸毛之后、急需顺毛的女人。
这一慌一乱,沈熹只觉得有一只兔子在同一时间钻进了她的心里,在里面不停地活蹦乱跳。她先心跳加快,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正被何之洲欺负……
“什么猫?”壮汉毫无心机的问。
招呼是陈寒对她打的。夏维叶则是看向还没有离去的何之洲,神色复杂,不过女人基本都能看懂的复杂。
何之洲伸手搭在沈熹肩膀,不想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