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二章

何之洲吸了一口深夜的冷空气,看向林煜堂:“你有什么安排?”
只喜欢女人……壮汉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叽叽咕咕地念叨:“那你微博写什么双性恋,大骗纸!”
跳爵士,就应该像壮汉这样嘛,热情里带着自在,自在里透着两分妖娆;或者像猴子也是可以的,动作流畅,表情畅快。
猴子比较讲人情:“有需要再说吧。”
沈熹凑热闹说:“对啊对啊,壮汉你那么帅,必须在广大学妹学姐露出你英俊的小脸蛋啊!不然,你还怎么能在走进社会之前,在S大留下你潇洒的传说呢,对不对?”
中午,何之洲,猴子和壮汉一块儿吃午饭,林煜堂因为跟教授讨论一个问题,暂时还没出现在食堂里。
师范学院的校庆就要开始了,舞蹈系忙起来了。尤其是陈寒,恨不得把所有时间花在舞蹈训练上。陈寒拿到了重点节目的机会,消息完全下来时,她请636所有人吃饭,沈熹也去了,请客地点是学校对面的一家江南菜馆。
“壮汉啊!”沈熹很快反应过来。
何之洲撇过头。
壮汉抱头:天哪,他都出现了幻觉了!壮汉想继续问下去,在何之洲一记眼神下,乖乖闭上了嘴巴。
何之洲靠着椅背看电脑屏幕,正想着一个量子力学的数量问题,壮汉刚问完,他凉飕飕地扫了他一眼,然后凉凉地回答了问题:“不,我只喜欢女人。”
太敷衍了吧!壮汉祝猴子这辈子都没有需要。从猴子那里要不到满意的结果,壮汉又把视线放在何之洲这里:“老大,你呢?”
何之和_图_书洲正用筷子把餐盘里的菜拨了拨,他习惯跟沈熹一块儿吃饭,今天沈熹要跟豆豆一块吃,他还习惯剩下沈熹爱吃的菜。吃饱了,抬头回答壮汉:“不会,因为我有女朋友。”
有时候,她沈熹就是那么机智!
“谢谢”本是客气话,没想到沈熹还真收下来。陈寒轻扯嘴角,语气有点酸了:“我还以为你会在意呢,没想到是我小人了。”
“你的打算呢?”林煜堂又问了一遍何之洲,“别说没想好,这不是你的性格。”
何之洲不知道今晚的训练多了两人,他来到练舞房时,看到沈熹跟猴子和壮汉聊得开心,不爽地咳嗽了两声。
“沈熹,这次温老师能把机会给我,我还要多谢你呢。”吃着吃着,陈寒举起一杯橙汁,对她说,“这样吧,我以橙汁代酒,敬你一杯。”
挖墙脚事件过去了,921宿舍最终还是恢复了和谐。当然脑补帝猴子觉得这只是表面的和平,说不准老三正蓄势待发,转守为攻呢。不过感情的事也说不准,老三从来没有承认过他和沈美人的关系,说不准他和沈美人真的只是青梅竹马关系。这不,林煜堂端着盘子过来,还能照常在何之洲对面坐下。
何之洲放下筷子:“很认真。”
壮汉先甩手,然后回过神后眨眨眼:“熹熹,你叫我什么?”
壮汉颇认真地说:“如果我在淘宝开一家情趣用品店,你们会捧场吗?”
“彼此彼此。”何之洲也不客气了,淡淡地勾了勾嘴角,“我也非常支持你出国读研。”
“青年杯”在这个和-图-书星期四举办,比师范学院的校庆还早三四天。三人舞,壮汉、猴子都练习得不错,何之洲也差不多,就是脸上表情没有猴子和壮汉到位。
呵呵。沈熹不想搞坏气氛,一声不吭地吃着碗里的饭。这一次,她的舞被挤下来,她谁也怪不了,更不会怪在陈寒身上,只是陈寒不停提这事,她还是难受上了。那支红绸舞,她练了三个月呢。排练的时候,她花进去的时间也不比陈寒现在少。
餐馆里,陈寒一直点菜,口味迁就着夏维叶。夏维叶这人有点霸道,面对这样的陈寒也没有话说了。
沈熹在听猴子和壮汉相互吐槽斗嘴,心里回温自己呆在921的快乐时光,根本不管门外正幽怨的男人。
沈熹埋头吃着,她话不多。最近整个宿舍,就她和豆豆最空闲了。豆豆对舞蹈本身不感兴趣,为了读本科才来这家师范学院,毕业后也不会继续跳舞,更无心争什么校庆表演的机会,更恨不得温老师把她当透视人对待。
就算对人生最没有规划的壮汉,这两天也说到了这个问题。
猴子直接打击壮汉:“你脸那么大,上哪儿找盖得下你脸的面具啊,戴上特大号口罩差不多。”
现在,“双性恋”三个字让壮汉虎躯一震,他对着微博哆嗦了一会,忐忑地走到何之洲身边,试探着发问:“老大,你怎么是……双性恋啊?”
S&N,林煜堂不会没听说过,一家非常年轻化的电子科技公司,它的优点是新,不过缺点也是新。林煜堂转过头:“知道我刚刚的想什么么?真希望你选和*图*书择去美国,有多远去多远。”
打算?何之洲整个人靠在栏杆上,想了想林煜堂这个问题:他在没认识沈熹之前,他大概会接受美国一家知名研究院提供的学习机会,一个月前,他写的论文也得到了他们的肯定,他也走在已经明确方向的道路上;另一方面,虽然他与父母感情不亲厚,但他们毕竟都在那边,父亲也强烈要求他这个暑假就去美国。
何之洲有点羡慕起林煜堂了。
沈熹一段话说得软绵绵,甜滋滋,句句正中壮汉的心脏,他连连点头说:“好吧,我不戴面具了,不过我觉得我、老大,猴子中间,最需要戴面具的不是老大,应该是猴子啊!”
壮汉吐血,受伤中。
壮汉抗打击能力一向很强:“国字脸才是男人最帅的脸。”
中间休息,沈熹把面具的想法说出来,她立在何之洲跟前,将漂亮的国王面具描绘一番,然后仰着头,一副求表扬的样子看何之洲:“你觉得怎么样?”
“双性恋”是怎么来的呢?当时沈熹注册了“在河之洲”这个微博,一方面她觉得自己才是“在河之洲”,另一方面“在河之洲”代表的也是何之洲本人,他和她性取向各不相同,所以她看到有“双性恋”的选项,立马解决了她考虑的问题。她选上“双性恋”后,还开心地给自己的智商点了一个赞。
何之洲不用想也知道双性恋乌龙从哪里来。他深吸一口气,要出去透透气!他站起来,向寝室露台走去时,不忘狠狠瞪了眼壮汉:“我乐意!”
林煜堂掰开合并在一起的一次性和_图_书筷子,低头吃了口午饭。过了会,他抬头:“猴子,你看我做什么?”
夜已深,整个大学城只有一两处地方还亮着灯。晚风送寒,林煜堂手搭在栏杆上,良久,开口问:“你暑假有什么打算?”
何之洲喝了口水,沈熹的笑容让他变得很好商量:“随你。”
沈熹转过头,笑着说:“我知道啊,刚刚就看到你站在门口不进来,都怀疑你走错门了呢。”
何之洲在露台吹着风,林煜堂走出来,随手将露台的推门一拉,顿时隔绝了宿舍里的喧闹,外头的空气清冽又静默。
沈熹觉得要给自己找点事做一做,才能冲淡心里的负面情绪,所以回到宿舍,她立马给猴子、壮汉和何之洲都打了电话,她要给他们再排练一下舞蹈。
突然,门口传来两道敲门声,舞蹈房两边门都开着,沈熹抬头,就看到林煜堂出现在门口,他脸上挂着恰当的笑,右手放在门面敲了两下:“我请客,要一块吃宵夜。”
林煜堂嘴角轻扯:“神经!”
壮汉也想要面具:“熹熹,我也要!”
因为没有人过来“迎接”自己,何之洲只能自己走进去,他很自然地走到沈熹身边:“我来了。”
何之洲说到女朋友时,猴子认真地问了句:“老大,你跟沈美人是认真的?”
何之洲长得好,每个动作也很好看,帅气不失阳刚。不过呢,沈熹歪着头看何之洲脸上的表情,觉得她可以给他买一张国王面具,戴上跳舞一定会很帅。
猴子赶紧摇摇头:“看你长得帅!”
6月,又是一场毕业季。毕业季是告别和结束http://m.hetushu.com,也是未来和梦想的开始。梦想是什么,是一个与男人身上的血性和责任相连的问题。这个学期即将结束,林煜堂他们就要进入大四,大四课少,有计划有准备的人,已经开始规划道路了。这几天,很多知名企业也来S大招实习生,各种颜色的招聘横幅挂满了校园。
他和林煜堂这个专业,凭林煜堂的成绩和能力,拿到好的offer轻而易举,他和沈熹家都在H市,距离S市只有两小时车程,可以选择在S市工作,或者回H市也行,那边的电子业正属于朝阳行业……
何之洲转过头:“知道S&N吗?我以技术入股加入他们。”
卧槽!贱人啊!
沈熹抬眸,不说什么就拿起橙汁与陈寒碰了碰。她一口气喝完,坦荡荡地接受了陈寒的谢意:“不用谢。”
沈熹脑里想象何之洲戴上面具的样子,看何之洲的眼神更小白兔了,满满都是喜欢。她给猴子和壮汉分别改了两个动作,一不注意,熟悉的称呼就从嘴里冒出来:“壮壮,你把手再往后甩过去。”
可是现在?那天他和沈熹看完电影,他告诉沈熹的未来计划是在国内发展……
林煜堂看向夜色朦胧的远处,秀挺的鼻梁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眼神却比任何时候都坚定:“本打算考雅思出国读研,现在没这个打算了,按部就班的实习和工作吧,我们这个专业,国内好机会也不少,又何必绕个圈子,麻烦。”
猴子和壮汉接到沈熹电话,虽然心里诧异,但各自梳洗一番,屁颠屁颠赴约。
何之洲半天没说话,良久才点了点头:“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