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三章

看着门口的林煜堂,猴子和壮汉善良又敏感的神经再次被触动,他们居然残忍地把老三一个人留在宿舍里,不跟他打招呼就算了,还要他过来找他们,想必强颜欢笑的老三一定是想通过请客讨好他们,怎么办,好自责!
壮汉愤愤然转过头,正要生气时,看到沈熹捂嘴偷笑贱贱的样子,他怎么有一种软绵绵老大的视觉感。
沈熹挤了挤嘴角,然后伸手抓了抓小腿,露天吃宵夜,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蚊子多。她挠小腿时,何之洲突然站起来,向老板那边走去。很快,何之洲回来,手里多了两盘蚊香。
何之洲把视线落在远方,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
所以壮汉的建议只能听听而已。
沈熹转过头,正看到林煜堂嘴角带着笑容,眼角有着令人心动的细致温柔。
卧槽!太作了!壮汉视线跟着酒盖从空中落到地上,然后快速离开座位,向瓶盖落地的地方跑去。壮汉心疼把瓶盖捡回来之后,将瓶盖对准露天灯,仔细地看了看里面小字,结果还是——谢谢惠顾。
何之洲拒绝壮汉的提议:“不行,沈熹还要回宿舍。”
沈熹抬眸,小声开口:“小龙虾可以吗?”
林煜堂:“呵呵,当然要护着。”
猴子转头看壮汉:“10瓶啤酒,你喝得光么,提前说好了,如果喝不完,全部你解决。”
猴子和壮汉都是能喝的,酒盖一个个落地。沈熹给他们开酒,她每开一个酒瓶就看一hetushu.com眼酒盖,可恨的是,全都是谢谢惠顾。
“什么!”壮汉立马伸出手:“快给我,快给我!”
林煜堂抿了下唇:“那晚上接着唱歌吧。”
“你们决定吧。”林煜堂一步步走过来,最后来到沈熹跟前,看了她一眼,“想吃什么?”
“我们都吃得差不多了,不用再叫了吧。”最能吃的壮汉也摆了摆手胖嘟嘟的手。
“算了,咱们不稀罕!”沈熹故意逗壮汉,说完将酒盖一抛。
林煜堂看了眼桌上的手机,嘴角挂笑地抬起头,最后摊摊手:“一个女孩,正追着。”
龙虾还没有上来,沈熹已经闻到了香味,中间她频频回头看老板炒龙虾的高大身影,眼巴巴的模样。何之洲不忍直视,伸手将她脑袋扳过来。
人声沸鼎,划拳的划拳,吹牛的吹牛,大号的落地风扇呼呼地吹着,这样的夏天热闹又清凉。
只是沈熹……
沈熹撅嘴,偷看了眼何之洲,发现他脸色也不好。她犹豫一下,放在桌子底下的手不经意碰了碰他。
同时,恶作剧成功的沈熹跟猴子击掌:“猴子,我帮你报仇了!”
何之洲是第一个开口说话,口吻十分自然磊落:“上哪儿吃?”
林煜堂是不速之客,他的突然出现,让整个舞蹈房陷入一种怪异的气氛里。前一秒的吵闹,后一秒的寂静。
沈熹脑子愣了愣,明白林煜堂说的是什么钱。她有点不好接口,林煜堂主动交代和_图_书起来;“上个学期凌潮汐爸爸出车祸,肇事者跑了,我借了她一部分钱急用,现在保险那边报销回来了。”
沈熹有几天没有看到林煜堂了,那次她说不想嫁给他之后,她和他就没有见过面。之后林煜堂不找她,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说话,他和她之间已经没有以前那种随心所欲了。
林煜堂只是笑,突然他手机响了,他说了一句抱歉,离开位子接听电话。周围喧闹,林煜堂走到稍远处的路灯下方接电话。
林煜堂开了两瓶酒:“没什么,就是之前借出去的钱拿回来了。”
林煜堂打了五分钟电话回来,沈熹一边吃着小龙虾一边对他说:“你再不回来,我们都吃光了,瞧,你碗里那一只,还是我给你抢来的。”
猴子和壮汉很明白自己只是陪吃角色,都特别配合地点点头:“没问题,我们都爱小龙虾!”
怎么是林煜堂?猴子摸了下头,不好意思,他推错人了,他本要推壮汉的。
沈熹感动了,眼睛眨巴眨巴。
沈熹不好驳林煜堂面子,立马笑起来,语气轻快:“行啊!”
龙虾上来了,除了龙虾还有好几个开胃的小菜,有吃有喝,谈天说地。因为猴子他们都临近人生最重要的转折口,话题就扯到了明年的安排上。
第六瓶啤酒,她再次翻开酒盖子,在壮士期盼的眼神里,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哇塞,居然是再来一瓶!”
她并不想这样,又不知道怎和_图_书么办。
壮汉笑笑:“大家不醉不归嘛!”
猴子当然不会勉强,坐下来推推旁边人的手肘:“你看,护成这样子。”
林煜堂没有立马走进来,只是靠在门侧等着,倒有一股浑然天成的矜持,架在鼻梁上的镜片透着淡淡的光,里面是一双比女孩还要秀气的眼睛。
“原来这样子。”猴子拍拍林煜堂的肩膀,“理解理解啊。”
其中一桌的人,何之洲和林煜堂与他们都认识,路过的时候还打了招呼。他们中间有一个人,长得特成熟的,沈熹以为是老师,何之洲告诉她,他是一位在读的博士生,论文连续三年都没有过,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林煜堂何尝不明白沈熹的心思,所以才有晚上这一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他再不来找沈熹,他和她只会渐行渐远,她是他的青梅竹马,他性情再薄凉,也不想沈熹彻底走出自己的生命里,最终成为她成长岁月里某个符号。
林煜堂看着她,眼神淡淡的:“不是很清楚。”
沈熹看何之洲假装和老板很熟的样子,心里就好笑。她坐下来大手一挥:“堂堂小土豪请客,老板,我们要5瓶啤酒,6斤小龙虾。”
S大的东门出来,再走两站的左边小路进去,有一家特别好的夜宵摊,那里的小龙虾尤其一绝,现杀现烧。晚上8点出来,这个时候出来吃宵夜的,大多是社会人士。当然也有几桌是大学里的学生。
林煜堂低头,他跟前的白http://www•hetushu•com色碗里果然有一只小龙虾。他笑着开口:“没关系,等会再叫几斤。”
沈熹低下头:“那现在呢,她爸爸没事么?”
林煜堂把手中的手机放在桌上:“不是,等会我还有个朋友过来。”
林煜堂看向猴子和壮汉,包括何之洲,用眼神询问他们的意见。
沈熹只好双手抵在餐桌上,托着下巴干等着。啤酒上来了,她转过头看林煜堂,开口询问:“堂堂,你怎么突然要请客啊?”
男朋友如此贴心,沈熹捂着微烫的脸,安安静静地坐在何之洲身边,立马化身小女人了。以前她从表姐说过一句话,女人在不同男人面前扮演不同的角色。在小男人面前会不知觉扮演女强人,在有些男人面前,只要做一只卖乖的小猫就可以了。
沈熹第二个坐下来,与壮汉隔着两个位子。然后林煜堂过来了,他没有在沈熹身边坐下,而是坐在壮汉身边,与她恰好隔着一个空位,好像特意留给何之洲一样。何之洲看了眼那个空位,也没有坐下来,不动声色地走到沈熹另一边坐下来。
老板:“那是当然!”
何之洲从裤袋里掏出一个金属打火机,将两盘蚊香分别点燃,一盘就放在沈熹椅子旁,另一盘放在中间的地方。
沈熹看看自己左边的空位,眨眨眼睛。幸好猴子机灵地插了她和林煜堂的中间,避免即将出现的尴尬。
何之洲吃得差不多了,懒懒的背靠椅背,他有点明白林煜堂安排今晚宵夜的原m.hetushu•com因了。
壮汉有点遗憾。既然出来了,他就不想回去了。而且好久没有通宵唱歌了,他再次建议吃完宵夜后通宵唱歌去。
“不,10瓶啤酒!”壮汉把啤酒数翻了一倍,然后找了一张最干净的桌子坐下来。
洲洲……
结果倒是林煜堂问沈熹:“晚上可以不回宿舍吗?”
何之洲一时无语,看了眼身边的沈熹,对老板点点头,加了一句:“老板,等会便宜点。”
沈熹望了眼林煜堂,她看林煜堂认真的样子,点点头,其实不回宿舍也没关系,她只要给豆豆发个短信而已。
猴子受惊了:“啊,什么朋友?”
现在,她觉得自己在何之洲面前,只要做一只小猫就可以了,喵喵喵……
猴子有点心动,现在他们是大三最后一个学期,S大男宿舍管理不是特别严格。晚归或者不回去,打个电话给宿管阿姨说一声就行。
何之洲脸色缓下来,直接替沈熹把酒喝了。
富二代猴子是这里的熟客,沈熹知道这家摊子就是猴子介绍的。上个月,她用何之洲的身份在这里总计打包了二十斤小龙虾,所以何之洲一出现这里,老板就跟他打招呼,笑容热情:“洲洲,好久不见呀!”
每个人安排不一样,但是唯一的共同点,各奔前程。
何之洲不发表意见。
猴子立马举杯敬了她一杯,沈熹端起酒就要喝,酒杯还没有碰到嘴,就被何之洲拦下来:“还有没有分寸了?”何之洲声线有点冷,甚至有一丝不客气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