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四章

她知道的只有凌潮汐一人。
沈熹:“豆豆。”
沈熹看向何之洲,她在何之洲深不见底的眼里看到了一抹凉意。她有点不开心,犯倔地说:“不回了,都跟豆豆打招呼,宿舍也都锁门了。”其实距离宿舍锁门还有半个小时。
叶素影接着问,问题继续引入:“如果豆豆和你男朋友何神一块儿掉进水里,你先救谁呢?”
何之洲神色明白,直接问:“煜堂,你这话是炫耀还是提醒?”
“逗咱们玩呢。”猴子和壮汉双双拍拍林煜堂的肩膀,“蔫坏蔫坏啊!”
司机播放了一首《小苹果》,然后一路就在“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的旋律中,顺利到达KTV。
何之洲笑了两声,脑里浮现沈熹哭泣的样子,一滴滴眼泪仿佛会落到他心里,可以抚平了他今晚发皱的心脏。
叶素影走过来,将沈熹脑袋挪正,给她换了一个舒服的睡姿。然后她走到林煜堂身边,抱怨他一句:“你今晚过了啊!”
沈熹气呼呼,又委屈又难过;“好不容易有个男朋友,看看都不行么?”
好吧,叶素影放弃问答。
KTV里,经过单曲摧残的壮汉已经找不到一点乐感,他连续点了两首歌,都将它们唱成《小苹果》的调调。最后放弃,到角落与猴子划拳。
KTV只剩下音乐的声音,是一首老歌的伴唱。这是沈熹点的歌,双人合唱一首歌。
卧槽,还能更肉麻么!坐在前面的猴子心中呕血,打开车窗感受外头的习习凉风,司机小哥感同身受,轻飘飘地对猴子说:“习惯就好,看看我多淡定。”
沈熹哼哼两声,把手指向林煜堂:“当然是救堂堂!”
何之洲默认林煜堂恶作剧的说法。
叶素影很会调节气氛,唱歌又能挑战高音,能把一曲《青藏高原》不喘气地唱下来,沈熹都开始敬佩她了。沈熹有点犯困,不小心在何之洲面前打了一个哈欠,何之洲看她的眼神,全是一副她自找的样子。
“今晚,真不要回宿舍吗?”她东想西想的时候,何之洲又问了她一遍,声音平稳得不带情绪,好像只是一种简单的提醒。
何之洲一点话也不想说,他面无表情地拨开壮汉的麦克风,从沙发站起来:“我出去一下,你们先玩。”和图书
林煜堂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视频递给何之洲。何之洲拿过来,看着里面的“自己”又是天鹅舞,又是太空漫步,看得头疼又好笑。他关掉视频,把手机递换给林煜堂:“你心里已经有明确的猜测,我针对你的猜测,答案是YES。”
猴子和壮汉都有点醉了,沈熹回答完毕,猴子大胆地拍拍何之洲的肩膀:“老大,活该啊!”
原来是叶素影啊!921宿舍基本都知道这个人,不过沈熹就不知道了。猴子这届大一军训,校方特意从大二体育部抽选了优秀学生,专门到部队训练结束回来担任教官,叶素影就是其中一员。当时壮汉在教官名单上看到那么美妙清新的名字,整个人都兴奋了,结果当天就被叶素影罚跑操场10圈,从此再也兴奋不起来。
“要谈谈吗?”何之洲开口。
不像她,只是自恋。沈熹打量了叶素影,叶素影也看向她:“怎么称呼?”
何之洲看向林煜堂,眼神淡淡的,里面仿佛藏一条会流动的河流,沉静又汹涌。
输了的人,真心话是一个个问过去,轮到林煜堂问沈熹了。林煜堂看着沈熹,用一种十分玩笑的口吻开口:“如果我和何之洲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一个女孩,正追着。”
林煜堂摊手:“没必要炫耀,纯粹的提醒,包括今晚的事。”
他也生气了么?
沈熹擦擦眼泪:“那你现在就去找他。”
林煜堂站起来,一字一句道:“我今天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别用你的骄傲伤害她。你觉得沈熹不懂事,如果真那么介意,何必自讨苦吃呢,对吧!”
后面跟着的出租车里,壮汉坐在前面,林煜堂和叶素影坐在一起。叶素影是一个能聊的人,一路吐槽自己的实习老板,最后总结一句:“太他妈累了!”
何之洲闭上眼睛,他要想个办法,好让明天的沈熹忘记这句话。
猴子:“……”
叶素影不是毕业实习了么?对于叶素影会来,猴子和壮汉都很惊讶。
林煜堂再次望了眼玻璃窗外五光十色的夜灯,声音比夜色还要凉:“我跟沈熹的关系不会改变,就算你承不承认,你在沈熹心中分量不会比我重要。何之洲,我知道你性格,你有你m.hetushu.com的骄傲。有些事你不说不代表你不会介意,就像今晚,你已经很介意了,你介意的结果是什么,又是谁最受伤害?”
沈熹大脑昏昏沉沉,她之所以能坐直,完全是何之洲撑着她,现在何之洲离开,她顺势倒在了沙发上。
呵呵。
何之洲不说话,身体往后仰,左手搭在茶几面上,他压了压满腔的情绪,问:“提醒什么?”
“你们都认识的,叶素影。”林煜堂简单说了一个名字,没有任何介绍。因为除了沈熹,大家都认识她。
另一边,壮汉把林煜堂话里的重点问了出来:“到底谁啊?”
壮汉和猴子连连点头,下一秒又摇摇头,都敬畏得厉害。
猴子和壮汉喝完最后的酒,也跟着倒下来了,双双横躺在沙发睡觉。
前头的壮汉,也是心情复杂地吁了一口气,这年头做一只炮灰太难了,他对左边的司机大叔说:“叔,可以放点歌么?”
林煜堂与她强调:“熹熹,刚刚只是一个游戏,游戏知道么,不会有人当真的。”
林煜堂平静开口:“你离开之后,哭着让我下来找你,说找不到人就跟我绝交,现在估计哭睡过去了。”
林煜堂和何之洲彼此坐着的时候,另一边沙发的情侣只能转移阵地,男人临走前特不爽地骂了一句:“基佬!”
“真的假的?”猴子问。
怎么是这个问题呢?沈熹又困又醉,她靠在沙发上委屈发问:“太过分了,为什么都让我救,我只能游三米,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吧,不过好难回答。沈熹大脑越迷糊,反而越较真。她真的开始思考何之洲和林煜堂掉进水里,她只能救一个的话,她救谁?这个问题反应的不就是哪个更重要吗?她偷看了眼何之洲,结果何之洲把脸转向另一边,又拽又冷。
叶素影身高173,同时是校篮球女队,打得一手好篮球,军训期间,没有不服她的学生,全部被她驯得服服帖帖,之后军训结束,大家见到她都乖乖上前叫一声学姐。
何之洲一时噎住,他将手放在沈熹肩膀,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低下头:“当然可以,是我小气了,对不起……”
“你现在的闺蜜是谁?”壮汉先问沈熹,粗粗的眉毛抖了抖。他要放长线hetushu•com钓大鱼!
林煜堂嘴角又是一勾,玩起了太极:“假的。”
沈熹输得厉害,老底都被盘问出来,大家都喝了酒,神经兴奋但大脑糊涂。何之洲跟着玩了几局,赢得没意思,最后懒懒地靠在沙发看沈熹不停输着,不停地被大家轮流盘问老底。
林煜堂笑:“必须选一个,假设性问题,现实因素不用考虑。”他不给沈熹插科打诨的机会。
“行!”何之洲不再说什么。
林煜堂:“对不起。”
林煜堂在何之洲对面坐下来,他装了一个晚上,现在也累了,侧头看向玻璃窗外的夜景,远处高架上的车流缓缓流淌,犹如一条会发亮的绸带落在城市中央。
“可以。”林煜堂让老板打包。
“就是那么可怕!”
突然被人抱进怀里,沈熹迷迷糊糊醒过来,她眼角湿润着,都快要结成眼屎了。她眯着眼看到何之洲,含糊不清地嘟囔一句:“……何之洲,我觉得我们两不合适!”
五斤小龙虾又上来了,大家都做好了再次陪吃的准备,不过叶素影倒爽快站起来:“打包到KTV吧,咱们边唱边吃。不然让你们这样陪着,我也不好意思,对吧,煜堂?”
“原来遇上美人,咱们何神也会动心啊。”叶素影揶揄,口吻不属于讨厌的那种。
沈熹眼睛红红的,不说话。
KTV的静吧人少,只有一对正在翻滚打啵的情侣,女孩衣服已经被掀开一大半。何之洲强大到可以视而不见,在靠窗的沙发坐下来。
沈熹坐在何之洲身边,聚会时候什么最尴尬?就是新来的朋友大家都认识,只有她是不熟悉的那一个,无意间被划了一道界限出来。
“沈熹的事,作为室友,我感到很抱歉。”何之洲开口,“不过你不应该这样逼她,三心二意的人并不是她。”
五分钟之后,叶素影过来了。林煜堂重新叫了五斤龙虾,叶素影大大方方地在林煜堂身边的空位坐下来,坐下来就哎呀一声:“你们都吃完了?”
林煜堂在KTV大堂遇上何之洲。何之洲正走回来,手里拿着一袋从便利药店买回来的醒酒药。彩虹KTV占据新世界大厦七八两楼,7楼有静吧和夜宵自助餐点,现在正是夜宵时间,7楼比8楼要热闹许多。m.hetushu.com
包厢里,已经由热闹变成了安静。一闪一闪的LED大屏幕还在无声放映着某首歌曲的MV,灯光晦暗,沈熹已经缩在沙发睡着了。何之洲走过去,然后将沈熹抱在怀里,给她弄了一个舒服的睡姿。
叶素影点赞。
沈熹眼泪掉了出来。
何之洲淡淡瞥了眼这对男女离开的背影,整个人躺进沙发里,良久问一句:“她呢?”
出租车里,沈熹有点提不起劲来。她知道自己今晚做得不对,但她已经主动下台阶好几次了……她又用余光扫了两眼何之洲,何之洲回视她,陈述某个事实:“你看了我好几次了。”
沈熹趴在何之洲怀里点着头。
何之洲一时没说话。
何之洲抬了下眼:“缘分来了,躲不开。”
壮汉醉得更离谱,拿起麦克风,摇头晃脑地问:“老大,快点发表发表你此时心酸的心情吧!”
沈熹细声细语:“沈熹,喜字下面四点水的熹,你叫我阿熹就可以了。”
何之洲声音不轻不重,却格外有气势。沈熹终于有下台阶的机会,立马拉上何之洲的手,点了点头。
叶素影很高,大概有170以上,长发烫成了卷发,脸上化了淡淡的妆,不漂亮,但有一种自信的魅力。
沈熹困得不行,躺在怀里睡觉好舒服,很快又进入了睡眠。
林煜堂也离开了,沈熹盘坐在沙发小声啜泣着。何之洲气她,林煜堂也气她。她想自己真应该找一个跟她性格差不多的人谈恋爱,她和何之洲一点都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
沈熹是哭睡过去,睡着的时候胸膛还一抽一抽的。然后整个包厢里清醒的人只有叶素影,她走过来把沈熹挂下来的左腿放回沙发,将音响声音调成安静。
六个人,出发市中心的彩虹KTV,拦下两辆出租车,沈熹跟着何之洲上车,加一只猴子。壮汉、叶素影和林煜堂一辆。
只是游戏而已。
林煜堂十分开心的笑了,视线无意瞥过何之洲;而何之洲只是眼尾轻抬,他手放在沈熹背后,真想狠狠揍她一顿。
林煜堂望着沈熹,眼睛黑幽深邃,仿佛是冬日的湖水,所有的波涛汹涌都藏在里面。然后他点点头答应下来。
有人笑起来,何之洲也抿了下唇。沈熹背过身打了个哈欠,总之不能给何之m.hetushu.com洲看到。
沈熹拿纸巾擦擦油腻的手指,将每根手指都擦得油光发亮。林煜堂一句“假的”,她反而觉得更像一回事了。林煜堂从小到大没追过什么女孩,他和女性朋友走得最近的也是高中那一拨,大学他读的是纯正理工科专业,整个班就只有6个女生。林煜堂跟女同学关系好不假,但他几乎没有真正的女性朋友。
气场问题,从来都是遇弱则强,遇强则弱。沈熹在叶素影面前无形软下来,何之洲就在她自我介绍加了一句:“我女朋友。”
林煜堂笑起来,无奈又惨淡,过了会他开口:“虽然这样,沈熹也选择跟你在一起。我与沈熹某种关系,并不会改变。”
沈熹举起手来发问:“为什么我男朋友和豆豆会在一起?”
几分钟后,沈熹用余光偷偷看了眼何之洲:他怎么不跟她说话了,他快跟她说话啊,如果再不理她,她也不要理他了!
林煜堂听着,中间回了一句:“哪有你说得那么可怕。”
沈熹真快要睡着了,她脑袋不清楚,但心比大脑要敏感,已经酸酸楚楚地皱成一团。她有点清醒过来,然后猛地坐起来对林煜堂喊道:“林煜堂,你去把何之洲给我找回来,不然我们就绝交!”
沈熹受挫,打起精神加入壮汉的游戏中。游戏很老套,谁是卧底,输了的人真心话大冒险。因为有叶教官在,刚开始问题基本中规中矩,最后才越来越过分。
林煜堂放下手中一杯兑了汽水的红酒,他走到沈熹面前蹲下来,人终于恢复了正常:“好,我现在就去找。”
何之洲眨了下眼睛。她在说什么?!
果然是这样……林煜堂揉着额头,回顾前面所有的荒唐,猜测得到真正的落实,心情只有操蛋能形容。他平静了良久情绪说:“真像是一个恶作剧。”
林煜堂抬眸,这个问题他能拎得清楚,他问出最大的疑惑:“何之洲,你跟沈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林煜堂说完,转身就走出了静吧。何之洲看看手机里的时间,已经凌晨2点了,他带上药店买来的药,回到了KTV包厢。
林煜堂话音落下,何之洲嘴角直接扯了扯。林煜堂问得十分玩笑,脸上笑容把握得太高超,在大家眼里,他自动退到青梅竹马的位子,问问这样的问题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