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六章

满意满意!沈熹又娇羞了,鸡啄米地点点头,伸出十个手指:“一百分!”
何之洲不想出境,壮汉和猴子可想出境了,大三快毕业了,名字还没有上过校报。两人双双凑过来:“采访我们吧。”
“啊,那是草泥马么?”壮汉惊讶了,“熹熹,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难道它不是白色的长颈鹿吗?”
何之洲把手中的舞蹈面具递给沈熹,声音也带上了一丝愉悦的性感:“还满意吗?”
群星满天,月色明而暗,风吹叶子沙沙作响,S大某万花灌木丛里,藏着一对人。
当然最多的是“何之洲,我爱你”。一声声“何之洲,我爱你”,不停在一道道尖叫里响起。沈熹转着头,怎么办,她貌似做了愚蠢的事!
沈熹从不吝啬表扬,她拍拍壮汉的手臂:“周辰棒!周辰最棒了!”
真的没理由么?何之洲连自己都不相信。
沈熹视线从手机屏幕抬起来,帷幕拉开,灯光打起,场内的荧光棒几乎集体举起,欢呼声和尖叫声震耳欲聋。
壮汉送了沈熹四张“青年杯”的座位票,十分稀罕。
沈熹抱着草泥马给壮汉打了电话,把张然的话一字不差地转达给他,并问草泥马如何处理。壮汉直接说送她了,然后有气无力地问:“不过……草泥马是什么?”
张然离去,沈熹抱着玩偶遗憾低下头,然后她仔细地打量起这只玩偶,居然是一只可爱的羊驼。沈熹突然明白过来,摇摇头,现在她也觉得壮汉活该,他怎么能送给女孩子一只“草泥马”呢!忒没智商了!
周四傍晚6点,S大“青年杯”在2号校大会堂准时举行,全校男男女女几乎都往大会堂里涌去。半个小时前,沈熹去921宿舍给猴子和壮汉化妆。何之洲从早上就摆着一张脸,问他化妆也不要。
男女主持人施施然牵手上台。帷幕拉开,工作人员不小心拉过头。沈熹抬头,就看到了已经在后台的何之洲,整套亮片西装,他只穿了裤子,上半身是一件白色短袖,正遗世独立地处在一群兴奋的人中间,貌似在面无表情地生气。
音乐响起。
沈熹捂着脸,她好羞羞。音乐是她选的《Sosexy》,非常性……感又激荡的一首歌。为了配合歌曲,她大胆设计了六个撩人动作。
沈熹带着单反与豆豆她们汇合,今和图书晚的豆豆和夏维叶都特意打扮过,立在一群工科男里很是扎眼,那白花花的大长腿啊。沈熹利索地带她们来到大会堂,检票进入,熟悉得好像在自己本校一样。
壮汉:“……”
夏维叶倒是要了,不自然地说了句:“谢谢。”
豆豆拉着她的手:“熹熹,你也快喊啊!”
“理由呢?”
沈熹眨眨眼,像一个刚学礼貌的孩子,回了一句“不用谢。”
可惜的是沈熹最后还没喊出来。
沈熹眨眨眼,她很熟是因为她在这里学习了一个月啊,不过她对豆豆是这样说的:“我方向感比较好。”
手指再再再次往里弯曲,最后弯成了一个小小的碗。何之洲轻笑一声,然后面无表情地靠在电脑房蓝色的椅背上,他不远处有四五个男生正破解校网下载某种电影看。他无意瞥了眼,果然里头再大的也不如自家的可爱。
音乐十分动感,豆豆听到音乐就兴奋了:“哇塞,居然是这首!”
沈熹找到了张然,张然从女宿舍下来,手里拎着一只玩偶,开口说:“沈熹,你找我有事吗?”
后台来了校报记者,她们都想访问何之洲,拿着小话筒来到何之洲面前:“何神,我们可以采访你吗?”
沈熹莫名矜持上了。其他不认识何之洲的女孩一个个喊了出来,她这个有正式身份的倒不好意思了。她摇摇头,心里有点痒。
夏维叶低着头看票,心中酸水泛滥,她是真心想去看何之洲的表演,无奈现在连黄牛票也买不着。结果沈熹居然有五张票,还都是前排正中心的好位子。
她小声说:“周辰,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林煜堂回复得很好,沈熹还是有点难过。过了会,会堂的灯光全部暗下来,“青年杯”已经开始了。她回了一个“好吧。”然后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陈寒要抓紧时间练舞,摇头拒绝了:“多谢,不过我没时间。”
还是……他毕业?
何之洲是在饭卡充值中心看到这条微博的,看到的时候转发量已经很高了。他手上有两张饭卡,一张自己一张沈熹。他本想一起充值的,然后看完微博,一毛钱也不想充了。
白色的长颈鹿?!沈熹挂了壮汉电话,她已经无话可说了。不过,一趟跑腿多了一张票和一头草泥马,沈熹一路都是哼着歌回到宿舍m•hetushu•com:“我有一只草泥马,我从来也不骑……”
分享?!何之洲凉凉地刮了他一眼,扔出一句话:“不,我要独享。”说完,提着电脑就离开了电脑房。
沈熹给自己勇气,双手握拳!结果张了张嘴巴,只是小小喊了句:“何之洲……”
何之洲:“抱歉。”
“……”
壮汉几乎天天混在“在河之洲”微博下面,他第一个留言:“老大,你又回来了吗?壮壮好想你……”
张然呵呵笑了两声,不仅没接过票,还把玩偶塞到她手里:“这是周辰送给我的,你帮我还给他吧,顺便转告他别缠着我了,我受不起!”
不过是沈熹毕业?
豆豆还在催她,可沈熹还是喊不出口,张张嘴,好难为情。结果左边的夏维叶先喊起来了——“何之洲,我爱你!!!好爱你!!!”
“I need your love,I need no Hesitation”(我需要你的爱,而不需要犹豫)
“And I'm dreaming all your body that's build for to……”(我梦想着你身体的每一寸,那是为我们两个人而存在的)
呵呵。不远处坐着的何之洲终于笑了下。沈熹偷看一眼,哼哼唧唧地唱起了歌,最后笑着扬长而去,手里还捎一个林煜堂给的红苹果。
壮汉也有他的粉丝:“壮壮,我也爱你!”
沈熹分给了室友,还有两张票呢。她想到了“在河之洲”的微博,然后偷偷发了一条微博:“明天就要上台跳舞了,很忐忑。手中还有两张票,有人想要吗?转发此微博并@三位好友,就有机会获得哦!”
居然还生气呢!沈熹都不可思议了。有时候她真觉得何之洲是一个闷气包呢。沈熹探着头,想多看何之洲一眼,然后帷幕被工作人员拉上,她已经看不到后台了。
“没理由。”
何之洲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沈熹在后台跟他们每一个兴奋击掌:“Give me five!”
沈熹吐血,去抓夏维叶:“不准喊,不准喊!”
“I'm in the mood to make love to you.”(我有种想要和你激情缠绵的心情)
豆豆:“阿熹,你大声点,和*图*书我都听不到。”
而且有些事现在想也太早了……怎么也等到毕业吧。
沈熹满足地点点头,她还有四张票,壮汉本意就是让她分发给室友。所以陈寒和夏维叶回来时,她拿着票询问了她们。
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大的大一新生立马拽住何之洲的衣角:“大神,求分享呀!”
张然一直吊着壮汉,却对同宿舍的何之洲感兴趣,她以前不上心,现在她可要多留点心眼。沈熹想到自己如此清楚知道谁谁谁都在喜欢何之洲,立马有了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
晚上,猴子请吃宵夜,不过大家一起从大会堂出来时,已经找不到何之洲和沈熹了。因为何之洲直接带着沈熹先离开了。
何之洲平静转回头,收拾电脑站起来:“不用,我自己有。”
手指再往里弯曲。
豆豆也帮沈熹,封住了夏维叶的嘴巴,然后转过头朝她喊:“熹熹,你快喊,快喊呀!!!”
张然也是大学城的学生,但走路还是需要半个小时的。其实沈熹并不乐意帮壮汉跑这趟腿,无奈她看壮汉情路如此曲折的份上,还是帮了这个忙。
沈熹回到宿舍数了数手中的座位票,豆豆回来,她给了一张豆豆。豆豆抱着她感激道:“市场价都炒到两百块一张了,熹熹,你太棒了!”
921宿舍的三人舞,下一个就是了。猴子拿出手机要求合照一张,结果壮汉一张脸占去了一半的屏幕,何之洲只分到一小块的侧脸。何之洲从猴子这里要了照片,即将上台之际发送给沈熹——“等会认真看,只准看我。”
找到位子,沈熹拿着荧光棒坐下来。她给林煜堂发了短信:“堂堂,你要过来看吗?”林煜堂回复她:“不了,替我给他们加油。”
壮汉看着沈熹脸上笑脸,心尖一颤,怎么办!他又想到了软绵绵的老大,可惜老大那只磨人的小妖精又变回原来死样子了。壮汉内心不免有点惆怅,他沉重地叹了口气,又从袋子里掏出一张票:“熹熹,这张票可以帮我送给张然吗?她最近都不理我了。”
沈熹犹豫了好一会,点点头:“好吧。”
同时舞曲即将结束,三人舞蹈也即将进入最后的高……潮。
他用真正的ID给“在河之洲”私信:“你把新微博删掉!”
豆豆骂她:“怂,真怂!”
张然一下子变得冷高无比:hetushu.com“没理由,我已经不想再跟他说一句话,也不想有任何交集了,就这样,再见。”
荧光棒闪烁,沈熹也有点被迷了眼。
“No no no don't stop and desire no no no no no”(不,不要停止,继续渴望)
“Feel me now and stop the conversation”(停止对我讲话现在就来触摸我)
什么叫“曾经有一件好事摆在他面前,他还格外嫌弃不想要,现在作死地怀念起来!”何之洲再次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弯曲成碗的手掌。
壮汉这四张票,还真是托了关系才搞到手的。所以他拿给沈熹,说话的语气不经意带上了一丝得意洋洋:“熹熹,如果不是我周辰在学生会有点地位,一般人一口气要到四张票是绝对不可能的。”
检票入内,学生会的工作人员给她们每人发了一根荧光棒。
果然当何之洲、猴子和壮汉做出撩人又帅气的动作时,下面掌声就像潮水般涌上去。
“Give me five!”壮汉还在舞蹈世界里走不出来,击完掌还对沈熹扭了两下屁股,被猴子踢了一脚。
她问第第二遍,拿着面具反问她。
何之洲找了一处稍微安静的地方暂时休息,角度恰好也可以看到下方的沈熹。今晚的她白衬衫绿裙子,手里握着一根荧光棒,一副歪着脑袋有点呆滞模样,不过很可爱,他很想摸摸她。
还有猴子的:“猴子,我们爱你爱你啊!!!”
台下陆陆续续有人喊:“在河之洲,我爱你!”
她这跑腿跑的,还招人嫌啊。沈熹望着张然,认真说:“那你给我个理由,我好带给壮汉。”
豆豆低下头,呵呵。
貌似还要小点。
不过貌似没那么大。
沈熹:“就是你送张然的东西啊。”
记者不情愿地转移目标:“好吧,请问何神为什么会参加‘青年杯’呢?”
沈熹看着前面,迷离的灯光差点将她晃晕,舞蹈即将结束在最后一个动作。最后一个动作是他们双手分别一前一后指向台下。沈熹吊着心,跟着何之洲的动作站了起来。
豆豆拉着她的手,都惊讶了:“阿熹,我发现你对S大真的很熟哦!”
她直直地看向前面的何之洲,何之洲也在看她,舞蹈彻底结束,他将m.hetushu•com手指向了她。掌声四起,经久不息。
好吧,沈熹给壮汉化妆。壮汉问她:“熹熹,你能给我化出惊艳四座的那种感觉吗?”
她把票递给张然:“这是壮汉让我给你的,欢迎你明天晚上观看S大‘青年杯’,壮汉有演出哦。”
她看向中间的何之洲,他带着一张面具,她能看到面具下那双清冷又无奈的眸子。她心跳加快,心里也有点想笑。
“You're so sexy sexy sexy”(你是如此如此得性感)
男人喜欢女人是什么感觉,即使在最煎熬的时候也能酝酿出心动的滋味。
然后穿上黑色亮片西装外套,戴上白色面具。
他承认,最近自己荷尔蒙分泌得有些厉害,身体也有上火……何之洲抚额,前面节目已经开始了,他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猴子也挥着手帕说:“老大,我要我要!”
“And I'm dreaming all your body that's build for to……”——我梦想着你身体的每一寸,那是为我们两个人而存在的。
何之洲在路上接到了一个越洋电话,只通话不到一分钟就挂断。电话是父亲打来的,问他什么时候去美国。他直接回了一句:“不去了。”
不过她不想帮壮汉送票给张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她还住在921宿舍时,就收到过几条张然发来的短信,张然发给何之洲的,同样是问学习问旅游,手段比夏维叶那种直接约见面要高明很多。
这人谁啊,好拽的口气!沈熹哪知道这个ID是一串英文字母的人是何之洲,二话不说就将他帅气拉黑了——居然敢命令她,哼哼!
卧槽!能问点他们的问题么!
坐在不远处的男生看到有人在偷窥,他们都是胆大妄为的大一新生,其中一个认识何之洲,热情地邀请说:“何神,你需要吗?”
沈熹不管了,她认怂,不过她现在怂得好甜蜜怎么办!她从座位站起来,迫不及待地到后台看何之洲了。
大神效应,当“青年杯”表演名单出现何之洲的大名,无良的学生会早借着何之洲宣传造势,原本不温不火的“青年杯”立马有了年度盛典般的声势,连校领导都高度重视,从而座位票行情水涨船高。不仅出现了一票难求的情况,甚至有人捣鼓起黄牛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