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七章

何之洲将身体倾过来,嘴巴贴着沈熹的耳朵,将话重复说了一遍。明明相当纯洁的话,因为何之洲喷洒而出的热气,沈熹听得面红耳赤,害羞地将脸往何之洲怀里躲。
壮汉还萌萌哒地来一句:“难道不是?”
何之洲不解:“嗯?”
好累,不想爱了。谈场恋爱还把自己谈穷了!
打好菜,沈熹走在林煜堂身边,她问他暑假回家问题,林煜堂开口说:“估计要8月中旬才能回去,我7月要实习。”
S大“青年杯”火热结束,“在河之洲”微博一个晚上就涨了好几万,沈熹原来的微博“晨光熹微”总粉丝数也只有“在河之洲”一个零头。所以她更不舍得把微博账号还给何之洲了。
沈熹见何之洲没反应,不愉快地把嘴巴撅了起来;何之洲看沈熹撅起的嘴巴,伸出食指将它按了下去。
沈熹不想理会壮汉,她就没见过像壮汉那么贱格的男人,更不想把豆豆往火坑里推。她问壮汉:“周辰,你不是跟张然刚分手么,你不应该伤心一下?”
张然同他分手,壮汉只难过了一丢丢,低落的心情很快被粉丝们拉回来了;而软绵绵老大与他分离了,他现在还没有缓过劲。
沈熹:“……”
沈熹解释,有条有理地说了起来:“我知道,你们现在谈恋爱就是给别人养老婆。如果以后我成为别人老婆,岂不是让你太破费了么?”
沈熹眨了下眼睛:“那你说说我喊什么了?”
“青年杯”开始之前,壮汉因为送了张然一头“白色长颈鹿”被分手,粉丝的到来,再次弥补了他一颗受伤又破碎的心。
“好。”沈熹从何之洲餐盘里夹了一个最圆的。
壮汉一脸问心无愧:“我伤心过了啊。”
何之洲头也不抬地说:“自己夹。”
李秘书想起沈总临走前http://www•hetushu.com的嘱咐,找理由拒绝了:“我刚跟老婆买了房子。”
偏偏两人还不考虑她心情,直接越过她聊今天实验的课题,两个男人的声音在她头顶飘来飘去,这感觉真是微妙极了。沈熹抬了抬眼,真是一点也听不懂,隔行如隔山啊。
何之洲指尖碰到唇角的柔嫩和湿润,下一秒,直接抬起她的下巴,慢慢低下头。
当四片唇瓣柔软地相切在一起,沈熹深吸一口气,睫毛轻颤。同一时间里,就算何之洲要偷她的心,也是囊中取物般简单。
沈熹又打了两个爱吃的菜,打好菜,阿姨在刷卡机输入25块。又涨价了!
饭后,何之洲陪沈熹一块儿到师范学院的充值中心充饭卡,何之洲正要掏钱包时,沈熹用身体拦住了他的动作:“何大哥,我自己来吧。”
沈熹以前最讨厌男人的汗液,男人出汗,在她眼里就是臭男人一个。小时候,就算沈建国身上有汗,她都不会给他抱;但此时,她却能把脸贴在何之洲流过汗的胸膛,她真不讨厌他身上的汗液。他淡淡的体味和沐浴露香混合在一起,配合沉而有力的心跳声,有一种安心又缠绵的感觉。
沈熹在心中掰着手指算了算,然后看林煜堂的眼神更崇拜了,仿佛堂堂要走出大门做大事一样。
沈熹安静靠着何之洲,何之洲已经脱掉了亮片西装,上身只有一件白色T恤,因为刚跳过舞的关系,他的白T都带上了汗液气息。
猴子不想继续交谈下去,直接换了一个座位,与林煜堂一块儿吃。
何之洲鸟都不鸟壮汉一下。
中午,一块去吃饭的时候,壮汉颇幽怨地看了几眼何之洲,心里认定另一只老大,一定是被何之洲藏起来了。
沈熹:“实习有钱吗?”
http://m.hetushu.com沈熹眼睛睁得大大的,黑白分明地看何之洲,还能愉快地谈恋爱了吗?
何之洲:“不,我听得到。”
隔壁篮球场有三个男生在练习投篮,篮球落在水泥地面,发出一道道有弹性的“嘭嘭”声。他们时不时聊上两句,其中有个绰号大黄的男人,讲了一个好玩的笑话。沈熹趴在何之洲怀里听着有趣,轻轻笑了起来,抬头却撞上了何之洲警告的目光。
好吧。沈熹不跟壮汉说话了,她转头到何之洲餐盘里出现她喜欢的菜,惊喜地开口:“今天的四喜丸子好像特别圆啊,我刚刚怎么没看到呢。”
沈熹认真告诉打菜阿姨:“从上往下数第六块,从左到右第三块……”
偏偏这句话,沈熹理解错了,嘟囔了一句:“没那么大方,你还打肿脸充胖子,欺骗我感情!”说完,直接掏出一百块,递给里面的工作人员:“一百块,谢谢。”
怎么还不吻?她挑着一只眼睛缝儿偷看,刚睁眼,何之洲的唇就过来了。她再次闭上眼,瞬间,仿佛有风从她脸颊吹过,仿佛从树梢之末吹过来,带来一片叶子飘落在她肩头。
“借你也可以。”吴翎是一名会计师,话锋一转,在电话里教育起来:“熹熹,妈妈可以给你钱,不过你把这个月花费的明细账单做出来给我。我要知道你的钱都花在哪里去了……”
饭桌上,猴子和壮汉已经开吃了。沈熹坐下来,壮汉抬头对她笑:“嗨,熹熹,你们宿舍里的豆豆有男朋友了吗?”
沈熹仰着头看何之洲,他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沈熹赶紧闭上眼睛,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猴子说,“现在大学男生谈恋爱,谈的都是别人的老婆”;这句话潜在意思不就是“现在男人谈恋爱都是在养别人老婆”和_图_书么?
林煜堂排在沈熹前面,点好菜还逗留原地,等沈熹。沈熹接着打菜,对橱窗里阿姨说:“阿姨,我要一块猪排,最大的那块。”
沈熹说:“他又不会英语,出国不怕被人卖掉啊!”
沈熹又说了一大堆,总之不想挂上电话。她跟秘书挺熟的,动动脑子就开口了:“李大哥,你最近手头还宽裕吗?”
师范学院和S大饭卡是通用的,沈熹把卡放到刷卡机,刷不了,余额不够!但明明刚充了两百,怎么会没有呢。沈熹全然忘记昨天到超市刷了一百九十多,她转过头问何之洲:“你是不是用了我的卡?”
阿姨傲娇了:“我不知道哪块是最大的。”
林煜堂只是抿了下唇:“丢了补办就是。”
猴子针对壮汉“积极寻找下一段恋情”这件事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按我说,我们现在这个年纪谈恋爱的对象,八成都会变成别人老婆,你这样积极有什么意义呢。”
秘书咳嗽几声,提醒她:“沈总带了翻译和律师过去。”
沈熹在宿舍里长吁短叹,她每个月总有几天是缺钱的,以前可以光明正大要堂堂接济。现在找谁也不能找堂堂。
其实壮汉和张然之间关系,大家都看得明白:张然把壮汉当备胎,壮汉未必就多喜欢张然。再说,张然在他心中分量还没有老大重要呢。
阿姨认命地找到那块最大。排在沈熹后面的何之洲,直接说不出话来。
穷是一件小事,但尊严是大事。最终沈熹还是为了钱放弃了尊严,她给沈建国打电话,打不通,又打到沈建国秘书那里,秘书告诉她——沈总出国谈生意了。
万花灌木丛藏匿在林荫小路的后面,中间有好几个篮球场落在里面,球场之间有乔木和灌木相隔,隔出了一份静谧和岑寂。
何之洲目光如水,她心跳如鼓。和*图*书真没想到在这样的夏夜里,两个人只是相互抱在一起,喂蚊子也能喂出另一番怦然心动。
他一点点湿润她的唇,还有她的心。
沈熹支支吾吾了两声,挂上电话:“老妈我爱你,老妈再见。”
何之洲把手放在沈熹肩膀,用力按了按:“我没那么大方。”他没那么大方,会给别人养老婆;也没那么大方,让她成为别人老婆。
何之洲从她身边走过,轻咳一声:“菜都凉了。”
沈熹看着两张卡,好为难。她要宠幸那张卡好呢?
沈熹趴在书桌上,小声说:“我买书了,好多书。”
沈熹跟着921室友一块儿吃午饭,原因是她把饭卡落在何之洲这里,自然要过来找何之洲,凑巧921宿舍集体吃饭,她就跟了过来。
沈熹觉得太麻烦,说了句“谢谢和再见”,直接挂了电话。
沈熹不明白地问:“何大哥,你瞪我做什么?”
猴子、壮汉也涨了不少粉,猴子是一个会经营自己的男人,立马趁热打铁精分注册了“杨磊全国后援团”。对,猴子真名叫杨磊,自封压在三块石头下面的齐天大圣,后来被何之洲他们直接叫成猴子。
沈建国那边不行,沈熹又打电话给慈禧太后吴翎。从小到大,吴翎都是不好忽悠的,所以接通电话,她口气都变得小心翼翼,语言谨慎:“……妈妈,可以给点钱花花吗?如果你不愿意白给,我回到家就洗碗抵账,好不好?”
何之洲回应沈熹眼神,他要做什么?
沈熹细思恐极。
“对啊。”猴子没心眼地点点头,“学长们的血泪忠告,你之前没听过?”
何之洲“呵呵”了两声,只感觉多余的解释都会降低他的格调。他直接把卡递给沈熹,结果林煜堂比他更快,已经卡塞给了沈熹:“拿去用吧。”
“我可以告诉你沈总国外的联hetushu.com系方式。”
谈个恋爱还要讲意义?壮汉不懂了,他把猴子话里的重点挑出来,又问了一遍:“别人的老婆?”
快期末了,很多人都出现了财政赤字,沈熹就是其中一员。豆豆比她还可怜,她又掏家底接济了豆豆五百大洋,穷上加穷。
何之洲不想解释什么。刚刚拥抱了那么久,他一直认为沈熹在小鹿乱撞,原来听隔壁篮球场那些男生讲笑话去了。何之洲低下头,直直地看着沈熹,要把她的注意力勾回来,他轻轻落落开口说:“刚刚你在台下喊的话,我听到了。”
吴翎:“那你拍张照片给我。”
“有,不过不多。”林煜堂同她说了一个数字。
哎,她怎么找了那么小气的男朋友呢!!!何之洲不仅用了她饭卡的钱,零花钱也只给过五块;他还在充值中心那么敏感的地方告诉她,他不是大方的男人。
何之洲摸了摸沈熹的头,大概因为尝试过女人的身高,他格外享受仗着身高优势抚慰沈熹的感觉。
壮汉摇摇头,然后脸上的表情反而更丰富了,他挑了下眉:“别人的老婆,那不是更刺激了吗?”
猴子吐血。
沈熹不相信:“你一定听不到,因为我根本没有喊。”
何之洲快速伸过手,直接自己的卡覆盖在刷卡机上,扣费成功才神色清淡地开口:“把卡还给老三吧,免得不小心丢了。”
拿去用吧……什么是神作秀,这就是!
打菜排队时,沈熹排在何之洲和林煜堂两人中间,他们都有一米八多,她一米六几的身高顿时成了夹心饼里的夹心。
壮汉学猴子,同时又做了一番改革创新,注册ID“辰辰女粉丝集中营”。他目标很明确——不要男粉丝,只要女粉丝,他要把最后一点男性之爱留给心中的老大。
至于何之洲,他都已经告诉她了——“我没那么大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