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九章

沈熹软萌萌地看着壮汉,神补刀:“说不准你可以跟我一块儿毕业呢。”
沈熹乖乖扒饭。说起来,早上这一门,她自我感觉考得还不错,别人考试靠实力和眼力,她基本靠想象力,总之涂涂写写,加上小抄给的灵感,差不多能超常发挥了。
呜呜,她好为难啊!
“有那么糟糕吗?”林煜堂望着她。
被无视了!沈熹不停地瞧何之洲,快回她!快回她呀!
“为什么啊,大家都是那么好的朋友。”
何之洲:“有可能。”
沈熹磨磨蹭蹭地收拾行李,收拾一半转过身,对沈建国说:“我不回去了,我要留在这里打暑假工。”
沈熹:“回家试裙子。”
诶……貌似还真是一个大问题。沈熹抬头瞅了眼何之洲,何之洲又拿起书看了起来,一副纸条与他无关的样子。装吧装吧使劲装吧,她趴在桌上回复纸条,然后扔还给何之洲。本打算学着报复砸他鼻子,结果连脸都碰不到边。
“我还不能过来了!”沈建国提着一只公文包,语气埋怨,“如果不是打电话给你班主任,我都不知道你要放假了,怎么,出息了?”
好楚楚可怜的一条短信,沈熹发完短信转过头,看沈建国的眼神就像拆散她和何大哥的黄世仁。
陈寒摇摇头:“不回去了,回家也没意思,我找了一份暑假工,去一家舞蹈培训机构上课,五十块一节课,一天能上两三节。”
图书馆有冰饮自动贩卖机。何之洲从卫生间洗了手出来,顺便买了一瓶矿泉水,一瓶沈熹常喝的维C水。
早上何之洲与她吃早饭时奚落了她,深深刺中了她作为一枚学渣的痛处。当她走进考场,看见每个人几乎都带了小抄,不由会心一笑,直接拿出手机拍下来,发给何之洲看了。
“真的考完就回家?”何之洲又问了这个问题。
沈熹真有点想爷爷了。她爷爷除了会跳江南style,爷爷以前还是炊事班走出来的大厨,烧得一手美味的湘菜。
可是林煜堂已经被猴子霸占了呀!壮汉拉住何之洲的手:“老大,我错了,你能把这道题给我讲完么?你这样吊着我,于心何忍!”
沈建国笑笑:“是是是……”
何之洲摸了摸自己被啄的脸,扯扯嘴角,骑上车回S大。
何之和-图-书洲不可思议地冷笑一声,目光变得森冷而犀利,他直接把书合了回去:“你去问林煜堂吧。”
还没有热恋就要分离,想想真是让人伤感!
壮汉摇摇头,直接回答:“不能。”
沈熹眼里闪着笑意,她就知道何之洲还会问她,果然!她故意说:“当然啊,不然能去哪,我在S市又没有熟人。”
沈熹无精打采地摇摇头:“不,他还要在这里实习。”
所以壮汉和猴子唯一比大家好的地方,也只是问题目比较方便,但这对猴子和壮汉根本没有什么用。不过为了明年能顺利毕业,开始临时抱佛脚。
何之洲点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壮汉仰头,他恨呐!
考试结束,就是长达两个多月的假期。
还有沈建国怎么会在这里?请家长请得太快点了吧……
沈熹用力点点头,然后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孝敬了陈寒一个苹果,孝敬之前特意洗得干干净净。
他递给沈熹之前,先给她开了瓶。
什么,记一下?这是什么话?!沈熹难以理解地看何之洲,理直气壮地说:“如果我能记住,还要抄下来做什么?”
太好了!沈熹仰着头就在何之洲脸啄了下,愉悦地跑回宿舍了。
“伶牙俐齿!”沈建国笑了两声,转化语气,“爸爸昨天才回的国,今天特意来接你回家,还关心不够呢!”
沈熹在图书馆写小抄,何之洲坐在对面看一本书。他翻了几页抬起头,沈熹还在奋笔疾书。何之洲真没见过沈熹那么认真的样子,一边抄,一边还掰指头计算什么东西,仿佛幼稚园小朋友写作业似的。
何之洲站起来,无所谓地扔出一句话:“没什么不忍心的,欢迎你成为我的学弟。”
领导转过身,呵呵笑了两声:“虎父无犬女啊!”
何之洲就是不回复,站起来去卫生间,十分潇洒。沈熹在图书馆核对小抄内容,心里面认真想了想暑假分离问题,都替自己难过起来。
他放下纸条,不再回复。
不要这样冷酷无情好咩?冷冰冰地木有一点爱!壮汉委屈得跟小娘子一样,愤愤地离家出走了——跺着脚走出了921宿舍!
陈寒不会直接拒绝沈熹,她收拾好东西转过身:“这样吧,我先帮你问问和*图*书,行不行是另一个问题。”
沈熹真有点心动,她从床上爬起来:“陈寒,我也想去,你可以帮我问问么?”
“开玩笑啦!”沈熹拍拍林煜堂的后背,她故意逗堂堂的。
何之洲看了眼沈熹,表示认命。
回家的车上,沈建国一直与沈熹说话,沈熹提不起劲儿,正想着怎么跟何之洲发短信解释突然回家这件事。沈建国多次遭到无视,一家之主的气势终于上来了:“沈熹,你再给我摆谱试试看!”
何之洲从桌子拿起纸条,慢条斯理地展开它,沈熹的回复是——“当然啊,我又没地方去,除了回家能去哪。”
同学甲:“……”
考场里,沈熹正在奋笔疾书。大家基本带了小抄,监考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被巡考的领导看见就行。
何之洲抽了抽嘴角,真想撕手中的小抄纸。抬头,沈熹看他的眼神,已经是一副“如果撕掉就立马分手”的样子。
壮汉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学霸有复习重点这东西,你觉得他们需要重点吗?”
沈建国哼了两声:“你上次发给你妈妈那条裙子,你妈没舍得给你买,我在国外给你带回来了。”
被一条裙子抛下的何之洲,他是在图书馆收到沈熹的短信,他坐在靠窗的位子,头顶乌云密布,沉闷地天仿佛压下来。
壮汉在深奥的题海里懵懂抬头,凑巧看到了何之洲展露的温柔,真是令人怦然心动的心醉啊!他眨眨眼问:“老大,你为什么对我笑成这样子?”
沈熹把小抄压在试卷下方,偷偷瞧了瞧窗户外面,除了校领导居然还有沈建国,这位校领导是今年刚调过来,严厉得出名。她握着笔,已经没心情继续写下去。
结果考到一半,领导真来了,大家连忙收起了纸条,沈熹也收,无奈她的小抄太大份,没其他同学收得快,一下子被领导看见了。
“干嘛啊——”
你为什么对我笑成这样子!!!
随即,下起了倾盆大雨。
何之洲摸了下沈熹的头发,顺便碰了碰她的脸,说出了重点:“这样吧,你晚两天离校,我考完后直接送你回家。”
他把小抄递还给她:“注意点。”
什么?沈熹眼睛顿时由暗变亮:“老爸,你开快点!”
不过猴子和*图*书和壮汉就惨了,他们还有两天也期末考试。S大可比师范学院严格很多,不及格就要重修,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中午,壮汉连饭都吃不下,他担心地发问何之洲:“老大,你说我会不会成为你的学弟啊!”
沈熹服软,毕竟做小抄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她对何之洲做了一个“OK”的手势,让他放心。
考试结束,沈熹跟着沈建国走出教学楼,她开口问:“你怎么过来了?”
沈熹结束了基训考试,剩下的都是笔试。明天开始考,连续考两天,考完就放假。图书馆出来,何之洲送沈熹回宿舍。
壮汉:“……”
沈建国心里有点数了——沈熹那么不想回家的原因。
何之洲凉凉反问:“我不是熟人?”
林煜堂随手拍下她脑袋:“胡来!”
猴子大笑,何之洲和林煜堂都勾了起了嘴角。
第二天中午,沈熹考完第一门与921宿舍一块儿吃午饭。林煜堂询问她考得如何,她把口袋里的小抄给林煜堂看:“考完了,我还没舍得丢,说不准下次补考可以用到。”
一个宿舍有俩学霸,还真让人羡慕嫉妒恨。壮汉走在路上,就有其他班级的人凑过来,热情地招呼他:“辰辰,你能拿到何之洲和林煜堂他们的复习重点吗?”
沈熹正渴了,结果维C水直接打开盖子,察觉到问题,嘟着嘴说:“这瓶水已经被别人喝过了!”
陈寒看了眼突然从午睡状态醒来的沈熹,漫不经心地回答:“你家又不差那点钱。”
“真的么?”沈熹眨了下眼睛,神色欢喜。以前她回家都是与堂堂一起,不过这个暑假,堂堂要8月中旬才能回去;如果家里人不来接她,她肯定是一个人回家。
何之洲还真是S市人呢,而且也是她的熟人。沈熹抱了上他的腰,声音有点撒娇:“可是我又不能跟你回家。”
沈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她还是挺怕沈建国发脾气的样,稍稍反抗了一下,继续收拾东西。沈建国问起了林煜堂:“堂堂呢,要一块走吗?”
不开卷怎么考呢,开卷都不一定能找到答案。636宿舍也只有陈寒淡定点,其余三人都在准备小抄了。
纸团砸中沈熹的鼻子,正中鼻梁,沈熹不爽地瞪眼;何之洲双手抱胸,示意她看眼前的小和*图*书纸团。沈熹捡起小纸团,将它打开,里面藏着一排好看的字——“考完就回家吗?”
沈熹有点为难,开口说:“不行呀,如果我毕业了,你还没毕业怎么办?”
沈熹低着头走路,她不想回家呢。但又不知道跟沈建国说;同时,沈建国不停地跟她说家里的事,什么爷爷也过来了,特意过来看她。
何之洲和林煜堂真没有重点。何之洲这学期唯一的笔记,还是沈熹替他上课时写下的。而林煜堂的上课笔记直接备注课本上,根本没办法整理,而且学霸的笔记只有学霸自己能看懂,哪有学渣写得那么白浅生动。
但笔试就烦了,什么《大学英语》、《艺术概论》、《国外舞蹈史及作品鉴赏》,她看到书就头痛,而且笔试全放在最后面进行。学校已经下了通知,要严格对待。上个学期,有些科目还会采取开卷考试,现在学校要抓教学质量,一律不准开卷考。
第二天考最后一门《外国舞蹈史》,沈熹最怕什么史什么传了,所以这次小抄也做得特别大份,满满一张A4纸。
沈熹安抚地拍下老爸的手,然后背对着他给何之洲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我爸过来接我了,只能跟他走了,何之洲,再见……”
何之洲收到照片的时候,他正给壮汉讲题。他打开信息看沈熹发来的短信,嘴角一翘,眉眼立马温柔得一塌糊涂,然后放回手机。
何之洲靠着椅背,自从认识沈熹他就走上了一条担心的路。没换回来之前,担心换不回来怎么办,担心沈熹是否会乱来,还要担心大姨妈是否规律;换回来之后,担心沈熹的情绪化,担心她没有生活费用,还要担心她考试作弊会不会被抓到。
“好吧。”沈熹不嫌弃,咕噜咕噜喝了起来来。
何之洲抚了下额头:“我喝的!”
外面的领导正要走进来抓人,被身后人拉住了:“班长,手下留情啊,那个……就是我的女儿沈熹。”
校庆结束之后,期末考就要来了。沈熹的腰包鼓起来,复习都有动力了,每天都感觉自己喝了三勒浆一样充满能量。
沈熹要上去的时候,他拉住她。女生宿舍楼下,这样的男男女女实在太多,即使抱在一起也没有人注意。
何之洲走到沈熹身边,拿起她的小抄看http://m.hetushu.com下来,提醒她:“既然都知道这些内容会考到,记一下不可以么?”
沈熹前一秒还平躺在床上,下一秒撑着身子问:“哇,我可以去吗?”
舞蹈专业考试分两种,一种是舞蹈基本功的考核,一种就是传统的笔试了。基本功的考核:大致就是芭蕾基训啊,中国古典舞能力测试啊,即兴表演等等,这对她不是什么难题,也不用特意练习准备。
沈建国愣了下,眉头蹙起来:“沈熹,小心我揍你啊!”
他扔了一个小纸团过去,不厚道地打扰她。
636宿舍,大家都忙着收拾行李,除了陈寒和沈熹。陈寒家距S市最远,夏维叶问她:“你不回家啊?”
636宿舍很热闹,不止沈建国来了,豆豆爸爸和夏维叶妈妈都在。家长围坐一起聊自家的女儿的学习情况,以及毕业后的工作问题,都操心得厉害。
沈熹摸了下鼻子,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啊。她想留在S市打暑假工,无非是想跟何之洲呆在一起,当然能赚点钱更好了。她拿出手机算了算钱数,一天算100,两个月暑假工就是6000,6000大洋呢!她从来没赚过那么多钱,而且赚了钱不仅可以还清欠债务,还可以给家人买礼物,还有堂堂和何之洲他们。
何之洲看不下去了,夹了些菜到沈熹碗里:“吃饭!”
沈建国没想到会在自己女儿学校看见昔日的班长,两人稍稍叙旧结束,班长立马从辅导员那里要来沈熹考场信息,带着他来到考场巡逻了——结果就看到自家女儿作弊的样子,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学生谈恋爱什么最让人烦,一点自由度也没有。他倒是自由,但怎么也要照顾沈熹那边。他回复短信:“你先跟你爸回家,回见。”
沈熹反驳:“明明你对我关心不够。”
何之洲他们考试稍微晚两天,921宿舍也进入了一片兵荒马乱的状态中。不过相比其他宿舍,921宿舍至少有两尊大神坐镇,能稳定军心。
卧槽,他比她高两届呢!壮汉看向沈熹,正要骂人,结果在沈熹求饶的眼神看到“前老大”的影子,顿时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他想了想反而觉得不错了,“嘿嘿”笑了两声:“想到自己还能多读几年书,立马觉得自己萌萌哒呢!熹熹,要不我们就一块毕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