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章

“认识认识,我们家的沈大爷嘛!”沈熹挽上爷爷的胳膊,扶着他老人家走出厨房,说了一大堆好听的话。
何之洲问:“你在做什么?”
S市到H市开快点也就一个多小时,中间绕路买了烤鸭,沈熹回到家已经正午十二点多。她和沈建国都没吃午饭,所以在车上各撕了一只烤鸭腿吃起来。
猴子不爽地瞪了眼壮汉:“不说扫兴的话会死啊!”
S大,最无聊的监考老师放下何之洲的手机,对台下的学生一声吼:“平时不努力,现在给我浑水摸鱼,如果让我再看到一眼,零分处理!还有那个踢椅凳的同学,你已经踢了半个小时了,前面同学都没有理你,你可以放弃了么?”
沈熹一溜儿回到房间,心情不错地躺在床上,她给何之洲发短信——“在干吗呢?”
沈熹最喜欢跟爷爷聊天,回到客厅里,和爷爷眉飞色舞地说起了大学生活。
沈建国不想给,“女大不中留”这个事实让他处于强烈的悲伤之中,无奈沈熹给他捏肩又捶背,他挥挥手打发说:“你妈已经把它挂在你的房间里了。”
沈爷爷听得满意:“好好好,不愧是我们沈家的娃娃。”
沈熹还真不敢跟家人说何之洲,她尽量说点开心的琐事,以及自己想勤工俭学、打暑假工的想法。
沈熹哼哼唧唧起来。
沈熹换下衣服进卫生间,刚进去一会又出来,把床上的手机一块儿捎上。何之洲考试完一定会打电话给她,她怕洗澡的时候接听不到电话。
图书馆里的何之洲看到短信时,抚着额头跳动的太阳穴,小鸳鸯?他也是小鸳鸯里的一只?何之洲感到很无力http://m•hetushu•com,他是回复是,还是不是?最后他快速回复:“在家乖点。”
何之洲收到照片,深吸一口气,也觉得这两个月没办法熬下去了。
沈爷爷满意点点头。
壮汉不明白了:“我……我挖自己血泪史让老大引以为戒还错了!”
猴子:“……”
沈熹用小号点了个赞,并回复:“可以看出你女儿是一个热爱学习的好闺女,我建议你放你女儿回学校,让她身心合一。”
沈熹刚上楼,就收到了何之洲发来的短信——“到家了?”
沈熹赶紧回复:“老师再见。”
沈建国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女儿谈恋爱了,对象不是堂堂,居然是那只逗比的“在河之洲”?!他虽然拉黑了“在河之洲”,每天还会逛一逛他的微博,结果越看越逗比。
何之洲假装正经,淡淡来一句:“你手机防水功能不错。”
沈熹上楼,沈建国立马凑到自己老爹身边,严肃又认真地说:“沈熹有男朋友了,等会吃饭,您帮我盘问盘问,不过别说我告诉您的,知道吗?”
“谢谢粑粑。”沈熹感动不已,快速跑回了房间,打开衣橱,果然看到那件向往已久的漂亮裙子。她伸手触摸裙子,眼里满满都是欢喜,心里握握拳:她要立马洗个澡,然后穿上它。
何之洲中午与猴子壮汉一块上食堂吃饭,明天早上的《Power Electronics》临时提到下午两点开考。猴子和壮汉抱怨不已,他们没看见沈熹,便问:“熹熹呢?”
有人说,女人谈恋爱就变成了神经病,她现在就是一只快乐的神经病。和*图*书
沈熹知道何之洲想错了,为了证明答案,对着手机“咔嚓”一声,直接拍了一张照片传过去。
沈熹主要还是在等何之洲电话,一边等一边蹬腿,瞪了累了就趴在浴缸思考,才分开几个小时,她已经这副样子了,她要怎么熬过剩下的两个多月啊。
“我看你没瘦。”吴翎毫不留情地说,然后放下筷子问,“我听你爸爸说,你还不乐意回家呢?”
小月痛苦地摇摇头,然后转过头,哎呀一声:“阿熹,你到家啦!”
沈熹站在楼梯转角给何之洲回复短信,她嘴角弯了弯,发短信时还发出一阵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沈熹把手机放在车上,下车之前先朝沈建国伸出手,沈建国直接将整个皮夹丢到她手里,一副嫌弃的模样:“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可以孝敬孝敬我。”
沈熹靠在推门上,看着自家爷爷问小月:“小月,这位老帅哥是谁啊?”
“好好好。”沈爷爷和吴翎都点头。只有沈建国十分不屑:一个逗比有什么好看的,长得再帅也是逗比!
有猪要来啃他家的小白菜了,他千防万防,居然漏掉那只逗比的“在河之洲”!
沈爷爷歪着头看了眼,然后用力轻咳一声,沈熹回头,莫名其妙回房间。
沈建国也坐在旁边听着,感觉自己女儿都有心眼了,说了一大堆也没说到那个“在河之洲”。
阿熹?沈爷爷转过身,托了托鼻梁的老花镜,满脸皱纹都笑成了花。
沈爷爷气着了,也直戳沈熹脑门:“怎么,连爷爷都不认识了!?”
吴翎拿到的烤鸭时,已经是一只无腿鸭,她好气又好笑,最后戳了下女儿的和_图_书额头:“怎么回事啊?”
很快,短信得到回复——“在考试。”
沈爷爷在厨房忙活呢,厨房里除了爷爷,还有正在阻止他帮忙的小月:“沈爷爷,我求你了,您就出去吧,我知道这汤怎么炖!”
爷爷好像会同意的样子呢!沈熹眨眨眼,如果爷爷能同意她暑假去S市打工,沈建国和吴翎失去说话权啦。所以她不顾沈建国的冷眼,开心地坐到爷爷身边:“我室友在S市找到一份好工作,教孩子们跳舞,一个小时五十块呢。”
何之洲吃得差不多了,放下筷子站起来:“你们慢慢吃,先走一步。”
“是么是么。”沈爷爷抓着沈熹的手,得意洋洋地开口说,“我这里有一份更好的工作。”
S市有一家特别出名的烤鸭店,沈建国上高速之前,还特意绕了半圈,开车路过这家烤鸭店。他停下车,指挥沈熹说:“下去买只烤鸭回来。”
客厅沈建国的眼神就跟刀子似的,他自己瞧见了,还让爹跟着一块儿看,轻声轻气又郑重其事地说:“瞧瞧,你瞧瞧。”
卧槽!在考试还能回复她短信,她男朋友怎么那么牛逼呢!沈熹又发了一个短信过去,小心翼翼地问:“你在考试,不怕被监考老师看到啊?”“因为我就是老师呀,你男朋友手机在我手里。”
沈熹转过头,妥协说:“这样吧,晚上我跟他视频,允许你们参观一下。”
壮汉实在地插了一句:“老大,很多情侣都在假期中分手,我高三谈过一个可要好的,还没有上大学就分了,我家与她家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呢。”
壮汉悻悻地收回脚。没错,就是他踢的椅子,他足足踢了和*图*书半小时椅子,没想到林煜堂这小妖精够绝情的!
楼下的雄狮先生暴躁了,这是什么人啊,拖黑拖黑拖黑!
“别急,等我毕业吧。”沈熹摸摸沈建国的头,从包里取出雨伞,拿着皮夹下车了。
沈熹为了表达自己的难过和无奈,给何之洲这样回复说:“想想我们真是苦命的小鸳鸯啊……何大哥,你说是不是?”
沈熹低头吃饭:“哪有,别听他胡说。”
沈熹躺在浴缸泡澡,然后还逛起了微博。五分钟前,“风中的雄狮”刚发了一条这样的微博——“我把女儿从学校带回来了,却没有带回她的心,我该怎么办?”
猴子关心问:“啊,那你们俩不是要分开两个月?”
爷爷笑哈哈地看她:“给爷爷捶背啊,一个小时100块,你说这个暑假工怎么样呀!”
沈熹扯了两下嘴巴,站起来:“我回房间看看。”
很快,沈熹就回复了他短信,是一排长长的爱心。
沈熹收到何之洲的短信,很简单很平实,根本没有什么特别内容。但女人丰富的想象力硬生生从这句话衍生出许多缠绵讯息。外头雨雾蒙蒙,她靠在车窗,她觉得自己和何之洲真是可怜的小鸳鸯,而这棒打鸳鸯的人就是开车的沈建国。
何之洲第一个走出考场:“本人。”
好狠的话,沈爷爷追了几步:“我们哪有不让你谈啊,我们这不是关心你,还有就是有点好奇嘛!”
沈爷爷“啊”了一声,同样严肃又认真地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沈建国先是摇摇头,然后呵呵笑起来,最后视线停留在沈熹落在车上的手机,他瞅了眼外头的女儿,快速拿起手机打开,手机屏幕停在一个和_图_书对话框里。
沈熹狐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什么?”
这时,铃声响起,何之洲来电。她立马接听电话,不过开头先问了一句:“是本人吗?”
沈爷爷哼哼两声:“小月呀,你不要骗我老人家,你明明不会还说会,一点也不诚实。”
沈熹在楼上跟何之洲用短信的方式甜蜜了一会会,就被沈建国叫下来吃饭。满满一桌子菜,有吴翎做的,小月的,还有爷爷最拿手的湘菜。
何之洲面无波澜地开口:“跟她爸爸回H市了,现在估计上了高架。”
沈熹很捧场,每人的菜都吃了几口,然后说:“还是家里好啊,食堂的菜都让我吃瘦了。”
真是甜蜜又令人心醉的笑容啊。
不管如何,沈熹被盘问了。
被众人逼急的少女跺着脚上楼了:“好,好,好。不让我谈恋爱对吧,我这就分手去!以后我成了剩女你们可别说我,是你们今时今日逼我的!”
小月一边从烤箱里拿出食物,一边回答:“我也不认识。”
吴翎败下阵来,沈建国看向自己爹,不停地眨眼。沈爷爷收到讯号,装糊涂了。沈建国又是一阵眨眼,沈爷爷终于慢悠悠开口:“阿熹,你爸爸告诉我你在学校谈了个男朋友,真的吗?”
沈熹指向沈建国:“他先吃的。”然后快速跑进屋,跑去去找爷爷了。
沈建国吐血。不是说好不透露是他告诉他们吗?
沈熹躺在浴缸抬起一条腿:“洗澡。”
沈熹下楼跟沈建国要新衣服。
何之洲没说话。
沈熹和“在河之洲”对话,短短的对话,沈建国看得血压蹭蹭蹭往上升,最后他把手机放回原处,深吸一口气:真是好一对苦命的“小鸳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