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七章

何之洲其实特不乐意沈熹做什么暑假工,而且还是陈寒介绍的暑假工,只是沈熹一副乐此不疲的模样。他回来的时候,她又跟他秀了秀那一百块。
何之洲烧了一个汤,之后又叫了三个外卖菜。沈熹不知道何之洲下厨的意义是什么。中间,她屁颠屁颠洗了何之洲买回来的粉色小花边四件套,想不到何大哥的品位还挺特别的。
高中生大概也觉得自己要号码太唐突了,想出了一个捉急的理由:“我下个学期就高三了,以后想问问你专业填报的问题……”
沈熹口袋里没钱了,更抓紧时间与陈寒联系。中午,她接到陈寒的电话,让她下午两点就到星星舞蹈培训班上课。她太感谢陈寒了,出门前特意在星星舞蹈培训学校附近订了一份团购,然后愉快地带上舞蹈鞋和舞蹈服出门了。
沈熹大他几岁,就问了他学习的问题,男孩更不好意思了:“我明年就高三了,成绩应该只能考个普通重点吧。”
大家鼓掌,沈熹脸红红的,心里的开心无法用语言形容了。只是她刚走出练舞房,一盆冷水直直地淋向她。
沈熹答应下来。
何之洲又发了一条:“不能带上男朋友?”
何之洲还一副嫌她话多的样子,丢给她一个凌厉的眼神。
沈熹摆摆手,好商量地说:“好吧,那明天吧。”
何之洲睨了她和高中生一眼,收回视线。
好吧。沈熹对高中生说:“可是我也不是很懂。”
沈熹:“……”
“秘诀?”何之洲潇洒扔下一句,“你觉得我需要秘诀么?”说完,丢下高中生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这两天,他夜晚都有点丰富,某种念头仿佛像种子一样落到他心里,每天都在快速生根发芽,现在已经长成一株缠绕的蔓藤,一点点蔓延出他的底线。
何之洲依旧不说话。
饭后,他在沙发旁看到另一个包装好的袋子,里面是与他同样牌子的衬衫,颜色是蓝色的。他问了下:“这里还有一件,今天买一送一吗?”
“谢谢啦。”沈熹摇头拒绝,“不过这袋我自己可以的。”
“不。”沈熹摇了下头。
沈熹慢悠悠逛荡在舞蹈房的长廊,趴在栏杆暗自神伤了五分钟,然后拎着包,蜗牛速度地走下楼梯,最后走进女厕,心情糟糕得快要哭出来。
沈熹摊摊手:“路边一位老伯伯那里啊。”
超市就在明德小区出来的乐洋广场,只有两三百米的路程。沈熹自己提着一袋轻的,高中帮她拎那袋重的。这一路男生有点害羞,吱吱咕咕了半天,硬是一句话也冒不出来。
和图书之洲收到那件白底暗纹的,他问沈熹:“多少钱?”
何之洲吐出一口郁气,他拍拍沈熹的后背:“既然这样,这件衬衫先给我吧。”
不远处穿着某高中校服的五六个男生正在推推挤挤,直到一个高高个子的男生被推到了最前面,他红着脸朝她走过来:“需要帮忙吗?”
沈熹也睨了他一眼,学他。
何之洲沉默下来。
男孩赶紧拿出手机。
容易害羞的男孩总让人心生好感,沈熹连忙点点头:“正需要呢。”
之后这位高中生又问了她在哪里上学,是高中生还是大学生之类的问题。
瞧,赚钱了,口吻都嚣张起来。
第二天,沈熹坐地铁去星星舞蹈培训机构上课。傍晚她打算请陈寒吃饭,出门前特意给何之洲发了一个短信。
“啊,这样子啊。”高中生遗憾起来,然后又问了一遍手机号码。
沈熹往何之洲怀里钻,请不要再说了!
“寒,明天我表妹真可以来上课吗?”
林煜堂那么客气,沈熹倒不好意思了,中间又忍不住炫耀了自己的一百块:“堂堂,我今天给小朋友上课赚了一百块呢。”
沈熹瞅着何之洲:“你不吃醋啊?”
何之洲真没把刚刚的情敌放在眼里,不过也配合地问了下:“刚刚那是谁啊?”
沈熹很自觉抱上去,然后赖在何之洲怀里蹭了蹭。有时候吧,只要两个人呆在一起,做什么都觉得好快乐。
一、二、三……沈熹清清嗓子,正要开口,一道声音先穿插进来:“手机号码是么?”
第二天,何之洲穿上了新衬衫到S&N工作;同时林煜堂也收到一份快递,以沈熹名义快递过来一套绝版书,书是好书,可是他很想拿去烧掉怎么办?!
底线是什么?何之洲也不想记得。
沈熹只让高中生送她楼道口。大男孩还不想走,又是一阵吱吱咕咕,然后鼓足勇气问:“可以给个号码么?”
沈熹逛了一个多小时的超市,导致最后拎不回购物车里的东西。一共两大购物袋,里面有各种吃的、用的,还有一个大西瓜。
何之洲望着沈熹,又问了一句:“何况你还喜欢过他,不是吗?”
陈寒问她:“沈熹,你暑假住哪儿呢?”
“给堂堂的。”她说。
沈熹:“嗯?”
只是小妖精这三个字,他从哪里学来的?!
她打算拨号给何之洲,因为不确定他是否结束工作,又把手机放回包包里。
何之洲一脸正经地说出答案:“一,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用它送礼最合适不过;二,这礼物也算是我们共和-图-书同送他的礼物,不是很有意义吗?”
何之洲不再问下去。他穿过这个牌子的衬衫,真正的设计理念在它的纽扣上,所以就算沈熹剪掉了商标,他大致也能猜到价格。
沈熹:“……”为什么他们都那么谦虚呢!
“真是中国好少年。”何之洲洗好米,感慨一句。
晚上,沈熹换了粉红小花边的床单被套,主动爬上床等他时,何之洲也不发表任何意见,不打算告诉沈熹这套小花边床单是单独买给她睡的。
沈熹抓着何之洲:“……何之洲?”
沈熹指向厨房:“今天我开心,回来路上买了一个西瓜回来,特大号那种,你去切了吧。”
何之洲不爽,他又按了按自行车响铃,帅气逼人从两人中间骑过去,中间回过头扫了眼沈熹,眼里有浓浓的警告。沈熹眨了下眼睛,假装看不见。
沈熹很不好意思,还是点了下头。
沈熹送上自己从商场买回来的衬衫,两件衬衫她特意剪掉商标的牌子,一来穿得舒服,二来也不用太在意价格。
高中生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眼前的情敌一下子变成了偶像,他厚颜无耻地开口:“这位哥哥,你女朋友好听你的话啊,请问有秘诀么?”
下午,沈熹连续上完两节课,坐在舞蹈房跟学生聊天说话,有个性格活泼的女孩子问她:“小沈老师,你能教我们多久啊?”
沈熹勉为其难同意下来。
沈熹不明白意义在哪里,不懂地看向何之洲。
拜托,请不要再给她戴高帽了……她哪有他说得那么明白啊!沈熹又把脸往何之洲怀里埋了埋,良久,才轻声说一句:“是的……”
呜呼!高中生脸又一红,看着眼前两人稍微想想就明白了。他正局促不知道干什么时,何之洲已经拎过他手中的购物袋,以及沈熹手中的东西,毫不留情地朝沈熹吩咐说:“上楼做饭!”
沈熹赶紧上楼。
何之洲摸了摸沈熹的脑袋,话锋一转:“其实……你也觉得不合适对么?”
沈熹:“……”之前不都是他烧的么?
“她没什么问题,明天就不会来了。”陈寒声音带笑,笑里带着揶揄和得意,“我找了个理由让她走了。”
直到外面有两人进来,她们正在聊天说话,其中有个声音是陈寒。
沈熹瞪了何之洲一眼:“99包邮,你穿吗?”
这话说的真是好……委曲求全啊!沈熹赶紧安抚说:“何大哥,我不喜欢小的,我就喜欢老的,就像你这样子的。”
晚上七八点,关了室内所有的灯,像这样只留一盏小餐间的小吊灯,自有和-图-书一番别致的味道。
咬死他!
何之洲假装疑惑地眨了下眼睛,握着沈熹的腰反问:“难道这件不是给我的?”
男孩被拒绝,脸又是一阵红,然后乖乖地走在沈熹旁边。沈熹送给男孩一个鼓励的笑容,男孩顿时觉得自己充满力量,一点也不觉得手中的购物袋重了。
何之洲深吸一口气:“你买的不是西瓜,是冬瓜。”
下午,沈熹轻轻松松上了两节课,教十三个女孩子跳新疆舞。两节课很快结束,她教得很愉快。她更感激陈寒了,结束之后找到陈寒说:“我在附近订了一个美食团购,晚饭我们一块吃吧。”
沈熹不吭声,她已经没钱了。
沈熹拉下他手:“你在生气吗?”
何之洲看沈熹一副委屈兮兮的模样,背靠沙发抱着她说:“林煜堂那边,我们可以换一样礼物送。”
沈熹正在外面跟陈寒联系暑假工的事情,刚挂上手机就被何之洲盘问了。她心里也知道这事不好办,所以把衬衫买回来,没有直接送给堂堂。
沈熹耸耸肩:“我已经大学生了。”
沈熹早到了一个小时,陈寒已经与舞蹈班的人混得很熟,像个小负责人一样分给她一个小班,并跟她说了报酬:“一节课五十块,一天两节课。”
深夜,何之洲又从“美梦”里醒来,梦里他一边做着“俯卧撑”,一边低吼“小妖精”,反反复复,几乎沉沦。
沈熹仔细交代:“我在乐购遇上的,他主动上来帮我拿东西。”
沈熹:“回头请你吃饭。”
“可是你那同学……”
“没事的。对了,你英语好吗?”高中生一个理由不够,又找了另一个借口,“我英语不行,我爸妈正要帮我请一位家教呢,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沈熹表扬了他,男孩更不好意思了,他朝她伸过手:“这袋也让我帮你拿吧。”
沈熹看到真相时,眼泪都落下来:“卧槽,这只冬瓜也太像西瓜了!”卧槽!她一路又抱又扛,结果只是扛了一个冬瓜回来!?
突然,身后一阵铃声猛地响起,打破了一时的和谐。沈熹回头,是何之洲骑着自行车回来了,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家纺袋子。
沈熹低着头,“啪”地一声响,她推开女厕小单间的门。
沈熹:“……”
晚饭,两人面对面用餐。餐桌上的一只手机播放着音乐,是沈熹一定要放的一首动人曲子。小餐间的灯是老式的琉璃吊灯,颜色是复古又可爱的橘红色。
他碰了碰沈熹的脸:“真棒。”
沈熹耍了小心机,没有明说何之洲那里,她笑着说:“朋友家和*图*书呢。”男朋友也是朋友,不是吗?
沈熹用自己劳动力赚了一百块,她先给何之洲打电话,然后是沈建国、吴翎、爷爷……林煜堂是主动打电话过来的,特意“感谢”她寄给他的礼物。
可惜他“偶像”回到三楼公寓里,女朋友坐在沙发吃零食,他进厨房。
高中生都记了一半,才反应过来问:“这号码是谁的?”
他的女朋友,对男朋友还真大方。不过十分钟后,何之洲又推翻了刚刚的想法——沈熹可不止对男朋友大方。
“自己留着花吧,我怕你不够请的。”林煜堂笑了笑,交代了一句,“我也在S市,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何之洲与她对视:“舍不得?”
“啊,什么买一送一?”
何之洲越往不靠边的人猜,沈熹越发心虚起来,连带看何之洲的眼神都忐忑起来。不过她也不是没胆子的人,在这样的压力之下还能说出衬衫是给林煜堂的。
啧啧,这语气!真是拽得厉害啊!沈熹心里吐槽何大爷的训妻口气,面上还是一副小媳妇的表情,她对高中生挥挥手告别:“我要上去做饭了,再见……”
她问陈寒,陈寒耸耸肩:“我哪有你朋友多,住学校呢。”
嗯?沈熹抬起头看何之洲,她怎么听出一丝无耻的味道了。
何之洲把米倒进电饭锅里:“吃醋啊,但对方比我小,也比我年轻,不是吗?”
老的……何之洲哼笑一声,张开手,看向沈熹。
何之洲:“那正好,我也喜欢蓝色。”
沈熹脑袋又往下垂,何之洲的问话让她挺难受的,她主动靠在何之洲的胸膛上,安安静静的小模样。
何之洲眼尾轻抬,口吻淡淡:“她男朋友的。”
沈熹伸出一根手指:“至少一个月。”
沈熹不可置信地眨了下眼睛,都忘记接钱了。陈寒把钱塞到她手里,掉头就走。
沈熹心里还是有点不愿意,两件衬衫一共四千多呢,她觉得何之洲在变相抢劫,可她敢怒不敢言,心正肉疼地揪在一起。她捣了何之洲一拳,默默想着:她用自己全部“家底”给他买了两件衬衫,如果他以后敢对她不好,她就……
真是卧槽啊!
同时S市华灯初上,她和他这里,也是万家灯火里面的其中一盏呢。
何之洲故意绕开林煜堂的名字,继续猜:“给家里亲戚的?”
同时,高中生因为后面响起的铃声,朝沈熹身边靠近一点,自觉让出路来。
何之洲:“这样吧,我这里有一套绝版书,我知道林煜堂一直很想要,你可以当做礼物送给他。我相信比起衬衫,他肯定更想要那套书,而且更http://www.hetushu.com有意义是不是?”
沈熹看向无动于衷的何之洲,有点不乐意。她数三下,如果他还不开口,她就真给号码了。
何之洲终于开口了,声音比之前还温柔一些,他问她:“你觉得送一件贴身的衬衫给亲人以外的男性,合适么?”
何之洲默默吃着冬瓜排骨汤,不发表任何意见。自己女朋友分不清西瓜和冬瓜,他还能说什么。
沈熹开了一包零食,走到厨房喂了何之洲一片,并问他:“何大哥,难道你没有话问我吗?”
英语啊……沈熹赶紧摇摇头:“我四级都过不了……”
沈熹不相信:“不可能!”她买了那么多年西瓜,不可能分不清冬瓜和西瓜。
“上楼做饭去!”高中生再次回味了一遍偶像刚刚的话,真是太男人了,以后他也要这样子!握拳!!!!
陈寒拒绝了她:“不了,今晚我还有事呢。”
她不能接受!
何之洲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问:“给沈叔的?”
何之洲难得耍赖回复她:“那我晚上吃什么?”
林煜堂赞扬了一句:“真不错。”
沈熹还是摇头。
何之洲更温柔了:“其实你也懂的对么?不然你不会把衬衫拿回家让我看到,是不是?”
何之洲把冬瓜切了,验明正身。
晚饭,何之洲按照食谱煮了一大锅冬瓜排骨汤。沈熹一直在愤愤不平:“我看他是老人家才照顾他生意的,哼哼,他居然把冬瓜放到西瓜里卖,那冬瓜骗我,太不厚道了!”
“放心过来吧,我会跟李老师交代清楚的。”
陈寒把今天的一百块报酬递给她:“沈熹,你明天不要来了,是上头的李老师让我转告你的。我已经给你求情了,爱莫能助。”
工资日结,沈熹两节课刚好一百块。钱是陈寒直接给她的,沈熹把钱放进包包里,心里满满都是成就感。
沈熹眨了下眼睛,感觉自己一下高大上起来。她用余光看向不远处的何之洲,结果何之洲只发出一道哂笑声,不知道是嘲笑谁。
前面就是公寓楼了。何之洲下车,一脸沉默地将自行车拖到楼道小车库里,仿佛路人一个。
何之洲认命去厨房切西瓜,只是看到所谓“特大号西瓜”时,眼睛睁得大大的。他走出来:“沈熹,你从哪儿买的‘西瓜’?”
沈熹低下头,她想说堂堂也是她的亲人,最终还是没底气。
何之洲拿起蓝衬衫,打算继续问下去,沈熹先软绵绵地坐在他大腿上:“何大哥……”
不是……沈熹摇摇头。
何之洲报了一串数字:“138897764XX,记住了吗?”他一边报号码,一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