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四章

原来,他也是害怕孤独。
她看着何之洲,在他清隽如水的眉眼里看到小小的自己。她想,钟璟月有句话说对了,喜欢一个人,会想要他变得更优秀。
与你无关!!!
何之洲又来敲门。
人生最怕什么,最怕计划被打乱。
沈熹拿着毛巾捂住自己红肿的眼睛,咧着嘴笑了。她和何之洲面对面盘坐在床上,仿佛在练功一样。灯光散在何之洲墨黑的短发上,莹润而有光泽,仿佛有流光在上方走动。
沈熹的少女梦就是和喜欢的人共骑一辆可爱小毛驴,横穿大街小巷,耳边还要有张学友的《想和你去吹吹风》。
关于晚上的正事,沈熹还没有开口,何之洲主动问她了。他口吻极淡,漫不经心地仿佛在提一件小事:“今天我妈找你什么事?”
这是什么话,沈熹回复:“你不也在么?”
何之洲:“……”他上哪找那么大的女儿!
小毛驴骑上了S市的两江大桥,桥下流水湍湍,迎面吹来的夏风带着一股湿热的味道。沈熹拍拍何之洲的后背,再次提出想法:“何大哥,我真的很想放音乐!”
灯光雅白。
沈熹贴着何之洲说:“何大哥,我还想放点音乐。”
所以才在没遇上沈熹之前,给自己安排了这条路。那些所谓的辉煌和奖项他不感兴趣,只是简单地充实一下可预见的寂寥人生路。
沈熹:“不用解释了,刚刚你的表情我已经看得很明白,见过受惊的,没见过你这样惊吓过度的。”
那个美国研究所的学习计划,的确是他没有遇见沈熹之前的安排。
她还是想:不管如何,如果何之洲自己想出国,她一定是支持他,含泪支持他!她那么伟大,她妈妈肯定不知道的……呜呜……
何之洲没有开灯,他走到床边坐下来,他静静地说了一些话,全部是他的心里话。沈熹没有回应他,但是他知道她有在听。说完了,m.hetushu.com他在空位躺下来,左手搭在沈熹的腰上。
沈熹:“你知道?”
最后两人还是坐下来谈。谈之前,何之洲先拉过沈熹,把她的脸、脖子和手臂洗干净;沈熹也心疼地看了看何之洲下巴的小口子。
何之洲:“有。”
哼,果然男人都是混蛋,他怎么有脸说牛奶是泡给她的!真心无耻啊!!!
“不,与你无关。”何之洲站起来。
何之洲给沈熹擦眼泪,沉静又温柔。
何之洲:“这是两码事。”
沈熹杵在门口,何之洲回过头看她,他黑幽细致的长睫毛颤了颤,轻落落开口说:“我给你泡了一杯牛奶。”
“什么?”何之洲从镜子前转过头,眼皮跳了跳,整个人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一不小心,手中锋利的剃须刀刮到下巴,划开一道浅浅的口子。
一辆白色小毛驴,两个安全帽,城市灯光仿佛是会跳舞的焰火,路灯一盏盏往后倒退,两边是晶莹剔透的琼楼玉宇,五光十色的广告灯一闪一闪。
小乌龟爬啊爬,找不到小伙伴了。何之洲手指一拨,将沈熹堆积出来“小长城”摧毁。
沈熹:“找你约会啊。”
枕头,已经是一片冰冷。何之洲伸过手,碰了碰沈熹脸蛋,触感是温热的潮湿,上面全是她新鲜出炉的眼泪。
何之洲用书轻敲她脑袋,让她快点回过神来。沈熹抬起眸,正要说,何之洲已经把事情说出来,口吻笃定:“她是不是让你劝说我去美国。”
沈熹撅着嘴巴,十分不悦:“我算是明白了,电视里那些无论女朋友变成什么样子,男朋友都还爱她的剧情都是骗人的。”
何之洲不理会她。
沈熹仔细想了想,她一直以为自己没什么计划,遇到事情才发现不是这样,她心里藏着一个伟大的计划,就是毕业就把自己变成何太太。
何之洲瞥了她一眼,他不想和_图_书说话。
两个人恋爱,总要有一个人承担多一点。那个人必须是他,不是沈熹。
这个社会,已经不流行什么王宝钏。豆豆知道事情经过,也开始说教了:“如今好男人比八条腿的蛤—蟆还难找,沈熹,你放何之洲走,绝对会后悔!”
呵呵,他以为一杯牛奶就能收买她吗!沈熹面无表情走到床头,抱起左边的小枕头,头也不转地走出去。
味道清新过头了,何之洲在卫生间刮胡子都闻到了,他提醒说:“沈熹,晚上别吃雪糕。”
沈熹赶紧关灯,整个人钻进薄薄的被子里。
所以下面要说什么话呢?沈熹打算制造一点煽情气氛,最好还要经营一下她伟大的女朋友形象,只是真等她说出来,声音软软得仿佛是绵羊音。
何之洲看向沈熹,好一个绿油油的女朋友。“沈熹!”他不悦地加重了声音。
但她还是难过了?
沈熹已经能吃着苹果乐呵地讨论两地分居的问题,她对豆豆说:“你不了解我,何之洲这人越来越婆婆妈妈,我觉得与他保持距离才好呢。”
所以他的话,更像是一个逼迫自己留下来的借口。
这个世界只有傻瓜女朋友才会担心男朋友太优秀不要自己吧。如果以后真出现这种情况,才轮不到何之洲不要她呢,她肯定比他更早甩掉他!
沈熹走到露台吹夜风,城市璀璨,她啪嗒啪嗒地掉了两颗眼泪,然后与露台的两只小乌龟玩了一会,才慢慢挪着脚步回到客厅。
“我才没吃呢。”沈熹敷着面膜走过来,她决定跟何之洲好好商量美国研究所的事,她推开卫生间的门,直接开口:“何之洲,我们需要坐下来谈一谈。”
何之洲有点松动。
门外敲门声响起来,连敲三下,随后传来何之洲试探的声音:“沈熹,你睡了吗?”
外面,何之洲低头看向门缝,里面灯光骤然熄灭。他在外面立了一会,m•hetushu.com然后往露台走去。露台养着两只小乌龟,玻璃缸里面是沈熹买回来的彩色小石头。原本住在一起的两只小乌龟,有人特意用石头将它们隔开,不用说,肯定是沈熹干的。
沈熹熄了灯,一个人躺在小床上看小说,最后悲伤的结局让她泪流满脸,她擦擦眼泪,难过得胸口抽痛。
十字路口,人如潮水。
一个人的小房间,沈熹躺在床上逛微博,她想怎么躺就怎么躺,别提多自在了!
科研是一条什么路,孤独又乏味。他本以为这条路最适合他,没有太多感情的牵绊,只有简简单单的数据陪着他。能不能做出成果反而是其次,至少这辈子不会无所事事。
沈熹纠结得小心脏都皱成了一团,回到公寓立马做面膜平静情绪。她做的是绿豆面膜,好大一罐,因为心情复杂,她不小心抹多了,最后索性把脖子和手臂都抹成了绿色,面膜香喷喷的绿豆味像极了一种叫“绿色心情”雪糕味。
麻痹!谁家骑个小毛驴还放音乐的!!!
他明白自己哪句话惹沈熹生气了,应该是那句“与你无关”。他说出口时,只是不想沈熹把包袱往自己身上揽,他希望她轻松一点。
猴子:“非也非也,我孤家寡人嘛!”
好吧,问题已经说明白了。沈熹问何之洲:“你的想法呢?”
猴子转发了一条好玩的微博,她扯扯嘴巴,跟着转发了。猴子找她聊天:“熹熹,大晚上怎么有时间上微薄啊?”
大卧室的门大大方方地敞开着,何之洲已经在里面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桌前放着一杯热牛奶,没有喝过的热牛奶。
她当时不以为然,现在呢?
真的吗?沈熹看着何之洲,心情起起伏伏。他说不去美国,给她的原因是跟S&N签约了,但签约对何之洲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然不是啊!沈熹敲着键盘正要回复豆豆,何之洲蹙着眉头走过来。她赶紧捂着和_图_书屏幕不让看。她快速关掉聊天框,双手勾上何之洲肩膀说:“何之洲,晚上有时间吗?”
沈熹瞅着何之洲,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何哥哥。”
沈熹彻底没节操了:“何爸爸。”
“啊?何大哥,你刚刚说什么?”沈熹怕漏掉什么好听的情话,她让何之洲必须再说一遍。
沈熹打出一排字,删了又删,最后只有一句:“我知道了。”
沈熹咬着嘴唇,还掉着眼泪。
豆豆:“真的吗?”
哭累了,她开始说话。她说什么,何之洲配合她说什么;她问他什么,他就答什么。最后何之洲开了灯,起床拿了一条热毛巾给她擦脸。
他说:“美国那家研究院真的很好,能进去都是顶尖人才。老大之前到美国做交换生也是为进研究院做铺垫。不过呢,咱们老大选择留在国内,肯定是想要爱情和事业双丰收,熹熹,老大真的很喜欢你啊。”
何之洲沉默。
何之洲烦躁地关上电脑,心烦意乱地喝掉桌前的牛奶。门外的沈熹拿着枕头去小房间,进门前视线扫到何之洲正咕噜咕噜喝着奶,一脸美味的模样。
沈熹跟着何之洲一块站起来,什么叫与她无关?他的一句话让她脾气立马冒出来。沈熹气得直跺脚,结果惹她生气的男人已经明智地离开战火,挥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地回了房间。
何之洲终于无法忍受地喊出一句:“我说神经病,神经病啊!”
“刚刚我把你吓着了吗?”沈熹在何之洲的下巴贴上一张创可贴,忍不住问了问。
沈熹靠在床头,她私信了猴子,然后询问了猴子美国研究院的事情。她问得技巧,猴子嘴巴不设防,什么都跟她说了。
沈熹,别走……何之洲默默地看着沈熹进来,又默默地目送她离去,这中间他一直用眼神挽留她,但什么效果也没有。
之前堂姐跟交往多年男朋友分手,堂姐告诉她:感情是最不能计划的东西http://www.hetushu•com,因为变数太大了,影响感情的因素太多,可能一件小事也能导致两人分手。
两个人相爱是一种感觉?就是他有机会走向更高更远的地方,也想留住人间烟火般幸福。
何之洲骑着小毛驴哼了一声,轻轻说出三个字。
沈熹把想法跟何之洲说了说,何之洲这种纯正的理科男真有点理解不了。他对沈熹说:“电动车不能带大人。”
何之洲同样是那个理由:“沈熹,我跟你说过,我已经跟S&N签约了,我不会去美国。”
沈熹看向桌面的牛奶,一声不吭。
今天钟璟月找她,有一句话让她心里特别难受。钟璟月说何之洲选择留在国内是她的原因。沈熹低下头,认真发问:“何之洲,如果我们没有谈恋爱,你还会留在国内,你还会跟S&N签约吗?”
何之洲抚额,已经无力解释。
每个人女孩都有自己的少女梦,沈熹也有自己的少女梦,它有点小荒唐,但它绝对是浪漫的,浪漫地散发出一串串粉红泡泡的。
何之洲面色平静:“除了这个事,她不会特意跑回来一趟。”
沈熹抿了唇:“我知道了。”
他终止了两人吵架的可能性,可是她并不想这样,她宁愿吵架。
沈熹缠着何之洲,一口一个“何爸爸”,何之洲终于妥协了,酷酷地转过身:“走!”
沈熹之前没有开,现在哭成这样子,更不会起床开门了。
何之洲:“干什么?”
“呜呜。”一个转身,沈熹回过身,双手抱住何之洲,贴在他胸膛继续哭。
“吱”的一声响,何之洲用钥匙开了门。沈熹敏感地往靠墙的那边躲了躲,结果正好给何之洲腾出了一个空位。
寂寥、孤独,沉闷,乏味……他真以为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直到遇上了沈熹,与她在一起的日子犹如源源不绝的泉水注入他沉寂生命里。
沈熹在心里组织语言,左想右想。
她说:“何之洲,你去美国吧,我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