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五章 大结局

她这是《离别的飞机场》吗?
呜呜,何之洲居然会骂人了,还骂她神经病!沈熹故意听不懂,她嚣张地反问回去:“你是说随便我吗?”
暑假结束,沈熹由沈建国将她从H市运回来。开学第一天,校门口停满了车,沈建国好不容易才抢到一个停车位,对着校保卫握手道谢。
何之洲回答:“在。”过了会,他又加了一句:“一直都在。”
沈熹没有时间与他唠嗑,不过她很想吐槽,吐槽对象就是言而无信的壮汉,都已经商量好开学过来帮她拿东西,结果连人影都没见。
(全文完)
她伸不出手,然后是何之洲转过身抱住她。他在她耳边说:“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回来的。”
“因为我男朋友暂时不能送我啊!”沈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想和你再去吹吹风,虽然你是不同时空,还是可以迎着风,随你说说心里的梦……”
谁规定骑小毛驴不能放音乐了,前阵子她还看到一个少年骑着小毛驴放一首《小苹果》的,悠闲又自在。可是何之洲就是不同意她放音乐,他还骂她。
爱情能让人变得更好。
门打开,里面走出来的清俊男人直直得看着她,眸光微闪,她开口:“嗨,请问我男朋友在这里吗?”
何之洲是8月28号办好所有手续飞美国的。关于S&N的博霖项目,整个项目分成五个组,何之洲的B组是完成最好的,也是进展最顺利的。
神经病都能听成随便你……
“轮不到你努和-图-书力。”
“好啊,那你要努力赚钱,现在阿姨很贵的。”
她在他怀里点点头,她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会哭出来。最后,她悄悄伸过手,在他后背画了一个小小的爱心。
“什么!”
离别的日子,沈熹也以为会很难捱。日子依旧如同流水叮叮咚咚,只是在点点滴滴里灌入了一道道思念的暖泉。
另一边,壮汉不是不过来,而是迟到了。他们大四课少,不代表没有课,何之洲能申请到特殊待遇不用常规上课。他还要被辅导员苦逼地拉过去搬书。
有一天,她对何之洲说:“我过来找你玩几天,包吃包住吗?”
然后是分别,沈熹本以为离别会很可怕。即使不可怕,也是难舍难分的,就像一首歌《离别的车站》唱的那样子。什么“当你紧紧握着我的手,再三说着珍重珍重”,事实是她手里捧着一杯何之洲买给她的星冰乐;什么“当你深深看着我的眼”何之洲直接是拍拍她的头;最后她也没有“不停的呼唤呼唤”,而是立在一大帮人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猴子依旧是最苦逼富二代,还被有钱老爸赶到鸟不拉屎的工业区跟一群抠脚汉子打牌,每天赢个十几二十大洋,日子过得十分圆满。
关于何之洲的“不能让兄弟照顾女朋友”理论。壮汉知道后,立马兴奋了:“这个没关系啊,我改天就跟老大断绝兄弟关系,分分钟啦!”
壮汉报考公安,在千军万马里杀进了体制内,等身体检和-图-书查通过,就正式成为S市某区某街道治安警长一枚。
陈寒没去,她现在是636宿舍最忙的一个。她的丰田车换成了宝马车,也算步步高升了。
何之洲问豆豆:“刚刚的如何?”
有一天,她把航班时间不小心搞错了。第二天清早,她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找到一所公寓。波士顿这边时间正好星期六7点整,何之洲前天告诉她,他周六没有任何安排。
钟璟月在场,何爷爷也在,壮汉和猴子都过来了。那么多人在,她也不能表现得过于依依不舍,直到何之洲快要过安检时,她想抱抱他。
她爱他,他也爱她,这就足够了。一切只是简单的Enjoy loving.
“感情沉沉浮浮,世事颠颠倒倒,一颗心阴阴冷冷,感动愈来愈少……很想和你再去吹吹风,去吹吹风……”
低沉深情的歌声轻轻浅浅,迎着夏风在耳边飘飘摇摇,一颗心跟着浮浮沉沉。她把脸贴在何之洲结实的后背,脑子全是幸福又零碎的点点滴滴。
青春正好,时光未老。她拥有的爱情不应该畏畏缩缩,就算只是一份温暖而宁静的感觉,它也是鲜活、明亮、踏实和安心的。
沈熹过了六级,猴子没有过掉的六级,她过了。这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921宿舍请她吃饭庆祝,林煜堂、猴子和壮汉都过来,夏维叶和豆豆也要一起凑热闹。
一来二去,就迟到了。
只有终归,还有一丝淡淡的舍不得。
他们系的和_图_书辅导员一向没有任何节操,他说:“你们班派一个最帅的过来。”
豆豆吃不消这个架势,有一天她郑重地对沈熹说:“阿熹,你知道么,有对比才有感觉,我现在看壮汉都眉清目秀了呢。”
小黑智商高达178,他也想找个中国女朋友,每次何之洲与沈熹视频,他都要热情地参与一下,他喜欢豆豆,还特意学了一首情书念给豆豆听。
她告诉自己这不是大事,暂时的分开不是结束,而是全新的开始。
至于她和何之洲。
她要秀秀自己英语,哼哼了两秒,继续问:“Excuse me,Does my boyfriend live here?”
有一天,她过了托福。
好吧,真随便她了。
“好吧。”沈建国妥协,他丢了沈熹一包轻的,便虎虎生风地拎着大件行李箱走在前面。沈熹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背带裤跟在后面,刚走几步,口袋里手机响了,是何之洲打来电话。
好吧,壮汉真是捡到便宜了。沈熹故意打趣说:“说不准你跟小黑可以生出包拯呢,你的偶像不是包大人吗?”
她按了按门铃,很快,里面传来脚步声。
猴子:果然是无节操。
何之洲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往前趔趄了一下,连带小毛驴都跟着他颤了颤,但身后女人依旧抱着他腰,乖巧又信任他的模样。
啊啊啊啊啊,阿熹也越来越坏了!豆豆伸出魔爪,她要挠死阿熹啦!!!
它也是勇敢的,但它不是盲于心和图书的冲动,而是充满无敌的信任和能量。所以不管未来是个什么模样,她都勇敢相信她和他能走下去。
何之洲来了一句更狠的:“我是不会让我兄弟照顾我老婆。”
何之洲淡淡说:“是我让他不要来。”
她冒着大雨从H市赶过来,他从顾平县赶到火车站,大雨滂沱,他卷着裤腿背她淌过积水过膝的小巷;她误信陈寒,落个狼狈在公车站点等他过来,他骑着自行车帅气逼人地接她回公寓;她穷得叮当响,他将卡的密码写在纸条,密码上方还画了一个闷骚的小爱心;他和她一块到花鸟市场买了两只小乌龟,她取名小熹小洲,他摆着冷脸不同意,第二天上班前提醒她别忘给小熹小洲喂食;她想吃炸酱面,他手机搜索最好吃的炸酱面做法,成品出锅先自己尝了一口,她还没有吃到,他全倒进了垃圾桶,最后两人坐在沙发吃外卖,他跟她说:“我们以后还是要请个阿姨。”
何之洲朝她伸出手:“I'm here.”
“我也会努力。”
从小学到大学,每次开学都要这样问,本以为这次轮不到他送了,结果还是坑爹!沈建国学着沈熹的样子:“我为什么要送你上学?”
林煜堂混得最好,他越来越像一个职场新贵,不过……还没有女朋友。
哼!沈熹挂上手机。
何之洲没有支付违约金,沈熹还跟博霖的老板见过面,老板心痛又无奈地说:“我还指望之洲回国继续加入S&N呢,我虽然是商人,也不会眼皮子浅到和-图-书只考虑眼前利益。我送他一个人情,等他回国还我。”
“嗯。”
她送他一颗小小的爱心,告诉他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青春一定会流逝,她不知道爱情会不会在飞逝的时光里变了模样,但这些都不重要。
最帅的,大家无视班里的赵XX,林XX……不约而同把票投给了壮汉周辰。总之盛情难却,壮汉神气赳赳地到图书馆给那群小妖精们搬书。
她和何之洲视频,豆豆凑过头问:“何神,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国际友人介绍给我呀?”
他问她整理得如何了。
何之洲在研究院休闲馆与她视频,突然一个黑黝黝的脑袋钻进来,用生硬的中文打招呼:“你们好呀!”
刚刚的……不带这样欺负人的!豆豆掩面逃走:“呜呜,人家不要那么黑的……”
沈熹抱着何之洲,眼泪不知觉冒了出来,在何之洲的白衬衫上方留一道浅浅的痕迹。她想,不管未来如何,她此时拥有着爱情最美好的时刻;这个暑假也是她过得最愉快的一个夏天,因为她在最灿烂的青春里,遇上了最美好的一个人。
得逞了!沈熹打开手机音乐,找出张学友的那首《想和你去吹吹风》,终于心满意足了。
沈熹被卸下车,然后是各种大包小包。她撑着小阳伞跟沈建国吐槽:“爸比,为什么要上学!”
所以就算分别,也不会有撕心裂肺的疼痛;就算以后他与她彻底无关,她也希望他变得更瞩目闪耀;就算明天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她也没有患得患失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