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七十六章 不错的少年们

唐三十六信心骤增,剑出如风,破开七间横于夜空之间的剑影,由海气沉再转窗影灯!
“星钩横昼!”
夜空里响起无数声清脆的剑鸣。
七间低头望向自己空着的右手,有些茫然,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输了。
倒金瓶是元丰剑诀的第七式,海气沉是开宗剑的第十一式,窗影灯是元丰剑诀的第三式,挂剑长林则是开宗剑的起手式!
七间的剑已经来到他的身前,山鬼分岩的恐怖剑势之后,星钩横昼的架构已然隐隐成形!
但现在不用。
殿前石阶上观战的人们,只见唐三十六的身法变得极为诡异,像是断了线的傀儡,趋退之间,很是生硬,偏又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长林尽染,皆是霜。
他挂剑于孤梧之上。
“露华零梧!”
汶水剑在铁尺剑上横拖而过,带出一道火星。
他只用了简单的一招。
然后他望向自己最信任尊重的师兄,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没有听到陈长生的声音和*图*书,唐三十六此时大概会选择最暴烈的剑式,尝试与对手同归于尽,或者说,用玉石俱焚的方法再次试图击中七间的弱点。
唯如此,才能从倒金瓶转到海气沉。
唐三十六把心一横,剑出倒金瓶!
非但没有受伤,那种通畅无比的感受,让他欢喜地想要大叫起来!
场间鸦雀无声。
他回腕横剑。
铁尺剑仿佛覆着寒霜,自四面八方缓缓压迫而至。
他也连说三个词。
他的真元运行的异常流畅,他甚至有种感觉,这两式剑招根本不是两个剑诀里的内容,而本就应该连在一起!
铁尺剑呼啸破空而去,落在夜色深处。
听到陈长生的声音,苟寒食的神情凝重起来。
包括徐世绩和莫雨这些以前曾经见过他的人。
唐三十六向后退了两步,收剑入鞘。
“山鬼分岩!”
他手里黝黑的铁尺剑,破开夜风,悄无声息,仿佛魔神,把岩石当作糕点。
……
啪的一声轻响。
此时众人回思起来www•hetushu•com,关键就在于最后的挥剑肘击,那一击真可谓妙到毫巅,莫名其妙。
干净利落,不差分毫。
明明是两套剑诀里的剑招,怎么能混在一起用?与剑招相配的真气运行方式都截然不同,怎么能强行相连?难道不怕真气逆转受伤?他自幼跟随师长练习唐氏宗剑,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家的剑法可以这样用!
离山剑宗总诀里的三招。
苟寒食在看着陈长生。
陈长生说出来的那些剑招。
……
再多困惑不解,此时也已经没有时间去想。
山鬼分岩!
那是三招。
剑没能伤到七间分毫,但带起了风。
无数剑鸣之后,七间的剑终于使到了露华零梧这一招。
看着他这模样,唐三十六有些烦躁,说道:“有什么好伤心的?你还是比我强,我本来打不过你,只不过……国教学院没输罢了。”
茅秋雨看着陈长生,有些意外。陈留王看着他,眼神里满是赞叹。徐世绩和秋山家主的脸色异常难看,而莫雨的m.hetushu.com神情则是非常复杂,她先前一直不解,为何陈长生能够离开桐宫,此时才知道,原来所有人都低估了这个少年。
很多人都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也许唐三十六自己都说不清楚。
如冬意入林一般,缓慢,却无法阻挡。
七间紧紧地抿着嘴,不肯哭出来,憋的小脸通红,带着哭腔说道:“多谢。”
“挂剑长林!”
依然没有任何问题!
在举起汶水剑的刹那,他才想起这件事情有些不对。
他如果用自己的方法,应该能接下最开始的两招,却无法确定能不能接下最后也是最强的那一击。
陈长生的第二招,是对苟寒食应对的应对。
夜风之后,他的肘击中了七间执剑的手。
华丽至极的剑意里,隐着萧索的夺命意。
但先前,唐三十六的剑式,已经成功地与七间的前两剑分庭抗礼,同时做好了最后一剑的准备。
他们的声音并不大,却很清晰,尤其在唐三十六和七间的耳中,更像是雷声一般,轰隆作响!
和*图*书今夜,很多人第一次真正认识陈长生。
实际上,当陈长生说出第一招时,苟寒食便开始应对。
只是瞬间,他便湿了眼眶,很伤心很难过。
唐三十六神情骤凛,提剑倒挂于身前——苟寒食说的第二招是星钩横昼,他不知道那招是什么,会不会像山鬼分岩这般强大,但隐隐能够感觉到,七间此时使出的三招剑式,乃是连环相套,以势进取,叠叠相加!
他们的声音飘荡在幽静的未央宫前,飘荡在广场上与夜色中。
再转海气沉!
七间神情肃然,抱剑持道,清啸一声,瘦弱的身影在夜色里拖出道道裂影。
他的真元轻轻松松地顺着腕间的寸关,沉入阳明经!
陈长生的声音还在他的脑海中回响着。
唐三十六已经做好了真气逆冲,受伤吐血的心理准备。
无论角度、姿式、真元运行、以至精神,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换在别的时候,这招开宗剑的起手式,绝对没有任何用处。
他是个骄傲的人,一定要把话说分明——和-图-书国教学院没输,不代表他赢了。
他的真元自经脉里运自腕间,然后骤然一沉,沿着一条从来没有尝试过的道路回转。
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生。
……这四记剑招怎么能连着用!
无论七间的剑势如何强大,却始终无法将他禁在其间。
这是唐家开宗剑的起手式。
那四个词非常清晰,那四记剑招他非常熟悉。
所有人都在看着陈长生。
但谁都知道,那一击的关键在于前面的那些剑招。
主教大人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说道:“不错不错。”
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不错,不是指唐三十六,而是指陈长生。
这也正是苟寒食说出的最后一招。
他们只是看着彼此,说着招式。
这招是离山剑诀里的大招,取的是霜染群山,崖畔独梧孤寂之意。
此时此刻,他来不及思考陈长生为什么知道自家的剑法,下意识里便按照陈长生的话,举起了手中的剑。
他们二人没有看着场间的唐三十六和七间,没有看殿前石阶上那些神情莫名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