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八十六章 破院(二)

便在这时,百花巷入口处缓缓驶来一座辇,围在国教学院门口的人们纷纷行礼,然后避到两旁。唐三十六看着辇上那位中年人,发现竟是离宫附院的副院长来了。
原来这些人都是来拜见……落落殿下的。
“百草园无人应门,据说殿下昨夜便走了。”为首的一名亲王府管事苦着脸说道。其余人也纷纷应是,然后又道,殿下是国教学院的学生,既然不在百草园,肯定就在这里。
落落便是国教学院的招牌与护身符,那些大人物们想要破掉国教学院,便要想尽方法先请她离开。
“要拜见殿下,去百草园便是,来国教学院吵什么?”他的神情愈发冷淡。
副院长望向国教学院院门,说道:“你们也看到了先前的画面。”
副院长走了,落落和她的族人昨天夜里便搬走了。
唐三十六喊道:“你想的好美啊啊啊啊”
“昨夜青藤宴上殿下的身份曝光,再居住在百草园里多有不便……就算在国教学院也同样如此。”
陈长生三人向这位副院长行礼。
为什么偏偏在青藤宴结束后的夜晚,便要让落落离开国教学院?
陈长生也很不舍,眼睛有些微湿。
根本无法争执。
秋日的树林里隐隐弥起湿意,有风微作。
他站在www•hetushu•com大榕树上,看着国教学院四周的街巷,发现百花巷里那些来拜见落落的人也走了,一片安静。
“咱们能别这么自恋吗?你觉得这些人看着能像是学生吗?”
副院长看着他神情冷漠说道:“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我们必须保证殿下的安全,殿下她依然算是国教学院的学生,只是暂时在离宫附院里居住,你们不用多心。”
“你做好心理准备没有?”
听着这些人的话,唐三十六觉得有些诧异,心想殿下不在百草园,那是去了何处,站在梯上回头向国教学院里望去,却见陈长长站在一棵大榕树下,正望着墙那面的百草园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副院长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陈长生。
陈长生爬到大榕树上,望向百草园方向,只见那片一边安静,和此前数月里的热闹景象完全不同。
“这是教宗大人的意思。”
离宫附院和离宫前后相邻,本就是一个建筑群,而且落落去离宫附院读书只是对外界的说法,她肯定会居住在离宫里。
唐三十六能够想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如此热切,清晨时分便过来,先前也说过,轩辕破那些想法太过天真自恋,但当他发现这些人真是来寻落落http://m.hetushu.com殿下,对自己和国教学院没有任何关心,还是觉得有些不愉快。
不管发生了多少事情,只要她不在,国教学院依然还是个被人遗忘的地方。
陈长生接过这封信,心里咯噔一声,知道先前不好的感觉,可能真的要落在实处,手指轻轻一搓,发现封口处的火漆还有些软,没有完全凝固,知道这封信刚写完不久。
昨夜青藤宴后,京都人才知道原来白帝的独女居然就住在京都,自然要前来奉迎,要知道人族与妖族联盟,两族之间商贸往来频繁,即便这些都不提,能够见到殿下一面,那又是何等样的荣耀?
她的离开,便是破院的第一步。
“最大的问题是安全。我昨夜才知晓,殿下曾经在国教学院被魔族强者行刺……现在整个大陆都知道她在京都,无论魔族还是那些藏在暗中的危险,都会向殿下涌来。”
唐三十六看着树上的他喊道。
唐三十六愣了愣,大声喊道:“既然没有,喊这么大声做什么?好傻”
京都午后真的下了一场雨,秋雨沥沥,没有带来太多寒意,国教学院的建筑被打湿,墙边的野草滴着水,显得很垂头丧气,断裂的雕像仿佛在哭泣,刚刚恢复了些的生气不知道去了和-图-书哪里。
“殿下不在国教学院。”
便在这时,轩辕破的身边多出一个头,原来是唐三十六忍不住好奇心,也顺着梯子爬了上来。只见那数人衣着低调却不贱,而且年齿颇长,明显是管事一流人物,再听轩辕破这话不禁觉得好生尴尬。
“不开门便是。”陈长生说道。
信纸最下方有些湿,应该是落落写信写到最后时,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因为不舍。
他打开落落留下的信,静静读了一遍,然后沉默了很长时间。
怎么就这么突然地离开了呢?我还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从这方面说,落落离开百草园和国教学院,住到离宫,有非常充分的理由。
“但她终究是国教学院的学生。”
走到院门前,外面的声音终于清楚起来,有人在喊着什么,有人在嚷着什么,还有人在拍着院门,好在那些叫嚷喊话声音并不是太夸张,至少言辞听着是有礼数的,那些落在院门上的手掌也还算有分寸,不会给人太多砸门闹事的感觉……但,碍不住此时院门外人太多,那些声音扰嚷汇在一处,还是有些可怕。
落落是国教学院唯一的女学生,也是最大的背景与靠山。
陈长生这才知道,昨夜落落和她的族人便搬离了百草园,悄无声息地离开,去和*图*书了离宫附院,他没有拆信看,沉默片刻后抬头望向副院长,问道:“为什么?”
陈长生望着京都里的街巷,喊道:“没有啊。”
落落的安全自然是人类世界最重视的事情,这个理由非常强大,但数月前那名魔族耶识族的高手已经发动过一场暗杀,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安全,为什么当时教宗大人不让她搬去离宫。
暴风雨就要来了。
为什么这么急迫?这件事情究竟意味着什么?陈长生明白,唐三十六也懂,大概只有轩辕破还有些浑浑噩噩,依然沉浸在再也无法近距离服侍公主殿下的痛苦之中。
他觉得心里面有些空,想着,难道这就是书里说的怅然若失?
轩辕破有些不忿,问道:“难道离宫附院就比国教学院更安全?”
教宗大人就住在离宫里。那里自然比国教学院安全,比百草园安全。
除了大周皇宫,京都里再也找不到更安全的地方。
看见国教学院的院墙上探出一个人头,外面的人群愣了愣,然后迅速安静下来。看着这幕画面,轩辕破愈发觉得自己先前的判断是正确的,看着人群最前方的数人喊道:“你们是来报考国教学院的吗?”
离宫附院的副院长,这句话有些拗口。但他的身份地位很清楚,国教学院的院门自然要开启和_图_书
“我明白你的意思,难道以为我离宫附院会与国教学院抢人?”
前方那些人对视数眼,心想这是哪里来的说法?
陈长生依然对着整座京都喊道:“声音喊大些,说不定会有人听到,然后来帮我们啊”
国教学院能够撑到现在,陈长生能够平静地生活到现在,全部是因为她。
信封上的笔迹很清秀,是落落的笔迹。
唐三十六摇头阻止轩辕破开门,不知从哪里觅得一个木梯,搭到门边的院墙上,示意他爬上去看看。轩辕破很老实地依言爬了上去,往墙外一看,只见黑压压的人群,根本数不清,不由吓了一跳。
雨停后,国教学院迎来了第一个麻烦。
离宫附院那位副院长,最后才说出最重要的那句话。
那数人七嘴八舌地开始自我介绍,表明来意,紧接着,其余的人也开始叫嚷起来,声音纷乱不堪,让唐三十六有些头痛,只大概听清楚了一些府邸商会之类的名称。
陈长生和唐三十六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也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
先前离宫附院的副院长让他不要多心,他又如何能不多心?
他有些恼火地把轩辕破挤到一旁,用手扶着院墙,对那些人神情淡漠说道:“你们要做什么?”
“好好学习。”他在心里默默对那个小姑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