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八十八章 国教学院少年们的反击

那阵风破开与晨光一道降临国教学院的微雨,向院门外那十余骑卷了过去。
轩辕破怒吼一声,凭着单臂举起小山般的院门板,向着那名青年贵族便砸了过去。
两名骑士出现在他的身前,手腕一翻,两枝精铁打铸的长枪,便出现在了风雨之中,迎向唐三十六的剑。
轩辕破走到那匹战马的身前蹲下,看着这匹本应该雄骏的战马倒在雨水里奄奄一息的模样,看着战马唇处喷出的血沫,这名妖族少年的眼神渐渐冷了起来。
喀喇一声闷响,雨继续下着,那匹战马闭上眼睛,得到了解脱。
先前只是瞬间,他便把真元提至巅峰,经脉里如有岩浆流淌,汶水剑刚刚生出一轮太阳。此时雨水落在他的黑发上,他的身上,也落在剑锋上,尽数变成白烟。
看到这两枝铁枪破风雨而起,唐三十六知道,这十余名看着鲜衣怒马,如京都游侠儿般的人物,竟然都是自北方归来的军中好手,但他哪里会理会这些,汶水剑带着杀意凛然的血色,依然向前卷了过去。
陈长生三人来的匆忙,唐三十六用手挽着发髻,看到眼前的画面,不由呆住,待听见那名骑士说的话,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看了一眼后,竟不发一言,转身便往国教学院里走去。
剑锋所过之处,雨水嗤嗤化作白烟。
轩辕破右臂有伤,左臂却能发力,凭着妖族的血脉天赋,硬是把这块板子举起来。
有数名骑士注意到他的动作,为了保证那名青年贵族的安全,他们和_图_书向那边靠了过去。
两柄铁枪变作四截,横横向雨丝深处飞去,重重落在地面,溅起雨水,震破青石板,砸栏了街边一座建筑的外墙,铁枪断处隐隐发红,雨水落在上面,瞬间便被蒸发。
轩辕破也望着陈长生,他们俩先前已经出手,现在轮到这个家伙了。
晨雨破院的气势,至此严重受挫,这让他非常不舒服,非常生气。
那名青年贵族的座骑见机极快,旁撤数步,他没有被轩辕破砸中,自然受伤,却被溅起的污水与烟尘,污了衣裳,先前冷漠的眉眼,再难保持住矜持的贵气。
陈长生心想自己终于做到了,虽然显得有些笨拙。
他的目光落在国教学院院门外这三名少年的身上。
在青年贵族再次开口之前,唐三十六便对陈长生说道:“等会儿他说话的时候,不要让他说完。”
两声闷哼!
晨雨中微暗的院门处,骤然间亮若正午。
清晨再次微雨,雨点落在水里,激起很小的水花,落在那匹战马的身上,显得很寒冷,轩辕破低着头,摸着这匹战马渐渐变冷的身体,伸出右手按住马颈,微微用力。
他说还等什么的时候,轩辕破便已经从雨水里掀起了一大块木板的一角。
剑在手,才能杀敌。
他说的时候有些迟疑,很不习惯,有些抵触。因为他从来没有说过类似的话。但除了这样,他不知道怎么打断对方的话。而且就像唐三十六说的那样,雨中国教学院的破门让他很愤和-图-书怒。
陈长生没有回答,因为一阵风自他的身侧掠过。
他望向唐三十六,想要得到些表扬,却发现场间的气氛有些怪异。
结果,不要说发飙,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便有四名下属被打成重伤。
拿着门板站在雨里的轩辕破。
拿着剑站在烟里的唐三十六。
这便是汶水三剑夕阳挂的真实威力。
那名青年贵族没有理他,因为妖族少年虽然与那件事情也有一定关系,但不是他今日前来的主要目标,他居高临下看着陈长生,神情冷漠说道:“你就是陈长生?”
从西宁镇到京都,他没怎么骂过人,脏话都很少说,所以他此时说的很生疏,甚至有些生硬的感觉,中间停顿了好几次,就像是孩童最开始学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
他付出一匹战马的代价,撞破了这座破院的院门,他觉得这很铁血,很符合自己高贵而强大的身份,待这座破院子里的人出来后,他准备出言训斥,立威,然后发飙。
轩辕破没有看那些骑士,只是看着倒在积水里那匹奄奄一息的战马,他是妖族少年,伤势恢复的极快,右臂还需要陈长生治疗,左腿已经好了,不需要拐杖,慢慢地走了过去。
国教学院前的地面,微微震动,地上积着的雨水仿佛都要跳将出来。
他就像站在烟中。
陈长生下定决心,抬头望向对方说了一句话。
陈长生看着破败的院门,沉默不语,发现自己也很不高兴。
轩辕破站起身来,hetushu.com望向马上那名青年贵族说道:“要破我们家院门,可以用石头砸,可以用树顶,为什么非要让它拉着车来撞?就因为你觉得这样会显得很强悍?不,这只能显得你更无耻。”
京都所有人都知道,他愤怒起来,会导致怎样恐怖的结果发生。
国教学院的院门是无数年前修的,前段时间教枢处整修时,也没有换掉,因为还足够结实,院门足足有两人高,厚约两掌,先前如果不是被那匹战马带着马车以生命为代价冲撞,很难被撞破。
按道理来说,对方有足够的时间打断他的话,但没有。
大周最强大的北军,才会配备这种铁枪。
夕阳挂!
轰一声恐怖的巨响,在晨雨里响起,无数烟尘破雨而起。
陈长生一个人站在国教学院的门口,看着那些骑士,还有那名冷漠骄傲的青年贵族。
两声震耳欲聋的脆音,暴响于晨雨之中。
他看着那名青年贵族,认真又拘谨地说道:“……你姑奶奶的。”
前夜在未央宫殿前与七间那场战斗,考较的是胜负不是生死,又有陈长生在旁指导,唐三十六有些束手束脚,不得快意放肆,哪像今晨这般挟怒而出,真正地把实力尽情地释放出来。
“就像前天夜时最开始你的安排?”
陈长生看着他,不解问道:“为什么?”
就在这时候,那名青年贵族的声音在微雨里响起。“很好,很好……”
他真的很愤怒。
不是畏惧,而是愤怒。
两名骑士化作两道黑影,远远地落向m.hetushu.com晨雨深处,重重摔落在地。
当当!
汶水剑泛起道道寒光,微暗的晨雨里,骤然出现一轮太阳,红色的光线向着四周散去,并不温暖,一味肃杀。
“是的。”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唐三十六喊了一声:“还等什么?别让他说完”
那名青年贵族双眉微挑,座骑提前动了,向后退了数步。
“好……”
没有任何言语,唐三十六握着剑从国教学院里冲了出来,毫不停顿时便向那名青年贵族和那十余骑杀将过去。
院门被人故意撞破,这是何等样令人愤怒的事情。
“这很重要,因为我很不高兴,所以他也别想高兴。”
这时候唐三十六说完了那句话。
院门现在破了,轩辕破现在掀起的便是院门破损后的残块,依然有两人高,厚约两掌,树起来就像是一座假山。
他们依然握着铁枪,但铁枪已然弯了。
“不要给他发飙的机会,憋死他”
晨雨中的国教学院院门一片安静,废墟里的烟尘都被雨水湿在了地面,不敢升起。
唐三十六很生气,出手便是威力最大的汶水三式。
“很好,很好……”
就算是洗髓很彻底的修行者,也很难凭本力把这片院门残板举起来。
他看着雨中的三名少年,就像看着三个死人。
他握着汶水剑,站在晨雨中,看着那些人,神情极为傲然,哪里有受伤的样子。
在他盛怒的时候,就算是周通,也要保持沉默。
破门砸锅是最暴烈的手段,如果不是有不可化解的怨仇,绝少使用,他不认识m.hetushu.com这名青年贵族,但能猜到对方为何而来,他缓缓握紧双拳,然后才想起自己把短剑忘在了小楼里。
那名青年贵族看着唐三十六,猜到他是谁,眼睛缓缓眯起,仿佛柳叶一般,眼光愈加锋利,寒冷的话语,从他薄而无情的双唇间逼将出来,也变得锋利了很多:“好大的胆子,居然敢……”
站在院门残破的雨檐下,没有出手,连衣服都没有怎么打湿的陈长生。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握着马缰的右手微微颤抖。
唐三十六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国教学院院门,面无表情说道。
那名骑士二十余岁,眉眼细柔,却自有股冷漠贵意,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看着国教学院破落的院门,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匆匆赶来的陈长生三人,显得骄傲至极。
当然,那两名骑士都是大周北军的强者,唐三十六暴怒而击,一剑斩断对方铁枪,将对方击落雨中,也付出了些代价,刚用手挽好的发髻松垮,黑发披散在肩,脸色有些微白。
这名青年贵族怒极反笑,苍白的脸颊上现出一丝猩红的颜色,显得很不健康,又有些阴森。
那两名骑士闷哼声中,被击下座骑,倒在雨水之中,胸前出现两道清晰的剑痕,鲜血汩汩而出。
他把国教学院的院门给破了,结果对方竟扛着这扇破门,让自己如此狼狈。
那人是唐三十六,他先前和陈长生一样,把剑落在了小楼里,见着院门处的画面,他话也不说一句,便回到国教学院,不是畏惧也不是想去找援兵,而是要回去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