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一十七章 指间的星光(上)

“如果陈长生真的能拿到大朝试的榜名,那么,说不定他还真有可能把徐有容娶进家门……但是,这不可能。”
今日他居然会出现在离宫,这让霍教士和其余的那些离宫教士震撼无言。是的,主教大人才是国教学院复兴的推动者,他便是陈长生等人最大的靠山,他看好国教学院,看好陈长生在大朝试里能够拿到榜名,并且替之宣诸于世,想必自然有他的道理,只是青藤宴上的风光,与徐有容的婚约,这些难道还不够让陈长生引人注目?说他一定要拿大朝试榜名,主教大人把如此大的压力搁到陈长生的身上,究竟是为什么?
人们听到这个消息,最开始的反应都觉着这应该是个笑话,哪里会相信,但随着这件事情被证实后,绝大多数人都震惊的无法言语,当然还是无法相信
国教学院重新在京都出现,国教里某些老人和某些教派,开始出与教宗大人不同的声音,教枢处前落了一场秋雨,人群被烈马冲散,鲜血横飞,死伤无数,这些事情的背后,都有主教大人佝偻的身影。
那是国教学院的院墙。
京都诸院院门处,人们抬头看着石壁上的名字,情绪有些复杂,尤其是那些曾经参加过围攻国教学院的年轻学生。紧随青云榜的新榜单,还有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也极快地传播开来,正是主教大人代表国教学院和陈长生向整个世界出的那句宣告
他的语气很淡然,并没有刻意斩钉截铁,却给人一种无法反驳的感觉。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夜空深处那颗属于自己的星辰的位置,那道若有若无的联系,渐渐让他平静下来。
百草园里种着的都是极珍稀的药草奇果,用来做药不知能卖多少价钱,即便是京都里的贵人,想要弄到一份也极困难,而对于圣后娘娘来说,这些只不过是黑羊的零食,还不知道它愿不愿意吃。
对于国教学院在青云榜上的风光,对于陈长生要拿榜名的宣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
和-图-书其余三人听到这话,才明白二师兄为何如此肯定。
南方槐院外,数名青衣书生与同窗告别。
不,就算他是徐有容、秋山君这样的天赋血脉,也做不到——这完全违反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那个京都皆知、至今依然洗髓不能成功的陈长生?
☆、
他五指微分,星辉透过指缝,落在了窗棂上。
因为国教学院在青云榜上的表现,更是因为天机阁的点评,现在没有人还敢认为他是个废物,但在人们看来……他始终不会修行,就算幸运忽然降临,他马上便洗髓成功,现在距离大朝试也只剩下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他怎么可能过那么多同样天赋惊人、又比他修行早多年的同辈强者?
苟寒食收回望星的目光,看着三位师弟笑着摇摇头,说道:“从来没有过
宫外一直传说,拉青竹小车的那只黑羊是莫雨姑娘一手喂大的,其实不然……这只黑羊也不是圣后娘娘喂大的,相反,当年第一次被太宗陛下关进百草园冷厢房的时候,她时常忍饥捱饿,全亏这只黑羊时不时衔些果子来给她吃。
黑羊微微侧头,避开她递过来的野菊花,表示对这个食物不感兴趣。
他手里拿着的那卷书是坐照四经,这些天他一直在研究坐照境的诸多法门,为落落和唐三十六突破通幽这道生死关做准备,却也没有放松自己的修行,无数个夜晚他都在引星光洗髓,身体却没有任何变化,这让他有些疲惫,甚至有些绝望。
苟寒食说道:“这不是修行问题,而是最简单的算学问题,不谈洗髓,也不谈坐照,只说想要推开幽府之门,便需要借星光之力百夜,除非世间真有传说中那等可以延缓时间的神器,陈长生到大朝试时,怎样都无法通幽。”
直到这时,人们才现,国教内部竟然有无数人支持他,他现在能够调用的资源与力量,竟隐隐然快要威胁到教宗大人
离宫前殿群,神道旁的雪松林后,南方使团hetushu•com所在的客院依然如白天一般安静。
黑羊不知道去了哪里,在吃什么。
梁半湖、关飞白和七间,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低声聊着什么。小松宫长老走了,秋山家主也走了,那些为了婚约而来的长辈,已经踏上了南归的旅程,他们要参加大朝试,所以留了下来,没有长辈在侧,明显离山剑宗这几位年轻人放松了很多。
主教大人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告诉这名还算忠心的下属,与外界的想象不同,陈长生以及国教学院从来都不是他和国教里的那些老人反对教宗大人的武器,相反,关于陈长生的一切事情,都是他和教宗大人亲自确定的。
七间的细眉间却依然有担忧的神色,说道:“从来没有过,不代表以后也不可能出现。”
“是的,这不可能。”
关飞白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怎么看都没有可能。”
北方的风雪里,一名少年转身南下,指间染着的鲜血。
她的视线隔着热雾,落到秋林那面,落在那堵院墙上。
圣后摇摇头,伸手推开墙上那扇门,穿过幽长的通道,带着黑羊来到百草园中,说道:“你也好些年没来了,有什么想吃的,自己去吃吧。”
唯如此,才能让他尽快成熟,唯如此,才能让这个大6都知道他的存在,让某人再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目光,至于这份压力会给陈长生带去什么,他和教宗大人都不怎么担心,因为他们都很清楚,那个少年这些年来一直生活在世间最可怕的压力或者说阴影之中。
三名离山剑宗的少年,这时候谈论的事情,自然是陈长生能不能拿到大朝试的榜名。
她身边没有人,只有那只黑羊。
七间有些拘谨地向前挪了挪位置,问道:“过去有过这样的事情吗?”
做为近些年来可以说以碾压之势横扫榜单的神国七律,居然会如此认真慎重地讨论一个尚未洗髓成功的少年,如果让旁人看见,必然会大感震惊,可以看出,从青藤宴到今日的天m.hetushu.com机阁的评语,陈长生给这些骄傲自信的年轻人们带来了怎样的压力。
“只不过是造势罢了,不过……声势真的颇大。”圣后娘娘沿着池塘走到皇宫墙下,伸手摘下一棵野菊花,递到身旁,说道:“如果不是陈长生的年龄实在小了些,我都要怀疑那些人究竟想做些什么。”
大朝试时,陈长生若不能通幽,便肯定拿不到榜名。
因为二师兄已经通幽。
苟寒食坐在廊边的长椅上,看着被院落天井分割出来的夜空,沉默了很长时间,似乎想要从那些繁星里看出什么道理来。
陈长生不在藏书馆,在小楼自己的房间里。他坐在窗边,一手拿着卷书,一手伸到窗外,接着自夜空降下的星光。
“压力便是动力。”
如果落落殿下不是白帝之女,又或者她的身份依然无人知晓,那么她代表国教学院参加大朝试,也许与苟寒食还有别的宗派的强者们还有一战之力,但主教大人说的清清楚楚,要拿榜名的不是国教学院,而是……陈长生。
辛教士沉吟片刻,说道:“就担心压力过大,陈长生承受不住。”
中土大6各地,参加大朝试的年轻人们,纷纷动身。
暮春之后,主教大人脸上的皱纹多了很多,老年斑也多了很多,急剧地苍老——人类的中年时间会维持很长时间,尤其是那些修道有成的高人,至少是数百载岁月——他仿佛只用了数月时间,便把这数百年的漫长岁月给度过了。
然而就在这时,坐照四经上面的一段话,让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主教大人没有再说什么,在辛教士的搀扶下缓缓离开,暮色里,老人佝偻的身影看着有些寂冷,与先前国教学院那三名少年在暮光里奔跑的画面不同,老人是真正的落日,谁也不知道下山之后还能不能再爬起来。
还有几位可能会来大周京都参加大朝试的年轻学子,也已经通幽。
天道院门口的石壁前围满了人。摘星学院里的教官拿着刻刀,在石壁上专注地刻和-图-书着。青云榜换了新榜,各大学院院门口的石壁,便需要重新制作一次,当然最上面可以不用动,因为还是徐有容的名字,但终究还是生了很多改变。今秋青云榜临时换榜,最大的赢家,自然便是国教学院,只有四名学生的国教学院,居然有三人上了青云榜,白帝落衡更是高居次席,这是何等样的风光
走到石桌前,圣后娘娘开始饮茶,明明没有人服侍,也不知道茶壶里何时有了茶水,倒进杯里,还冒着热雾。
大朝试上,陈长生要拿榜名。
过了很久,场间的教士与师生才敢直起身来,看着暮色里主教大人的身影,人们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却没有一个人敢流露出丝毫不敬。
与往年有些区别的是,他们都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在以往所有人的印象里,主教大人梅里砂,是教宗大人的绝对亲信,他所领导下的教枢处,虽然地位很高,但只是国教六圣堂之一,并不怎么突出,甚至很多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然而现在所有一切都改变了。
那个名字叫做陈长生。
天海胜雪平静地回答了父亲的话语,白如玉石的脸上没有任何神情波动,他根本不在乎陈长生能不能洗髓成功,哪怕陈长生连逢奇遇,他都不会在乎,他知道陈长生不可能成功——他远自拥雪关回到京都,目标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大朝试的榜名。
(未完待续)
主教大人的宣告,在京都引无数风言风语,尽数变成风雨,越过院墙来到了国教学院,即便他再如何两耳不听窗外事,奈何风雨声太大,想不入耳都很困难,所以他现在的情绪有些沉重——他不知道主教大人想做些什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主教大人知道自己一定要拿大朝试的榜名,他更不知道现在自己连洗髓都没能成功,参加大朝试又有什么意义。
梁半湖和关飞白不知为何,同时松了一口气。
通幽乃是生死关,亦是一道高门槛,槛内槛外,真的是两个世界。
湿透的黑垂在他的眼前,将hetushu.com他锋利的目光切割开来,尤其是想到师妹……不,落落殿下现在排在青云榜次席,他便有种想要狂的冲动,但他瞬间便冷静下来,只是眼睛有些微微红,他曾经以为自己不需要向别人证明自己的强大,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这是错的。那个叫陈长生的少年要拿榜名?师妹喊他先生?很好庄换羽抬起头来,现自己无比强烈地渴望大朝试快些到来。
“有没有可能?”梁半湖皱着眉头,问道。
星光落在他的掌心里,脉络清晰,却无变化。
为什么主教大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老这么多?自然是因为他要操心的事情太多,而在有些人看来,这也是在提醒国教以及大6上的很多人,他是与教宗大人同时代的老人,是世间唯一资历与教宗大人可以相抗衡的教士。
他读书万卷,深知唯算学不会骗人,所以很确定自己的判断。
“小师弟言之有理,但我想应该不会生,短短三个月时间,从洗髓不能到通幽……这不可能有。”
在天海家的庄园里,当代家主天海承武与天海胜雪父子二人,就今天青云榜以及那份宣告的事情,进行了非常简单的两句对话。
七间问的是过往,探寻的是故事,所以师兄弟三人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向苟寒食。
暮色下的离宫外,停着一辆马车,车厢里,主教大人看着坐在对面的辛教士,缓声说道:“青云榜只是前菜,大朝试才是正席,八方云集,万众瞩目,只有这样,才能够帮助他尽快成熟起来。”
天道院一处偏僻的院落内,庄换羽坐在一口废井边,浑身被冰冷的井水打湿,黑披散在身上,滴滴答答向地面淌着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先前很热,之所以很热,是因为他很愤怒。他在青云榜上从第十落到了十一,被七间反,这让他觉得很不公平。七间是他的手下败将,他的目标是秋山君,所以在进入青云榜前十后,便再也没有向任何人起过挑战,凭什么?天机阁列榜的时候,不是向来以彼此间的胜负为直接判定标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