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二十三章 燎原

雪落在他的身上便融化,然后迅速被蒸发,他整个都被白雾笼罩。
黑龙的眼睛里流露出担心的神情,向他轻轻吹了口气。
为何?因为修行者自己的身体,便是一方天地。与自然界的真正天地不同,修行者自身的天地更细微、更微妙,如果说修行的力量本源来自于自然的天地,那么想要让自身变得更强大,则需要不停地改造自己这个小天地。
他静静看着那片雪原,很开心。
他的心脏快速地跳动,血管里的血液快速地流动,衣裳瞬间被汗打湿,然后再次蒸于。
有隆起的地面,如同高险的山川,那或者是骨骼?可是开裂的地底深处,那些隐隐散发着气息的地脉又是什么?是经络?
他不知道此地是何地,只知道万里雪飘,寒冷无比,而且地面覆着极厚的雪层,干净的有些刺眼。
当神识确认那是星辉的瞬间,小天地便感知到了。
他的神识飘的更高了些,看清楚了,这片雪原正在渐渐融化,但因为不停有雪落下的缘故,所以雪原的面积没有缩小,反而在继续增大、变厚,只是在光线最炽烈的某些地方,出现了一些裂缝。
观察,然后做出判断,这就是接触。
只是……那道让山川变形断裂的恐怖力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冰晶一面燃烧,一面融化,变成岩浆一般,缓慢地向四处流淌,没有用多长时间,便蔓延出了雪原的范围,来到了那片荒原上。那些岩浆m.hetushu.com都是星辉的精华,蕴藏着难以想象的能量,散发着明亮的红光,显得格外恐怖,所过之处,无论黄草还是岩石,都纷纷燃烧起来。
然而,片刻后,那些冰盔便迸裂、融化、蒸发……
他没有去想这些问题,神识进入身体开始自观,开始寻找。
他跳过洗髓直接坐照,因为他要看一眼那些星辉究竟在不在,如此才能平心意,不然让他就此放弃大朝试,他绝对无法甘心。
就像春天的那个夜晚一样,他闭目静心,物我两忘,神识离开识海,与身体分离,在寂静的地下空间里飘荡,四周的环境隐隐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那些石壁与夜明珠的光线经过某种变形之后,在他的意识里重现。
干净透明的火焰,带着无数的高温,炙烤着天空。
那些雪,原来不是雪,是星辉凝结成的冰晶。
小天地依然是天地,当他坐照自观的时候,神识便变成了天地之间的一缕清风。今夜他在身体里寻找星辉,就像是那夜他在夜空里寻找命星,同样是要在广阔的天地间不停地寻找,这个过程非常漫长,漫长到他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神识再如何强大,没有真元,依然只是个普通人,最多能够帮助他感知的范围更广阔一些。
他的那缕神识,就像是一根火把,落在了满山满野的枯叶间。
闭上眼睛就是天黑,天黑后,星星才会出来,如此才能找到夜空里那颗属hetushu.com于自己的命星,但现在他要做的事情不是定命星,而是坐照,所以他的神识没有继续向高处飘去,如雪一般缓缓飘落,回到自己的身上。
是这里。
看着神情痛苦的少年,黑龙眼睛里流露出怜悯的神情,却什么都没有做。
神识无量无形,轻而易举地穿透衣裳与皮肤,进入他身体最深处,然后将遇到的一切反馈回来,这便是内观或者说自观。
流淌进残破的地脉,地底开始燃烧。
到了这时候,陈长生开始紧张起来。
那是一片悬在天地之间的湖,碧蓝汪然,在神识的感觉里,方圆数百里。准确来说,这是一颗悬在天地之间的水珠。里面没有任何杂质,没有水草,没有泥土,更没有沉渣,只有干净透明的水,所以光线可以自然地穿行其间。
至此,他的神识已经在这片小天地里逡巡一遍,从修行本真的意思来说,他已经进入了坐照境,如果这个事实被人发现,绝对会震惊整个世间,因为这说明他拥有世间最纯净、最宁净的神识,甚至可以超越境界之间的门槛。
更何况他的经脉先天断裂,比正常人能够容纳的真元数量要少很多,情况更是危险。
现在他看到了那片雪原,星辉开始燃烧,开始转换成真元,他便要死了,难道这样就能甘心吗?
最终,他望向那片雪原……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真好看。
夹杂着冰屑的龙息,落在陈长生的身上。
http://www•hetushu•com风在天地间缓缓前行,神识在身体里不停搜索,他渐渐适应这种感觉,意识里的画面变得越来越清晰,然后他看到了断裂的山崖,坚硬的如同花岗岩般的山脉变形成了麻花,地脉残破,满目疮痍,令人心生悲凉之感。
那些星辉都在。
陈长生紧紧闭着眼睛,眼角的血管不停跳动,眉头皱的极紧,显得非常痛苦。
他现在身体的温度究竟有多高?
他不知道这片雪原是什么,更不知道如此厚的雪层、如此干净的雪原,对修行者来说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无论是离山剑宗那位传奇的小师叔还是别的绝世强者,如果知道他拥有如此完美的雪原,一定会想尽办法要他继承自己的传承。
裂缝很少,却贯穿雪原,把整片雪原切割成了数十块。
清风飘过数万里的荒原,九道横断的山脉,来到一片覆着白雪的原野间。
冷寂的地底空间里,忽然出现一道温暖的气息。
只是瞬间,陈长生身体表面便多出了一层透明的冰盔。
当他的神识找到星辉的那一刻,与之接触的那一刻,星辉便将尽数转成真元,他的身体未经洗髓,但被老师和师兄用药汤泡了这么多年,究竟能不能顶住如此恐怖的力量暴发?
陈长生的脸变得通红,口鼻处喷出的呼吸,遇着地底微寒的空间,瞬间变成白雾。
和普通的修行者相比,陈长生的情况特殊,他首先需要在这片小天地里,找到那些星m•hetushu•com辉,然后尝试着转换成属于自己的真元,真正危险的地方也就是在那一刻,他的身体未经洗髓,能不能容纳星辉转换成真元的瞬间暴发出来的能量?会不会像坐照四经附注里记载的那个病人一样,直接自燃而死?
他没有想太长时间,因为这件事情不需要他想,也由不得他想。
问题在于,这没有任何意义。
星辉凝结成的冰晶,瞬间放出无限光明,然后开始剧烈燃烧。
从天空到地面,或者数万里,或者只是一根手指的距离,他的神识从天空落到地面,只用了一个闪念。
从春天到深冬,他夜夜引星光洗髓,洗髓未成,星辉又积蓄在何处?
然而此时由星辉转换成的真元,正在他的身体里肆虐乱跑,没有经历过洗髓,他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住?
没有声音,也没有烟尘,只有暴燃起来的火焰。
岩浆流淌进断裂的山崖,山崖开始燃烧。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他的神识在小天地里再次周游一遍,一息数万里。
最后,他看到了一片湖。
他的身体已经自行做出了很多反应,想要解决他现在面临的问题。
神识落在雪原东南角一块正在缓缓漂离的小雪原上。
洗髓,是修行者改造自身的第一步,但那比较粗略,坐照是观察,同样也是修行者对自身的改造,更加细微,而且,到了坐照境,修行者不再直接借用星辉的力量,而是开始学习使用星辉转成的真元。
小雪原的面积,至少也有http://m.hetushu.com数千倾之大,然而当他的神识落下后,只是瞬间,整个小雪原便燃烧起来。
所有宗派关于坐照的修行法门里,都会记载着这样一句话:观自身,方能见天地。
陈长生的脸变得越来越红,身体变得越来越热,颈间的血管变粗,然后突起,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血管开始变粗,开始突起于皮肤,青筋密布,看上去极为可怖,甚至隐隐可以看到血液在血管里快速流动。
真元来自于星辉。
安静的地底空间里,响起咚咚咚咚的密集鼓声,那是……他的心跳。
这是他的身体,这是他第一次清楚地看到自己身体的真实模样,这让他感觉很悲伤,那些断裂的山崖、残破的地脉大概便是自己断掉的经脉?或者说截脉?这便是藏在自己身体里的死亡阴影?
坐照境其实没有明确的分界线,只要能够凝练神识、自观如意的修行者,都可以说已经进入了坐照境,如果境界想要继续提高,便要涉及到神识与经脉之间的相互作用,但最根本的法门便是自观二字。
星辉属于自然的大天地,真元则属于修者的小天地。
整个小天地都开始燃烧起来。
自己可以修行。
是这里吗?
黑龙看着紧闭双眼的陈长生,看着落在他身上的雪片瞬间融化,眼神里的漠然被一丝诧异所取代。
紧接着,它的眼神变得非常凝重。
模糊的视野、变幻不停的光线,构织成无数奇怪的画面,隐隐约约,仿佛天地,似乎曾经熟识,却又是那样的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