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七十八章 秘之一剑

☆、
即便是国教学院全盛时期,那些学识渊博、境界高深的院长与教师,也找不到任何办法破掉那位离山小师叔的这套秘剑,更何况现在的陈长生?
陈长生第三次向苟寒食冲了过去,脚步变幻难测,耶识破破雨帘而入细微,自星域而印实地,悄无声息间便来到了苟寒食的身前。
修行时间长短有差距,功法有差别,就算现在陈长生已经追上了苟寒食的境界,却一样没有办法追上这方面的差距。
来自南方宗派的那三个代表,从大朝试开始到现在一直都表现的比较沉默,这种沉默可能是一种礼貌,也代表着他们对南方考生的信心,尤其是对苟寒食的信心,陈长生出乎众人意料地忽然通幽,让他们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但下一刻便回复了平静,因为他们和莫雨一样,依然不认为陈长生有太多机会,他们对苟寒食的信心没有丝毫减退。
但此时此刻,他很愤怒。
hetushu.com长生已经给了她太多惊奇,在今年的大朝试里创造了太多奇迹,甚至在如此激烈的战斗里、睁眼闭眼间便通幽,她依然不认为陈长生能够胜过苟寒食,因为奇迹这种事情,她这二十几年来看过太多,比如奇迹般崛起的周通,比如当年不顾皇族及大臣们激烈反对也要坚持尝试通幽的陈留王,她很清楚,奇迹能够解决一些问题,但绝对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
但他依然执剑而进,沉默而专注,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天空里那轮明日,苟寒食剑那轮太阳,也没有看到洗尘楼已然镀了一层金色。
他一剑斩落,短剑上附着的真元极其雄浑,洗尘楼外的蝉声骤然提高,碧空雨云之间的那道隐雷轰隆而落,威力无穷。
薛醒川的眉挑的越来越高,似乎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徐世绩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似乎看到了特别突然而无趣的事情。
http://www•hetushu•com然通幽的陈长生,可以说在大6的同龄人里堪称最强,甚至有可能越排在青云榜的徐有容,但他没有办法与苟寒食及秋山君二人相提并论,同样是通幽,即便双方剑道造诣和修行知识在纸面上彼此相当,离山弟子练剑何其辛苦,陈长生如何在这方面越过他们?
苟寒食的这一剑,便是离山剑宗已经断了传承数百年的金乌秘剑,据闻只有那位传奇般的离山小师叔才会这种剑法,谁曾想到,这种威力强大、能燃尽四野的剑法,竟在今年的大朝试里重现于世
那不是带着残血味道的夕阳,也不是清新无比的朝阳,而是正午最烈、最炽白、最明亮、根本无法直视的裂阳
而且他似乎觉得自己能够很轻易地破掉这一剑。
没有人认为能陈长生能够破掉苟寒食的这一剑。
如果是平时的时候,他应该会非常欣赏陈长生的强大意志与精神力。
陈长生和图书的态度,更像是对离山剑宗以及那位传奇小师叔的羞辱。
他握着那柄不知多少两银子打铸成的剑,翻腕轻撩,破空而去,只见剑瞬间升起一轮太阳,光照楼间四壁
看着这轮剑的太阳,陈长生神情凝重,步法却没有任何凝滞。反而是二楼窗畔响起数声惊呼,那些呼喊声里充满了震惊与疑惑。
如果不是上天的恩赐,也不是命运的突然转折,而是对自己的奖励,那么自然会有信心,只是这种信心只属于陈长生自己。
因为陈长生不可能破掉这一剑。
“金乌归离山,难道那人回来了”
“金乌这怎么可能”
面对这一剑,苟寒食依然平静,先前陈长生通幽带给他的震撼,此时在他朴实寻常的脸庞上再也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随着苟寒食剑那轮太阳出现,天地顿时变色,洗尘楼内亮若白昼,自天而降的雨丝变成了玉线,楼外远处碧空下的晚霞瞬间尽散,那轮斜挂在天空里的太阳仿佛回m.hetushu.com到了中天,散出无数炽烈的光线。整座洗尘楼,包括楼外的树与楼内的雨仿佛都同时燃烧起来,如镀了层黄金。
(未完待续)
秋雨来自青叶世界之外,代表着教宗大人的意志。
莫雨不会这样认为,对他依然没有任何信心。
剑锋之前,仿佛真的升起一轮太阳。
通幽之后,他的实力果然提到了极大幅度地提升。
无论楼上的人们怎么想,战斗终究是在继续。
毫无疑问,这一剑是离山剑宗的绝学,最强大的手段。
他略带稚气的脸上,有不容置疑的坚决与肯定。看到他神情的那些大人物们,莫名生出一种感觉,似乎他真的有办法破掉这一剑。
同样境界里,哪里能找到方法能够破之?
苟寒食最强的便是渔歌三剑?不,作为离山剑宗弟子,怎么可能在浩瀚如海的剑道里只有一舟可栖?这一剑才是他真正最强的一剑
他们是教宗大人的亲信,是所有信徒和朝廷大臣们眼中国教新派和图书的代表人物,所以他们才会不遗余力地压制陈长生,谁曾想到,教宗大人却用那数场秋雨表明了对陈长生的态度,他们如何能不震惊?至于此时楼下陈长生与苟寒食的这场对战,他们不知该持何等立场,只觉得陈长生既然已经创造出了如此多奇迹,或者,他真可能有希望做到些什
二位圣堂大主教也很沉默,因为震撼,更因为更早些时间落下的那场秋雨,自从那场秋雨之后,这两位国教巨头便很少说话,即便是教枢处主教大人梅里砂亲自到场,也没能让他们的神情多些变化。
苟寒食也看到了他的神情,他眉眼之间的坚定,看着那名执剑飘然而至的少年,他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君临天下的气魄。
二楼窗畔的大人物们情绪各异,沉默不语,唯有刚刚来到场间不久的教枢处主教大人梅里砂,神情依旧平静——老人家也因为陈长生的突然通幽而震撼继而精神微振,但他没有动容,因为一切都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