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八十章 晚霞,却是初升

先前他们在洗尘楼外,已经看到了诸多异象,但无论如何,他都找不到师兄输给陈长生的理由……更何况,现在苟寒食并没有受太重的伤,还能静立在石阶上,陈长生却浑身是血躺在担架里
陈长生用过药后,又接受了一番治疗,也不需要再躲在担架上,被唐三十六和轩辕破搀扶着,跟随着主教大人向学宫外走去。
大朝试终于结束了,最后的结果也已经公布。那些老师长辈们,吃惊之余终究还是最关心自家考生的情况。
落落的难过情绪稍微缓减了些,牵着他的手说道:“先生,好好养伤。”
随着越来越多的考生出宫,离宫外渐渐变得安静起来,离山剑宗四子出清贤殿后直接,进入了客院,再未出现,人们却还在等着什么。
他的声音很寒冷,很愤怒。
苟寒食走出洗尘楼,站在石阶上,没有理会那些望向自己的目光,也没有与快步赶至身前的师弟们说话,而是望向了头顶的天空。
像关飞白这样想的人还有很多。除非苟寒食承认自己输了,或者有人能够给出说服所有人的理由,不然谁都会怀疑这场对战有黑幕。
最重要的那处是什么?只有苟寒食自己和陈长生知道,那是生死观。陈长生听完这段话,沉默片刻后说道:“还是要说声抱歉。”
“我们也走吧。”落落说道。
洗尘楼外,所有考生都盯着石阶上的那扇门。
落落就住在学宫里,不需要离开,只需要送别。
此时楼外的考生们已经知道是这位宫装丽人的身份,纷纷行礼,和-图-书然而还来不及上前请安,莫雨便飘然离去。
洗尘楼外一片死寂,然后轰的一声炸开。
莫雨纤眉微挑,若有深意说道:“只希望这真的会是一件喜事。”
一念及此,他们不禁觉得好生疲惫,倦意骤生。
陈长生握着她的右手,看着她说道:“我赢了。”
那位圣女峰的小师妹叶小涟,更是震惊不知如何言语。
他们看到苟寒食走了出来。片刻后,陈长生也走了出来……更准确地说,他被离宫教士们用担架抬了出来,然后离宫教士宣布了最终的结果。
唐三十六和轩辕破从离宫教士的手里接过担架。
神国七律,就是神国七律。
放眼望去,只见晚霞染红了天,夜色正在那头,原来已是第二天的傍晚,他们这才知道,大朝试竟然已经进行了两天一夜。
洗尘楼外一片安静,关飞白和七间、梁半湖满脸不解,不明白这是什么说法,凭什么九十九处不胜,只胜一处便足够。
唐三十六和落落及轩辕破,向着洗尘楼前跑去。
今年大朝试对战的最后一场就这样结束了,以苟寒食的退出而告终,大朝试决出了榜名,大人物们的心情却依然复杂,复杂难言。
楼外石枰瞬间变得极其安静。
主教大人在侧后方。
落落的情况比较特殊,在这样敏感的时刻,她不可能和梅里砂主场一起出现在离宫外的人群面前,因为她代表着妖族的态度,在人类世界内部的倾轧争斗上,她必须非常谨慎,甚至不能流露出任何态度。
和-图-书霞落在阶上,一片红暖,与清晨无甚分别。
离宫内外,一片安静。
七间轻声说道:“如果是白天剩的,就担心凉了。”
这种情况,怎么可能是陈长生胜了?
☆、
苟寒食看着陈长生说道,同时也是向三位师弟解释说道:“就像一个木桶,最重要的永远是最短的那块木板,我在那处不及你,便万事不及。”
没有人知道该对这样一场战斗进行怎样的评价,直至很久以后,主教大人梅里砂才叹息说了三个字:“了不起。
真实世界里的离宫深处,教宗大人看着青叶面上那些水珠,摇了摇头,从袖子里取出手帕,很仔细地把那些水珠擦掉。
没有多长时间,一老三少四人便走出了清贤殿。
陈长生胜了?
如今整个大6都知道,陈长生和国教学院,是国教旧派势力推出的代表,而且必须要承认,如果没有这位老人家以及他统领的教枢处暗中照拂,陈长生没有任何可能拿到大朝试的榜名。
唐三十六转身看着他的模样,担心说道:“不会是被打傻了吧?”
无数双目光落在苟寒食和陈长生的身上。
陈长生说道:“我不及你,只是占了些便宜。”
林畔忽然响起哇哇乱叫的声音。
斜阳西下,如梦晚霞,神道之上,石阶漫漫。
这三个字是说陈长生的,也是说苟寒食的——陈长生的了不起,在于面对生死间的大恐惧时,他能表现的如此平静、以至木讷,所以可怕;苟寒食的了不起,在于面对修行生涯最重要的时刻时,他能平心和_图_书静气,用理智把年轻人的热血转换成另一种力量,放弃的力量。
待到了楼前,确认了这场对战的结果,唐三十六安静了片刻,然后放声大笑起来。他笑的时候,刻意扶着腰,望着石阶下那些曾经对陈长生不屑一顾的考生们,笑的格外嚣张,因为他真的很得意,很骄傲。
陈长生说道:“谢谢。”
苟寒食明白他的意思,摇头说道:“战斗之事,考较的是所有方面,哪怕一百处里你有九十九处不如我,只要有一处胜过我,依然是胜。”
“因为那是最重要的一处。”
极寻常的几句对话里,离山剑宗四子,便接受了这场大朝试的结果,向着学宫外走去,他们是强大而骄傲的年轻人,所以才会如此骄傲。
看热闹的民众不肯离去,很多民众拿着手里的赌单紧张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石柱四周,有很多学院宗派的老师以及长辈,等待着考生们出来。
还留在场间的考生,很多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尤其是前些天在神道上对陈长生嘲讽不止的那些宗祀所和离宫附院的学生。
“我答应过自己,也答应过你们,一定会赢。”
考生们6续从清贤殿里出来,顺着神道向离宫外走去,与等待着的家人师长相见,生出各种情状。有的考生连声呼喊,家人惊喜而泣,有的考生脸色阴沉,亲人不停安慰,有的考生神情惘然,学院师长严厉训丨斥。
他怎么都不可能接受二师兄会输给陈长生。
细雨渐止,学宫里的天空残着几缕云,天光渐盛,从窗户处透进来,落http://m.hetushu.com在人们的脸上,梅里砂面无表情,仿佛无所思,莫雨面无表情,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徐世绩面无表情,很多人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那两位圣堂大主教面无表情,是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随着教宗大人的手缓缓移动,学宫里的天空也生着变化。
苟寒食沉默了很长时间,在脑海里把先前在楼里的那场战斗从头到尾复盘了一遍,确实没有什么遗漏,才说道:“理当你胜,何用谢?”
薛醒川和陈留王从洗尘楼里走了出来,向国教学院这四名学生表示了祝贺,陈留王表达善意很好理解,薛醒川身为圣后娘娘最器重的神将,却没有任何道理做这些事情,不禁让陈长生等人更添愕然。
(未完待续)
便在这时,莫雨从洗尘楼里走了出来,到国教学院数人前,先对落落行礼,然后望向陈长生,说道:“恭喜。”
关飞白依然不明白这场决战究竟生了些什么,但既然师兄已经认输,以他骄傲的性格自然不会再纠缠,只是有些担心师兄现在的心情,尽可能地让声音柔和平静些,问道:“师兄,您想吃些什么?”
陈长生等人想着她留下的那句话,本来极好的心情,忽然间蒙了一层阴霾,只是却来不及往更深处去想,因为紧接着又有人来了。
苟寒食抬起右手,示意师弟们不要再说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唇角咧的很开,笑的很傻。
陈长生被唐三十六和轩辕破扶着,慢慢地从石阶上走了下来。
苟寒食看着那些雨云被擦去,天空重新回复www.hetushu.com湛蓝,心胸也随之重新宽广起来,在洗尘楼里最后那数剑引的负面情绪,渐渐消散。
好在轩辕破的拳头被一只小手挡住了——落落蹲在担架旁,收回左手,看着脸色苍白、浑身是血的陈长生,小脸上写满了担忧。
陈长生在落落的搀扶下,坐起身来,看着他认真说道:“多谢。”
这个国教学院的少年,真的拿了大朝试的榜名?
轩辕破也很激动,兴奋地说不出话来,脸涨的通红,青青的胡茬子仿佛要刺破皮肤生出来,举起沙钵大的拳头便向担架里的陈长生胸上擂去。
便在这时,洗尘楼前忽然响起关飞白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当主教大人梅里砂走出洗尘楼,来到他们身前时,所有人都知道,应该不会再有别的大人物出现了,因为老人家直接说道:“一起出宫吧。”
离宫外到处都是人,黑压压的一片。
不是询问句,算是邀请,不容拒绝,也没有道理拒绝。
陈长生这时候身受重伤,如果被他再打这么一拳,那会是什么结果?
苟寒食想了想,说道:“稀饭吧。”
苟寒食说道:“冷粥尤佳。”
所以无论承不承认,陈长生和国教学院与这位苍老的大人物之间,已经无法切割开来,那么他们现在能做的事情,只能是接受。
苟寒食笑了笑,没有接话,望向关飞白说道:“我……有些饿了。”
梁半湖说道:“外面天应该快黑了,也不知道好不好找。”
洗尘楼一片安静,无论楼下还是楼上。
陈长生看着她安慰说道:“没事,你先回吧,我们学院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