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家宴

陈长生饮尽。
那个纸封有些厚,明显是新的,虽然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那里面的事物必然是旧的。
现在看了这封刚刚整理出来的卷宗,陈长生才知道秋山君没有参加大朝试的真正原因,默默想来,竟现自己不得不说声佩服。
以秋山君和徐有容的血脉天赋及潜质,当然可以不通过大朝试,便直接获得天书陵的观看资格,只是人们总想在大朝试里看到他们。
那些丫环端的案盘上有青桔水,有冷热二种的湿毛巾,有象牙箸与盛箸的红木雕小虎蹲,相较而言,盛菜的案盘要少很多。
“自己看看吧。”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做完这件事情。本来这件事情一年前就应该做完了,因为一些误会,所以一直没有成事……”
徐世绩眯着眼睛看着他,脸色渐寒,手里的酒杯缓缓落下,度虽慢,杯底与桌面接触的瞬间,却出一声极沉闷的撞击声。
陈长生大致明白徐府摆出和-图-书这种姿态的用意是什么,只能以沉默待之,低头吃菜,却注意到,徐府的宴席除了没有珍禽,就连最寻常的鸡肉都没有,就连十余味调味酱里,也没有最常见的鸭胗酱。
陈长生用了些时间很仔细地想了想,确认自己做的事情没有太多问题,回答道:“自尊心确实是原因,但我不认为可笑,更不可怜。”
徐世绩举起酒杯,看了看他,然后饮尽。
厅里一片安静,青橙水反射着灯光,像烈酒一样,就如此时的气氛,没有人说话,槛外夜风轻拂,却是那般的紧张。
陈长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望向徐夫人,先行一礼再说道:“夫人,您曾经说过一些话,我并不是一年之后专程来证明您的那些话是错的,我只是想,现在您大概不会认为我是一个通过攀附神将军而改变人生的乡下少年道士了,那么,或者就到了我做完这件事情的时候。”
徐夫人看了徐世绩一眼和_图_书,拎起酒壶,给陈长生把杯中的酒斟满。
很多人都以为秋山君今年会参加大朝试,之所以没有出现,或者是因为徐有容不参加,更大的可能却是徐有容与陈长生的婚约。
他有些好奇,但没有问。
陈长生想了想,从桌上拾起那份卷宗打开。随着阅读,他的脸色渐渐变化,变得有些复杂,明白了徐世绩为何会那样说。
铺在道上的石块如此,院里的树也如此,粗长且直,相隔甚远,枝丫间却没有太多绿色的叶子,沉默不语,肃杀冷漠。
陈长生望向徐夫人和花婆婆,还有霜儿,认真说道:“当初我没有说谎,我进京就是来退婚的,只不过你们一直都不相信。”
徐世绩端着酒杯,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我承认,从始至终,对你都没有任何善意。”
(未完待续)
“误会?”徐世绩盯着陈长生的眼睛,面色如霜说道:“整整一年时间,京都满城风雨,大6扰攘不断,难道就是http://www.hetushu.com因为一个误会?”
今夜东御神将府的晚宴相对简单,有薰的四方肉,有葱姜蒸的河鲜鱼,有上汤焯的青豆苗,菜色美味,却极寻常,没有京都权贵府邸宴客常见的珍稀海鱼,更没有什么妖兽髓汁熬成的羹,就连盘数都很少。
徐世绩再饮。
一顿饭无滋无味地进行到了尾声,东御神将府里依然安静如先。
听着这句话,看着桌上那个沉甸甸的纸封,徐夫人的脸色骤然变得异常难看,花婆婆眉间的焦虑越来越重,霜儿则很明显非常震撼。
徐世绩漠然说道:“但谁都必须承认,我对你也没有恶意,不然,你根本不可能在京都里活到现在,还能坐在我的对面。”
厅内就这五人,厅外服侍的人却不少,数名管事妇人脸色冷峻盯着四周,丫环们端着案盘不停进出,石榴裙越过高高的门槛时,是那样的轻松。
说是家宴便真是寻常家宴。
他道了声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徐世http://www.hetushu.com绩看着陈长生微带嘲弄之意说道:“你做了这么些事,甚至不惮于一头投入你根本没有资格触及的狂澜里,原来竟只是为了我夫人的一番话,因为那可怜而可笑的自尊心?”
徐夫人神情骤变,花婆婆亦是微显焦虑,只有霜儿的眼睛亮了起来。
徐夫人再倒酒。
徐夫人倒酒。
徐世绩缓缓站起身来,负起双手,魁梧如山的身躯微微前倾,带着一道极难承受的压力,盯着陈长生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拿了大朝试榜名,入了教宗大人的眼,你觉得……这样就能证明自己比秋山君更优秀?可以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故作潇洒地退出?”
陈长生沉默不语。
陈长生陪饮。
☆、
陈长生坐在桌旁,看着面前颇有年月味道的瓷质餐具,不知该说些什么——从入府到现在,暂时还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对话生。
陈长生微怔,心想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想要解释两句,却现这种太过私人的事情不知该如何解和图书说,正想着,徐世绩转身离开酒席,片刻后拿着道卷宗回来,直接扔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陈长生今夜的第二杯酒。
东御神将府里很安静。厅内厅外,除了轻微的脚步声与衣物的磨擦声,再听不到任何声音,便是咳声也没有,这大概便是所谓家风。
徐世绩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这已经不是秘密,明天整个大6都将知道秋山君为什么没有参加今年的大朝试。
陈长生还是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来,从怀里取出一个纸封,搁到桌上。
徐世绩与夫人坐在上,他坐在客位,花婆婆在旁敛声静气地侍候,布菜的竟是霜儿这个傲娇到极点的丫头。
花婆婆和霜儿已然悄悄退下。
菜上齐后,徐夫人开始与他说话,就像这场家宴一样,说的都是不咸不淡的话,谈也未谈曾经的油盐不进。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今年大朝试是近十年来最热闹的一次,是毫无争议的大年,如果说有什么遗憾,大概便是秋山君和徐有容没有出现。